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93 开棺验尸!(上)
    穆云诃雷厉风行之下,自然也是立竿见影,不出三天,一份份资料档案和相关调查结果便陈列在了他的书房之内。

    坐于案首之前,穆云诃面容严峻,拿起了第一份资料来看,之后两个时辰他都没有动过,一份份资料看的仔细而又缓慢,一边看一遍揣摩一遍思考,看过之后并不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之处。唯一能让人找到不同寻常之处的,就是三年之前他们将洛芷珩找回来的那个悬崖。

    资料上记载,当年找到洛芷珩,还是因为洛耳朵和洛芷珩的感应才找到的,是洛耳朵带着他们去到了悬崖之上,要不然他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找到了洛芷珩。

    但穆云诃很费解,洛耳朵是他送给阿珩的宠物,这小东西相当有灵性,虽然不人不兽的,但却绝对是一个很有作用的灵物,她和阿珩之间是有契约的,所以她能感觉到了阿珩是理所当然的。

    可如果洛耳朵确认了阿珩是在那里的,那他们带回来的人就应该是阿珩不假。可为什么会变了一个人?当年阿珩带回来不久,洛耳朵就奄奄一息了,那个时候他以为是那冒牌货性命垂危,后来冒牌货昏迷不醒,太医们没有办法,洛耳朵的彻底陷入昏迷,最后没有了气息,穆云诃也就不那么怀疑了。

    虽然也奇怪过洛芷珩还活着,这洛耳朵怎么就没有了呼吸心跳,但谁会过多的在乎一个死人,匆匆埋葬了洛耳朵,这个世上就又少了一个能发现洛芷珩是冒牌货的人了。

    穆云诃眼底涌起深深的阴霾和冷冽,他并不能确定洛耳朵的事情是不是也是那背后之人的手臂,如果是,那么这背后之人的心思之狠毒,筹划之全面,便足以让穆云诃全然方便哦和警惕起来了。

    这个阴谋安然无恙的度过了三年,也该到头了。

    资料上穆云诃看不出来任何不合常理的地方,便将目光放在了那份悬崖上的资料。

    洛耳朵亲自带着人去找人,确定了那个地方也确实找到了洛芷珩,穆云诃现在只能非常确定一点,那就是他的阿珩确实在那个悬崖上停留过,又或者阿珩在洛耳朵赶到的那一刻都应该是在悬崖之上的。

    可是对方究竟是怎么就瞒过了洛耳朵和阿珩之间的感应,将阿珩调包了的呢?资料和佟老他们都表明,那时候悬崖上除了死人就只有那洛芷珩一个人了,难道是在回来的途中阿珩被调包的?

    也不对!这个冒牌洛芷珩在自己身边三年,自己不也是没有识破她的面目吗?又或者这个冒牌货的身上有什么不一般的东西,能够阻隔了灵魂气息?这样才能干/扰过的洛耳朵也无法一时间分清那个冒牌货,等能分清的时候,洛耳朵却又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而死了。

    是了!一定是这样的。穆云诃眼睛骤然冷锐的亮了起来。他顺着思路往下想,虽然自己不能动用灵魂力量了,但真正的洛芷珩一出现他还是有强烈的感应的,这个冒牌货他一直没有丝毫感应,就证明了这一点。

    幕后之人竟然有能隐蔽灵魂气息的东西?!这个人究竟是谁?来头一定不小!可他设计了这么大的一个阴谋,究竟又是为了什么?三年的沉寂,难道只是因为冒牌货的昏迷而按兵不动?他们最终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呢?如今那冒牌货已经醒了,那背后之人还会沉默吗?

    穆云诃怎么也想不通,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他剑眉紧蹙,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目光看着窗外的云朵,已经神游天外。

    敲门声响起,拉回了穆云诃的思绪,让小喜子进来,小喜子将一份密报摆放在他的桌子上,恭敬退下。

    穆云诃展开那份资料,原本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的身子猛地的坐直前倾,眼睛更是一瞬不瞬的看着上面的消息,半晌他放下了密报,手指摸索着纸张,眯着凤眸思索着。

    密报上是三年前洛家的信息,时间太久了,什么痕迹也都没有了,想要知道当年那几具尸体中被确认是洛凝霜的尸体,究竟是不是洛凝霜本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开棺验尸。但毕竟已经三年了,尸体早就化成一堆白骨了,打开了也无济于事。

    穆云诃却不甘心。密报和三年前的消息一样,都是说三年前洛凝霜就死了,死在了那场大火里面,和她的丈夫还有春暖一起死的。可穆云诃前几日看见了洛凝霜那个被毁的院子,莫名的就有种强烈的感觉,就是怀疑起来了三年前那场大火来。他神官的感应和感觉还是在的,既然怀疑了,他就不能放过这条线索。

    怎么就那么巧,三年前穆云胜发动宫变,女皇陛下离开,大乱之际,洛凝霜就一把火灭了自己灭了她恨的人?

    他绝对不会看错的,洛凝霜那种人很珍惜自己的生命,更何况是刚刚拥有了一个尊贵无比的身份?有女皇陛下的认亲,洛凝霜怎么可能舍得死?更何况洛凝霜最恨的人只怕不是白明月和春暖,而是阿珩吧?阿珩还没有死,她就更不可能舍得死了。

    而且穆云诃最不相信的就是冒牌货那张脸,一模一样的容颜,三年来他不说朝夕相对,但也是常伴左右,一直在照顾着,若是易容或者其他什么秘术的变脸,不可能一点破绽没有,那张脸就是真人原本的脸。而那个人如果不是洛芷珩本人,那普天之下能和洛芷珩有一样容颜的,除了洛凝霜这个孪生妹妹,穆云诃真是想不出其他人来了。

    如此,穆云诃就更加怀疑三年前那场大火,和冒牌货的身份了,如果这个冒牌货真的是洛凝霜那践人……

    穆云诃嘴角一勾,眼底一片狰狞凶残。

    “小喜子,进来!”穆云诃眸子转动之间已经有了主意,扬声唤人。

    小喜子连忙进来,只听穆云诃声音阴冷的吩咐:“立刻着人准备,立刻命人去洛家通报,就说本官以占卜神官的身份,需用洛家二姑娘洛凝霜的棺木一用,记得此事不用声张,你只需要禀告给洛芷芜知道就好。然后将洛凝霜的棺木,挖出来!”

    小奥西子闻言大惊失色,主子爷,您这是要在人死后鞭尸挫骨扬灰吗?人都死了您还动弹人棺木……这不好吧?小心子心肝乱颤,什么稳重也没了,剩下的都是纠结和忐忑,不带这么过河拆桥的吧?人家洛芷芜刚刚救了您心爱的妻子呢,您回头就要动弹人家妹子的棺木……

    很大不敬的!

    穆云诃可不理会小喜子疑神疑鬼的心思,继续吩咐道:“在一个,找最有经验的仵作来,跟着本官一起去开棺验尸!”

    开棺验尸几个字一出,小喜子心肝肺都快抖成一团了。还真是要折腾尸体啊?!

    “主子,那个……人都死了,这么折腾不咋好吧?”得罪死人的啊主子!小喜子快哭了,三年的成熟这一刻被他主子的恐怖行为给击碎。小喜子想抱小勇子大腿,这种缺德事可怕事能让小勇子那夯货去做不?

    穆云诃凤眸一挑,冷光乍现:“不去就死!”

    “奴/才这就去。”小喜子神色一怔,连忙领命里去。老大发威,威力无穷。

    穆云诃这边的做法不过是知会洛芷芜一声而已,毕竟要进洛家祖坟,虽然洛凝霜已经嫁人不能迈进洛家祖坟,但却是安葬在了洛家祖坟的一旁,叨扰先辈毕竟是不敬,在不知会一声,到底是不好。而他用神官身份,便有一定的镇/压的意思,他不是镇/压洛芷芜,而是镇/压一切暗中观看的官员。免得那群不知分寸的蠢货在这时候弄出乱子来。

    阿珩可还在将军府呢,这个时候不能让人将目标和攻击转向将军府。

    洛芷芜那边收到消息便是一惊,脚步匆匆的来到了洛芷珩房间,进屋就冷笑起来:“那穆云诃倒是好能耐,竟然拿着神官的身份来压着我,让老子给他放行,让他在我洛家祖坟上作威作福放肆混帐!”

    洛芷珩一头雾水,脸色不好,但声音还是镇定:“怎么回事?”

    洛芷芜大概说明了小喜子来传的话,洛芷珩沉默了一下,半晌叹息一声:“你真认为穆云诃是这么胡闹和仗势欺人的人吗?”

    “当然是!他小子就没安好心吧?他想要知道什么直接问你就好了,在那里矫情什么?还非要自己调查,弄得这么兴师动众的。他那身份摆在哪里都是最备受关注的一个,我这面要同意了,用不了几个时辰,整个上京城的老少爷们们就都知道他穆云诃带着人到位加祖坟上去挖坟了!我洛芷芜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就要被老少爷们吗指着脊梁骨骂成是没骨头没根子的软/蛋了!”洛芷芜火气不是一般的大。

    他只不过是个古人,就算在开明在豁达,但老祖宗死后的安息地哪里能让人随便的动弹?那不是在大洛家的脸面,骑在洛家人的脖子上拉屎吗?不管你穆云诃什么意思,挖坟就不行!

    洛芷珩强忍着抚额的冲动,一面为穆云诃能这么快就查到了洛凝霜头上而开心,一面又为洛芷芜这个态度而为难,她有些迟疑的道:“穆云诃并无恶意,他只是想确认洛凝霜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他还让人来告知你,便不会动弹老祖宗的坟墓,难道连洛凝霜那埋在一旁的坟墓也不能动吗?”

    洛芷芜阴沉的道:“洛凝霜什么的,你们怎么闹腾我都不管,只要你好好的,哥哥怎么着都行!但老祖宗的安息地,宁静和祥和就是对老祖宗们最大的孝敬了,我不是父亲,我不能做主!但就算父亲今日在这,老祖宗的目的也不是旁人能打扰的。洛凝霜就算罪该万死,折腾活人就好了,又何必去动那原本就是假货的坟墓?”

    洛芷珩沉默了,穆云诃调查当年的真/相,为了给她一个公道和身份,她是期待和感动的,但洛芷芜这一刻的情绪却让洛芷珩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她却不想让哥哥为难。

    洛芷珩抬脚就往外面走,洛芷芜见状那被怒气冲撞的发热的头脑瞬间清醒过来,见妹妹往外走,连忙冲上去拉着她,有些懊恼的道:“干什么去?还不能说他几句了是不是?你就护着吧,看你能护成什么样。”

    洛芷珩平静的道:“你说的对,我不能总护着他,也不能总折磨他。他既然想要知道当年的事情,那我就自己亲自告诉他就好了,不用他在折腾了,至于其他人最后相不相信,那也不是我能管得了的了。我是问心无愧的,我也不用穆云诃找一个真/相和证据来给证明身份。大不了以后事情尘埃落定了,我和穆云诃远走高飞,从此消失在人间。”

    洛芷芜的脸色一变再变,抓着洛芷珩的手臂紧了又紧。脑子里思索了良久,终究是叹息一声:“说什么浑话呢,我哪里能让你过那被人质疑身份的日子?你的就该是你的,那些抢了你的自然就该还回来了,恶人自然是要有报应的。是哥哥思虑不周了,你也别委屈,老祖宗那里,哥哥怎么也要给个交代的。”

    洛芷芜到底是心疼妹妹的,一想到如果这件事情没有一个调查过程,关洛芷珩红嘴白牙的说出一个所谓的真/相,就算他们这些极为亲近的人相信,但没有证据,世人又有几个能相信的呢?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只怕以后怀疑的人会越来越多。没有能包住火的纸,没有不透风的墙,今天穆云诃如果不强势一点一查到底,将真/相公布于天下,未来妹妹的生活就将会活在质疑和无数怀疑的目光之中。

    他怎么能舍得妹妹活得那么不痛快呢?

    至此,洛芷芜无奈点头同意,但却表示要先祭祖告知先祖才能动土。虽然洛凝霜的坟墓不是埋在了祖坟里,但却依然是在祖坟的范围之内,那里也埋葬了许多洛家夭折的孩子和洛家妇!动土便会惊扰孩子们和先辈的灵魂,到底是不敬的。

    一更到,本来开棺验尸是一章的,但更新太晚了,就先上来一章,二更马上到,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