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82 唇枪舌剑!似是故人来!(留言37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482 唇枪舌剑!似是故人来!(留言37000加更)

    所以,在那群朝臣惨白着脸,第一次意见统一的赞同皇帝这个决定,并且大呼皇帝英明,皇帝仁慈的时候,洛芷珩却偏偏大声说道:“皇帝确实英明,那么瑞麟斗胆恳请皇帝更加英明仁慈一点,就请皇上免去你蛮荒子民们十年粮税的重担!”

    在人们目瞪口呆露出不可思议神色的时候,洛芷珩第一次心甘情愿的给穆王朝的新君下跪,郑重且毫不退缩的重复道:“请皇上准奏!”

    她跪在那里脊背挺直,昂首挺胸,一点没有屈人之下的感觉,似乎她跪在那,那就是天,其他人都只是浮云。

    大殿再一次寂静下来,大臣们心思各异,有人觉得洛芷珩真的是不知好歹,有的人同情蛮荒,但更多的人却不愿意皇帝答应。

    有大臣上前请奏道:“皇上容禀,微臣觉得蛮荒首领言辞恳切,蛮荒的事情也确实令人心痛和怜悯。圣上慈悲,给予三年恩威已经是天大的仁慈和怜悯,实不应该在扩大年限。其一,因为蛮荒本就是穆王朝的附属国,蛮荒有义务和责任向穆王朝进贡。纵然是蛮荒目前暂时有困难,穆王朝给予恩赐也不应该得寸进尺。”

    “其二,十年的见面粮税实在是一个天文数字了。这十年可以让人们养成习惯,从而忘记了蛮荒只不过是一个附属于穆王朝的国度,渐渐的会让他们养成贪婪和抗拒的性子,蛮荒的人本就桀骜不逊,粗鲁野蛮不通情理,到时候在想让蛮荒子民俯首称臣只怕是难如登天。”

    “臣以为实在不应该纵容蛮荒有如此危险的发展趋势,蛮荒首领的建议和出发点是好,但却不妥。还请皇上明鉴。”

    此人乃是当朝宰相严倾,文韬武略,年轻有为,不过三十出头,与洛芷芜是莫逆之交,更是保皇党的中坚力量,为人也是刚正不阿,最大的特点便是敢说他人之不敢。没几个人敢对他拍马屁,也没几个人敢招惹他。

    洛芷珩听了这话便忍不住的看向了严倾此人,只见此人眉目方正,显然是一身正气,不算绝佳的容貌,但因为那满身清贵与威严而显得格外的严肃沉稳,仿若一块遮掩住光滑的宝玉,温润又隐带锋芒。

    洛芷珩知道他,来的时候这朝堂上的大臣她就已经摸了一遍底。她不打无准备的仗,她说有备而来,并且要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她之前其实也挺担心这严倾会干/扰阻碍自己的计划,只是今天她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却没想到这人还是站出来了。这人说好听点叫刚正不阿,但在洛芷珩看来,那就是不懂变通,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的很!如果洛芷芜好好的清醒着,也许他的话这严倾是能听进去一二的,但如今洛芷芜昏迷不醒,就算是清醒着,又不知道她的身份,怎么能帮她呢?

    洛芷珩蹙眉扭头,觉得恼怒,微微的戾气从瞳孔中散发,直逼严倾。

    严倾却不惧洛芷珩的目光,也看了她一眼,还微微颔首,目光清冷,五行中的态度强硬。当真是寸步不让。

    洛芷珩自然也是寸步不让的,这关系到她的子民在未来的十年里能不能翻身。

    “皇上,那些子民也是你的子民,他们都快要饿死了,哪里还有粮食交出来呢?三年能改变什么?就算不是荒年,就算风调雨顺,但是他们已经伤筋动骨了,又怎么是三年就能缓过来的呢?纵然宰相担心的那些事情有可能会发生,十年会改变他们的习惯,但宰相刚刚的话也确实是太笼统和不负责任的下定论了。”洛芷珩话锋一转,矛头直指严倾。

    “宰相说我蛮荒的百姓是野蛮粗鲁之人,但宰相可曾看到过,蛮荒的父老乡亲为了省下自己口中的一口粮食,去喂给小儿?宰相可曾知道,蛮荒的兄弟姐妹连成片的时候,面对一切都能势如破竹!宰相又怎么知道,蛮荒的汉子们各个重情重义,只要那个人是他们认可的朋友,那就是两肋插刀也绝不犹豫!”

    “我们蛮荒的人最注重的是交心,而不是被人当作蛮子一般的对待看待,我们还要对其扬起笑脸,蛮荒的子民确实没有严宰相的高洁大度,别人打了你左边的脸,你连屁股都伸出去让他们打!”洛芷珩的蛮横劲儿又上来了,说话也开始犯浑。

    她这番话说的严倾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也隐隐发黑。严倾冷哼一声,态度更加强硬的道:“请皇上明鉴,蛮荒首领都如此的蛮横无理,可见蛮荒的子民也更加的不堪,蛮荒首领的请求皇上应不予准奏!”

    洛芷珩瞬间火冒三丈暴跳如雷,一下子蹦起来,指着严倾的鼻子开骂:“你他娘的这是公私不分!你有什么不满的冲着我来,拿着蛮荒那么多的百姓的生命当玩笑当儿戏,随着你一个屁一样的话就给放出来了,你这是草菅人命!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严倾一张脸黑的很。因为洛芷珩突然发飙,满朝震动。慕容老将军更是因为洛芷珩这突然的一句骂娘而眼皮一跳,看着洛芷珩的目光不由得加深。

    穆云诃同样是惊诧的看向洛芷珩,那一瞬间,他只觉得,他看见了某个人的影子。他们两个什么都不相似,没有相同的身体和声音,没有相似的气质,甚至连眼睛的颜色都不同,但这一刻他就是觉得这个女人,那么像她!

    可天下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事情呢?

    一直沉默的穆云诃终于不得不站出来,也不顾其他人惊讶差异的脸色,拉着洛芷珩将她拽进怀里,不知道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只见前一秒还暴跳如雷的小女人,瞬间就乖巧的跟个家猫似的,还软绵绵的问他:“你说真的?”

    “我不骗你,乖乖的别再闹腾了,下朝了再说。”穆云诃摸摸她的长发,手有点抖,脸上一派正经严肃,心里其实因为能摸摸她而激动狂喜。

    洛芷珩点点头,格外的娇憨仿若刚刚那个女狮子不是她一般。她冷冷的瞪了一眼严倾,低声的道:“你给我等着!”

    严倾目光不明的在穆云诃身上打了个转,沉默下来。

    同样沉默的还有满朝文武,穆云诃竟然如此不忌讳的抱着洛芷珩,这说明什么?是穆云诃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吗?如果穆云诃是同意瑞麟的话,那这件事情八成就不会按照他们的想法发展了。

    皇帝也是这么想,他是赞同严倾的话的,严倾说出了他的心声。但穆云诃这么一站出来,他真的就不好开口了,穆云诃的态度他是非常看重的,只要穆云诃说同意,那他就是在不甘心,也会笑着答应瑞麟的请奏的。

    “这件事情就让大臣们商量一下吧,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今儿还有什么要走的吗?没有就退朝吧。”皇帝很疲惫,和洛芷珩交谈就跟打仗似的。

    “等等!既然皇上将这件事情拿上来让大臣们商量了,那就瞬间请皇上在商量一下另一件事情吧。蛮荒的百姓现在都饿着肚子呢,不仅交不出来粮食,还快要饿死了,他们等着粮食户口呢,请皇上拨给蛮荒一些粮食救急。”洛芷珩也不再遮遮掩掩走迂回路线了,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

    这才是她来穆王朝最主要的目的。活着,才能拥有一切,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朝臣们一听洛芷珩终于还是说出这番话了,不由得大惊。虽然早就想到了洛芷珩会有这个请求,但今天明显不合时宜说这话,她真傻啊?

    严倾果然不愧是忙坑里的臭石头,立刻站出来道:“此事万万不可!如今连年旱灾,国库也已经快要虚空,穆王朝的子民不止蛮荒一个,还有其他千千万,也一样也不能没有粮食。蛮荒不进献粮食已经是皇上格外开恩了,还请首领不要得寸进尺!”

    “如今确实是连年旱灾,但是贫瘠困难到要吃孩子的地方只怕只有蛮荒了吧?你不知道救急救火吗?蛮荒如今的状态已经是火烧屁股了,你还不救,还在这唧唧歪歪的,你是个男人吗?”洛芷珩鄙夷的看他,阴冷的道。

    严倾也同样阴冷的瞪着她,那目光似乎要将她给瞪出个窟窿来,那厌恶,当真是在在明显不过了:“我是不是个男人,首领要亲自尝试一下吗?”

    穆云诃猛地阴狠的看向严倾,目光中的戾气几乎要化为实质,严倾被穆云诃这一眼看得头皮发麻,觉得肌肉都生疼,虽然不服气,却还是低下头去不再言语。

    穆云诃却并没有放过严倾,阴冷的道:“注意你的态度,不是什么人都是你可以挑衅的!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严倾面色一变,纵然穆云诃是国家的神官,却也不能这般羞辱他!他抬头刚想顶撞穆云诃,身后边传来一道略显虚弱的笑声:“哟,这剑拔弩张的,火药味十足啊,看来臣是来晚了呀,错过什么好戏了?听闻宰相大人和个小女孩针锋相对起来了?这等好戏我怎么能错过?”

    四更到,今天两万字更新完毕!明天继续努力了,画纱好费劲才更新完的,动不动就停电,真心伤不起啊。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