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90 唯一的熟悉,是她吗?(推荐票76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490 唯一的熟悉,是她吗?(推荐票76000加更)

    终于确定了眼前这个人不是洛芷珩,穆云诃心里一直以来的愧疚和奇怪的感觉终于有了解释。爱睍莼璩难怪他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感觉,难道他会无缘无故的就对洛芷珩的爱意消失了。原来一切都没有改变,他不是对洛芷珩米感觉了,而是这个人,不是洛芷珩其人!

    那么多的愧疚和负罪感,让穆云诃一天一天的沉陷其中,快要将那些罪恶感给压死了,让他每天活得那么疲惫和逃避。

    可如果这个女人不是洛芷珩,那么洛芷珩又在哪里?三年来他的身边一直没有裸照存在的信息和痕迹,如果他还是深爱洛芷珩的,就不可能感应不到洛芷珩的存在,除非,她在一个距离他千山万水的地方!

    穆云诃没有心情在面对这个冒牌货,纵然是发现了这个惊人的阴谋,但穆云诃不会贸然行动的,他不知道这个冒牌洛芷珩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所以他不会轻举妄动。

    查,一切都必须推翻重查,这一次无比一查到底!

    “云诃,云诃你去哪里?”洛凝霜被穆云诃身上的气势吓得心惊肉跳,连连叫了几声,可穆云诃走的义无反顾,洛凝霜心一下子就没底了,惊慌失措的想要爬起来,可是她身上有太严重的伤了,她起不来,一个人躺在那里只觉得如坠深渊。她的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子啊疯狂的盘旋,她那里不对劲了?穆云诃不会发现什么吧?他为什么会弄来一盒臭豆腐给自己?

    穆云诃再一次来到将军府里,这一次他也做了梁上君子,既然走正门不能见到瑞麟,那么他不介意也卑鄙一次。

    他不相信自己会那么无情和冷血,见一个爱一个,他对瑞麟从一开始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一开始就那么无法抗拒。三年来只有瑞麟的出现瞬间在他心里掀起了波澜,除她之外再无任何人能有这样的能力。

    从熟悉感,道不可抗拒,再到心中有她,一切都来得那么猛烈而无法控制,却又顺理成章。

    穆云诃之前一直不敢去想,也是想不到那去,但此刻,他心里好像怀揣了一个梦想,一个能决定他未来是在天堂还是地狱的结果。在确定了家里那个不是洛芷珩之后,穆云诃最先想到的就是找到真正的洛芷珩。

    他不知道找到了洛芷珩后要怎么样,她脑子一片混乱空白,只知道要找到她。如果瑞麟真的是洛芷珩,那么一切就都对了!心里又急切又惊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五味参杂。

    他能想到的只有瑞麟一个人可疑,那么接下来他就要确认瑞麟的身份,究竟是不是他要找的人。

    终于到了将军府后院,大白天的穆云诃就像走在自己家,轻而易举的找到了瑞麟的房间,他进去的时候,瑞麟正在床上躺着,他不知道她是不是睡着了,脚步却不由自主的轻了下来。

    忽然,洛芷珩面朝床顶的脸转向了他,面具下的那双眼清冷的看着他,那眸子似乎比以往更红更清澈了。她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来,看见他也并不意外,也只是看他一眼,她便收回目光看着床顶,身上有着复杂的难以言言喻的悲伤。

    穆云诃心脏没来由的发疼,他半蹲在她床边,抚摸她的长发和脸颊,安抚味道浓重,他的声音也很沉重嘶哑:“和我出去走走好不好?”

    洛芷珩异常沉默,开口却说:“你那天在朝堂上答应过我,会帮我弄到粮食的,还会帮我劝服你们的皇帝让他同意十年不让蛮荒纳粮,你什么时候能做到?”

    穆云诃略带小心的道:“你别着急,我这几天没时间,但我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做到的,瑞麟,你和我出去走走好吗?”

    “我为什么要和你出去走走?这是你答应帮我的条件吗?”洛芷珩冷冷的看向他,声音里不再有之前对穆云诃的那种亲密和依恋。

    浓浓的疏离感让穆云诃莫名觉得的心惊肉跳,他抓住洛芷珩的手,几乎哀求:“不是条件,我为你做什么都不要条件,只要是你想做的,只要你开心,做什么我也不会讲条件。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你相信我。就陪我出去走走,就一会就好了,好不好?瑞麟,我求你!”

    洛芷珩被穆云诃那嘶哑难过的声音惊住,她漂亮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他,总想从他的身上看出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悲伤和彷徨?

    “你怎么了?”终究还是心疼他的,洛芷珩不由得软和了语气,抚摸着他的轮廓,那上面还有淡淡的青色瘀痕,说明他之前受的伤有多严重。火云夫人的药有多好使,她可是很清楚的。用过药之后还

    能留下痕迹,就证明伤的确实很严重。

    “你为什么不见我?”洛芷珩刚软和了语气和态度,穆云诃的委屈就再也忍不住的爆/发了,他最幼稚和执拗的一面,只在洛芷珩面前毫不遮掩,如今他在她面前一样毫不遮掩,穆云诃心里隐隐有着答案,就因为终于有了答案,就更觉得委屈。

    如果她真的就是她,为什么她不和自己相认?为什么她不告诉自己其中的一切?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让他每天活在爱她和愧疚于她的矛盾煎熬之中?她怎么能舍得看见他难过?他一点也不敢让她难过的,为什么她就能那么狠心如此对他?

    洛芷珩也委屈,也难过,也不知所措。她不见他,只是因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穆云诃。要她怎么在想起最最痛苦的那段往事的时候,还去面对穆云诃?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伤害到穆云诃,她怕自己会变成疯子,她怕自己会彻底崩溃!

    三年都忍过来了,怎么能毁于一旦?

    她心里最痛的两块伤疤,一个已经无法挽回,一个她在努力的挽回。明明是两个最不愿意失去的,却偏偏都离自己好遥远。她抓住了近在眼前的,死也不想放手,却又偏偏感觉力不从心无能为力。她看得见,去抓不住,谁能体会她的绝望?

    “见了你又能怎么样?你不是已经选择了她吗?你不是和我再无瓜葛了吗?你说我是见异思迁的女人,你说我朝秦暮楚,你说我薄情寡义……”洛芷珩慕然瞪大了眼睛,惊愕又哭笑不得的瞪着穆云诃。

    这家伙竟然忽然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说。

    “那些话只不过是我一时气话,是挺气人挺混蛋的,你要是生气揍我一顿都行,可你够狠,竟然不理我,还不让我进来见你,最狠的是明知道洛芷芜那混蛋对我下死手,你还冷眼旁观,你说咱俩究竟谁更可恶?”穆云诃也瞪圆了眼睛,和她大眼瞪小眼,越说越理直气壮。

    洛芷珩忽然狠狠的咬住他的手,疼得穆云诃惊呼,她却还不松口,咬的满嘴血腥味,穆云诃觉得自己的那块肉都要被咬掉了,咬牙切齿的道:“你还有理了啊,咬,使劲咬,最好咬死我吧。”

    洛芷珩拍开他的手,坐起来狠狠的擦掉嘴上的血液,怒道:“你是不是缺心眼啊!人家男人不想让女人说话不都用嘴巴直接堵住女人的嘴巴吗?你干嘛用手堵住我嘴?你手上一股土腥味,恶心死了!”

    穆云诃有但跟不上洛芷珩的思维,反应过来后有点着急的磕磕巴巴的道:“那要不我在重来一次吧,你在说点什么,我用嘴堵住你的嘴。”

    穆云诃在真正的洛芷珩面前,脑袋总是不够用的,一会就缺弦了。眼巴巴的看着洛芷珩红艳艳的小嘴,又眼馋又着急。他也暗恨自己,二百五啊,能用嘴巴堵住怎么不用呢?这么好的占便宜的机会都错过了,难怪你被这丫头鄙视。

    洛芷珩看他那呆萌样儿,都给气笑了。一时之间也忘记了那段阴暗的阴影了。利落的穿上鞋,站起来往外走。

    穆云诃一呆,旋即猛地站起来脸色大变声音冷沉:“你干什么去?”

    洛芷珩开了门回头瞪他:“不是你说要出去走走吗?怎么,不去了?”

    “去!那不亲你了?”穆云诃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竟然将心里话说出来,反应过来,再看洛芷珩那戏虐挑起的嘴角,穆云诃耳尖泛红,微微尴尬的侧开头不看洛芷珩。

    “要去就快点,过期不候啊。”洛芷珩带笑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穆云诃听出那声音比刚才轻松愉悦很多,心情也莫名的跟着好起来,连忙追了出去,见洛芷珩大摇大摆的往门外走,他连忙拉住她,义正言辞的道:“不能走到门,那里危险!”

    洛芷珩一头雾水:“为什么?”

    穆云诃如玉的面颊也有些发热,不自在的道:“我没从正规渠道进来,我走后门了。”

    洛芷珩终于忍不住笑出声,眼底是复杂的感动和心酸。三年已过,当真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什么都变了,但真好,她的云诃终究是没有变得!骨子里,他还是那个会害羞,会因为自己而惊慌失措的男人。

    二更到,今天更新完毕,吼吼,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你为什么不见我?”洛芷珩刚软和了语气和态度,穆云诃的委屈就再也忍不住的爆/发了,他最幼稚和执拗的一面,只在洛芷珩面前毫不遮掩,如今他在她面前一样毫不遮掩,穆云诃心里隐隐有着答案,就因为终于有了答案,就更觉得委屈。

    如果她真的就是她,为什么她不和自己相认?为什么她不告诉自己其中的一切?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让他每天活在爱她和愧疚于她的矛盾煎熬之中?她怎么能舍得看见他难过?他一点也不敢让她难过的,为什么她就能那么狠心如此对他?

    洛芷珩也委屈,也难过,也不知所措。她不见他,只是因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穆云诃。要她怎么在想起最最痛苦的那段往事的时候,还去面对穆云诃?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伤害到穆云诃,她怕自己会变成疯子,她怕自己会彻底崩溃!

    三年都忍过来了,怎么能毁于一旦?

    她心里最痛的两块伤疤,一个已经无法挽回,一个她在努力的挽回。明明是两个最不愿意失去的,却偏偏都离自己好遥远。她抓住了近在眼前的,死也不想放手,却又偏偏感觉力不从心无能为力。她看得见,去抓不住,谁能体会她的绝望?

    “见了你又能怎么样?你不是已经选择了她吗?你不是和我再无瓜葛了吗?你说我是见异思迁的女人,你说我朝秦暮楚,你说我薄情寡义……”洛芷珩慕然瞪大了眼睛,惊愕又哭笑不得的瞪着穆云诃。

    这家伙竟然忽然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说。

    “那些话只不过是我一时气话,是挺气人挺混蛋的,你要是生气揍我一顿都行,可你够狠,竟然不理我,还不让我进来见你,最狠的是明知道洛芷芜那混蛋对我下死手,你还冷眼旁观,你说咱俩究竟谁更可恶?”穆云诃也瞪圆了眼睛,和她大眼瞪小眼,越说越理直气壮。

    洛芷珩忽然狠狠的咬住他的手,疼得穆云诃惊呼,她却还不松口,咬的满嘴血腥味,穆云诃觉得自己的那块肉都要被咬掉了,咬牙切齿的道:“你还有理了啊,咬,使劲咬,最好咬死我吧。”

    洛芷珩拍开他的手,坐起来狠狠的擦掉嘴上的血液,怒道:“你是不是缺心眼啊!人家男人不想让女人说话不都用嘴巴直接堵住女人的嘴巴吗?你干嘛用手堵住我嘴?你手上一股土腥味,恶心死了!”

    穆云诃有但跟不上洛芷珩的思维,反应过来后有点着急的磕磕巴巴的道:“那要不我在重来一次吧,你在说点什么,我用嘴堵住你的嘴。”

    穆云诃在真正的洛芷珩面前,脑袋总是不够用的,一会就缺弦了。眼巴巴的看着洛芷珩红艳艳的小嘴,又眼馋又着急。他也暗恨自己,二百五啊,能用嘴巴堵住怎么不用呢?这么好的占便宜的机会都错过了,难怪你被这丫头鄙视。

    洛芷珩看他那呆萌样儿,都给气笑了。一时之间也忘记了那段阴暗的阴影了。利落的穿上鞋,站起来往外走。

    穆云诃一呆,旋即猛地站起来脸色大变声音冷沉:“你干什么去?”

    洛芷珩开了门回头瞪他:“不是你说要出去走走吗?怎么,不去了?”

    “去!那不亲你了?”穆云诃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竟然将心里话说出来,反应过来,再看洛芷珩那戏虐挑起的嘴角,穆云诃耳尖泛红,微微尴尬的侧开头不看洛芷珩。

    “要去就快点,过期不候啊。”洛芷珩带笑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穆云诃听出那声音比刚才轻松愉悦很多,心情也莫名的跟着好起来,连忙追了出去,见洛芷珩大摇大摆的往门外走,他连忙拉住她,义正言辞的道:“不能走到门,那里危险!”

    洛芷珩一头雾水:“为什么?”

    穆云诃如玉的面颊也有些发热,不自在的道:“我没从正规渠道进来,我走后门了。”

    洛芷珩终于忍不住笑出声,眼底是复杂的感动和心酸。三年已过,当真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什么都变了,但真好,她的云诃终究是没有变得!骨子里,他还是那个会害羞,会因为自己而惊慌失措的男人。

    二更到,今天更新完毕,吼吼,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