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97 流言蜚语下的波涛汹涌!
    一连三日,穆云诃早出晚归带着洛凝霜四处寻访,求变了京城所有名医,不辞辛苦,没有怨言,只为能将‘爱妻’的脸医治好,此番真情和姿态,一时之间成为无数女人心中的夫君对象,本来穆云诃就够招风的了,这一次就更加让女人们疯狂爱慕了,京城的男人们几乎快要没有活路了。爱睍莼璩

    结婚的整天被媳妇耳提面命的说穆云诃怎么怎么样,对待媳妇怎么这么好,比较和指责让男人们自尊和颜面受损。没成婚的整日里就想着一定要找一个穆云诃那样的夫君,有未婚夫的人家都递话过去了,希望你家公子能学穆云诃,未婚找媳妇的男子,被女方开口第一句话就问,‘若我以后老了或者容颜不再,你能像神官阁下对待夫人案板对待我吗?’

    一场风波一个风潮,将穆王朝的男人们瞬间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这群根深蒂固的封建男人,向来喜新厌旧三妻四妾的就多不胜数,哪里能守得住桢襙?世界本来又都是男人和女人组成的,谁也少不了女人的陪伴,一时间叫苦不迭。暗恨穆云诃是不是缺心眼啊,放着那么多妙玲绝色女子不要,天天带着个丑八怪出门招摇,有病吧!

    这还是穆云诃此番此举的一些连锁反应,而正因这样的反应在女人们心中留下了良好和深刻的印象,于是穆云诃带着已经毁容的妻子求医,穆云诃深爱妻子的谣言就被穿得越发的夸张和普遍,简直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而这也正是穆云诃想要的,当流言猛烈来袭,速度之快令人无法反映之际,苏有人都看见了穆云诃对爱妻的好,可是几天之后,再一次有流言蜚语刷新了人们的耳朵。

    那就是这份爱能持续多久?当一次次求医希望落空,当洛芷珩真的再也无法恢复容貌,当洛芷珩确定了今生都会是个丑八怪,那深情不已的神官阁下又能坚持自己的深情多久?谁能知道也许明天,穆云诃的爱妻就会成为无人问津的冷宫弃妇?

    这条流言一出现,形式迅速的划开了两个明显的派别,一方人坚定的拥护穆云诃,绝对不会背叛和抛弃爱妻。另一方人坚定的认为洛芷珩被抛弃的时候不远了,穆云诃成为负心汉的事实近在眼前了。

    而这两方人支持穆云诃的明显都是女人,等着看穆云诃笑话的明显是被郁闷到极致的男人们。

    穆云诃对此只有了家昵称的份,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在幕后暗箱操作,随后又将洛凝霜死后坟墓里不是洛凝霜本人的消息大肆渲染,扬言一定要找到洛凝霜本人,给洛家一个公道,不论洛凝霜是生是死。

    这个态度很坚决,流言中就更加夸张了,一时间洛家孪生姐妹二人不论生死竟一时风光无两。

    穆云诃依然每日愁眉不展的带着包裹的像个木乃伊的洛凝霜出门,洛凝霜剩下的就只有等待死亡的焦躁和绝望了。

    没有人能比洛凝霜更加恐惧,这场风波之中她是双主角,棺木中消失的洛凝霜是她,被求医问诊的洛芷珩也是她,看着穆云诃每天对她那么无微不至,洛凝霜甚至都有的时候会迷惑,会深陷进去,会不受控制的认为穆云诃是真的没有发现,是真的对她好。

    但当她一次次看着穆云诃带自己出家门,故意走在人多的集市上的时候,洛凝霜就不能再欺骗自己。如果穆云诃不知道真/相,如果穆云诃真的对自己好,又怎么会将还在重伤中,根本不能行动的自己每天带出去呢?这分明就能拖死自己的!

    洛凝霜无疑是不想死的,她还没有享受过真正的荣华富贵呢,还没有活得比洛芷珩精彩,她怎么能死?于是每天洛凝霜在穆云诃面洽装乖卖好强颜欢笑,按地下却在努力的想办法,她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穆云诃死!

    只有穆云诃死了,她的忐忑和灾难才会彻底消失,也只有穆云诃死了,洛凝霜假死的事情才会被放下,逐渐的被人们搁浅,从而忘记这个世上还有一个洛凝霜。那样她才是真正安全的。

    但现在不说自己没有能力杀死穆云诃,就算穆云诃死了,还有一个洛芷芜呢!虽然她不清楚洛芷芜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的,但她确定洛芷芜一定是知道真/相了。所以才会来刺杀她。也许穆云诃发现破绽,就是洛芷芜那个混蛋告诉他的。所以穆云诃死了,洛芷芜也一定要死才可以!

    只有这样,知道她真正身份的人才会永远的都彻底消失,而等到洛格回来了,她也不用怕会穿帮了。

    但让这两个人又谈何容易?而且这两个人活着她才能得到极大的荣耀和富贵,这两个人要是死了,她说个寡妇,皇家在照拂她,又能做到什么地步?娘家也

    没人可以依靠了,一个父亲常年不在家,她岂不是孤立?

    在生死和荣华富贵面前,洛凝霜第一次出现了迟疑,她已经疯狂的想要得到那至极的荣耀和富贵了,求了两辈子与更加的疯狂。可是生命也只有一次。

    也许正是因为两个都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所以她才会这么迟疑和犹豫,所以当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转机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结束穆云诃的生命!

    “今天去求诊的这位可是一位医科圣手,他已经很久不帮人看病了,我想让他看过之后,一定会有办法医治你的脸的。”穆云诃的声音打断了洛凝霜的思绪。

    洛凝霜听他说话温柔,就想着,他一定又在演戏!不能被他温柔的外表所欺骗了。洛凝霜虚弱的道:“已经尝试了这么多的名医了,也不见有什么起色,要不然别忙活了吧。就这样胡乱用药,用个一天两天的也看不出什么呀。”

    连续多天求医问诊,洛凝霜已经不知道她吃过多少不知名的所谓的良药了。刚开始她还很害怕,怕是穆云诃和大夫串通好的用毒药害死她,但第一次被逼着吃下去之后,她没有死,反而觉得身体上的疼痛真的明显减轻了,她这才不那么恐惧。但一天用好多种的药,她还真怕有什么副作用。

    穆云诃笑道:“不要怕,也不需要担心,这些大夫开的药都大同小异,吃不坏的,但有几种是真的很好,千金难求,你一定要吃,我希望你能长命百岁。”

    你只有长命百岁了,才能在余下的时光里,尽情的享受痛苦,享受那无边无际的绝望,享受生不如死,求死不能的感觉!

    你的罪孽,怎么能让你早死去享福呢?虽然不知道阿珩和你在三年之前究竟遭遇了什么,但阿珩所感受的痛苦确实显而易见的,所以怎么能容忍你轻易的死去?

    “云诃,你对我真好。”洛凝霜虚假的笑道。心里却非常困惑,要是穆云诃已经知道了一切,又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呢?

    穆云诃笑而不语,当然要对你好,等今天在开一副药给你用过之后,你身体里的剧毒就会刚好发作了,这辈子再也无药可解。洛凝霜警惕性非常高,穆云诃也耐心的和她玩,她不是不吃药吗?那就让她不得不吃!

    “你要快一点好起来,这样才能生好多好多的孩子,有了孩子,才有未来,我到什么时候都希望孩子越多越好,就算以后我的孩子犯错了,我也会原谅他们的,因为那是延续我血脉的孩子。”穆云诃看见车外面跑闹的孩子们,忽然有感而发似的说道。

    洛凝霜眼睛一亮,心里又有了另一番计较。

    穆云诃竟然喜欢孩子?那如果自己真的能有了穆云诃的孩子,那么就算穆云诃以后要怪罪自己,只怕看在孩子们的面上他也不会真的杀了自己吧?她上辈子也是有过两个孩子的,只不过一个在几个月的时候流产了,一个生下来,却在三岁的时候死了。

    她有的时候也是想念她上辈子那个孩子的,只是今生她命运更加坎坷,一直没有想过要生孩子的事情,现在有了这个想法,她到真的是和你带自己的孩子了。

    可是现在穆云诃很有可能已经知道她的秘密了,要不然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去挖洛凝霜的坟?还带着她去看?但穆云诃又不说明,还对自己很好,好像不知道的样子,洛凝霜都觉得混乱奇怪,摸不准穆云诃的心思。

    万一穆云诃没有发现自己的秘密,那自己岂不是还有机会?只要现在抓紧生下穆云诃的孩子,就算以后东窗事发也有依靠和倚仗了啊?可穆云诃万一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又怎么会和自己生孩子?

    洛凝霜几乎要被自己给折磨死了,她因为不能确定穆云诃的想法而惊恐不安。于是她试探道:“云诃,你很喜欢孩子吗?”

    穆云诃温柔的看着她道:“当然了,不过我只喜欢阿珩生的孩子,只要是我和阿珩的孩子,不论男孩女孩我都会非常非常的疼爱的,就像我对阿珩一样,不求回报,不问代价。”

    他口口声声说的都是阿珩,可不是你洛凝霜!不过责怪迷雾阵倒是真的将洛凝霜迷惑了。

    难道穆云诃真的不知道她就是洛凝霜的事情?!要是这样那她不就还有机会?穆云诃现在都还在期待着他们的孩子,这不就已经说明问题了吗?

    洛凝霜觉得心又活了,声音都带着激动,开始幻想孩子的模样,一边还和穆云诃所孩子今后会怎么样怎么样,说她也很期盼着他们能有几个孩子

    。她小心的看着穆云诃的表情,穆云诃一直微笑,心里便更有底了。

    一时间她一扫这几日来的颓废和惊慌,觉得更有底气了,也因为终于有了希望而开始幻想和期待起来。

    穆云诃能感觉到洛凝霜身上那前后一瞬间的变化,他笑容不变,但目光却越发的阴暗起来。怀揣着希望吧,只有希望越高的时候,希望破灭了才会摔得越痛!

    当他们到达了那名医家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洛凝霜疲惫的不行,进了茅草屋里,便看见胡子都白了的老人家端坐在那里,等穆云诃打过招呼才开始给洛凝霜诊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老大夫原本平静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抹类似惊奇的表情,随后放手缓慢的道:“另夫人这病老夫倒不是不能治,只不过是极其麻烦的。”

    洛凝霜一听眼睛明亮起来,还真是好事接连而来啊。没有一个女人愿意自己毁容,能医治好自然是好的。这几天洛凝霜想得最多的就是穆云诃的态度了,如果穆云诃明知道自己不是洛芷珩了,却还对自己这么好,也许就是因为自己这张脸。也许穆云诃也是知道洛芷珩再也回不来了,所以就像要她这张脸来纪念洛芷珩呢?所以穆云诃才千方百计的想要医治好她这张脸。

    不论穆云诃什么打算,只要不让她死就好。而她也迫切的希望自己的容颜能恢复。

    “能医治就好,还请您老费心,不论有什么困难我们都会努力做到的。”穆云诃听上去也是很激动的样子。

    老大夫说了很多术语,最后说道:“另夫人这脸上的伤倒是能恢复个三四,却已经是极限了,毕竟伤势严重。但是另夫人的内在疾病,老夫就无能为力了。”

    “内在?什么内在疾病?”洛凝霜急忙道,又问:“难道老大夫是所我身上的刀伤吗?这伤很严重吗?”

    “不是很严重,而是这腹部的刀伤已经让你这辈子再也无法生育了。”老大夫缓慢而沉重的话,对洛凝霜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

    她呆若木鸡的愣在当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尖叫道:“这不可能!!”

    老大夫脸色不好的道:“什么不可能?我老头子行医问诊五六十年了,还能看错这个?夫人若是不信大可离去,另寻名医。”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怎么会不能生育呢?明明很好的啊,只不过是一刀而已,家里的大夫没有和我说过啊,云诃,怎么会这样?他说的不对是不是?我还能生孩子的是不是?不奥骗我,你告诉我!”洛凝霜当真是疯狂的大吼着。

    正如穆云诃希望的那样,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也就越痛苦。

    穆云诃想要报复一个人,从来不会让她只是身体上难受,还有心理上,精神上的报复。这件事情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洛凝霜知道,便是穆云诃的报复之一。

    看洛凝霜痛苦的样子,穆云诃只觉得好痛快!但是还不够,这些怎么能和他的阿珩所遭遇的苦难相提并论呢?洛凝霜,你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大夫,你可是看错了?我家里的大夫确实没有说过这件事情,那一刀虽然是刺中了她的腹部,但却不至于……我还没有一个孩子呢,我的夫人怎么能就不能生孩子了呢?”穆云诃万分心痛的问道。

    大夫见状也是悲悯起来,叹息道:“你家里的大夫应该也不是妇科圣手,就连老夫自认为医术高明,却也不是专门医治妇科的人,也是无能为力。但老夫确信自己的诊断不会错,另夫人当真是再也无法生育了。可惜啊。”

    “不!不会这样的,我不信!”洛凝霜尖叫,挣扎着从软榻上想要下来,却撕裂了伤口,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裙,她还在哭,脸上的伤口也撕裂,疼痛混合着绝望,巨大的悲痛蔓延全身,她就像找不到出路一般,在绝望黑暗的轮回里不停的挣扎。

    一个女人,没有孩子有多痛苦?而她又是曾经有过孩子的女热,上一辈子她的孩子死了,这一辈她才刚刚幻想过孩子,才刚刚期盼过可爱的孩子,她还在想,这一辈子她绝对不会让她的孩子在如上一辈子一样早早夭折,她不会让她的孩子遭遇她的不幸,她还在期盼这个孩子能早点到来。

    可是转瞬之间,一切希望破碎,她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剩。老天爷,就连一个孩子也不给她!

    洛凝霜苦恼尖叫不休,穆云诃冷眼旁观的看着,其他人七手八脚的安慰,洛凝霜的悲伤是千真万确的,绝望也

    是真真切切哦,可穆云诃却一点怜悯也没有。

    最后洛凝霜昏了过去,所有的疼痛洛凝霜再一次的遭受一边,穆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