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78 再多陌生也化不开的爱!(推荐票74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478 再多陌生也化不开的爱!(推荐票74000加更)

    因为这个女人是洛芷珩,是穆云诃纵然是魂飞魄散之后依然牵肠挂肚的女人,现在他活着,就不能不在意。爱睍莼璩

    对于那个凶手,穆云诃是一头雾水,府邸也是高手云集,怎么就没有人感觉到这个凶手的存在?凶手究竟是谁?

    猛然间,穆云诃的脑海里响起了一个阴冷的声音“我会让她知道占有这个名字的悲哀和恐怖!”

    会是瑞麟吗?

    穆云诃想到这个可能就觉得心脏难受的厉害,如果真的是瑞麟那怎么办?按照曾经的穆云诃地洛芷珩的在乎,如果洛芷珩受到伤害了,那一定是立马找出罪魁祸首,然后虐死之。哪怕是只要想到是有可能是这个人伤害的洛芷珩,也绝对不会放过。

    可是现如今换作是他,他怎么会如此犹豫和难熬?他究竟对瑞麟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和态度?已经想到有可能是瑞麟做的这么残忍的事情了,为什么他却在想着怎么帮瑞麟摆脱嫌疑?说是可能,但穆云诃的内心知道,这个人只怕真的就是瑞麟不假了。

    正在这时,小喜子匆忙来报,神色极其不自然的道:“主子,刚刚将军府来人禀告,说洛小将军那里昨晚遇刺了。”

    穆云诃神色一冷,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洛小将军可有受伤?抓住刺客了吗?其他人有受伤吗?”

    小喜子道:“洛小将军没有受伤,刺客跑了,但是一直守护着洛小将军的蛮荒首领是第一个发现刺客的,和刺客的缠斗中惊动了其他人,那刺客见行刺不成便逃跑了。”

    “她受伤了吗?”穆云诃脸色一变,声音徒然紧绷起来。

    “谁?”小喜子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来报的人说蛮荒首领确实是受伤了,而且还很严重,因为她是蛮荒的首领,在咱们的地方出了这样的事情,确实不好交代,而且还是为了保护洛小将军,所以将军府的人想问问主子该怎么办。”

    穆云诃一听瑞麟受伤了,当真有些心慌意乱了,甚至顾不得那还在昏迷中的‘洛芷珩’,交代小喜子守着她,便匆匆忙忙的走了。

    穆云诃赶到将军府的时候,这里已经围了大量的士兵了,显然是皇上也被惊动了,他脚步匆匆的往里面走,满脑子都是瑞麟受伤的样子,一会愤怒与瑞麟对洛芷芜的在乎和看重,竟然还敢为了洛芷芜而和刺客缠斗。一会又气恼瑞麟不爱惜自己。一会又会怀疑,事情真的就这么巧合吗?怎么洛芷珩被人毁容了,洛芷芜这边也遇刺了?这里面真的没有瑞麟的事吗?

    带着种种情绪,穆云诃跨进了洛芷芜的房间,他是想先去看瑞麟的,但是大面上他必须要先来看过洛芷芜。匆匆一眼交代几句便去了瑞麟的房间。

    洛芷珩脸色苍白,金色的面具下暴露的唇瓣也是苍白的,在不复之前的红艳娇娆,显得那细嫩精致的下巴更加的可爱苍白。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细软温暖的雪白兽皮上的她,看上去脆弱的一碰就碎。穆云诃的心便有了痛觉,密密麻麻的展开蜿蜒到了心底,措不及防之下,他几乎闷哼一声,便惊动了守在床边的妖娘。

    妖娘看见穆云诃的刹那眼底迸现的是杀机。得知了穆云诃和洛芷珩的关系,妖娘很讨厌穆云诃,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是穆云诃脸上的心疼那么明显,让妖娘的心理多少平衡了一点。

    “你来干什么?”熊王在一旁可就不那么客气了,他们主人 非要来照顾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人,他本就生气,现在看见穆云诃更生气。熊王虽然性格憨直,但还是有点脑子的,主人这么无缘无故的屈尊降贵的照顾别人,在他看来就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

    一想到主人喜欢上了这个那人,熊王那颗厚重的玻璃心就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捡都捡不起来。

    穆云诃的眼中只有洛芷珩,他无视目光复杂的妖娘,无视愤怒的熊王,无视满身凌厉的狼王,径直的走到洛芷珩的床边,在他身上从他走来,一切都不合理,却又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让那三个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要和她单独待一会儿,请你们离开。”

    理直气壮的口吻让几个人都很恼怒,但妖娘却拦住了暴躁的熊王和阴冷的狼王,她太清楚洛芷珩此刻,一定是很希望能和穆云诃在一起的。

    待的三人离开,穆云诃看着洛芷珩的样子入了神,纵然是隔着一张面具,他似乎也不觉得陌生,坐在她的床边,她身上的

    香气都是陌生的,他却并不排斥。情不自禁的抬起手抚摸她的脸颊,冰冷的面具粼粼的光滑,他的指尖在她的下巴上流连,无形中是浓重的伤感和无法哀鸣的沉痛。

    她在他的手中醒来,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便四目相对。他的眼中有来不及收起的痛和恍惚的惊艳,她的眼中是浓浓的警惕和深深的疲倦。

    穆云诃着魔了似的俯下/身,气息又浓又沉,他不爱她眼中的警惕,便近乎逼问的姿态:“你害怕我?”

    洛芷珩的眼有一瞬间的恍惚,旋即浮上了疏离和冷漠,微微侧开脸,声音都带着她不同寻常的冷漠:“离我远点,我和你不熟。”

    穆云诃的表情刹那间破碎成凶残,强硬的掰过她的脸,目光里似乎藏着一头疯狂的狼,哀痛又受伤:“我已经知道错了,你还要怎么样?是不是将我的脸也毁掉,你才开心?才愿意原谅我?”

    洛芷珩瞳孔有些收缩,似乎是没想到自己都用这边也有刺客做伪装,竟然还能被他想到自己身上。但旋即她又释然了。他是穆云诃,就算只剩下穆云诃本身的三分之一,那也是穆云诃,怎么可能真的就愚不可及呢?

    她又哪里舍得真正的冷漠于他?不过是害怕面对他那双洞察先机的眼,害怕他看出来她的心绪。

    “你在责怪我?责怪我毁掉了你心爱的女人的脸吗?还是,你要把我的脸毁掉,给你的‘阿珩’报仇?”她语调悠扬,似乎极其愉悦,又仿若尖锐的利刃,毫不犹豫的重伤穆云诃,只有他痛,她才能缓解心伤一般。

    “若我真的责怪你,你以为现在我还会这么卑微的和你说话?瑞麟,你究竟和洛芷珩有什么深仇大恨?以至于你处处针对她,现在又毁了她的脸?”穆云诃也奇怪自己的反应,洛芷珩受伤了,他好像很无所谓,反而是过来安抚这个罪魁祸首,深怕自己再一次一个态度不明确,就真的惹怒了她。

    对于瑞麟的那感觉,就好想、就好象是记忆中穆云诃对待洛芷珩的感觉。面对她,只有爱,没有恨,哪怕她在胡闹,也没有责怪,没有愤怒,因为穆云诃打心底就知道,凡洛芷珩所作的事情,不论多荒唐多残忍,都一定有她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

    他现在对瑞麟,竟然就是这种感觉!

    穆云诃被心理的感觉惊呆了,他怎么会对瑞麟产生这样的感觉?

    瑞麟伤害了洛芷珩,他竟然是站在瑞麟这边的!!!

    洛芷珩被穆云诃脸上那太明显的震惊和不可思议的表情吓了一跳,说话也不那么带刺了:“你怎么了?不会是我伤害了你的‘阿珩’,你心里难过吧?”

    “没有。”穆云诃下意识的回答,回答之后他就愣住了,他怎么能这样回答?他将洛芷珩当成什么了?可是看到眼前女子嘴角明媚的笑意,穆云诃心理又不可抑制的有种想法,只要她高兴,只要她满意,什么都好,怎么样都行!

    洛芷珩对穆云诃的态度是很满意的,虽然他还没有认出来她,但是穆云诃对洛凝霜完全不在乎的态度,对她的宽容和迁就,让洛芷珩心花怒放,昨晚又先小出了一把气,她此刻真是身心舒畅。

    勾勾手将穆云诃勾过来,她在穆云诃震惊羞赧的表情中双臂环抱住他的脖子,强硬的将他的脸拉低。穆云诃不配合,俊美的脸上明显的有些红晕,眼神躲躲闪闪的乱飘,这害羞的样子让洛芷珩想到了几年前他们相处的方式,那个时候的穆云诃,还是个单纯的大男孩,也会这般因为过分亲近而害羞的脸红。

    洛芷珩起了逗弄他的心思,嘟着没有颜色的苍白唇瓣,软语道:“穆云诃,你亲亲我吧。”

    穆云诃瞪大了眼睛,耳朵根子都红透了,清咳一声,声音有点抖,低低的道:“那怎么行?”

    洛芷珩的蛮横劲儿上来了,女土匪的本性暴露无遗:“你要是不亲我,就是恨我怨我伤害了你的‘阿珩’,就证明你要报复我,我们就是仇人,你要是不亲,就赶紧离开这,别再让我看见你!”

    穆云诃一听就有点心慌,脑子一片空白,盯着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只觉得眼热的很,低头便含住了她的唇,软软的触感触发了心理不知名的感觉,情不自禁的加深的吻她,唇舌细致的勾勒着她的唇瓣,缓缓深入,渐渐情浓。

    洛芷珩晕晕乎乎的被他吻着,只觉得三年来的空虚和空白,似在这一刻被填满了,暖暖的甜,浅浅的的痛,搅合在一起,最终只有浓烈到再多陌生也化不开的爱。

    意乱情迷间,洛芷珩似乎听到唇齿间,他似满足似绝望的那一声让她几乎热泪盈眶的呢喃,虚真似幻犹如美梦,不知出现过,还是是她的臆想。

    “阿珩……”

    二更到,又黑屏了,呜呜呜,画纱好想把小诃诃抓过来尽情蹂/躏一下,发泄我心中的奔溃。今天就更这些,伤不起啊,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我的宝贝们。你们猜,小诃诃能不能在这一吻里想起来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