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499 狗咬狗!当真/相染血浮现!
    尽管外面嘈杂喧阗,尖叫嘶鸣络绎不绝,但穆云诃却泰山压顶也自岿然不动的气势,稳坐马车之中。他狭长的凤眸冷冷的挑起尾稍,冷厉的扫了一眼洛凝霜,嘴角轻佻红唇轻启:“别害怕呀,不过是老相识罢了,见到他,我只怕你会比见到我还要高兴呢,你说对吗?洛、凝、霜!”

    她的名字,从来没有这么诡异的感觉,被穆云诃轻轻喊出来,每一个字都仿佛是带着利刃的,迎面而来,近距离的将洛凝霜刺伤,她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洛凝霜从头冷到了脚底下,心肝乱颤,神经几乎要炸裂了一般的剧痛起来。她躲闪着不敢看穆云诃的眼睛,她不敢相信穆云诃的胸有成足是因为早就已经洞察一切,她更不愿意相信穆云诃此刻的从容不迫,是因为这一切早就在穆云诃的预料之中。

    那样,岂不是代表他们自以为的瞒天过海计划稠密,到头来不过是人家的瓮中捉鳖?!

    洛凝霜怎么也不愿意相信没有竟然厉害到这种地步,就这么不动声色的就将他们全都引出来,然后再一网打尽?那过了今天,这个天下还有洛凝霜的存在吗?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洛凝霜声音都在颤栗,她恐惧的不敢抬头,但穆云诃的目光却如有实质一般的落在她身上,她只感觉浑身都不舒坦。

    “不知道吗?不要紧,很快你就会知道本官究竟在说什么了,咱们,共同下车欣赏一下可好?”穆云诃笑容变得阴森,一把拉住了洛凝霜的手腕,拽着她强势而不容反抗的出了马车,就站在马车之上,看着外面混乱成一片的场面,日光下,他笑的邪魅而冷佞:“好大的阵仗,本官可真是受宠若惊呢。”

    只见外面已经有二十几名的黑衣人迅速的将穆云诃带来的人控制住了,并且正持刀向穆云诃的马车靠近,这种形势之下,反而显得穆云诃更加的单薄和势弱。因为此刻双方人马一目了然,穆云诃几乎是全军覆没,而对方,一兵一卒未伤。穆云诃被俘虏,只不过是时间快慢而已。

    洛凝霜见到这一幕,瞬间紧张的心便放了下来,两方人马在前,她都是霍利的一方,但如今穆云胜的人显然已经控制住了穆云诃,穆云诃并没有神官的能力,自然不足为据,如此一来,她反而不用害怕和隐藏了,而且还要尽快的表明立场站在穆云胜那一面,以寻求支持。

    “穆云诃你现在放弃抵抗,大家都省事了,你如果继续抵抗的话,到最后也就是个死,你老老实实的投向,我可以求他给你留下一具全尸。”洛凝霜终于撕开了她虚伪的假面,不再柔柔弱弱的寻求人的可怜,而是充满高高在上的施舍穆云诃一般阴冷的说道。

    穆云诃笑了起来,用力的捏住洛凝霜的手腕道:“怎么不继续装下去了呢?你刚刚不是还说不知道本官在说什么吗?你就不怕,你此刻露馅太早,这就是一场本官自导自演的戏目,目的就是请君入瓮,试探军情?”

    穆云诃这话让洛凝霜面色大变,但她满脸绷带也看不出来,只不过那双眼睛却忽然死死的瞪大,不可置信的目光尤为突出。

    她也是被穆云诃这句话给吓到了,但转念一想不太可能吧?毕竟穆云胜和自己联络了,那联络的暗号是不会出错的,穆云诃也一定是不知道的,如果他已经确定了自己是冒牌货,又为什么要试探自己?大可以直接杀了她。

    “哼,你想说什么?你以为你这样说就能让我害怕吗?我是坚定的相信他一定会来的,而你,不过是他前进道路上的一块绊脚石而已,一个已经没有任何能力的占卜神官,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只有他才是人中之龙,要不是你和洛芷珩那践人从中阻挠,如今他早就已经成为九五至尊了。穆云诃,你还是好好忏悔你的罪行吧,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洛凝霜冷哼着,说的大义凛然,但实际上她是将穆云胜这个幕后黑手给彻底的暴/露了出来。

    到目前为止穆云胜还没有出现,这让洛凝霜很是不安,不得不加一把火将穆云胜给炸出来。别想让她当炮灰,大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死了她,谁也别想跑的掉。

    “哈哈哈,三年不见,你这张嘴可是比三年前会说多了,真的快要赶上已死的洛芷珩了。”一把略显阴沉的声音骤然响起,所有人的注意力瞬间都被那纵马从树林里走出来的人吸引住,那人带着兜帽看不见脸,但声音和体型上可以看促是个男人。

    洛凝霜听见这把声音,在看见这个人,立刻笑了起来,心安了。便声音娇俏的嗔道:“您说什么呢?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您本来就是人中龙凤,要不是小人从中阻挠,当今天下还不是您的囊中之物?您蛰伏了三年之久,可不就是等待今天吗?”

    “这样说也不错。”那人似乎很认同洛凝霜的话,声音里带着愉悦,再多却没有一句话了。

    穆云诃一直就保持着冷静的姿态,纵然是洛凝霜的忽然变脸,那诡异出现的人,都没能让他的情绪有丝毫的变化。他甚至眉眼带笑的看着那出来的黑衣人,修长的手指轻扫眉峰,扬声戏虐的道:“你们这是老情人见面?用不用本官先进马车里,给你们一个相认的时间,来以解你二位的相思之苦?”

    “三年不见,堂弟也风趣许多,这倒是一件好事。”那人开口,格外熟念。

    穆云诃也不藏着掖着,说道:“三年不见,堂兄别来无恙。”

    对于穆云诃脸上一点不曾出现的惊慌和震惊,穆云胜和洛凝霜不淡定了。

    他们自认为他们所做的事情都是天衣无缝的,都是完美的,是其他人想不到的,就算是穆云诃,见到穆云胜只怕也会震惊不已的。但此刻这是个什么情况?穆云诃不慌不忙,似乎一切都成竹在胸,什么都有条不紊,还懒懒散散的打招呼,一言就道破了来人的身份,纵然是穆云胜先开口的,穆云诃也不见得就能一下子就想到吧?

    穆云胜也不再遮掩自己的身份,将兜帽褪下,露出那张俊美的脸庞,看着穆云诃的目光里有赞赏:“堂弟果然不愧是占卜神官,就这一份临危不乱的气势和耐力,就足以令人敬佩了。咱们是堂兄弟,和亲兄弟也没什么区别,云诃要是不介意直接叫本王哥哥又何妨?”

    “真的没关系吗?倘若我阻挡了你登上那九五至尊的位置,你还当我是你的亲兄弟吗?”穆云诃不无讥讽的道。

    “穆云诃你别放肆!那是你堂哥,是献皇的儿子,身份是你的长辈也比你高贵。”洛凝霜连忙维护穆云胜,今天在她看来,穆云诃必死无疑,人她必须要站在穆云胜这条船上,坚定不移的和穆云胜站在一起,这样才能更好的保全自己。

    “怎么能如此和本王堂弟说话?男人说话你个女人不要插言。”穆云胜不客气的训斥道,似乎洛凝霜是他的女人一般。

    穆云诃挑眉冷笑道:“本官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穆云胜和别国的王妃竟然这么亲近了呢?这女人不要脸还真是出了名了,竟然能将穆王朝的王爷也勾搭的成了她的裙下之臣?”

    洛凝霜一张脸涨得通红,是被气得,也是被羞得 。但她的脸上看不到什么,她也不应该害羞,现在是是决定生死的时刻,她不会和穆云诃在这磨嘴皮子。

    “穆云诃你放开我,你凭什么抓着我?”洛凝霜激烈的想要离开穆云诃的桎梏,站在穆云诃的身边她都觉得窒息。

    “堂弟这是喜欢他吗?那你大可以放心,只要你开口,本王就将她送给你怎么样?本王还可以找来天下名医,一起为她诊治那张脸,保证能还你一张和洛芷珩一模一样的脸。”穆云胜无所谓的开口,将洛凝霜当商品一样许诺出去,甚至没有商量一下,理所当然的将洛凝霜当作自己的所有物。

    “本官还真的不喜欢比妓/女还不如的肮脏东西!也就只有你这样的人才能看得上这种贱玩意。不过很遗憾,本官不能将这践货交给你的,因为她的手上沾染着我阿珩的鲜血,她得给我的阿珩偿命还债!”穆云诃阴狠的说道。

    “哦,那真是遗憾,从此这个天下就再也么有一张和洛芷珩相同的脸了,本王以为,你怎么也守护了这个女人三年之久,就算知道了她不是洛芷珩,你怎么也会有点感情在里面吧?最起码你就是为了她那张和洛芷珩一模一样的脸,留下来当个纪念,你也不应该杀了她啊。”穆云胜无可无不可的笑道,轻描淡写的态度,哪里有一点看重洛凝霜?

    “本官爱的是阿珩,那张脸曾经是和本官有许多美好的回忆,但若是换了一张脸,只要那人还是阿珩,哪怕是个丑八怪,本官也爱!本官一直爱的都是阿珩这个人,阿珩的灵魂!”穆云诃被穆云胜那轻描淡写的话语刺激的怒气增长几分,他容不得有人说阿珩半点不好,更不容许有人拿阿珩和这个践人做对比。

    穆云诃怒气涌现,将洛凝霜一把推下了马车,冷冷的道:“她根本就不配与阿珩相提并论。本官的阿珩虽然淘气顽劣,但却冰清玉洁,洁身自好。她,洛凝霜是个什么东西?一个人/尽/可夫的下贱东西罢了!”

    穆云胜抚掌大笑起来,竟然十分赞同的道:“好,输得好!堂弟果然是个痴情种,那洛芷珩死了也不冤枉了,有堂弟这样的痴情种一直在思念她,并且对她忠贞不渝,她这辈子当女人也算是值得了。只不过堂弟难道就真的能忍耐的了那相思之苦?你也不能否认,这三年来,要不是这个冒牌货在你的身边面前,只怕你早就因为思念洛芷珩而相思成疾了。”

    穆云胜这不紧不慢的态度,和突然出现的意图都明显的表示了他的有所图。但穆云胜都不着急,穆云诃就更不着急了。他清冷的笑道:“本官还当真是希望这三年来就没有这个践人在本官身边,那样本官就可以不被迷惑,就可以一直寻找阿珩了,也不用和阿珩分开了这么多年。这个践人对本官和阿珩坐下的错事太多了,一件件的本官会一个不错的和她算账。”

    “本王想,堂弟还是没有听清楚堂兄的话呢,你的阿珩,早在三年前就已经不在了。是这个女人害死了你的阿珩不假,但就算这三年没有她的迷惑,你也在不可能在好到洛芷珩,并且和洛芷珩在一起了。啧啧,真是可怜了你的一片情深似海了。”穆云胜用心险恶的说道。

    他的目的一个是为了给穆云诃卖好,看似在指点迷津,实际上是用洛凝霜做垫脚石,在穆云诃面前当好人。而另一个目的就很卑鄙了,他在激怒穆云诃!并且还是想要穆云诃心绪混乱。只有这样他才能有机可乘,杀了穆云诃。

    穆云诃确实悲痛,三年前洛芷珩在出事之前究竟经历了什么,他一无所知。今天他自然就要搞清楚了!此刻听见洛芷珩是被洛凝霜逼死的,穆云诃就知道其中必然是有隐情的。虽然洛芷珩如今还活着,但穆云诃却要知道当年洛芷珩究竟经历了什么屈辱和痛苦!

    “你说什么?把当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我要知道这个践人究竟对阿珩做过什么!”穆云诃满身怒火在不压抑,阴冷的目光如同一把锋利的宝剑,散发着锋芒。

    穆云胜似乎在思考,看了一眼洛凝霜,又 看向穆云诃为难道:“这要怎么说呢?气势当年的事情我也很遗憾,很惋惜呢。当年我可是用尽一切办法想要帮助你救下洛芷珩的,奈何洛芷珩太绝将了,而洛凝霜又步步紧逼的,我实在也是没办法啊。如今保守了三年的秘密要说出来,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呢。”

    穆云诃眯起眸子,他自然知道穆云胜这就是要将条件了,便利索的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也不用再我面前玩虚的。你今天能出现,就不会是偶然。只怕你早就已经在暗中观察我很久了吧?今天是你技高一筹,将我拦在了这般录制上,如今你人多势众,而我一点胜算没有,你掌握着话语权,你想要什么就告诉,但前提是我要找的阿珩被害的全部过程!你若是敢给我虚假的真/相,我便是拼着玉石俱焚,也不会放过你!”

    穆云胜大笑道:“好!不愧是我穆家的男儿,就是干净利落!既然你这样说了,那当哥哥的也就不遮遮掩掩了,我只要你做一件事情,只要你答应我,那么当年洛芷珩究竟是怎么死的,我会一个字不漏的告诉你。怎么样,你同意吗?”

    穆云诃故作思考一番,而后才挣扎的道:“你先说你要我答应的事情。”

    穆云诃这样的反应,反而大大减少了穆云胜心中对他的怀疑。气势滔天的道:“只要你答应站在我这边,并且扶持我登基称帝,推翻穆云昌的统治,助我安抚法老和大臣,那么你想要的,我也会全部给你。”

    “你还要谋权篡位?”穆云诃一脸震惊的道,而后坚决的摇头:“不可能!穆云昌是太子即位,顺应天意和民/意,是理所当然的皇位继承人,你这种是谋权篡位,是大逆不道,我不会帮你做这种错事。”

    穆云诃这么坚持,穆云胜更加来劲,觉得穆云诃这种反应才对劲,于是再接再厉的劝说起来,竟然一点杀机没有了,似乎对穆云诃一丝敌意都没有,似乎今天来到这里不过是个偶然。

    穆云胜今天来就是做了两手打算,一个是杀了穆云诃,一了百了,这样做当然是利落干净的,但后续问题会更大,于他登基有阻碍。而另一个就是劝服穆云诃,让他彻底的站在他这边来,这样他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向皇帝宣战了。而占卜神官都帮着的人,谁会多说一句呢?

    所以拉拢穆云诃是利大于弊。当然前提是能够真的拉拢住穆云诃。至于洛凝霜,哼,从来只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而已,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肮脏的贱妇而放弃穆云诃这块大肥肉?就算最后他和穆云诃谈不好,杀了穆云诃,他也不会留下洛凝霜,当然要是洛凝霜还有用处的话,她倒是可以考虑留她一条狗命。

    听着那两个明明应该死磕的男人,此刻竟然心平气和的谈起条件来,洛凝霜只觉得眼前冒金花,耳朵里嗡嗡作响,喉咙里一股股腥甜在翻滚。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着站着的了。这个男人的话语太恶毒了,穆云胜此刻的嘴脸和刚才的话语,简直比穆云诃的冷酷残忍还让她惊恐不已。

    当一切都这么突然的被撕开,当阴谋和虚伪的面孔终于不再伪装下去,当肮脏的真/相一步步逼近,洛凝霜心脏紧缩,觉得所有的事情都超出了她的想象,都和她所期待的完全不同。

    穆云胜怎么就这么将她卖掉了呢?她是依靠穆云胜将自己从穆云诃的手中救出去的啊,她还期盼着穆云胜能杀掉穆云诃呢,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她看穆云胜的意思,怎么好像是在笼络和讨好穆云诃?反而她在穆云胜的眼中微不足道了?如果真的让穆云胜和穆云诃达成共识,那还有她的活路了吗?

    穆云胜这明显就是要买了她,然后踩着她的尸体往上爬!她找来的人合伙人,竟然瞬间就变成了刽子手,亲手将她推向了地狱,为他牟取暴利?

    那怎么可以!她和穆云胜的关系是盟友,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穆云胜别想将她撇下当作牺牲品!更别想利用她和穆云诃站在一起!

    “你们也太可笑了,穆云胜你将我当作牺牲品的时候,是不是觉得我会怎的会逆来顺受?你真的以为我就这么好欺负吗?你要告诉穆云诃当年的事情是吗?那么好啊,也让我来说一说,当年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吧?让我看看我和穆云诃之间是不是也有条件可以讲呢?”洛凝霜阴冷的开口,就算是扶着马车站着,她依然是摇摇晃晃的。

    穆云胜停下话语,阴冷的看向洛凝霜。他倒是将这个女人给忘了,这女人就是个麻烦又难缠的东西。穆云诃明明已经有了松动的表情,绝不能让她坏了自己的好事。

    “洛凝霜你自己坐下的罪行,你就要自己承担,不要胡言乱语,到时候可是谁也救不了你。你要知道,这普天之下的人都知道穆云诃深爱洛芷珩,你将洛芷珩害成那样,不论如何穆云诃都不会放过你了,你又何必自己也不放过自己呢?别等到真的没有人愿意救你了,你才着急害怕!”穆云胜不紧不慢的话里是浓浓的威胁。

    洛凝霜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被穆云胜的不要脸的威胁气得快要憋死了。可是她还真的被吓住了,穆云诃是怎么也不会放过自己的,而穆云胜却还有可以救自己的能力。但她不会这么坐以待毙的等死。

    “哼,你不要以为我是个女人就好欺负。穆云胜你也别威胁我,咱们光脚的不怕没鞋的,我如果要死了,我也要拉着垫背的陪我一起去死,这样黄泉路上才不孤单。”洛凝霜恶狠狠的道。

    穆云胜脸色更加阴沉,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践人。要是穆云诃真的愿意站在他这边 ,而洛凝霜破坏了他的妙计,那就得不偿失了。可眼下他不能明显的安抚洛凝霜,也不能刻意的讨好穆云诃,当真是两难。

    穆云诃见他们先狗咬狗了,乐得看好戏,但他们两个月是这样讳莫如深,他就越是心口发疼,因为他能感觉得到这两个人一定对阿珩造成过很严重的伤害。

    穆云诃神色极其纠结挣扎,半晌终于说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将阿珩曾经遭遇过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我,那么我就会扶持你当皇帝!”

    “此言当真?”穆云胜大喜过望,不由得惊疑不定起来。

    “我穆云诃说话向来一言九鼎。”穆云诃神态郑重,而后又急切的道:“现在快点告诉我吧,但是我要听真话!”

    穆云胜就要在穆云诃和洛凝霜之间选择一个人了,当然无论怎么选他都会选择穆云诃的,可洛凝霜确实是碍事。穆云胜就道:“为了方便我们之间的谈话,还是让人将洛凝霜的嘴巴堵上吧,这女人实在是呱噪。”

    穆云诃无所谓的点头。洛凝霜吓了一大跳,她当然知道穆云胜这就真正的放弃她了,并且还要抹黑她来争取穆云诃的信任,洛凝霜连忙大吼道:“穆云胜你个王八蛋!你畜生不如,见利忘义!当年这件事情还是你设计的阴谋呢,你说让我到穆云诃身边唔唔……”

    洛凝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穆云胜的人给狠狠的堵住了嘴巴。

    穆云诃故作惊疑的道:“她说什么?”

    穆云胜心里恼怒洛凝霜,但脸上却露出真挚的笑意:“没什么,不要听那个践人胡言乱语。她只是害怕我将当年的真/相告诉你罢了。当年洛凝霜阴狠的利用自己这张脸,想要取代洛芷珩,留在你身边享受荣华富贵还有你的爱。所以她就设计了李代桃僵这个阴谋。”

    “而后来她找人将洛芷珩劫持走,就在一个山崖之上,还将洛芷珩的脸毁容了,并且找来了许多肮脏的乞丐,想要轮/暴洛芷珩,可洛芷珩真的是个烈性女子,她不愿屈服的忍受屈辱,毅然决然的跳下了万丈悬崖。可惜了,那一天我迟了一步,要不然就能救下她了,也不至于闹成了今天这一幕人间惨剧,让你一个人孤独。”穆云胜遗憾的感叹道。

    穆云诃的大手攥的嘎嘣嘎嘣的响,他有感觉,穆云胜说的都是事实,但一定还有所隐瞒,可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足以让穆云诃心惊胆颤惊恐绝望的了!

    他的阿珩曾经竟然被毁容?!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是阴森而颤抖的,轻飘飘的如同没有了生气:“洛凝霜将阿珩毁容?用什么?”

    穆云胜怜悯的看着穆云诃道:“是匕首,很锋利,一刀一刀是在洛芷珩身受重伤,而且意志清醒的时候下手的。”反正只要能争取到穆云诃,说的生动一点没什么。洛凝霜必须死,穆云诃被刺激的越严重,洛凝霜只会死的越惨。

    一刀一刀,意志清醒……

    她该多疼?他的阿珩该有多疼?当时的阿珩该有多绝望?!

    一更到,吼吼,今天还有一更,画纱继续加油去喽,我要支持,求留言,求推荐票,求月票撒,宝们,大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