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83 哥哥!输给这颗心!
    听到这声音,所有人都是一愣,而严倾猛地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来人,看着他一步步的逆光走来,简直震惊不已,可更让他震惊的是,那人虽然在笑,可那声音里却有让他清楚明白的冷意。来人生气了,而这怒气,明显是冲他而来的!  那人缓缓走来,身体修长单薄,衣服也松松垮垮的,有几分浪子的味道,不羁且肆意,一双轻佻的眸子泛着冷意的扫过严倾,最后落在洛芷珩身上,目光,暧昧不明。  洛芷芜!  竟然是洛芷芜!他竟然活过来了!并且还能出门了!这在刚刚还传闻洛芷芜必死无疑,中毒很深,无可救药的谣言中显得格外突兀。  满朝文武看见那个几乎不可能出现在这的人,震惊不已,一个个目瞪口呆,而后爆/发出议论声。  洛芷珩同样因为震惊而呆愣住了,旋即就是无法掩饰的惊喜和快乐,她甚至忘记身份的向前几步,眼看着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忘记了此刻的身份冲向洛芷芜了。  穆云诃的手从旁边伸过来,眼神锐冷的看了洛芷珩一眼,眼底蕴藏着极度危险的风暴,随后将目光转向了来人,声音低沉缓慢:“你好的真巧,来的也很巧。”  按理说,眼前这个男人是他的大舅哥,他应该礼遇的,但洛芷珩明显对洛芷芜态度暧昧亲昵,让穆云诃打心底里的不舒服,他不想承认自己是小心眼吃醋嫉妒,那些东西从来就不属于他的,但是他真的受不了洛芷珩看着洛芷芜的目光。  之前洛芷芜似乎和洛芷芜有暧昧,洛芷珩照顾洛芷芜真的是因为想要接近他吗?不一定吧。毕竟洛芷珩之前也给过他答案的,说的可是和洛芷芜是旧相识了,这俩人之间一定有什么猫腻的。如此一想,穆云诃就更加的不舒服了。  洛芷芜这还是第一次仔仔细细的打量穆云诃。穆云诃之前是被深藏在黑暗里的明珠,蒙尘的不被人看中,他离开京城的时候,几乎没有穆云诃这个人,哪里知道他的宝贝妹妹竟然嫁给了这个男人,他那个时候知道这个消息有多愤怒谁能知道?  明明是洛凝霜自己自作主张的要嫁给穆云诃,但是最后嫁过去的却是洛家的掌上明珠,这让在边疆的洛芷芜很抓狂,要说里面没有猫腻他是死也不信的,他恨不能冲回来灭了穆云诃,抢走妹妹。但是那个时候战事吃紧,太子又死抓着不放人,他也不能当个逃兵,就只能憋着一口气了。  后来一系列的传闻中,他的妹妹一枝独秀名扬天下,而和穆云诃之间也算得上是鹣鲽情深,他在边疆也终于才算微微缓了一口气,他之前和父亲碰过一面,父亲的态度很可怕,按照当时父亲的想法,别让他回来,回来就灭穆云诃!  宝贝女儿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成了人家的小媳妇,当大家长的还都不在身边,洛格不怒不活大才见鬼呢!按道理说,穆云诃要是遇见了那脾气火爆的洛格,管你是不是什么皇亲贵族呢,抓过来先爆揍一顿再说。  但是穆云诃的表现在洛家女儿控妹妹控的眼中吧,还算是可圈可点,也说的过去。他俩是绝对不会夸奖穆云诃一句的,在洛家,啥时候都是女儿妹妹对和好,其他人都是啥,他们怎么不知道呢?  后来父亲的亲信密保连连,将穆云诃怎么对待洛芷珩的都仔细汇报,这才让洛格心头那把怒火微微降低了一点。  不过父子二人很担心穆云诃这身子骨能给洛芷珩幸福吗?还好后来有消息说穆云诃已经好了。但是哪里知道这对小夫妻好事多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呢?洛芷珩昏迷三年,他和父亲在外面打仗也不安生,要不是军令不可违,他们真的就要扔了军旗脱下军装杀回来了。  想到这,洛芷芜目光微微闪烁,细长带笑的眸子非常夺目,他看着人的时候就是一副笑米米的样子,略有些懒散却也令人很舒服,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那美丽的面孔下,是怎么样的凶残。  他回来之后将药交给了穆云诃就毒发陷入昏迷了,直到今天才终于有机会好好的看看这个传闻中绝艳天下的美男子,果然是……美的惊心动魄啊。  难怪能把那么野的小丫头也迷的神魂颠倒的。洛芷芜轻笑一声,又看了眼被穆云诃以强硬姿态强行遮挡在身后的洛芷珩,似笑非笑的道:“无巧不成书嘛,既然没病我可没有装死的爱好,当然要好好的起来蹦达一下,不然岂不是辜负了……小美人的一番心意?”  洛芷芜已有所指的看着从穆云诃背后露出一颗小脑袋的洛芷珩,他当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洛芷珩,一句听上去轻佻的小美人,叫出来几分笑意和格外的亲昵。  洛芷珩有点不敢对上洛芷芜的目光,她眼神变幻莫测,一个是因为她这个占据了洛芷珩身体的洛芷珩,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家亲哥哥看破。一个是她之前在洛芷芜床前絮絮叨叨的,也不知道洛芷芜是不是听见了啊?万一要是听见了,那他岂不就知道她与洛凝霜之间的恩怨了吗?他会怎么抉择?  洛芷珩又想,她已经是洛芷珩了,而且她本来也叫洛芷珩,心里早就认同洛芷芜是哥哥,洛格是父亲,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穆云诃的面色就有些不好看,不过他在外人面前一直是冷着脸的,此刻只是声音低沉的道:“我倒不知道洛公子竟然是个行为轻佻放肆的人,大庭广众之下就对女子如此说话,难道不有失体统吗!”  洛芷芜一副懒洋洋的样,到和现在的洛芷珩有几分相似的神态:“别和我这么义正言辞的,怎么说我也是你大舅子,再说你当着我的面这么护着别的女人算怎么回事?你把我们珩儿当什么了?珩儿现在还在你家躺着呢吧?你就在外面和别的女子不清不楚,不太好吧?”  洛芷珩听了这话,觉得心酸,沉默不语。  穆云诃同样不痛快,但却知道自己今天的行为确实太放纵了,这样对洛芷珩不公平。便冷声道:“我们只不过是在一起谈论国家大事,并没有洛公子那些龌龊的思想。”  “是吗?但愿如此吧。”洛芷芜不置可否的耸肩,而后夸张的好像才看见那上面很惊喜的皇帝,行礼后三呼万岁,又笑嘻嘻的道:“皇上臣可想死您了。”  众大臣嘴角狂抽,严倾憋笑,皇帝内伤。  掩藏在皇帝那张严肃的面容下的心,是激动喜悦和无奈的,这小子,九死一生的刚好一点就开始不正经了,不过他拿洛家这几个人也没办法,如今洛家仅剩的几个人对于皇帝来说都是极不同寻常的。  洛芷珩就不必说了,护国夫人,又是穆云诃的爱妻,对他的皇位那也是有保皇之功的。洛格其实一直是他暗地里在拉拢的对象,表面上洛家是三等贵族,但如今是乱世,凶险的战场却是战功和声明的发掘地。洛格这些年一直在战场上,战功赫赫,回来就是连跳三级都是稳操胜券,又手握重兵,未来不可估量。但因为洛格此人脾气火爆刚正不阿,不好拉拢,这么多年来他只是在洛格那里混了个人缘,其他什么也没得着。  要不是因为碰到了洛芷芜,他和洛格还真拉不上关系。洛芷芜这人和他和严倾真的是生死之交,三人就像亲兄弟一样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出生入死,因为洛芷芜和皇帝的关系,再加上洛芷珩嫁给了穆云诃,穆云诃的老子穆王爷又一直是太子一脉的铁杆,洛格将军这才终于吐口,站在了皇帝这面。  如此一来,洛芷珩一家三个人,对于皇帝来说那就大不一样了,这都是皇帝自己手里的势力,如今洛格在边疆镇/守征战,那就等于是皇帝自己的人脉。皇帝对洛家的孩子自然就更是好上加好。  洛芷珩有点傻眼,她哥怎么和皇帝这么说话呢?看皇帝还不生气的样子,难不成她哥和皇帝关系很铁?洛芷珩小脑筋开始动起来了,要不要通过洛芷芜打通皇帝让皇帝给粮食呢?  不过转念一想,洛芷珩就将这件事情给否决了,穆云诃的身份让皇帝忌惮和倚重,穆云诃答应了会给她要到粮食就一定能做到,就没必要再将哥哥也给拖累进来了。更何况要是用哥哥帮忙的话,势必就要告诉哥哥她的身份,到时候哥哥不信怎么办?虽然她又很多办法能证明,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阿芜能好起来真的是我穆王朝之幸,朕真的很开心。”皇帝由衷的大笑起来,大臣们跟着恭维祝贺。  洛芷芜不耐烦的挥挥手,他就想着看看穆云诃身后那丫头吧,可穆云诃跟个围墙似的,把丫头挡的严严实实的不让看,洛芷芜不耐烦的瞪眼,觉得穆云诃真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他故意指着洛芷珩歪着嘴角大爷似的命令道:“那谁,小宝贝你过来,我这刚刚清醒过来,还很不舒服呢,你来扶着我一下,你要把我服侍舒服了,我帮你弄粮食。”  最后一句话说的很轻,看他那轻狂的样子,却到底是有分寸的,不好在大臣面前把话说的太满,得给皇上留个台阶。  可是穆云诃还是听到了,一张俊脸黑的彻底。看向洛芷芜的目光也是凛冽阴寒。这是当着他的面就勾/搭洛芷珩了?还敢说他们两个之间没有什么!  大臣们也有点风中凌乱的感觉,这么堂而皇之的就公开叫人家小宝贝……这个是不是有点太孟浪了?不过据说这蛮荒首领也是不顾名声的住进了将军府去照顾洛芷芜,那么说这两人之间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年轻的帝王新里一惊,漫不经心的问道:“阿芜可是认识蛮荒首领?”  “自然是……认识的。我们两个算是超越朋友的友情,到达了灵魂都能产生共鸣的地步了,你说对吗,小美人?”洛芷芜睁眼说瞎话,其实他根本都不知道这丫头叫什么,蛮荒首领?这名字太笼统了。  穆云诃心里一惊,下意识的看向洛芷珩,目光里是浓浓的质问和失落。在他看来,达到灵魂的共鸣,那就是郎情惬意了?难道他俩已经到了谈婚伦嫁的地步?  “哦?难道蛮荒首领是阿芜的红颜知己吗?怎么朕没有听说过呢?严倾,你听说过吗?”皇帝淡淡的问道,心里却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将那个打算说出来,要不然这成什么了?和自己兄弟抢女人吗?  严倾从震惊到此刻的石化,终于被皇帝一句话惊醒了。他略带狐疑的看着洛芷芜,也不明白这小子什么时候多出来个红颜知己了?不过瞧着这小子看着那个瑞麟的样子,就能看出来他是真的挺在乎那女人的,难怪刚刚听他的话里夹枪带棒的,原来是为了个女人对自己不满啊。  重色轻友的男人!  “皇上,臣也没有听说过阿芜竟然有个什么红颜知己,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了。这几年来除了对他那个宝贝妹妹的事情上心,这小子还真没因为谁而和臣翻过脸。”严倾到底是向着兄弟的,那不讲理的蛮荒首领可以先放过她。  “呵!朕看今天就先散了吧,让阿芜和首领叙叙旧也好。”皇帝宣布散朝。  穆云诃拉着洛芷珩就想离开,他由衷的不希望洛芷珩和洛芷芜面对面,洛芷芜看着洛芷珩的目光太奇怪了,让穆云诃非常不舒服。  洛芷芜却不让穆云诃如愿,他一脸邪笑的挡在他们面前,瞧着洛芷珩道:“小美人这是干什么呢?那么尽心的照顾我,我还没感谢你呢。不过按照咱俩的关系,也真的用不着感激不是?”  洛芷珩看见洛芷芜就觉得亲切,又见洛芷芜目光耿直,并不是他表现出来的放荡和不正经,便觉得这个哥哥对胃口。她笑道:“自然是不用感谢的。”  穆云诃被她不见外的回答气得差点没抽过去。  洛芷芜好像没看见穆云诃那张阴沉的脸,扯着洛芷珩的袖子道:“走啊,咱俩喝两杯去。”  洛芷珩立刻不满的道:“你才刚刚好怎么能饮酒?毒圣那老头怎么回事,怎么还让你出来了呢?”  洛芷芜脸上的笑意就浓郁了起来,声音更显得随意:“不怪那老家伙,是我自己偷跑出来的。我听说有个丫头上朝了,据说还被人欺负了,我琢磨着吧,我似乎还有点能给人撑腰的能耐,就赶忙的来了,小丫头不嫌弃我吧?”  洛芷珩脸上笑意也多了起来:“不嫌弃。”  “我嫌弃!”严倾冷冷的插言,扫了一眼洛芷珩,不满的瞪着洛芷芜道:“你要给人撑腰也是我给我吧?咱俩不是兄弟?”  洛芷芜嘴一歪,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语调幽冷:“你又不是我媳妇,又不是我妹子,又不是我小情人,我干啥给你撑腰?”  严倾这人就是太古板了,一本正经的,洛芷芜这几句话气得他脸都白了,冷哼一声道:“老子稀罕你!明儿上你那去看你,走了。”  “慢走不送啊。”洛芷芜懒洋洋的吆喝一声,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人用力的推了一把,差点没摔倒。一回头,刚好看见穆云诃一脸阴沉的将洛芷珩的小手扯过去了。洛芷芜脸色不太好的道:“穆云诃你管的也太宽了吧?我和我的红颜知己拉拉手也关你事?”  穆云诃眼神刀子似的往洛芷芜身上招呼,语气不善:“我没有权利管你,也不稀罕管你,所以你自己在这慢慢走吧,告辞。”  他说完,强硬的拉着洛芷珩就往外走,洛芷珩回头和洛芷芜说话,明显的不想扔下她哥哥,穆云诃气得肺都快炸了,用力的扯了她一下,几乎是半抱着的往外走,还威胁道:“不管你俩什么关系,现在立刻跟我走。”  洛芷珩挺开心穆云诃这样的,穆云诃越是生气就越是在乎她,但是她一看到她哥哥眨眼着漂亮的眼睛,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风雨飘摇的好像一朵可怜的花儿,她就不忍心了。  “要不你先走吧,我和洛芷芜一起走。”洛芷珩还是刚刚清醒过来的哥哥比较重要。  穆云诃猛地站住脚,阴沉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浓烈的释放出来,他的目光阴沉可怕,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你要在这里和他一起?”  洛芷珩想也不想的道:“是,我不能扔下他不管。”虽然洛芷芜现在那可怜兮兮的好像被人抛弃的模样又卖萌的嫌疑,但洛芷珩真的不忍心就不管她哥哥了。  穆云诃看了眼洛芷芜,再看洛芷珩对洛芷芜那‘恋恋不舍’的目光,就感觉自己好像吃了一口黄连一样,苦涩在唇齿间蔓延,苦的他甚至有想哭的冲动。  他问自己,穆云诃你在干什么?你发疯了吗?这个女人不属于你,也注定会和你擦肩而过。你不是已经放弃她了吗?你不是已经选择了洛芷珩了吗?为什么还要这样纠缠不清?干什么还对她如期放不下?凭什么还要阻止人家的行为?  穆云诃,你太恶心了!  穆云诃甚至产生了浓浓的自我厌弃,他不在坚持,放开了洛芷珩的手,在不说一句话转身离开,背影黯然僵硬,一样是孤孤单单的落寞。  洛芷珩心疼穆云诃,但现在哥哥真的很重要,她哥在摇晃!连忙冲过去扶住洛芷芜,洛芷珩的声音因为穆云诃的黯然离开而有些浮躁:“你还没好利索就别出来,万一出事怎么办?”  “我能为了我妹妹不要命的护送药物,你就该知道,这个世上真没什么能比我妹妹在我心里更重要。包括我自己。”洛芷芜声音淡淡的,好像漫不经心,但简短的话却说的洛芷珩眼眶发酸。  她连忙低下头不敢看洛芷芜,但却因为洛芷芜这句话而心口一跳,有什么东西在兄妹之间被撕裂被揪扯出来,但是洛芷珩沉默着,洛芷芜便什么也没有多说,没事人似的依靠着洛芷珩的搀扶,天南海北的说了起来。  “蛮荒那地方我以前还真的去过,不过那时候也不是你个小丫头当首领啊。”洛芷芜岔开话题,洛芷珩甚至不知道洛芷芜究竟是知道了什么还是什么也不知道。  洛芷珩依然不敢抬头,但声音却带上了笑意:“首领让我做首领,我就有要让蛮荒的百姓们吃饱穿暖的责任,我知道我不够好,但我会努力,今天这场唇枪舌剑,要不是你及时到来,只怕那个严倾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洛芷芜一手摸摸下巴,一手绕过洛芷珩的脖子托起她的下巴,俩人亲切的挨着脑袋往外走,洛芷芜暧昧的笑道:“只怕就是没有我,穆云诃那小子也会护你周全吧?也怪我多事了,可谁让我就是看那小子不顺眼呢?”  洛芷珩和洛芷芜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她在他玩世不恭的眼神中看见了智慧,她心下了然,似是无奈又似惆怅的道:“我们都有太多的无奈,他也有他的无可奈何,怨不得别人,一切不过是造化弄人。”  洛芷芜眼底闪过一丝杀机,浓烈的沉痛在眼底蔓延,他狠狠闭上眼睛,从额头到眼角,青筋蔓延,昭示着他的怒火和极力的隐忍。  他以为他能掩饰的很好,他以为他可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但该死的,他做不到!  他捧在手心里的掌中宝,从不食人间疾苦到懂得悲伤惆怅坚强,那要经历多大的转折和磨难才能换了个人似的重活一次?  心口的痛压抑着起伏着,汹涌的恨意和怒火仿若火龙一般的即将冲出牢笼,他真他娘的想要砍人!  “你不舒服吗?”洛芷珩敏感的差距到洛芷芜情绪起伏的激烈,她紧张的抓紧洛芷芜的手,也跟着手脚冰凉。  洛芷芜扬起头睁开眼,不让洛芷珩看见他眼底再也收藏不起来的痛和湿润,夸张的咧嘴笑道:“小丫头不准这样说话知道吗?咱可是男人,男人怎么能不舒服?那是你们女人的本事。”  洛芷珩搞不懂洛芷芜,不解风情的道:“那你怎么全身发抖?”  老子是气得!  洛芷芜咬咬牙,不能和丫头发火,他***,老头子咋不回来,要不然就可以和老头子商量一下是不是可以赶紧灭了那作孽的畜生,给丫头报仇!  “皇帝的大殿就是厉害啊,咱一进来就觉得这里威严宏伟的让人喘不过去,你说那群老家伙们天天来就不怕憋死吗?走,咱回去喝两杯,我都快馋死了。”洛芷芜也不让洛芷珩看见他的脸,半强迫的抱着洛芷珩往外走。  “可你不能喝酒。”  “没事,死不了,你放心吧。要是不让我喝酒我才死的快呢。”  “那要不还是问一下毒圣吧?”  “女人就是麻烦,问吧问吧。”  兄妹俩一路往外走,洋洋洒洒的话遗留在金殿之中,平淡的话语隐藏着含蓄的亲情,兄妹二人心照不宣,默契十足,洛芷珩也轻而易举的就彻底接纳了这个哥哥。  马车在宫门外行驶离开,穆云诃颀长的身影站在成片的阴影之中,暗光中看不清他的神色,只是他的拳头在身侧握住死紧,手背上青筋暴跳,冷冷的看着马车彻底消失在视线之中,穆云诃才颓废的靠在斑驳的城墙上,疲倦的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依然能看见他们两个刚刚亲密相拥着出现的画面,洛芷珩亲切体贴的将洛芷芜扶上马车,她在洛芷芜的面前一点飞扬跋扈的感觉也没有,斯文乖巧的犹如大家闺秀,那么伶俐可爱的洛芷珩,穆云诃没见过。  是不是只为了心里在乎爱重的人,她才愿意展现她极少数的不为人知的一面?让那一面,他无权参与,也没资格渴望。  心口窜来阵阵沉重的尖锐的疼痛,穆云诃有些惊慌失措,这痛让他措手不及,他粗喘着,手用力的按在胸口,沙哑的声音在空气中听的不真切:“心不动则不痛,穆云诃,你到底是输了。输给了这颗心!”  荒郊断崖之上,穆云胜站在悬崖边上,风吹动他的袍裾猎猎作响,他看着那雾气重重的崇山峻岭,看着脚下的万丈悬崖,兜帽下的脸浮现出了一丝残佞的笑:“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洛凝霜毁容,穆云诃几乎毫无反应,本该死了的洛芷芜竟然又活了,多出来一个蛮荒女首领,究竟哪里出现问题了呢?蛮荒女首领……”  “会是因为这个女首领吗?一个女首领难道还能打破我所有的计划?她究竟是谁?别让我知道你是谁,不然,绝不放过你!”  今天就更一章吧,画纱昨天写了将近两万字,今天真的很累了,抱歉哈,更的也晚了,明天继续努力,这破电脑也在黑屏,黑的我好心烦意乱。唉,求支持,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