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89 蛛丝马迹下终于确定,她不是阿珩!

悍妇,本王饿了! 489 蛛丝马迹下终于确定,她不是阿珩!

    “我要见瑞麟!”

    洛芷珩从不安的睡梦中惊醒,她猛地坐起来,目光还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仿佛刚刚那一声喊声只存在于梦中,只是她的一个思念成疾的幻觉。爱睍莼璩

    砰砰砰的敲门声骤然响起,门外传来下人急促的声音:“首领您醒了吗?请您快点去救救大少爷,救救神官阁下吧。”

    洛芷珩一惊猛地从床上跳下来,鞋都忘记了穿上,打开门她急切的道:“怎么回事?”

    下人连忙低下头将外面的事情说了一遍后,却见刚刚还很着急的洛芷珩,却不再向外走,她奇怪的道:“首领?还请首领去见神官阁下一面吧,不然大少爷那么个打法,不仅阁下受伤,大少爷也会被牵连的,那可是神官阁下!”

    洛芷珩砰地一声关上房门,冷冷的道:“不用再来找我,那是他们的事情,穆云诃自己不还手,打死了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下人觉得这个蛮荒首领真的好冷血,又连连劝她,洛芷珩不耐烦的怒道:“滚!统统都滚!滚去告诉穆云诃,我不见他,让他滚蛋!”

    洛芷珩本就够心烦的了,孩子的事情让她新伤旧伤一起复发,她都快崩溃了,这个时候她怎么能平静的去面对穆云诃?一想起曾经的那件事情,洛芷珩就恨得浑身颤栗,恨不能毁灭一切。

    穆云诃站的挺直,洛芷芜打人都打得喘息不已,看着穆云诃那俊美的脸此刻已经一片狼藉伤痕,他多少有些解气,却依然口气不善的问道:“你找瑞麟干什么?瑞麟不是我女人吗?你忘记了你说的瑞麟移情别恋了?那你还来找她做什么?你不是鄙夷她那种水性杨花朝秦暮楚薄情寡义的女人吗?”

    穆云诃眼睛都快花了,眼前已经出现了两个人影,洛芷芜和洛芷芜的影子不停的摇晃,他耳朵里嗡嗡作响,口中却依然坚持道:“我要见瑞麟!”

    他这么执拗,或者说是倔强,真的打败了洛芷芜。洛芷芜被气得抚额失笑,骂骂咧咧的怒笑道:“穆云诃你很能耐啊,你说你幼稚不幼稚啊?你看看你现在的行为,像什么样子?你是个孩子吗?你只会说这一句话吗?最起码你要告诉我你见瑞麟干嘛吧?”

    穆云诃却脖子一梗,胸膛挺的更直,更大声的道:“我要见瑞麟!”

    “见个屁!你是不是被老子打傻了?你就会这一句话啊?爱说不说,你要不说老子还不爱听了呢,赶紧滚蛋,瑞麟是我们将军府的人了,你不能再找瑞麟了。”洛芷芜怒道。

    穆云诃一个趔趄差点栽倒,用力的摇晃着几乎要沉重的跌落到地上的脑袋,试图让自己的思想清楚一点,最起码让自己能听到洛芷芜究竟在说什么,可他悲哀的发现,他真的听不见了,洛芷芜的嘴巴貌似在不停的动,他一定在说话,可是他说的什么呢?

    穆云诃着急的剑眉紧蹙,脸上的血液几乎要凝结到一团了,瓮声瓮气的大吼道:“我要见瑞麟!”

    洛芷芜气急败坏的又想要踹穆云诃,但被很有颜色的下人们给拦住了,洛芷芜也不想再揍穆云诃,顺势就停下了动作,却依然凶狠的指着穆云诃的鼻子怒骂道:“你小子是聋了还是傻了?老子说不让你见瑞麟,不让不让!赶紧滚!”

    穆云诃感觉耳朵里有温热的东西流淌出来,他伸手去摸,摸到了一片血,那血出来了,他竟然能听见了,顾不得血,他听见了洛芷芜最后那句让他滚,穆云诃瞪大了眼睛怒道:“洛芷芜你让开,这件事情和你无关,我要见瑞麟,我有重要的事情要问她。”

    “你要问的事情就重要?所以瑞麟就要随叫随到?我就得立刻让路?穆云诃你是占卜神官不加,但,我们将军府可是你的岳丈家,你要记住,将军府里嫁出去的女儿是你穆云诃的妻子,别太在我家门口放肆了,这里是我家,不是刑部大牢,任由你胡闹!”洛芷芜不客气的吼道。

    穆云诃并不祥和洛芷芜继续纠缠,他径直的往前走,洛芷芜不让他见,他还不能自己去见了吗?

    偏偏洛芷芜就是和他杠上了,伸手拦住穆云诃,穆云诃目光阴冷的道:“刚刚就是看在你是洛芷珩的亲哥哥的份上,我已经让着你没有还手了,但你不要得寸进尺,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让开,我们就还能有话好好说,不让开,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洛芷芜狞笑两声,一副无赖流氓的架势道:“哟,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老人家刚刚的大人大量,君子行为了呗?穆云诃你在我家门口放肆,我揍你就天经地义,不

    揍你,你永远不明白自己有多可恶,不揍你,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什么叫痛!”

    穆云诃猛地和洛芷芜对上,四目相对的瞬间,似有火星子溅射出来,二人之间的气氛骤然剑拔弩张。穆云诃阴冷的道:“痛不痛只有我自己知道,会不会痛也不需要别人给我。你是洛芷珩的哥哥,我尊敬你一些,你是战场上有了军工的少将,我敬重你几分。但这些都不能抵消你对我的大不敬!洛芷芜,我以占卜神官的身份命令你,让开!”

    洛芷芜向来不畏惧权利和权贵的压/迫,他冷笑一声,更来劲了:“怎么着,你这是在用身份来逼我就范吗?穆云诃你就这么点能耐?”

    “我的能耐不需要你的了解,但只要能用最快最有效的方法让你让开,利用身份逼/迫你,又有何妨?”穆云诃剑眉挑起,原本俊美的容颜此刻却充满了煞气和狰狞。

    洛芷芜被穆云诃的话噎住,正如穆云诃所说,他在怎么胡闹,在怎么有道理,却终究不过是这个国家的一个子民,穆云诃从不用身份说话,但他用了,便是谁也不可能抗拒他!他是占卜神官,这个身份,就足够让所有人,哪怕不是本朝的子民,都敬爱他敬畏他了。

    冷哼一声,洛芷芜到底是没有在开口伸手去阻拦穆云诃,心里却恨得牙痒痒,真希望穆云诃这满身的伤坚持不到见到珩儿,这样也算是给珩儿出口恶气了。

    也许老天爷真的听见了洛芷芜的希望,下人匆匆忙忙的跑出来,一看见向里面走去的穆云诃,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神官阁下,首领说、说说……”

    穆云诃顿住脚步连忙问道:“瑞麟说什么?”

    下人头皮发麻的道:“首领说,她不想见您,让您快点离开。”

    穆云诃脸色大变,可惜那张充满伤痕的脸是看不出来的,他僵硬在原地,愣了好半晌,忽然拔高了声音的道:“不可能!瑞麟怎么知道我要来见她?一定是你们联合起来欺骗我,不想让我见瑞麟!”

    “奴/才不敢,奴/才真的告诉了首领,可是首领真的是拒绝见您呀。”那下人惊恐万分的道。

    洛芷芜嗤笑一声,毫不忌讳的讽刺道:“只怕瑞麟真的不是这么说的吧,瑞麟是不是说让穆云诃滚啊?”

    穆云诃双眼阴霾的看向那下人,下人震惊大少爷怎么就猜中了?踩中了也不要说出来啊,多伤人自尊?可在大少爷和神官阁下危险的目光中,下人不敢说谎,连忙点头:“首领就是这样说的,她说她不想见阁下,让阁下……滚!”

    穆云诃连连后退,跌跌撞撞的几乎从台阶上摔下来,他从未有过这么狼狈,只觉得心头混乱至极,瑞麟不见和洛芷芜阻拦不让见的性质完全不同。

    瑞麟不见他,就证明她真的生气了,他不信她不知道自己受伤了,可是她却丝毫不在意吗?就连自己可能快被活活打死了,她都不来见他一面,这让穆云诃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和崩溃。

    洛芷芜说的痛算什么呢?他此刻所感受到的痛才是真正的痛!蔓延到全身,五脏六腑四肢百害,全被疼痛席卷。头好痛,痛死了快。

    在人们的惊呼声中,穆云诃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穆云诃彻底陷入黑暗。

    ——

    “他醒来了吗?”有沉稳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有种女人的妩媚参杂在里面。

    “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吧,这次阁下受伤不轻,属下看了都觉得触目惊心,不知道皇孙是怎么去的去手的。”这把声音明显是火云夫人的声音。

    然后毒圣幸灾乐祸的道:“活该了吧,谁让他之前那么对待洛芷珩的,洛芷芜不揍他才怪呢。”

    “穆云诃怎么对待洛芷珩了?”之前那把声音明显带着不悦,里面却又有种无奈和宠溺。

    毒圣冷哼一声,讽刺的道:“还能怎么着啊,就是对洛芷珩不好呗。你天天说你爱我,对我好,可是你有穆云诃爱洛芷珩那样爱我吗?你不能说你有吧?穆云诃那样的男人都不可靠呢,洛芷珩现在落难了,不如过去了,他不也移情别恋了吗?蛮荒女首领,一个连相貌都看不见的人,也不知道他这么就看上那女人了。”

    那声音明显的沾染上了火气,还有浓浓的不可置信和质疑:“穆云诃爱上别的女人了?这不可能!”

    “不信你问我干什么?你问别人啊,这可是大家

    亲眼所见,亲人所听呢,不过为了穆云诃的名声,没有流传出去罢了,因为怕洛芷珩受不了,没人告诉她,你可别多管闲事,这是年轻人的事情。我倒觉得吗穆云诃终于够爷们一把,男人嘛,就要三妻四妾的,哪能真的让个女人管的死死的?”毒圣气死人不偿命的道。

    “你是想要找三妻四妾了?我警告你,尽早绝了你那思想,不然本王淹了你!”低沉的声音骤然尖锐,带着一股子女子的凶悍。

    “咳咳……”穆云诃再也忍不住的咳嗽起来,耳朵里嗡嗡作响,他刚睁开眼,便看见床边围了一群人,其中脸色最难堪最冷峻的,赫然是世王大人!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世王冷着脸,目光如同利剑一般的看着穆云诃:“醒了,好点了吗?”

    穆云诃并不怕世王,但世王是洛芷珩的亲姨,总要给她几分面子。可现在他担心世王回来会对瑞麟不利,毒圣那个大嘴巴,怎么就那么欠呢?这么早的将瑞麟给交代出来,按照世王护短的性子,她能放过瑞麟?

    现在他还不确定心中那个匪夷所思的惊骇想法,怎么能让瑞麟身陷险境?就算是确定了,也不知道结果如何,一切都还太早,不能大意。

    轻哼一声,明白这是在自己的家里,想起将军府门前瑞麟让下人说的话,穆云诃就觉得心脏又缩到了一起那么难受。他满身是伤她不管不问还让他滚,他晕倒了不知死活,她依然不在乎吗?他被送回了自己家,她的态度是什么?是她让人将他送回来的吗?

    世王说了几句话都不见穆云诃回应,一看他竟然走神了,世王便忍不住的脸色骤变,她看了眼毒圣,见毒圣一脸幸灾乐祸,世王的脸色就更难看了。她不仅大声的道:“珩儿最近多灾多难,本王才刚刚赶回来,这一次就不会离开了,什么时候珩儿好了,你就和珩儿跟着本王一起去银月国吧,女皇陛下实在是太忙了,而且这么久没见,她也想念你们了。”

    “我不会去的,让洛芷珩去吧。”穆云诃想也没想的就道。

    “你叫珩儿什么?”世王却敏锐的抓住了穆云诃话中的不同寻常。穆云诃竟然称呼洛芷珩的全名?!这很不可思议不是吗?哪怕是他们两个闹别扭的时候,穆云诃也不会这样连名带姓的叫她。

    他们之间果然出问题了!

    穆云诃的目光并没有躲避世王犀利的目光,坦坦荡荡的道:“我叫她洛芷珩!”

    “你怎么能这样叫她?”世王下意识的训斥,忽然想到穆云诃的身份,她便收敛了一些气势,但还是态度很冷硬。

    穆云诃不软不应的反问一句:“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叫她呢?难道,她不是洛芷珩吗?”

    “你这是什么话!她当然是珩儿!穆云诃你怎么变了?你还是过去那个穆云诃吗?珩儿现在是最艰难的石斛,你三年活死人都守护过来了,怎么珩儿好了你反而还变了呢?”世王觉得不可思议,又想到那个什么女首领,她眼底闪过一抹杀机:“是不是真的因为那个什么蛮荒的首领?”

    “不准你动她!”穆云诃也并不遮掩或者是隐瞒,既然世王说了,既然他也对瑞麟动心了,他就不屑于隐瞒和说谎。他冷淡的扫了一眼世王,隐隐带着威胁的道:“你最好不要想着什么办法去对付瑞麟,瑞麟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保证,洛芷珩也绝对不会好过!”

    世王不仅是面色大变,就连心都不自主的紧缩起来,她的震惊绝对是巨大的,她不可置信的问穆云诃:“你怎么会这样?你竟然为了一个其他的女人来威胁我,还用洛芷珩来做威胁伤害的对象?穆云诃,你是不是疯了?那是洛芷珩,是你的阿珩啊!”

    世王绝对不相信一个人会无缘无故的就改变这么多,不,对于穆云诃来说,他是改变的彻底!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因为这些话是出于我的心,我的心里面有了那个叫瑞麟的人,它容不下瑞麟受到一点伤害,我就不能控制那种感觉。世王殿下,你要照顾洛芷珩我没意见,但我的事情,还请你少插手。至于洛芷珩,你给我几天时间,让我去查证一些事情,如果查到的事情和我想象的相同,那么等到那天,我会告诉你一些事情,到时候你在决定你对于家中的洛芷珩的态度吧。”有些话不好明说,毕竟太过于匪夷所思,又很不可思议,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他会自己调查。

    世王被穆云诃弄糊涂了,什么叫家中这个洛芷珩?难道家外面还有一个洛芷珩?这上面狗屁逻辑啊!

    r>“好,你要做什么我不管,但是穆云诃我必须要警告你,洛芷珩对于银月国来说是什么意义,我想你很明白,所以如果你做的事情会伤害到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