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94 开棺验尸!(下)推荐票77000加更
    许多事情观点不同,出发点不同,看法也就不同。洛芷珩为洛芷芜竟然能妥协在他心中很郑重的事情,感到感激和感动。虽然她并不看重洛芷芜看重的这些,但入乡随俗,她还是尊重那些洛家先辈的。

    看着洛芷芜衣冠整洁,动作恭敬的跪在列祖列宗面前,仔仔细细的陈述一切,低沉稳重的声音里透着敬畏,末了还郑重的道:“此番作为只为给洛家儿孙一个公道,洛家满门从祖上到现宗,从无如此不善不孝之徒,洛家子孙蒙冤不能回归正位,又一子孙欺上瞒下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还请老祖宗明鉴,原宥孙子此番作为。”

    洛芷珩受西洋人影响,她的心里是相信这个世上有灵魂,有天堂,也有上帝的。她见证过那一座座宏伟神圣充满慈爱的大教堂在民/国被建筑起来,深切体会过里面那种充满仁爱的感觉。

    她曾深深的奇怪过,教堂里的耶稣是仁爱的救世主,祂为了世上的这些罪人而来到人间,祂死而复活,祂拯救祂的子民,这样一位充满爱,甚至本身就是爱的救世主,那些信仰的祂的西洋人又是如何能次残暴疯狂没有人性的来她的国家掠夺?他们不是深深的信仰仁爱的上帝吗?

    后来她想,也许这就是上帝来到人间的真谛。正因为人们的残暴和贪婪,自私与**还没有得到拯救和救赎,所以祂来了。当本土的子民带着他们的信仰到其他国家去掠夺的时候,那信仰来到了其他国家,被不曾信仰过祂的子民接受,反而信的比那些传教士更加虔诚。

    此刻看见洛芷芜的举动,洛芷珩看向天上,上帝总是无处不在的,祂那么仁爱,今天洛芷芜拜的这些老祖宗说不定真的就在天堂看着这一切。

    洛芷芜站起来,打断了洛芷珩贯穿古今和中西的思绪,拉着她道:“那茅屋是给守墓人的房子,咱们老祖宗不爱那华丽的,这里也就没有那么奢华,你去里面歇着,我在这等着穆云诃来,你还是别出来了,毕竟开棺验尸,晦气!”

    洛芷珩抿唇一笑,她这哥哥还是有怨气的吧?洛芷珩摇晃着洛芷芜的手臂道:“放心吧,老天爷会原谅你今天的行为的。”

    洛芷芜被妹妹的说辞逗乐,将人赶走,不一会穆云诃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了。

    洛芷芜眯起眼睛,讥讽的道:“你这是来挖坟的还是来游玩的?用得着这么一帮人?”

    穆云诃穿着素衣,面容冷峻,脸上再也看不到一丝被揍的痕迹,对洛芷芜态度也是淡淡的,一挥手,身后边有人来,按照洛芷芜下人的指示,找准了洛凝霜的坟墓立刻开挖。

    此刻阳光正暖,太阳刚刚好,是一天阳气最正的时刻。

    穆云诃身姿挺拔,站在不远处负手而立,并没有看着他们挖坟,而是将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茅草屋里,眼神晦暗不明。

    洛芷芜坐在一旁早就准备好的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摇摇晃晃着腿阴阳怪气的道:“唉唉唉,那眼睛看哪呢?往这看!你要找的人在这呢。”

    穆云诃薄唇紧抿,神色有些冷沉:“你不应该带她来的,这里……晦气!”

    洛芷芜一听这话立刻火大,骂骂咧咧的道:“你还知道晦气呢?那你还要动土?不带她来?脚丫子长在她腿上,老子不带她来,她自己就不回来了?弄不好还会迷路走丢呢,到时候你陪老子一红颜知己啊?”

    对于洛芷芜这明显火气冲天带着怨气的脾气,穆云诃理智的选择无视。淡漠的目光扫过了身后的那辆马车,而后走向了茅草屋。

    洛芷芜一瞬间觉得自己被人轻蔑了,他扯着穆云诃的领子就想在爆揍穆云诃一顿,两人一碰在一起瞬间就剑拔弩张了,双方人马立刻紧张起来。

    穆云诃丝毫不慌张,也许他和洛芷芜在那天夜里就结下梁子了,他的人落了洛芷芜的面子,他为着阿珩,为着愧疚,心甘情愿的不还手让洛芷芜狠狠一顿揍。但那一次在穆云诃看来他们就已经两清了,洛芷芜在闹腾那就是胡搅蛮缠了,他没必要再客气。

    穆云诃就那么冷冷的看着洛芷芜,那目光就想是在看一个胡搅蛮缠的小子,洛芷芜这个憋屈,去也知道不能真的在动手,那丫头还在后面看着呢,这在动手,那丫头还不得心疼。

    “看把你能耐的,你要真的那么能耐,还用得着来挖坟?”洛芷芜讽刺的道,带着火气的坐回了自己的太师椅。斜挑着眼睛看他,张狂的意思很明显,老子坐着你站着!

    “只是想看看这里面究竟是谁,我想她一定也很想知道的。”穆云诃并没有继续往后走,他走回来淡淡的道。

    洛芷芜的动作一僵,上挑的眉毛也僵住了,下意识的问道:“你知道这里面的不是……”

    穆云诃面色平静,他是知道了,这棺木里面的一定不是洛凝霜,家里那个冒牌货一定就是洛凝霜!

    虽然他还不知道洛凝霜是怎么调包的,但他已经确定了那就是洛凝霜。就在之前他亲自去见洛凝霜了,他什么也不用问,只说了一句‘听说你妹妹洛凝霜的坟墓被人掘了。’

    就这么一句话,他就在洛凝霜的身上感觉到了惊恐惧怕和愤怒,洛凝霜的眼睛里还有浓浓的戒备和惊疑不定。

    那一刻穆云诃便确认这个人就是洛凝霜。他之所以试探,只是因为他清楚,就算是再好的仵作,也不一定就能确定三年后这副尸骨的真正身份,那他就要有其他打算,这么一试探,他心里有底了,但他也好奇这里面究竟放着谁,也许会有线索,所以开棺依旧。

    而且,他还带着她来‘观礼’了。

    “带夫人过来吧。”穆云诃扬声道。

    奶娘亲自将马车里好心情的洛凝霜抱下来,因为洛凝霜身负重伤,所以只能抱下来放在软兜上,然后由人抬着过来。

    洛凝霜的心情是真的好,本来之前还被穆云诃一句话吓得气得差一点没一口气上不来晕过去,她还很担心穆云诃会发现她的秘密,没想到随后穆云诃就说要带着她出来散散心,虽然她很奇怪自己满身是伤散什么心,但现在最主要是抓住穆云诃的心,天涯海角也要去。

    可是当洛凝霜坐在软兜上看清了前方的一切,她就笑不出来了。她想尖叫!

    这是怎么回事?洛芷芜怎么会在这?这里山清水秀的确实是好地方,但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坟墓?那群人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挖土?!

    洛凝霜现在只想回去,她一点也不想散心了,不想面对这群人!可惜她现在一点也动不了。

    “看见你哥哥也不打招呼?”穆云诃声音有些温柔,甚至对洛凝霜笑了起来。

    洛凝霜却觉得那笑容好惊悚好诡异,她有些头皮发麻,她满脸绷带的缠着,身上的重伤带着,洛芷芜前几日刺杀她的阴影还在,她怎么可能和洛芷芜问好!但不问也要问,她声音僵硬:“哥哥!”

    洛芷芜扫了洛凝霜,目光尤为复杂。他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妹妹了,那日没有一刀杀了她,他后悔,却又庆幸,矛盾的很。沉默着不回应,洛芷芜也不再吊儿郎当的沉稳下来。

    当挖掘坟墓的人们终于高喊着挖出来了,洛凝霜绷带吓得表情已经能用惊悚来形容了。她眼看着棺木被众人合力抬上来,然后再烈日炎炎之下,噼噼啪啪的将棺木起开。然后就是一阵恶臭味传来。

    洛凝霜的尸体当时是按照银月国的规格下葬的,银月国的人追求不老不死,死后也要保持生前容颜,所以是有秘法下葬后保存尸体弹性的。这棺木中的尸体果然还是三年前下葬时候的样子,只不过是有些发腐了,还是被烧的面目全非,但依然保存得不错了。

    穆云诃上前看了一眼,里面的尸体很狰狞,还有一些类似腐肉的东西贴在上面,死后穿上去的衣服有的地方已经塌下来,因为女皇的关系,还是有一些陪葬的东西的。

    穆云诃只看了一眼,就让三年前检验过的仵作和今天找来的仵作,一起比对和重新仔细检查。他扫了洛凝霜一眼,忽然很温柔的笑道:“你要不要去看看?那毕竟是你的亲妹妹,她都被人掘坟了,你不生气吗?”

    洛凝霜看着穆云诃那张笑脸,忽然觉得绝望,遍体生寒,什么念想和幻想都没有了,穆云诃在这一刻,终于成为噩梦!成为她无时无刻不想逃离和害怕的噩梦。

    他知道了!他一定都知道了!!

    洛凝霜被吓得几乎魂飞魄散,见穆云诃不理会自己了,也不和自己摊牌,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洛凝霜血液凝固,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露出马脚了,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现在的她,只想怎么才能活下去?

    验尸的场面有些恶心和可怕,也很安静,时间过去了将近一个时辰,那几位仵作终于检验完毕,给了一个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答案!

    二更到,嗷嗷嗷,今天就更这么多吧,抱歉这么晚了,明天画纱一定不再懒被窝,唔嗷。捂脸,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晚安了我的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