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77 女王复仇:洛凝霜毁容!
    其实穆云诃与洛芷珩两个人是极其相似的,他们都活得骄傲和自尊,活得张扬和洒脱,他们并不能被世俗所束缚,他们的心理并不能装下其他多余的人,他们很自我,只要他们不愿意,便没有人能真正伤害到他们。

    但,他们两个却是可以就将彼此伤害的人。

    不论穆云诃有多么的不完整或者是残缺,他的灵魂里只认定了洛芷珩,哪怕他不在了,哪怕他看不见摸不到,哪怕他无法感觉到她,但灵魂里的熟悉和依恋却是不能改变和抹去的。

    所以穆云诃能轻易的被洛芷珩所牵动情绪,变得不像自己。他拉着洛芷珩一声声的低微的话语,完全是出于真正的穆云诃对洛芷珩那强烈的感情,他甚至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于是洛芷珩一句不给机会,他便紧缩着瞳孔,脸色惨白的几乎透明。

    那一瞬间,他知道了什么叫天塌/地陷的感觉。

    “你去找你的阿珩吧,你不是无法对她狠心不能拒绝她吗?你不是喜欢那样叫她吗?好啊,去叫吧,尽情的叫。虽然你不遵守约定背叛我,但我会依然遵守我的承诺,我会让她知道占有这个名字的悲哀和恐怖!”洛芷珩面容前所未有的冷酷和凶狠,咬紧牙关的话似乎是被她脖颈上的青筋挤出来的,她的愤怒和心伤清晰强烈的冲向穆云诃。

    穆云诃猛地用力抓紧他的手,几次张口,可是那句话就在喉咙里几乎要咆哮而出,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他几次迟疑,目光已经通红,最后只是低声的说:“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洛芷珩笑得凄凉而坚决,一点一点将他死死抓住她手腕的大手掰开,一根手指的力气能有多大,她却已经用尽全力,看着他的眸子阴冷的道:“我也说过我不会在给你第三次机会了。”

    她用力拂开他的手,转身上了台阶,手指在流血,那么痛,她想她已经痛到了极限,尝遍了所有的痛,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呢?不过心理面到底是不甘愿的,那张脸,真的就有那么大的魅力吗?还是在穆云诃的心理,那张脸就是全部?

    曾经的曾经,他们相爱的恨不能融入对方的骨髓里,那时候,他们真的只是看中彼此的容颜吗?

    洛凝霜刚刚的试探,又何尝不是她的试探呢?她也想知道,究竟在穆云诃的心中,洛芷珩有多重要?她矛盾的一面希望穆云诃拒绝洛凝霜的要求,一面却又希望穆云诃答应。她想要看见穆云诃不在乎这个冒牌货,一面又希望洛芷珩在穆云诃的心理上无敌的,任何人也比不上。

    她强烈的矛盾着,快要将自己的神经撕裂一般的钝痛在脑海里呼啸尖锐。

    可是穆云诃真的喊了,她又证明了什么呢?只不过是证明了自己的心是这般的愤怒和疼痛。

    “你怎么又回来了?”毒圣大呼小叫的声音惊醒了游魂一般的洛芷珩。

    她愣愣的看着脸色难看的毒圣,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回来了这里,她在之前并没有真的和洛芷芜相处过一天,可是身体的记忆,儿时的那些残缺的画面,亲人的温暖,让她在最茫然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就回来了哥哥的身边。

    “你出去,我要单独和他呆一会。”洛芷珩嗓音沙哑,径直走到洛芷芜的床前坐下。

    毒圣见洛芷珩气息和声音都不对劲,暗自嘀咕一声,而后不情愿的道:“刚刚给他吃了药,解毒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一两天都不能彻底解开,他也不会段时间内清醒,你可别太打扰他啊,再说了一个姑娘家家的,还是别和个大男人单独在一起。”

    见洛芷珩沉默,毒圣自讨没趣的撇撇嘴,转身离开。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洛芷珩的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她伏在洛芷芜的胸前,声音那么失落和难过:“他还是没有认出我,哥哥,我不应该怪他的,可是怎么办,看见他和洛凝霜那践人在一起,看见洛凝霜那个畜生占据着属于我的一切,我就好恨,我就做不到不迁怒!穆云诃他若是爱我,怎么可以对仇人笑?可是他是爱我的,他被蒙在鼓里,我要报仇,要让洛凝霜痛苦不堪,要让穆云诃自己认出我来,怎么就这么难?”

    “哥哥,为什么我最痛苦的那几年你不在我身边,爹爹不在我身边。我好累,我不想再等了,我再也不能忍受洛凝霜的存在了,哥哥,因为她是和我们血脉相连的人,我一再的纵容她放过她,可是她却一再的得寸进寸,伤害我甚至毁灭我,霸占了属于我的一切,她的丧心病狂和没有人性,已经让我在不能容忍了。”

    洛芷珩眼睛雪亮,仇恨的光火在不能遮掩:“不杀她,我的恨便无从发泄,杀了她,你和爹爹会不会怪我?终究我不能入洛凝霜那般丧心病狂,为达目的不顾一切,我在乎你们,在乎爹爹和哥哥的感觉,我不在乎世人如何看我,但是若然因为一个洛凝霜而失去了爹爹和哥哥的疼爱,我必会心如刀绞。”

    “所以哥哥,请你告诉我,我究竟该怎么办?你们会不会恨我厌弃我?”洛芷珩的泪湿了洛芷芜的衣襟,她无意识的呢喃,痛苦和沉重似乎已经蔓延到了她的灵魂里,洛凝霜就是一根深深扎在她肺管子上的刺,轻微一个呼吸都能让她疼得死去活来。

    洛芷芜原本平静昏睡的脸渐渐铁青,紧蹙的眉头表示出他的不舒服,可是他却紧闭双眼,发不出来一点声音。

    时间在兄妹让人的静默中流过,门外的穆云诃如同雕塑一般伫立,他甚至没有迈进将军府大门的勇气。紧紧攥紧的拳头在身侧作响,脑海里她那双水濛濛的眼,决绝的话语,都让他疼得心口紧缩,窒息感如影随形。

    从白天到黑夜,他等来了洛芷珩一直独自陪伴洛芷芜的消息,他挺直的脊背和肩膀便松垮了下来,神情落寞,又有几分恍惚的转身离开。

    今夜的风似乎格外的大,今夜也格外的寒冷。神官府邸的每个房间里的烛光都很明亮,尽管已经安寝,但洛凝霜的房间里依然是灯火通明。

    奶娘就被安排在了洛凝霜房间外面的耳房里,因为她惧怕那封信上的那个死字,她怕有什么人要报复她或者是伤害她,所以她不顾年奶娘是否低三下四,让奶娘睡在那狭小冰凉的耳房里,还美其名说是想和奶娘住的近一点亲近一下。

    奶娘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她只在乎她的小主人的安危。

    一阵风吹来,房间里的烛火也跟着摇曳了起来,烛光在墙上放大无数倍,来回摇曳仿若鬼魅曼妙的身影,凄厉又恐怖。

    奶娘听见风生似乎将洛凝霜房间的窗户吹开,她起来去关窗,只觉得一阵香气袭来,人便晕了过去。

    洛凝霜半梦半醒间似乎听到了响声,便迷迷糊糊的喊道:“是奶娘吗?”

    一阵冷风袭来,夹带着几分阴冷和尖锐,洛凝霜的脸似乎被刀子划上了一刀刀,疼痛让她一下子惊醒过来,只见刚刚还明亮的房间便忽地一下陷入了黑暗。

    窗外漆黑一片,今夜没有星月,只有鬼哭狼嚎一般的北风呼啸。

    “怎么回事?来人啊!”洛凝霜自醒来后就格外害怕这漆黑的夜晚,当真事做贼心虚,她做了亏心事,便真就害怕那鬼敲门,她入夜后房间里必须保持明亮,此刻她的声音里就有些格外的颤抖。

    呼呼呼——

    什么声音忽高忽地忽远忽近的响起,一会轻柔一会沉重,仿若鬼哭,仿若尖叫。

    洛凝霜被这声音吓得立刻坐了起来,蜷缩在被里面退后道床脚,惊恐的隔着纱帐往外看,哆哆嗦嗦却故作镇定的道:“谁、是谁?别装神弄鬼的,出来!”

    房间里还有那个忽高忽地的声音,这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偏偏猛然间,她的床第之间就有一簇亮光升起,好像阎罗殿里那带着阴气雾霾的重重鬼影,将这个房间瞬间变成了地狱,将这张床瞬间变成了牢笼。洛凝霜被困在牢笼之中,等待阎罗的宣判死或轮回。

    洛凝霜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瞳孔却在一圈一圈的紧缩,全身颤栗,喉咙发干,冷汗涔涔。

    正在她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害怕的时候,冷不丁的她床上的纱帐一下子飞了起来,明明没有任何人或者风,但是纱帐怎么就飞了起来?洛凝霜的尖叫也紧随着脱口而出:“啊!鬼啊!”

    她正瞪大了眼睛还来不及闭上,她眼前的画面里便骤然出现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火红衣裙的女子,看不清那女子的脸,但那身鲜红的衣裙,还有上面残破不堪的痕迹,都让洛凝霜猛地想到了一个人,她也不可置信的尖叫出来:“洛芷珩?!!”

    那个女人却没有丝毫回答,就好象是从地狱里面奋力的往外爬一般,一面动作极其缓慢的爬上床,那动作真的缓慢道好像用刀子在人的神经上划刻,每一个动作就是一刀,叫人疼的死去活来,却又死不了。她又一面缓慢的抬头,每一个缓慢抬头的动作又像是一张巨网,将人的心套在里面,逃不出来,只能随着那张网的不断收紧而紧缩着。

    惊恐都不足以形容洛凝霜此刻的心情,是惊悚,是惊骇,是毛骨悚然!!

    洛凝霜瞪圆了眼睛就像是被定格了一般,呲牙裂嘴的表情上充满了惊骇和恐惧,她恨不能缩进地缝里也不愿意面对眼前这个鬼魅的人影,那个人正一点一点极其缓慢的爬向自己。

    爬向自己!!!

    洛凝霜只觉得有股寒气从脚底一瞬间爬上后脑勺,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瞬间扩张在紧缩,汗毛倒立。她哆嗦着惊叫:“你、你是谁?你滚开!不要靠近我!”

    那个人却并没有听她的话,只是沉重的喘息着,似乎承受了多么巨大的痛苦一般,她的头终于抬起来,但她的头发披散着,看不见她的脸,她还在爬,似乎已经用尽全身力气,但她还是不能爬到洛凝霜面前,她缓慢的速度也让洛凝霜看清了她的身后,那一路爬过来的路程上,处处鲜血,触目惊心!

    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远不会太强大,洛凝霜被眼前这诡异可怕的一幕吓得更是血液逆流,几乎心脏停跳。忽然,她像是自我安慰一般的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脑袋,紧紧的闭着眼睛絮絮叨叨的道:“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我在做噩梦,这只是一个噩梦!不要怕,不是真的,那绝对不是洛芷珩!”

    似乎是为了帮洛凝霜印证这是一个真的,洛凝霜忽然感觉有人拍打了她的手臂一下,刻刺骨的阴寒随着手臂上的那只手传来,瞬间蔓延全身。感觉那么强烈真实。

    洛凝霜的心一抖,那三年前她亲手剜下肉,又被洛芷珩补了一刀的胸口在隐隐作痛。她僵硬的抬头,慢慢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被利器划的乱七八糟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脸!!

    “啊!!”洛凝霜一声尖叫几乎要震破了苍穹,但却无法也无人能解救她从这噩梦般的梦魇中解脱出来。

    那张脸,那张脸……

    洛凝霜想到了三年前那个悬崖峭壁之上,她举着锋利的刀,一刀一刀快/感十足的在洛芷珩的脸上落下,每一刀都会划出一条几乎露骨的痕迹,白刀子被染成了红刀子,洛芷珩那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从此面目全非,鬼魅般可怕骇人!

    曾经,她看着洛芷珩那张脸,只觉得快乐和兴奋。

    如今,她在看见洛芷珩的这张脸,只觉得遍体生寒,惊恐万分!

    “害怕吗?你为什么害怕?这张脸不是你的杰作吗?你看啊,我从地狱里爬出来找你啦,地狱里面好冷好黑好可怕,我好疼好疼。满脸都是血,一刀一刀,你刻在我脸上的呀,你忘记了吗?你怎么能忘记?你怎么能活得这么心安理得?害死了我,竟然还敢霸占我的一切,我死的好惨啊,好不甘心,好恨啊!”

    面前这张面目全非的脸只能看见一双奥凸着的眼珠子,看上去狰狞扭曲,她每一句话都带着回音,一声一声带着戾气和怨恨,强大的怨气几乎冲天,几乎要将洛凝霜撕碎分裂。

    洛凝霜几乎与她面对面,她的面容她的声音还有她身上的血腥味,都那么强烈的扑面而来,洛凝霜吓得魂飞魄散的尖叫:“你是人是鬼?!”

    “我死了啊,你杀了我,我连尸骨都找不到了啊,好痛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是你姐姐啊,我恨你,我也要让你面目全非,让你尸骨无存!”

    “不、不要!我不要!不是我要杀了你,是你自己碍事,是你抢走了我的一切,我恨你。凭什么你活得比我好?凭什么你能获得所有的疼爱和在乎?我也是洛家的女儿啊,我不是捡来的野孩子!你拥有的一切我都要,既然他们不愿意给我,那我就自己抢来!”

    洛凝霜越说越觉得自己理直气壮,她的理智已经被巨大的惊吓吓得全无了,甚至忘记了眼前的恐惧,目光猩红的咆哮:“你就是该死!两辈子了,我一直活在你的阴影之下,活在你的荣耀之下,我不服!换作我来,我一定能做的比你更好!洛芷珩,是那些宠爱害死了你,不是我!”

    噗哧一声,伴随着洛凝霜凄厉的惨叫声,一片鲜血喷溅而出。

    洛凝霜捂住脸,感觉受伤还有温热细腻的液体在不停的流淌出来,她的理智终于因为疼痛和恐惧而再度出现。她颤抖的抬起手,一眼就让她一阵眩晕,满手的鲜血还在流淌,她脸上的剧痛清晰的提醒着她,这不是梦,这不是噩梦!

    洛凝霜想要尖叫,但喉咙就好象被什么大学给掐住了,让她怎么也叫不出来。她的求救和呼唤都无法喊出,而这种时候,她便是孤家寡人一个,她能求救谁呢?

    眼前的人,难道真的是洛芷珩?洛芷珩真的从地狱回来了,回来找她报仇了吗?!

    一个已经必然死去的人,突然以这种方式出现,除了已经成为厉鬼了,还能是什么?

    洛凝霜想,自己都能重生,那么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又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呢?但是厉鬼,却不是她能对付的。她从来不相信报应,但今天,她真的相信了。可是相信了她就更恨命运的不公了。为什么她曾经遭受了那么多屈辱和不公平的待遇,老天却没有给她一个这样报仇的机会?凭什么洛芷珩就可以?

    “你杀了我,我也要你来作伴!”阴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洛芷珩诡异的笑着,手里拿着锋利的匕首,鲜血在她的手上和刀子上滴落,血腥味刺激着感官,让这画面更加的恐怖。

    “不!我不要死!你走开!”洛凝霜发疯了一般的用力,想要推开眼前的女鬼。

    但洛芷珩却不慌不忙,阴冷而嘲讽的看着她颓废的倒下去,一点力气也用不上来的她眼睛惊恐的瞪着,洛芷珩对她展颜一笑,那张诡异的血肉模糊的脸更加的可怕。

    洛凝霜瞳孔几乎缩成了针别大小,只见洛芷珩缓缓举起刀子,刀尖落在她的脸上,然后故意折磨人的缓缓向下划开,疼痛便在刀尖上展开,一寸寸的蔓延而下,洛凝霜甚至连尖叫的力气也没有。

    她那么痛,但是她求救不了,痛也喊不出来。只能翻着白眼,就连晕过去都成了奢侈。所有的疼痛落在她身上都是被扩大了无数倍的,所以只是两刀下来,洛凝霜已经虚脱。

    但这还远远不够!

    当初洛凝霜在洛芷珩的脸上刻下多少刀来着?好像是十九刀吧?那每一刀在后来洛芷珩治疗的时候都是痛和屈辱。

    洛芷珩落刀笔洛凝霜要细致和冷静,她在洛凝霜的脸上划了横十九刀,竖十九刀。不多不少,刚刚好加倍的还给了洛凝霜。也刚刚好将洛凝霜的脸切成了一块块均匀的方块,那张脸,可比洛芷珩这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看上去板正好看过了。

    洛凝霜就像一条死鱼一般,只能竭力的喘息着,大大的眼珠子里只剩下白眼珠多了,但也被肆意流淌的鲜血染红,那张脸已经看不出任何模样了。她生不如死,却还不能就此死去。她不明白她怎么就昏迷不过去呢?

    洛芷珩的脸也看不出什么表情,她做完这些又将刀子在洛凝霜的身上扎了几刀,刚好又是洛凝霜当初扎在她身上一倍的倍数。她满意的收手,带走了刀子,声音诡异嘶哑的好像狼嚎:“阴曹地府要关门了,我要走了,以后再来带你走啊……”

    洛凝霜一哆嗦,终于混死了过去。

    洛芷珩也不爬了,冷漠的下了床,脚下却有些虚浮的差一点跌倒,身旁有人突然出现扶住了她。

    “主人你没事吧?”妖娘关切而阴冷的声音响起。

    洛芷珩摇摇头,从脸上撕下来一张血肉模糊的皮,漆黑的夜色中,她的侧脸光洁美好,她微微摇头,散乱的发丝遮挡住她的容颜,就连一旁的妖娘都没来得及看见主人的芳容,便被那张金色面具遮挡住。

    妖娘微微遗憾,他们从来不知道主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曾经主人便是一脸血肉模糊,满身伤痕骨头粉碎的被救起,那个时候的主人几乎是个废人,所有人都被全身上下没有一丝好地方的主人惊呆了。

    他们很费解,究竟是什么样的遭遇,竟然能让这个年轻的女子收到这么大的创伤。这么明显的被人残害的娇小身体下究竟隐藏着怎么样的秘密?

    前任首领在用尽毕生心血和能力换回了洛芷珩一命,洛芷珩后来曾为了新的首领,但是除了死去的老首领之外,没有人在看见过洛芷珩的新面目。

    妖娘一直认为,那隐藏在面具后面的脸,一定隐藏着巨大的伤痛和苦难,但今天,当她配合着洛芷珩用幻术做完这一切之后,她的心被震惊和惊骇充满,同时又觉得匪夷所思和怒火冲天!

    原来主人曾经那一身伤痛和三年地狱般的生活,竟然是她的亲生妹妹所赐!原来主人竟然就是那传说中的洛芷珩!!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惊天秘密,主人却让她知道了,她哦感觉中,除了感激主人的信任,便是巨大的心痛。心痛她主人坚强下的伤痛。

    “不要让第二个人知道这些,妖娘,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洛芷珩低声嘱托,声音里是浓浓的疲倦,却再也听不出来一丝愤怒和哀伤。

    妖娘是蛇族,她自认这辈子真的如蛇一般冷血无情没人性,就连眼泪都是遥不可及的东西。但这一刻当她被这一幕震撼和刺激到之后,在看见洛芷珩那淡然温润的气质,她也红了眼眶,又愤怒又敬佩,愤怒于这世间还有洛凝霜那般没人性的畜生,又敬佩洛芷珩遭受了那么多重创和仇恨之后,竟然还能保持一颗本心,没有偏离人性和扭曲性格,这真的是太难得了。

    “主人,我帮你杀了她!”妖娘阴冷的看着洛凝霜,杀气毕露。

    洛芷珩轻咳几声,虚弱的靠在妖娘怀里,觉得脑袋里面昏昏沉沉的,她低声道:“杀了她岂不是便宜了她,就是要让她一点点的崩溃,她不就是指着拿着那个和我一样的脸作乱吗?那我就毁了她那张脸,她曾经加注在我身上的痛,不让她体会一番,我怎么舍得她去死!”

    “对,要让她生不如死,还求死不得!”妖娘阴狠的道。

    洛芷珩轻笑一声,忽然一个踉跄身子向前倒去,陷入昏迷。

    妖娘大惊失色,连忙抱起来洛芷珩消失在了房间中。

    这个房间瞬间陷入了一片静默,诡异的只有血腥味越来越浓烈的飘散,两个时辰后,快要破晓的天空下,院子里响起了一阵惊恐的尖叫,然后,整个神官府邸都被惊动。

    神官府邸上下一片愁云惨淡,天还没亮,太医们便成帮结伙的被拉来神官府邸,一个个神色正常的进入,在面无人色的出来,聚集在内堂里紧张的交换意见,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心有余悸。

    穆云诃阴沉着脸坐镇其中,见众人也商量不出来个一二三,便起身去看洛凝霜,一看见洛凝霜那颗被包裹成木乃伊的脑袋,他的脸色就更加的阴郁了几分。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他竟然一点不心疼,但却很愤怒,有人在他的府邸都快如入无人之境了,他却一点不知道。若洛芷珩就这样死了怎么办?而今洛芷珩这伤是很严重了,太医们的脸色和迟疑就告诉了穆云诃,洛芷珩这张脸,彻底毁了!

    一更到了,今天还有更,哈哈,毁容了啊,践人,你欠了阿珩的都要还回来的!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