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81 人间炼狱蛮荒,寸步不让请奏!
    “扔了?”洛芷珩眯起眼睛,咬牙切齿的重复一句。  穆云诃一瞬间警惕起来,他怎么就觉得她这种目光很危险呢?忙不迭的点头,坚决不能让她知道他在撒谎:“扔了,真的扔了。”  “你干什么仍我东西!”洛芷珩忽然发飙,怒不可遏的娇吼,用力的推了穆云诃的胸膛一把,没推动,再推,最后变成了用力的砸穆云诃的胸膛。  穆云诃其实一点也不疼,但是他挺担心穆云诃的,她的手都红了。穆云诃急得眼睛都快红了,抓住她的手忍不住的怒道:“你别打了!”  洛芷珩被他猛地一声怒声吓了一跳,人也跟着一哆嗦,半晌还犹自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还敢凶我?穆云诃你竟然敢骂我!你是不是还要打我呀!”  她这个胡搅蛮缠的劲儿真让穆云诃吃不消,又感到挺憋屈的:“我什么时候骂你了?我打你干什么!”  “你刚刚瞪着眼睛对我大吼大叫的就是骂我,你现在抓着我的手就是要打我。穆云诃你扔了我的东西你还有理了啊?你竟然还敢这么对我,你真以为我瑞麟看上你了,你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了是不是?你以为我会容忍你对我的大呼小叫吗?”洛芷珩瞪大了眼睛,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又愤怒又伤心,玩命的刺激穆云诃,看见穆云诃的脸色惨白,又慌又乱的,洛芷珩就开心。  云诃,你认不出来的人,心里的难过你能体会吗?不能,最起码现在你还不能,可是我真的心里好难过,每和现在的你多接触一点,我的心就会多难过一点。这个世上最可悲的事情,就是我在你面前,你去不知道我是谁。  穆云诃被洛芷珩一番连珠炮似的话刺激的当真是红了眼睛,而让他无法忍受的是这女人不仅不讲理还很可恶,竟然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推开他就走。  穆云诃真的很委屈,可是他又不能和这个看上去如同炸毛的小猫似的女人理论,和她理论一定是不通的,但他也有怒气,可是委屈居多,并且因为要面对的人是她,所以他出口的话就有些怨念和孩子气:“不是你让我扔的吗?你说我要是不选择你就扔了指环。”现在竟然又来和我发作!  洛芷珩差点没一个趔趄摔个大前趴,嘴角有点抽搐,调整好情绪之后她转身咬牙切齿的怒道:“这么听话啊?那我让你选择我你怎么不听我的啊?我不管,你最好把我的东西快点找到还给我,不然我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不选择我,还弄丢了我的东西,你欠我的!什么时候把东西找到了赶快还给我,要不然我不会轻易离开穆王朝的,哼!”  穆云诃本来还着急的抓心脑肺似的,可猛地听到她这句话,穆云诃的心理瞬间有种劫后余生遇难呈祥柳暗花明因祸得福的感觉,那真是松了一口气了。  “是不是指环没找到之前,你就不会离开?”穆云诃问的有点急切,有点小心翼翼。  虽然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很卑鄙很龌龊,但是穆云诃就是忍不住的欢喜雀跃,要是瑞麟真的因为找不到那个指环就不走了,那他岂不是就不用担心以后见不到她了吗?可旋即穆云诃又纠结自己的人格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会变得这么黑暗和可怕?既然不选择人家,那就应该让她痛痛快快没有牵挂的离开,又何必这样纠缠不清?弄得好像藕断丝连。  洛芷珩骄傲的扬起下巴,声调悠扬渐冷:“你以为呢?那个指环是我蛮荒首领的信物,纵然他们认我是蛮荒首领,但是没有那指环的话,我就不好交代。穆云诃你弄丢了我的信物,还伤害了我的心,我不会原谅你的。”  满意的看到穆云诃那张脸因为她的不原谅而难看的要死,洛芷珩心满意足了,傲娇的转身后,嘴角猖狂的笑意就再也掩饰不住。  她在就在今天的穆云诃身上感觉到了曾经的那种单纯和美好呢?好欺骗的很呢。还是说,因为今天欺骗他的人是她,所以他就心甘情愿的上当?唔,很有可能耶。  左眉高挑,心情愉悦的征兆。门口转角的时候洛芷珩眼角余光扫到还傻乎乎的站在院子里的穆云诃,坏笑起来。傻瓜小诃诃,不给你一点难度你怎么会知道她对你的爱有多深刻?不给你一点台阶,你怎么能继续‘无耻’的想念她,惦记她?不给你一个理由,你怎么还能理直气壮的来找她?  从一开始,穆云诃就掉进了洛芷珩精心为他准备的爱情圈套,她步步紧逼,看似平静的事情下,都蕴含着波涛汹涌的算计。她走的每一步都算好了穆云诃的选择和心情,按照穆云诃的人品来步步为营,她为了他煞费苦心,就不信到最后穆云诃还能从她的手掌心里飞出去!  小诃诃,过招开始,她等着你思念到疯狂后再也忍耐不住的‘骚扰’。  ——  洛芷珩很有耐心的等着穆云诃上门,不过又是三天过去了,洛芷芜还是没有醒来,洛凝霜醒来之后依然是歇斯底里的哭喊咆哮,穆云诃据说已经焦头烂额,因为夏北松会在洛凝霜每一次疯狂咆哮的时候跟着发疯。  洛芷珩制造出了一系列的事情,最后只有她稳坐钓鱼台,笑看她身边的百态。  不过她来穆王朝不是只为了自己的事情,她的身后还牵连着千万的子民,要粮食的事情终于被提上了日程。今日的她身穿庄重而华丽的七彩华服,头戴成色极佳的珍珠金冠,面带金色面具,出现在了朝堂之上。  她的出现,引起了庄严的大殿之中的一片低气压和冷气流,更多的则是压抑的低低惊艳声。  这个女人,纵然她遮挡容颜,但却依然有着艳压群芳的气场,哪怕只是看见她这一身的气度,也会令人觉得惊艳不已。  穆云诃就站在前方,手里拿着的拐杖看上去并不怎么出彩,洛芷珩目不斜视,却依然注意到了那根拐杖。她很奇怪,记得当天回来的第一次碰面,穆云诃的手里就拿着这东西,他好端端的干什么拿着拐杖啊?  不过她并没有让穆云诃察觉出来她的目光在他的身上转过,而是冷艳高贵的越过他,站在他略往前一点的地方停下,声若黄鹂又似玉器般响起:“蛮荒首领瑞麟见过皇帝陛下。”  “首领客气了,请平身。”年轻的帝王目光深邃的在洛芷珩的身上转过,扫过她的面具,在看向她背后妖娘那张绝美的脸,目光里就有些饶有兴趣的道:“首领自来到穆王朝之后,真的是帮了朕许多大忙啊,先是帮助了护国夫人恢复记忆,后又看出来洛芷芜的病情,从而导致了这两位对我国很重要的人都能转危为安,首领对我国来说是有恩的呢。”  皇帝一开口,洛芷珩就立刻警惕起来,她扫了一眼高高在上的皇帝,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洛芷珩就是敏感的察觉到这皇帝在开口的话绝对不是好话。  这个狡诈并且小气的皇帝,是绝对不会让蛮荒对穆王朝有恩的,此刻皇帝竟然这么大方的将她对穆王朝有恩的话说出来,可见是正在打什么鬼主意呢。  不仅是洛芷珩想到了,其他人也差异皇帝这是怎么可?怎么还主动给蛮荒定功劳了?这不是让蛮荒的人更有理由和资格管他们要粮食了吗?  而穆云诃已经目光冷冽的看向了帝王,他自认是了解皇帝的,皇帝能主动的说这话,一定是别有所图的,他想不到皇帝想要什么,但直觉是和瑞麟有关的。穆云诃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更多的是警惕。他很怕瑞麟会说错话,要是她顺着皇帝的话说下去,只怕就会将皇帝接下来的打算给引出来了到时候只怕会很麻烦,而瑞麟也会骑虎难下。  所以此刻瑞麟该如何说话就很重要了!但愿这女人别一时头脑发热分不清轻重的顺杆爬。  所有人都显得有些紧张的时候,反而是洛芷珩最轻松的仿若身外之人一般,落落大方不卑不亢的道:“皇上客气了,不过这件事情和贵国没什么关系啊。我不知道不管也就罢了,但知道了就没有坐视不理的,更何况我一直是仰慕贵国的神官阁下,这两个人又都和神官阁下有关系,帮助这两个人能让我结识神官阁下才是我的目的,此刻我虽然与神官阁下不是朋友了,但是有过那一段,我这段时间付出的辛苦也就都值得了。”  洛芷珩这番话一出口,把一群人精们给整的瞬间就风中凌乱了。大臣们嘴角直抽抽,皇帝也是面色微变,只有穆云诃表面冷着,实际上是哭笑不得又惊慌起来。  把洛芷珩的话翻译过来,其实很好理解。首先,这女人表达了皇帝太客气了,同时也毫不掩饰的说明白了皇帝您老人家太自作多情了吧?咱帮洛凝霜帮洛芷芜那完全就是冲着穆云诃去的呀。洛芷珩在言辞中毫不忌讳的表示她对穆云诃的仰慕,也毫不在意的说明了她这么做就是为了讨好穆云诃。其实说白了,她就是要勾/搭穆云诃。  她无辜的小眼神看着皇帝的时候,好像清楚的再问‘咱要勾搭你们的神官阁下,和你们国家有啥关系呢?皇帝你感谢咱干啥?’把个皇帝看得一张脸上白里透红,红中有紫,五颜六色。  不过她后来又说,可惜咱现在和穆云诃连朋友也不是了,咱们勾搭失败了,不过咱也心甘情愿的。  这话就完全是在折磨穆云诃了。没看把好好的穆云诃刺的眼神受伤,外焦里嫩的没一块好地方,笔挺的站在最前端,还得受虐似的装作没事人,其实内心早就小可怜似的难过死了。洛芷珩就有这能耐,往往也就那么一两句话间,就能把人给折磨的生不如死坐立难安。  大臣们很尴尬的,这女人长没长脑子?竟然敢和皇帝这么说话,还说的这么不客气。你嚣张也要找时候吧,明显皇帝在对你示好呢,你当啷这一席话就跟一棒子似的,照着皇帝那张俊脸就砸过去了,把皇帝打了个鼻青脸肿,你还想办事?还想要粮食?做梦去吧!大臣们就奇了怪了,蛮荒怎么找了个二百五当首领?赶紧回去挖个坑,带领全体族人集体跳坑自杀得了。  可穆云诃高兴啊,虽然洛芷珩这话说把他给牵连进去了,但是穆云诃不由得为她在心里喝彩了一声。多聪明的女人啊,把他拉上,皇帝摸不准,有什么注意阴谋也就都不好在说出来了。皇帝要是还想继续那阴谋注意,就得先找他商量一下,到时候他必然能知道皇帝想干什么,要是对瑞麟不好的,到时候他就轻而易举的能阻止了。  一面想着瑞麟真聪明,不着痕迹的就化解了一场极其可能的危机。一面又高兴瑞麟这是信任他啊,不然怎么可能就把他说出来!穆云诃虽然被洛芷珩那些话刺的很不舒服,但一想到他被瑞麟信任,就瞬间膨胀了整个胸间,目光不由得柔和宠爱的看向她。  可惜,洛芷珩那眼神傲娇的就跟看不着穆云诃似的,连撇都不撇他一眼。穆云诃目光瞬间暗淡,还有点慌乱。  高座上的皇帝,被洛芷珩的直白和二货行为气得差点没翻白眼,忍了又忍,到底是没有将他的打算说出来,皮笑肉不笑的道:“首领很风趣,谁不知道咱们神官阁下和护国夫人的感情那是出了名的好?只怕是不是什么人都能插/足进去的。”  “是呀,我见识了,不过我还是觉得我比他那个躺在床上三年的女人好,我是完美,那女人,就不一定了。”洛芷珩更加直言不讳,娇娇气气的样子飞扬跋扈。  还真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女子!  皇帝忽然想,他女儿要是也和这个瑞麟似的这么脑袋却跟弦,那他一定要把女儿的脑袋拧下来重新在安装上去,不然他岂不是要被活活气死?  这么一想,皇帝又有点犹豫了,这女人虽然看着是个漂亮女人,但那张脸毕竟没有看到过,而且这脾气太嚣张了,又身居高位,还很白目,弄到身边来真的合适吗?他有点犹豫不定。  因为犹豫,皇帝便将打算暂且放下了,声音也是恢复了一贯的高高在上:“首领说笑了,首领此番前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不妨直说吧。”  洛芷珩一笑,态度并没有任何的谄媚的转变,却也不是刚才那般淡然,而是气势一变,徒增几分凌厉威严与慈悲怜悯:“我此次前来正是想要请求陛下,可否免去蛮荒的粮税?蛮荒多年来都是只种不涨,虽说颗粒不收拾夸张的,但是也离那不远了,蛮荒的百姓心中已经民不聊生,饿死的每天都在发生。蛮荒就好象是一座战场,那里可以杀人不见血,因为他们在饥寒交迫中一点点的耗死自己的生命。如今的蛮荒还能称之为蛮荒,但是也许一年后,两年后,蛮荒就要称之为死城了!”  她的话掷地有声,落在金砖银瓦建筑的宫殿之中,空旷的回响,似乎这空旷是跨越了时光和距离的轨道,将渐渐衰败与空寂的蛮荒展现在众人眼前。一片苍凉,满目悲哀。  朝臣们原本是卯足了劲的等着挖苦讥讽洛芷珩,瞬间将洛芷珩彻底的赶出穆王朝去。但是洛芷珩的话太有感染力和煽动性了,以至于这群牛不只人间疾苦的大臣们也都沉默了。  只见洛芷珩满身蔓延着悲凉和那饥寒交迫的哀伤绝望,声音细嫩的在大殿中再度响起,那话语的沉重似乎蕴含着能压碎了这个娇嫩女子声线的威力:“皇上,您坐在高高的庙堂殿宇之中,不只人间疾苦,您不知道您还有一方子民,正在饥寒交迫,忍受着接待来的恐惧和吞噬。”  “我本该与我的族人们同甘共苦,不该在他们最脆弱和无助的时候离开他们。但此刻的我已经是没有办法了,我是一个部落的首领,但我却不是一个巫师,我不能再他们最解的时候变出来大量的足够他们吃饱的粮食。我亲眼看见一个个苍老的慈悲的老人,用他们枯瘦如柴的手在满是干裂的地面上,一点、一点的往外刨土,他们的手指比枯柴还要没有水分还要干燥易碎,他们的手指划破了流血了,甚至有的已经磨的没有了皮肉,露出了森森白骨。但他们还依然在坚持,只因为他们多动一下,也许就能在那干裂的土壤里面找到一粒粮食,一颗红薯,然后就能给他们的小孙子吃了。”  “蛮荒的老人们都想着,自己能少吃一口,省下来的粮食就能给自己的孩子吃,也许他们小小的孩子就能活下来。但是长年累月下来不收粮食,又要向天朝计较粮税,这真的是到了一颗米也能压弯他们的脊梁的地步了。”  “这还是好的,蛮荒也不是都是重情重义的人。在蛮荒有些地方,因为不堪忍受挨饿,已经有好几伙人开始抢人偷孩子了!”  终于有人忍不住的问道:“为了要抢人偷孩子?难道是要抓去卖掉换取粮食?”  洛芷珩忽而冷笑,笑声又哀凉又无奈又是浓浓的寂寥,她回头面朝文武百官,那一瞬间她的身后似乎就蜿蜒开了一条黑暗荒凉的道路,密密麻麻干裂开的土地,拄着木棍步履蹒跚衣履破烂骨瘦如柴的老人,瘦弱矮小病病歪歪的孩童,还有兵荒马乱的场景,尘土飞扬,大人歇斯底里的尖叫,孩子恐惧的哭喊,老人沙哑无力的哀求……  那画面,太沉重!  到处都是灰色,看得人们压抑的几乎无法喘息。  而洛芷珩就站在那画面之中,她是唯一的色彩,就好象那片天空中唯一的光明,是希望!  那一刻,人们似乎找不到可以呼吸的空气,每一个人都好像被厄运掐住了喉咙,从未有过的死亡般的绝望。  而后,洛芷珩的声音,似乎在那片荒芜衰败死寂的画面中传来,压抑,低沉,带着腐尸的气息:“在蛮荒钱财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了,钱也换不来食物的,那群土匪强盗要的只是食物,只要能吃,他们什么都吃!”  众人不由得神经紧绷,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个个面色渐渐变了。  洛芷珩却不让他们有心理准备的机会,无比沉痛又诡异的道:“他们抢来的人和偷来的孩子,都被他们扔到锅里,煮了,吃了!”  嘶!!  一瞬间,整个大殿之中,一片抽气惊呼之声,隐隐还伴有干呕的声音。  有那胆子大的在看洛芷珩,便似乎从洛芷珩身后那条仿若炼狱的画面中看见画面一遍,荒山野岭下的平原中,干裂的地面上满是鲜血,有白森森的骨头散落,漆黑大铁锅里水咕嘟嘟的开着,从冒着的气泡破灭的一瞬间能隐约看到里面孩童的小手,女人的长发……  呕!  大殿里的呕吐声更多,有些大臣和宫女太/监们甚至被吓得瘫软在地,一个个脸色惨白,目光呆滞,脸上浓浓的惊恐无法挥去。  洛芷珩的声音还在继续,她似乎走进了你那片惨绝人寰的人间惨境之中,她像一个幽魂一样游荡其中,满眼都是哀凉和无奈。她看见一个瘦巴巴的小孩子满眼渴望的看着那口锅里的东西,他甚至忘记了,那里面被煮的是他的小妹妹,他的眼中,只有对食物的渴望,他甚至也不知道,他可能就是下一个被煮了入腹的食物。  洛芷珩又来到了其他地方,一个刚刚出生不几天的婴孩,无力的嚼着母亲的乳/头,可是什么也吃不到,那孩子最后死在了母亲的怀里,她才出生不几天,就活生生的被饿死了。  这就是蛮荒,是蛮荒最底层百姓的真实生活写照!而蛮荒的贵族,也不过是每天有一顿饭吃而已。蛮荒的贵族,就连天朝的普通百姓都不如!  “他们已经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了,但凡有一点办法,他们也不会吃孩子。这样的他们真的再也拿不出一颗粮草了。这件事情其实已经为此了有几年了,但是之前的蛮荒首领一直用蛮荒粮仓的储备粮给天朝交贡,还要时常的接济奈蛮荒的百姓,早晚也是山穷水尽。而如今,蛮荒真的到了这一步,我接替了蛮荒的首领,就有责任不让我的子民在这样背着沉重的负担活下去。”  洛芷珩背后的那幅画面骤然消失,一点痕迹没留,就好象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就仿佛是她说的太生动,太富有感染力了,以至于人们都出现了幻觉。  洛芷珩面向皇上,郑重的道:“我会和我的族人共存亡,但我有责任给他们该有的生存机会。不为他们争取一番,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我恳请皇上,也体恤一下他们也是你的子民,免去他们的赋税吧。”  皇上的目光和洛芷珩的碰在了一起,本就压抑的快要窒息的皇上,在接触到她那双猩红的眸子的时候,便有一种被浸泡在了人血堆积而成的血池之中,四面八方都是血腥味,都是死人,都是无法逃脱的灾难。  那双眼,究竟见证过多少黑暗和人间惨剧?  他是一国之君,从来没有哪一个帝王,会因为附属国一个臣子的话而被左右情绪和想法。而今蛮荒的事情真假也不能确认,但是洛芷珩讲述的太令人惊骇欲绝了,刚刚那副诡异的画面,他也看见了,他也以为自己是出现幻觉了的。  但因为那画面太过于逼真和生动了,压抑的绝望气息从中扑面而来,他想要忽略和不相信都难!  蛮荒是一个非常大的国度,那里曾经是富饶的,但怎么就变成了今天这番境况?虽然少了吗怒昂的交贡会让连续灾难的穆王朝少了一个进项,但一个贫瘠的开始吃人的国家,再继续态度强硬的逼迫他们交出粮食,那无异于是在逼迫他们反抗发动战乱。  一个明智的君王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皇帝缓缓压下那股压抑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干哑和轻颤:“朕相信首领的为人和人品,自然也相信首领的话,这件事情不许调查,朕就看在首领的颜面和人品上,相信了。准了蛮荒首领免去蛮荒粮税的请求。三年之内,蛮荒不用再向天朝缴纳粮食。”  已经已经贫瘠到开始吃人的国度,只是三年不缴纳粮食,你以为就能拯救这个国度吗?皇帝啊,你太残忍了,也太冷酷了。  洛芷珩冷眼看着皇帝,那一瞬间她身上的气度并不输给高高在上的皇帝。今天她既然已经说了,便不会轻易罢休,不达目的,不能从根本上给那些子民一个保障和交代,她有何颜面去见那些可怜可悲,又给了她重生机会的父老乡亲?  三更到,这一章是今天正更,今天还有一章加更,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