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85 夜杀!(推荐票75000加更)
    夜凉如水,深沉的夜色下行走的人连个影子也不见,走到对面撞上了只怕也还以为是鬼。如此漆黑深夜下,神官府邸一片寂静。

    洛凝霜的房间里却是灯火通明的。此刻的洛凝霜还在昏睡,身旁有三个丫鬟和奶娘守着,不见穆云诃。

    原本平静的夜色应该渐渐过去,但这一夜就如同洛凝霜的噩梦那天一般,有鬼魅的风凄凉的刮起,刺痛了肌肤和神经,凉凉的风让几个人都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脑袋,隐隐觉得今晚格外的冷。

    只有奶娘警惕的看向四周,总觉得今晚有些不同寻常。她思忖了一番,终于走到了门外,飞上了房顶,目光冷冷的看向四周,等待了一会才飞下来,招来丫鬟道:“去找王爷来,就说我有要事要禀报。”

    小丫鬟立刻提着灯笼离去。奶娘又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才往房间里走,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的一声闷响,奶娘一惊立刻冲向了院门,她刚到院门口,便看见了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盏灯笼,而刚刚她派出去的小丫鬟已经倒在地上没有升息了。

    奶娘大惊,惊呼道:“什么人,出来!”

    回应奶娘的只有夜风呼啸。奶娘心中警惕却不敢在往前多走一步,上一次就是因为自己的大意,莫名其妙的让小主人被人毁了容,她已经恼怒暗恨自己,恨不得让自己代替小主人,这一次她一定不会再大意了。

    万一这是个调虎离山之际怎么办?如今看来今夜果然有客前来,而这个人已经到了,这个院子里只有她能保护小主人一番,其他人都是等死的份,这个人明显是阻止他们向外求救,就算暗中有暗卫,也不知道是不是来人的对手。

    奶娘心中紧张,连忙关好了院门,却并不敢锁住,她怕到时候外面来救援的人进不来。她转身又冲向了房里,可是她刚刚到了房门前,台阶都还没有上去,就感觉后脖子上一痛,整个人就陷入了昏迷。

    奶娘到昏迷都没有弄明白,她怎么会没有察觉到后面有人?她绝对是个高手,一旦有一点杀机或者是恶意,只要在她身边左右,她就一定会感应到的,但她今天没感应到,还中招了,那来人该是多厉害的对手?!

    奶娘的身体倒下,被人从后面悄无声息的接住,那人将奶娘放在了一旁的台阶上,动作很轻柔,绝对不会弄疼她。

    “奶娘怎么了?”有丫鬟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紧接着帘子被打开了。小丫头只觉得眼前一晃,嘴巴便被人给堵住了,然后晕死。

    那人一晃就进了房间,动作奇快的止住了其他两名侍女,他的动作溅起了一阵劲风,将房间里的烛火吹灭了许多,最后只剩下一盏烛火在摇曳,忽明忽暗的将房间笼罩的反而阴森恐怖。

    洛凝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她听见了房间里的声音,却一直不敢睁开眼睛,只觉得那人已经逼近自己,满身的阴冷席卷了自己,她惊恐的浑身冷汗。

    一把锋利光亮的长剑在空气中划出呜鸣,森然逼近。那人的脚步轻盈而快速,刷地一声宝剑划破了床帐,直逼床上装死的人。

    洛凝霜感觉到了危险的逼近,她再也不敢装死,立刻睁开眼睛,入目的是蒙面的人,而那双眼在面纱下显得格外的清冷和残酷,忽明忽暗的灯光下那双眼睛几乎嗜血。洛凝霜一看见这双眼睛便吓得魂飞魄散。

    她以为自己看见了洛芷珩!

    那双眼睛真的和洛芷珩的好像好像!可是洛芷珩要杀自己又怎么用得着蒙面呢?更何况洛芷珩已死!

    “你是谁!”洛凝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和胆量,一面向里面翻滚,一面厉声问道!

    只要不是鬼,只要是人,她就不用害怕。只要有一线生机,她就不会放弃。如今的一切都是她好不容易得来的,所以她绝不会让自己轻易死掉。

    来人并没有回话,在他的眼中看着洛凝霜就是在看一个死人了。而且此刻他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憎恨和厌恶。压抑了太多年的厌恶与抗拒,如今竟然不用再压抑,带着即将毁灭这个多余之人的快/感,他是那么的猖狂和前所未有的感到解脱。

    他的剑更快,一刀划破了洛凝霜惊现躲开的肩膀。洛凝霜吃痛,尖叫起来。而那人想要杀了她的心意那么坚决,出/售狠辣又利落,哪里能让她在逃开第三次?

    这一次,他的剑刚刚好扎在了洛凝霜的腹部,将洛凝霜死死的顶在了那精致的大床上,伴随着洛凝霜惨叫的还有浓郁的血腥味,更多的是刀光剑影的无情冷酷。

    也许是恨意太深太浓了,他的力道也很大,入木三分的宝剑竟然一时无法拔出来,而因为洛凝霜的腹部几乎被宝剑穿透,隔着她这个人形肉盾,宝剑就更难拔出来。

    他用力的拔了几下才终于松动,期间洛凝霜痛苦惨叫的声音几乎刺破耳膜,他却已经无暇顾及了。就在他拔出宝剑的那一刻,他还想再补一刀,却在那一瞬间,洛凝霜扭曲的眼睛忽然瞪的圆圆的,死死的看着他愤恨的尖叫道:“洛芷芜!是你!我知道是你!”

    洛芷芜身体一僵,举着宝剑的手一时没有落下,他并没有开口,但他的冷静和沉默似乎已经说明了答案。他看着洛凝霜的目光里有轻蔑,有厌恶,还有深深的鄙视。

    洛凝霜被洛芷芜的目光刺激的也终于有了一丝理智,她虽然疼得厉害,但却依然知道此刻她需要演戏,她哽咽的道:“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了吗?一定是你!哥哥,是你对不对?你怎么了?我是珩儿啊,你怎么能杀我?”

    洛芷芜对洛凝霜此刻演戏的样子深感厌恶,要不是知道珩儿就在将军府里,要不是幸运的听见了珩儿的那些话语,他还真的会被眼前这个恶毒的女人给欺骗了。他都已经痛下杀手了,她竟然还能继续演戏。究竟是洛家的遗传太好,还是这个本就不应该存在的女人实在是太过于另类?

    洛凝霜不知道洛芷芜怎么会来杀自己,难道是他看出来什么了?也不对啊,就连穆云诃都没有看出来她不是洛芷珩,洛芷芜就算和洛芷珩的感情再好,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就发现的?

    而洛芷芜那双眼睛,里面充满了仇恨,那么仇恨她的男人这天下有几个?有的也全都死了!除了她的生身父亲和嫡亲大哥!而且这双眼睛和洛芷珩的好像。他们兄妹三人,洛芷珩和她一模一样,但是可能因为洛芷珩是被洛芷芜带大的,所以他们两个有的时候表情反而更像,神似的让她嫉妒。所以她也能在此刻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洛芷芜。

    不能承认!不能让洛芷芜抓住任何破绽!

    洛凝霜声泪俱下的道:“哥哥你怎么了?你不认识珩儿了吗?珩儿好疼,珩儿好想哥哥啊,哥,你救救珩儿啊。”

    洛芷芜一句话都不想和洛凝霜说,但他却很想知道这个多余的丧门星究竟还能说出来什么话?究竟还能表演到哪一步?她是凭什么将这些人都骗得团团转的?

    此刻洛芷芜终于有点明白了,这个洛凝霜厉害啊,就算到了这般绝境了,明显已经撕破脸了,她却还能哭的梨花带雨,继续表演下去,还真是入木三分,感人肺腑,令人动摇啊!

    可洛凝霜越是这样,就越是可恨!

    他的珩儿还不知道经历多少痛苦磨难呢,也许是九死一生,而洛凝霜竟然躺在珩儿的家里,理所当然的霸占珩儿的丈夫和名誉地位,还害得珩儿不能和亲人相认。珩儿活得那么累那么痛苦,凭什么她洛凝霜就好意思在这里被一群丫鬟婆子伺候?

    洛芷芜眼底杀机迸现,洛凝霜说的越是声情并茂,他就越是要杀了洛凝霜。

    挥剑,毫不犹豫的刺向了洛凝霜的心脏!

    一刀下去,结束洛凝霜这个罪恶的人生,这条罪孽深重的生命,结束洛芷珩一切痛苦的根源,一切就都结束了!

    也许洛凝霜的降生就是一个错误,她不应该来到人世间,她自己活得疲惫罪恶,还连累的别人也跟着吃苦受罪,亲人永别。

    那锋利的剑尖狠狠的刺进洛凝霜的皮肤,对准了心脏的位置,只要他的力气一直这么大,真的只是一眨眼的时间,洛凝霜就必死无疑!

    那一瞬间,洛凝霜终于感觉到了死亡的逼近和降临,她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已经被吓傻了的看着那把剑刺进自己的身体,疼痛蔓延开来,她失去了语言功能,眼前一片黑暗。

    二更来啦,哈哈哈,画纱终于敢在八点前写出来二更了,今天上街狂买,花掉N多钞票,好败家啊,呜呜呜,不过吃的很开心,爽。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留言最近都木有时间恢复,各种事物缠身,电脑也不争气啊喂,画纱很快就会去修电脑了,修理好了就努力回复留言哈,不过画纱每天都有看留言的,爱你们的留言,爱你们的互动,爱你们和画纱在一起,爱你们,感谢你们宝贝们,大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