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79 新欢旧爱,男人的选择!(5号补更)

悍妇,本王饿了! 479 新欢旧爱,男人的选择!(5号补更)

    穆云诃站在岔道口上,这条路他走过无数次,但今天,他第一次看见多出来了一条岔路,他站在那不知道何去何从,唇齿间似乎还残留着那馥郁的香甜,还有舌尖上真真的刺痛,一如刀割,从最柔软的唇间一直传递到了心里。爱睍莼璩

    那么疼!

    恍恍惚惚的耳边似乎还有洛芷珩带着哭腔的呢喃:“云诃……”

    她叫的那样熟捻,叫的婉转悠扬的近乎绝望,破碎在空气中的声调冷的他犹如撕心裂肺。

    三年来,在没有穆云诃记忆中那种感觉,强大的冲动和思念,让他在那一刻疯狂的没有理智,亲吻到后来变成了两个人唇齿间的伤害和讨伐。

    她用她的全部力气撕咬他,他不想反抗,心底里浓浓的悲伤让他无所适从,感觉她犹如小兽一般的发泄着莫名的怒气和惊恐,他能做的就是放纵她,无尽的宠溺,哪怕知道自己在自残,他也只想纵容她。

    他想,他一定是忘记了一些属于穆云诃的很重要的东西或者是人,可他究竟忘记了什么?那和洛芷珩有关联的,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种深刻到骨子里的执念,一吻,他甚至幻想能够底老天荒。哪怕在睁开眼睛,他的世界里没有哪个还在家中的洛芷珩,只有眼前的女子和自己。

    他不想再彷徨不定的去犹豫和怀疑什么,他的心里隐隐的有了某种猜测,只是这猜测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他看着那条岔路口,眼前是洛芷珩那张带着面具的脸,他的眼中只有那双眼,清澈的红,干净而细腻,仿佛纠缠着罪孽深重的痛,他被带进了她的痛中,便也感同身受的剧痛起来。

    “多恨不得咬死你,这样便能让你只属于我一个!”洛芷珩的话清晰深刻,浓浓的恨意,深深的情重,看着他的目光里带着泪,一边笑着发狠,一边心疼的用舌尖临摹他的唇瓣,上面的血腥味被她的舌送进了自己的口中,两个人一起品尝那血腥的暖和甜。

    穆云诃在那带着痛的吻中心酸的浑身颤栗,那是洛芷珩第一次对他说了这么清楚明白的话。她想要拥有他,并且私心极重的不能容下第二个人。他听后,不反感,反心酸又愉悦。

    “要是有一天你发现我不在了,你要记得惊慌,因为那是我不要你了。”唇齿间的纠缠,她说不服输也不允许自己输的女王,霸道的宣誓,带着她特有的妩媚和凌厉,一句话,不是玩笑,她说的出,便做得到!

    那是洛芷珩第一次给予他明确的界限和时间,他似乎才刚刚和眼前这个女人发生恋爱,便被无情的宣判了可以相守的时间,她不会等他太久,他如果做不到她满意的,她便会毫不犹豫的离开,那时候,是她彻底不要他了,他想后悔只怕都没有机会。

    穆云诃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这么悲哀过,他不得不承认,他喜欢了一个女人,特别又美好,她放肆,她张扬,她与众不同,可是她又格外的神经纤细。

    她不能容忍他有其他女人,她爱的明确且大胆,爱的理所当然又理直气壮。在她的爱情面前,穆云诃感觉自己很卑微,他一直能感觉到她目光里的情绪,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可是他也不能否认对洛芷珩的不可抗拒。

    在他刚刚确定自己真的喜欢上了除洛芷珩以外的女人的那一刻,他甚至没有惊恐愧疚和后退的时间,就被这个女人明确的告知,选择我,便不能有其他女人。不要我,等我忍受到极限了,那你便在也没有机会和我在一起了。

    穆云诃那一刻什么惊恐内疚和后退都没有了,有的只是对这个极度爱憎分明的女人的憎恨和无奈,还有浓浓的惊慌。他想,他对她总是爱恨不得的。

    “所以你要在我不要你之前,爱上我。”她紧紧环住他的脖颈,目光似乎是戏虐和漫不经心的,但她的话,每一个字他都不敢怠慢,不敢不慎重。

    她推开他,在他即将再次落下深吻的时候,笑得风情万种又绝情的毫无留恋,那么令人心惊胆颤的说:“穆云诃,你爱我吗?爱我,回去杀了那个女人。不爱我,就离开。”

    太多的事情在一时间爆发,他还来不及整理和消化,她就不准他退缩的给了他一个又一个难题。

    家里的那个女人是洛芷珩,他背叛穆云诃的意念不爱洛芷珩在先,又不可思议的喜欢上了另一个女人在后,他已经是不仁不义的混蛋了,又怎么可能去杀了家里的洛芷珩?

    恍然间,穆云诃心神巨震。不爱!他这才发现,原来一直以来的对洛芷珩的疏忽,就算是在她昏迷

    三年中的照顾,都不能让自己动心和心痛的感觉,原来是因为不爱!

    他不爱洛芷珩了?又或者是穆云诃不爱洛芷珩了?!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穆云诃因为洛芷珩的存在,所以残魂留在人世间。洛芷珩还活着,穆云诃就不会死,他如果不爱洛芷珩了,又怎么可能还安然无恙?

    穆云诃很混乱,他完全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现状况了。心中的问题很简单,不爱洛芷珩这个人,穆云诃的折磨残魂就会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而他也就彻底的死了。只有他这抹残魂还爱着洛芷珩,才能继续存在。

    但他却对洛芷珩一点感觉也没有了啊,可是他还好好的活着。

    究竟是哪里出现问题了呢?他愣在原地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洛芷珩笑容收敛,一寸寸的冷冽下来,指着那扇门扬声道:“你给我出去!”

    穆云诃面色一变,下意识的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他不想放开她,他也不能再欺骗自己的心,她说不爱她就离开,她让他走,就是认定了自己不爱她?

    “你现在这样是做什么呢?既然不爱我,又何必做出一副情深似海的模样?我们之间,不过萍水相逢呢。”洛芷珩阴冷的笑,笑容一样是没有半点温度,冷的穆云诃的心都在颤抖。

    “若不爱你,你以为凭着我的自控力,我会吻你?”穆云诃捏着她的下巴,声音不受控制的又冷又硬。

    他好像在洛芷珩的眼中看见了类似笑意的东西,但是一闪而逝,他又以为自己眼花了。因为洛芷珩的声音更冷:“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看见美丽的女人,自然就控制不住了,再说了,这么大的便宜不占白不占,你又不是傻子,会不来占便宜吗?”

    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穆云诃当真是哭笑不得了,眼前这女人是他的克星吧?因为不论她的话是对是错,他就算能找出来一千个留有去反驳,他都不愿意反驳她,就觉得,只要她开心就好吧,其他什么也不重要。

    穆云诃在那一刻,心是软软的,只因为她红肿的小嘴微微嘟起,明媚的眸光潋滟迷人,哪怕只是点点的笑意,都能让他有种强烈的冲动,恨不能将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双手奉上送到她面前,只为博她一笑。

    “我不傻,我对你是什么感觉我清楚,你现在让我就这样出去,就是真的不要我了,瑞麟,我不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我喜欢你,但却不能辜负洛芷珩,她,与我而言不仅仅是妻子,更是我的责任,是穆云诃的命。”穆云诃的最后一句话,提到了穆云诃的名字,他想,他喜欢上别的女人只怕只是因为他的第三人格生衍出来的个人情绪吧?这情绪应该不属于完整的穆云诃。他不能自私的因为自己而被判完整的穆云诃。

    “你的意思是,你选择你家里那个女人?”洛芷珩当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了,她从来都知道穆云诃在乎自己,但听到穆云诃自己说她说他的命,那感觉不可谓不爽。

    没有陷入两难的境地,这话怎么说都不好。

    两个人瞬间陷入了沉默之中,后来洛芷珩给了穆云诃一样东西,那是一枚精致绝美的红宝石指环,她交给穆云诃的时候说:“我知道你的责任,也听说过你和洛芷珩之间的故事,那很感人,也很令人敬重,但爱情从来没有先来后到,也没有理由可言。我瑞麟就是一个自私的女人,我爱上你了,我要你,你便只能属于我。但我却又不是一个强人所难的人。”

    “所以穆云诃,我给你一个可以思考和选择的权利。这枚指环你拿着,等你想好选择谁的时候,你戴上它就是给我答案了,你若不要我,也不用将它还给我了,就将它毁掉吧。我只给你三天时间来考虑,过期不候!”

    穆云诃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洛芷珩。

    那颗红宝石指环在日光下散发着刺目的光,熠熠生辉的宝石仿佛洛芷珩的眼睛,在他苍白的近乎透明的掌心里孤独的绽放璀璨迷人之姿。慢慢攥紧手掌,他似乎抓住了和她在一起的希望。

    这条岔道口,他终究是选择了那条从未出现过的羊肠小路。这条路太崎岖了,路途中还伴有颇多的荆棘和杂草,泥泞难走,他走的身体极度虚弱疲惫,但却坚持着走了下来。回家的路程不过半个时辰,他却到了深夜才回到府邸。

    穆云诃离开那条小路之后,妖娘便收起了所有的幻象,回到了洛芷珩身边。

    妖娘不解的问道:“主人呐,为什么不直接

    告诉穆云诃你就是洛芷珩?”

    洛芷珩懒洋洋的摸摸嘴巴,笑得好像偷腥的猫,愉悦又期待:“那还有什么好玩的呢?他一开始没有认出来我,这就是给他的教训和折磨,等以后他知道了,该有多后悔懊恼和着急呀,我现在都好期待他知道后的样子了呢。”

    妖娘想到穆云诃现在面对洛芷珩就纠结成那样,被洛芷珩这么顽皮的戏耍,蒙在鼓里自己纠结的难过死了,洛芷珩还小没良心的在一边看热闹,就觉得好笑。

    “那主人就不怕他到最后会选择那个冒牌货?毕竟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了,谁会想到这种惊天的大阴谋呢?”

    洛芷珩笑得自信满满:“不会的,他不会选择我之外的任何女人。不过嘛,现在他还这么迟疑,估计过几天他给我的答案也会让我很生气的,毕竟我在穆云诃的心理那么重要,洛凝霜现在冒充我,穆云诃那么有责任心,应该会放弃自己的感情,来成全完整的穆云诃和洛芷珩。”

    “那怎么办?”妖娘惊呼,一脸煞气的道:“到时候他要真的选择了那践人,老娘就灭了他!”

    “别激动别激动,穆云诃要是直接选择了我,我才要觉得悲凉和难过呢。你看啊,我和他不过才认识几天而已,虽然我们之间有特别的感应,但是他要真的因为自己的感情和这感应人毫不犹豫的放弃了曾经的洛芷珩,那和放弃我有什么区别?他能那么快的快刀斩乱麻,也是一种不负责任,自私自利又薄情的人,穆云诃要真的这样,我和他的感情又能有多长久呢?”洛芷珩慢声细语的笑道。

    妖娘也难得的露出了熊王那憨直又纠结到快死的表情:“怎么那么复杂啊?不明白。那主人究竟是希望穆云诃选择你,还是选择那冒牌货啊?”

    洛芷珩换了个姿势,慵懒的道:“你从根本上就说错了。我看得出来,穆云诃对那践人是么有丝毫感觉的,这场仗从一开始洛凝霜就输了。就被排除在外了。这场仗,从一开始就是我自己和自己的对决,我的选择和我的过去的一场较量。所以穆云诃三天之后不论是选择谁,我都高兴,当然我更倾向于选择我的曾经。因为那表示他长情又不寡情。”

    “那他不是不爱过去的您了吗?”妖娘那张漂亮的脸纠结的都快皱成一团。

    “你又错了,穆云诃不是不爱我,他自以为自己不会爱了,没有爱了,其实那只不过是因为他守护三年的人不是我而已。他爱我,不是我的人,哪怕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他也没感觉。”洛芷珩说道这脸上的笑容便深刻了好多。

    她也是最近终于弄明白了穆云诃这复杂的感情,什么不懂爱不会爱?屁啦,不过是因为他爱的那个女人换人了罢了。洛凝霜对于穆云诃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他怎么可能爱起来?

    “这样说来,你们的感情竟然是很深很深的啊。就算是没有认出来您,但却依然会强烈到不会将这份爱错付他人!”妖娘显然也明白了,脸上是深深的震撼还有浓浓的羡慕。

    “可是主人,若三天之后穆云诃真的按照您的猜测和想法,选择了那冒牌货,那您着呢就不要他了吗?”妖娘很担忧。

    洛芷珩漂亮的眸子一眯,阴冷的怪笑几声:“怎么可能!那是我男人,游戏规则是我定的,一切的话和事情,不过是为了要折磨穆云诃一下罢了,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不要他。更何况,我怎么会将穆云诃让给洛凝霜那恶毒的践人!”

    “这就好了!不过洛凝霜那践人现在也应该醒了,一定很痛苦的,那幻术有个特别的作用,那就是就算幻术消失了,还是会令被施法者痛不欲生,任何的止痛药都不好使。”妖娘笑得阴森森的,显然是厌恶憎恨死了洛凝霜。

    “这点痛算什么呢?不彻底的折磨的洛凝霜痛不欲生,尝尝我之前遭受过的折磨,我怎么能放过她?”漫不经心的话里是浓浓的恨意与杀机,忽而她神色柔和的道:“刚刚穆云诃选择了哪条路?”

    妖娘一脸暧昧的说:“您这么了解他,还不知道他会选择哪条路吗?您给属下说说呗,那条幻术下的小路究竟代表着什么?”

    洛芷珩笑容加深,清脆的道:“哪条路代表了我。我就是那条多出来的小路,充满了未知的挑战和冒险,一路上艰难险阻,也可能会因此而丧命。选择一条熟悉的大陆,或者还是选择一条陌生的小路,代表了穆云诃的心。选择了小路,他就选择了我。在那一刻,他的心其实就已经偏向了我。”

    “哦……”妖娘拉长了声音打趣的看着一点不害羞的洛芷珩。

    “你快出去吧,我要歇一会。”洛芷珩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不耐烦的赶人。

    妖娘笑米米的扭着小蛮腰离开。洛芷珩看着床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