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95 替死鬼花开!引蛇出洞!让你舒服好不好?

悍妇,本王饿了! 495 替死鬼花开!引蛇出洞!让你舒服好不好?

    “启禀阁下,按照尸体的死亡事件来推算,这个人死亡事件有三年之久确实不错,年龄在二十岁左右,重度烧伤,虽然到现在因为秘术的保存尸体还能看见当年的损害程度,但因为年限已经很久了,多少还是有腐烂的。爱睍莼璩不过小人查出来一些三年前其他仵作没有看出来的东西。”

    仵作见穆云诃果然一脸郑重严肃,自己也不敢耽误,连忙的道:“这具尸体死亡之前面临过酷刑,并且她真正的死亡原因应该不是大火烧死,而是中毒身亡!”

    所有人都被这个意外的答案惊呆了,穆云诃扫了一眼身旁的洛凝霜,冷声对三年前检查身体的仵作道:“这个结果和三年前的简直是两种结果,你们是三年前检查洛凝霜尸体的仵作,你们怎么说?看赞同今天仵作的话?”

    那二人立刻跪下,吓得浑身发抖,一人道:“神官明鉴,三年前小人们确实是认真检查过洛二姑娘遗体的,只不过三年前的洛二姑娘已经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小人等也是不好太仔细检查,毕竟死者为大。不过三年前小人等也是仔细检查过得,并没有发现中毒迹象。今天是和王仵作一起检查,自然也是发现了中毒的迹象,还请阁下饶恕小人等疏忽。”

    他们也确实冤枉,谁能想到一个死了的人三年后还能惹出来这么多的麻烦?而且三年前确实没有看出来这女人有中毒的迹象啊。可是难道让他们说是这人死了之后,才有人将这死人又给下毒了?完全说不去嘛。

    穆云诃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来喜怒,他看向他今天找来的仵作道:“你何以说她不是被火烧死而是中毒的?”

    王仵作不敢怠慢,连忙指向棺木中那具尸体腐烂部分露出来的骨头,那上面明显已经成黑色:“阁下请看,人只有在中毒的情况下,骨头才会是黑色的,而此人的骨头黑色的地方只在上半身居多,下半身也只有一点点,那就证明此毒下肚之后,毒素还没有侵害到下半身,此人就已经死了,她死了之后,一切的毒素也就终止了,这也就表明此毒不仅是剧毒,也是造成她上半身骨头发黑的原因。”

    “而此人的咽喉处和口腔里并没有灰尘和异物,虽然时间已经三年之久,有些东西也会消失了,但是消失的这么干净却不见得,所以小人推测,此人不是死于大火,而是被人毒死之后投入火海,造成被烧死的假象。”

    众人大惊失色,三年前的事情如今翻出来,原本平静的表面下竟然翻腾出来了如此轩然大波,仵作说的有理有据,由不得他们不信,但他们又怎么可能轻易相信?谁会和一个大家闺秀有如此深仇大恨?竟然将她毒死之后又将尸体投入火海呢?

    洛凝霜已经彻底傻眼了,连呼吸都不敢呼吸,心跳都快停止了不敢乱跳,双眼死死的看着那口棺木,她到现在还是不明白,怎么就败露了呢?怎么就让人想到了自己身上?三年前的一切都应该是天衣无缝的才对啊!

    “如此说来,洛凝霜死之前竟然是受了很大的罪呢。洛芷芜,这洛凝霜是你们家的人,她遭受这样的委屈和不白之冤,你们没有什么看法吗?”穆云诃看向洛芷芜,见洛芷芜正一脸震惊和暴怒,穆云诃心里终于平衡一点。

    看你还不让他动土挖墓!要是不挖出来,哪里能看到阴谋之下更大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残酷?如果当初不是洛芷珩在自己身边,那么今天是不是有可能这棺木之中躺着的人就是洛芷珩?按照洛凝霜对洛芷珩的仇恨,这不是没有可能的。

    洛凝霜既然能想出来一个如此可怕的阴谋,就是坚决要除掉洛芷珩了,那么将洛芷珩在这场大火中就和她调包,洛芷珩面目全非后入土下葬,洛凝霜取而代之,一样是天衣无缝的。

    穆云诃眼底有烈火熊熊燃烧,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这辈子都错过洛芷珩,一想到洛芷珩有可能会被人害死埋葬在这地底下,还是那种惨死的方法,一想到有人这么算计着洛芷珩,穆云诃就有种抓心脑肺的感觉,坐立不安,狂躁不已。

    洛芷芜现在和穆云诃是一样的想法,此刻他还在深深的后怕之中,万一自己今天一再的坚持,就是不准穆云诃来挖坟,那他就不会看到这坟墓之中的真/相和可怕,敌人能在那么慌乱之中还找来一个人代替洛凝霜去死,就不是没有准备的。

    按照洛凝霜仇恨洛芷珩的程度,今天这棺木中的人三年前只怕很有可能是洛芷珩。老天保佑,还好珩儿没有被洛凝霜那个疯子算计,还好珩儿吉人天相还活着!

    洛芷芜的拳头攥的咯吱作响,额头青筋暴跳,红着眼睛扫了一眼洛凝霜,那一眼几乎能将洛凝霜千刀万剐一般的狠戾,洛凝霜吓得一

    缩,不敢看洛芷芜。

    “查,一定要查的彻底干净!我要知道三年前那场大火的原委,我要知道这具尸体究竟是谁!”洛芷芜声音阴冷。这具尸体应该是代替了洛芷珩的,但同样也是代替洛凝霜的。

    王仵作又谨慎的道:“启禀阁下,小人还在尸体身上发现了一些线索。”

    “说!”穆云诃一扬手道。

    王仵作恭敬的道:“小人觉得这尸体死之前应该就被大火烧过,因为她的身上明显是两次重度烧伤,三年前二位没有检查出来实在是有情可原,因为那个时候她身上的烧伤已经很严重,将之前那一次的烧伤完全覆盖住了,但三年下来,如今在看,就能明显的看出来此人之前一定也是受到过很严重的烧伤的。热切此人在死之前应该是受到过很严厉的酷刑,她的手指脚趾断了好几根,明显是被人硬生生掰折和砸碎的。”

    穆云诃心中一动,想到了什么,问道:“那她之前烧伤最严重的部位是哪里?”

    “应该是头部和面部了。”仵作道。

    穆云诃深邃的目光不经意的落在了洛凝霜身上,他终于知道这个棺木中的人是谁了。只是他想不到究竟是谁,竟然能找到他密室里的人,难怪那人会消失了,竟然被人带走了给人当了替死鬼!

    “那么你能确定此人第一次烧伤是在何时吗?”只要确定了这个,就能确定这里面躺着的人不是洛凝霜,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查找洛凝霜了,也能让洛凝霜和她身后的人不安起来,只有他们不安了,就会有所行动,行动了就会有马脚露出,他就有机会能顺藤摸瓜,将那背后之人找出来,灭掉!

    “这个小人还要仔细研究一下。”王仵作略显迟疑,他不敢大意,又连忙回去查看。

    时间已经过了正午,太阳已经西陲,冷暖交替开始。当西边的天空云彩被夕阳烧红,当一切都仿若被血洗一般的时候,王仵作终于研究完毕,恭敬的道:“此人第一次重度烧伤和第二次的烧伤之间,应该是相隔了三到五个月左右。在具体的时间小人就不敢确定了。”

    他此言一出,所有知情人的脸色都是一变再变,最后是惨无人色!

    洛芷芜是淡定的,因为他知道这个人压根就不是洛凝霜。穆云诃是平静的,因为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所有恩都知道洛凝霜回到穆王朝的时候,可是健健康康的,根本没有烧伤过。那场大火将洛凝霜烧的面目全非,她死了,但是在这之前的洛凝霜可是完好无损的,哪里有什么第一次重度烧伤?

    疑惑已经出现,就不可能轻易打消。眼前这个人是坚定尸体中的权威,他的话就应该不会错,而且还是占卜神官找来的人,他怎么敢骗人呢?可如果这话是真的,那这个棺木中的女人和洛凝霜也不能对上号啊?

    难道这棺木中的女人……不是洛凝霜?!

    都不用穆云诃望着方面去引诱,人们就想到了这上面,跟着他们而来的佟老和慕容老将军,就坐在后面的马车里,这里的情况听的看得清清楚楚,他们不明白穆云诃叫他们来的目的,洛凝霜是怎么回事他们完全不在乎,但此刻这一幕已经引起了他们的疑惑。

    几个精明的老人家胡看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浓浓的阴谋的味道,由不得他们不郑重起来。如果这埋葬棺木之中的人不是洛凝霜,那又会是谁?真正的洛凝霜又在哪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幕?这是一个阴谋吗?是谁搞出来的?其目的又是什么?一个洛凝霜就算活着又能做什么?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在老人家的脑海中出现,也让咋个场面变得更加不同寻常起来。

    穆云诃却直接问道:“按照这样的说话,那这棺木之中的人,不应该是洛凝霜啊。本官记得,洛凝霜回来穆王朝的时候可是好好的,脸和头也没有烧伤,只有在洛家的那场大火中的一次烧伤才对。你可是有检查错了?本官警告你,检查错了,绝不饶你!”

    王仵作连忙下跪,惊慌又坚定的道:“小人绝对不敢信口雌黄,小人只说小人看到的真/相,如果按照阁下的说法,那么两个时间段的烧伤不能对上号,那么这棺木之中的人就应该不是阁下口中所说之人。”

    答案已经太明显了,当仵作亲口说出来这番话,洛芷芜表情变幻莫测的看着穆云诃,直到那一刻,他看见了穆云诃脸上一闪而逝的笑意,便有种这一切都是穆云诃意料之中的感觉。那一刻他觉得这个可以被他爆揍的男人格外的深不

    可测。

    这个结论在人群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人们们震惊不已的议论纷纷起来,不愿他们议论,实在是这件事情也太匪夷所思了,死了三年的人,再被挖出来,就立马变人了,不是曾经的人了?还有比这个更可笑的吗?

    穆云诃一本正经的对洛芷芜道;“这件事情实在是大有蹊跷,本官担心会对穆王朝不利,必须严肃处理,棺木就不用再度下葬了,毕竟现在已经确定这个人不是洛凝霜,在按在洛家的组分里也不好,本官就将尸体带走了。”

    洛芷芜挺无语的,看穆云诃一本正经的,还是没对穆王朝不利,虽然是有这个可能,但他能不能假公济私的这么冠冕堂皇?不耐烦的挥挥手:“赶快带走,别弄些乱七八糟的人玷污了洛家祖坟。”

    穆云诃不理会洛芷芜的无礼,命人带着棺木走人。他自己走到洛凝霜身边,身上的阴冷似乎那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他甚至笑着安慰洛凝霜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出来真正的洛凝霜的,她,毕竟是你的亲妹妹,虽然你们两个不合,我也非常厌恶她,但只要到时候你开口,我是不会按照欺君大罪杀了她的。”

    洛凝霜瞳孔紧缩,想要躲避穆云诃的声音话语和眼神,但她都躲不开,她惊恐又绝望,几乎要被穆云诃这样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一面吓得窒息了。她的心里疯狂尖叫,穆云诃究竟想要做什么?究竟要干什么啊?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她?他还不如一道杀了她!

    可是就算是杀了她,你的洛芷珩也回不来了,永远也回不来了!!

    洛凝霜几乎要被穆云诃吓破胆了,心里已经绷紧到了极致,稍微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她彻底的崩溃。心理战术永远比迫/害身体来的更猛烈和成功。穆云诃这才刚刚出招,洛凝霜就已经接近崩溃边缘,她那么害怕,就更加的自己吓唬自己,神经都开始恍惚。

    一场挖坟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最轰动的莫过于洛家祖坟挖出来的洛凝霜棺木里,装的竟然不是洛凝霜的尸体!洛凝霜的尸体不翼而飞了!穆云诃不仅么有刻意阻拦,还有意将这件事情散播出去,并且将流言传播的更快。

    只有这样,才能激发暗中的黑手有所动作。

    穆云诃一直不相信洛凝霜这样的人能筹划这样一个庞大又精密的阴谋,她的背后一定有人,如果不彻底找出来毁掉,危害的不仅仅是他和洛芷珩,还有可能会害了整个穆王朝。

    穆王朝所有百姓都是无辜的,如今又是灾年,更是经不起战争的摧残,那无异于雪上加霜,所以必须尽快将暗中之人引出来,可是能够无声无息稳住蛰伏三年之久的人,能轻易的被引出来吗?

    回到府邸,世王就来找他了,开门见山的道:“那棺木之中的人真的不是洛凝霜?”

    因为洛凝霜的身份是银月国的皇孙,所以世王尽管不喜欢洛凝霜,但还是要关心一下的。而且这事情世王一看就知道透着一股不简单,谁也不准洛凝霜怎么就会不见了,她现在是否还活着?是不是有人抓住了她,等待时机胁迫银月国或者穆云诃?他们现在几乎是暴露在明处,一切都变得很被动。世王这强大的女王又开始阴谋论了,将一切都黑暗化,并且喜欢做好一切防备和万全准备。

    穆云诃也不隐瞒:“确实不是,而且通过仵作的验尸,还有我的推测,我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世王挑眉:“棺木中的人?是谁?”

    “花开!”穆云诃冷声道。

    花开这个人世王是知道的,但是想了那么一会才想起来,一下子就想到三年多前穆云诃和洛芷珩刚从南朝回来的那一天。

    ——

    “竟然是她?!”洛芷珩也很震惊,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穆云诃,旋即有种不知道该说什么哦表情。

    穆云诃和世王说完了话就赶快来将军府,他也知道洛芷珩在震惊什么,便道:“那段时间府里面很混乱,王府被火烧了,我又将穆王爷名下的诸多房产给烧毁了,必须重建王府,但时候我身负重伤,垂死挣扎,你……她也是一直昏迷,不适合在建造王府,皇上就分下来了府邸居住。”

    “但那段时间是最混乱的时候,没有人能在去关注一个监下囚,后来暗卫来报说花开不见了,密室也被人炸毁了,我当时虽然派人去调查了,但没什么结果。就想着反正是一个被折磨的快死的人,也就放下不管了。”

    “哪里能想

    到,那个时候就有人惦记着她,将她弄出来替了那践人去死。”

    “你怎么就确定是她?”洛芷珩还是很奇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