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01 死亡下的秘密!
    穆云诃一声令下,四周的利箭瞬间如雨而下,而穆云胜带来的人早就严阵以待了,此刻更是专心对付那些箭羽,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明明之前被他们轻而易举就俘虏压制的佣人们,忽然之间高呼着反抗起来,各个都是高手,穆云胜部下等于腹背受敌,情况急转而下,转瞬间穆云胜部下处于下风。

    而此刻,穆云诃依然身姿挺拔的站在车辕上俯瞰穆云胜,这个男人是这场阴谋的策划者,是害死阿珩的同谋,今天他要亲手废了穆云胜。手渐渐摸上隐藏在衣服下面的拐杖……

    穆云胜与穆云诃的目光撞击在一起,两个男人都看见了彼此眼中的杀机,可穆云诃的恨意有多强烈,他的怨气就有多强大,那不是穆云胜能够体会和理解的,所以穆云胜此刻若是将自己比作为火焰,那么穆云诃就是火山,即将爆发的火/山。

    虽然穆云胜此刻在劣势也不见些许惊慌,但穆云诃的气势却让穆云胜瞳孔紧缩,严肃面对起来。

    戮战队并不是空有虚名的,他们英雄而铁血,厮杀的血腥并不低于战场上践踏尸骨的军人,几乎是一出现就将局面控制住。但穆云胜的人都是精锐,倒是和戮战队打了个平手,双方相互钳制,而之前埋伏好了的人也加入了战斗之中。

    眼看着势弱,穆云胜不得不加入了战斗之中,而他太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了,他哦目标是穆云诃!既然和穆云诃之间注定不能成为同盟了,那么就是敌人,并且不死不休!穆云诃的位置太危险了,身份更是令人不安,所以当穆云诃不能为他所用的时候,穆云胜就当机立断的要杀了穆云诃。

    人杀掉已经完全丧失了所有能力的穆云诃,对穆云胜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的。

    穆云胜纵马冲了过来,目标明确就是穆云诃。

    而穆云诃也没有闲着,他自然也早就准备好了战斗。失去了所有的能力又能怎么样?他会用行动证明,就算没有灵魂力量,他依然是占卜神官,依然能给阿珩讨回公道!

    今天你们这些害得阿珩那么痛苦的罪人,一个也别想安然活下来!

    混乱的场面中,已经没有人能顾得上穆云诃了,而穆云胜更是下了死手,抽出来腰间的佩剑,纵马狂奔而来,一剑狠狠的挥向了穆云诃,直逼穆云诃修长的颈项!

    穆云诃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已经在那把剑冲过来之际断然跳下马车,不退反进,与那匹狂奔的马争斗,冲向那匹马,也只是电光火花间的速度,穆云诃和穆云胜之间的距离不过眨眼间就胶着在一起。

    只见穆云胜一剑又落下,径直的劈向穆云诃的头颅。穆云诃却利落的从腰间抽出一根拐杖,用力的一挡,那犀利的宝剑立刻与木头拐杖撞击在一起。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瞬间木屑纷飞,穆云胜的宝剑将穆云诃的拐杖破碎,断裂的四分五裂,追落在地上。

    也就在那一瞬间,整个狭窄的混乱如战场山路之上光芒大胜。

    穆云胜眼底脸上的惊骇还来不及完全绽放,就被那刺目的强光给眼部摸在了光明之中。

    空气中仿佛引起共鸣了一半又嗡鸣声嗡嗡响起,随后响起了一声马匹凄厉的嘶鸣声,光芒渐渐散去,只见刚刚还昂首狂奔的马匹已经被从头中间劈裂了,整个马的身子都裂开,从头到尾一刀裂开!那匹马分两边倒在地上,连抽搐的机会都没有,鲜血狂涌瞬间就染红了大片大片的地面,清风将那浓烈的血腥味吹散,每个人都瞬间被鲜血包裹。

    而一直白衣飘逸的穆云诃,此刻正笔直的站在那批死马之前,手持一把锋利漂亮的窄刀,维持着向前狠狠一劈的姿势,此刻他已经白衣染血,俊脸染血,猩红的眸子越发的殷红。整个人都仿佛被血液染红了的魔魅鬼魅,透着一股浓浓的邪气,目光中的杀机如有实质的落在前方。

    而刚刚还在马背上的穆云胜,此刻正跌躺在那匹马的一侧,满身鲜血,从脸上到下颚有一条翻卷着的露出白骨的伤痕,鲜血也染红了他的脸,他正捂着胸口,似乎站不起来的剧烈喘息,那双瞪大的眼睛中有浓浓的不可置信和惊骇欲绝。

    “战神战刀?!它竟然在你这里!你竟然一直用那堆破木头掩盖了它的风华!”穆云胜的声音里有浓烈的怨气和惊骇,但更多的是为自己大意的恼恨。

    他一直蛰伏在穆王朝,一直知道穆云诃的手中是有一根破拐杖的,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明白,穆云诃干什么要拿着一根破拐杖?不,怪他!都怪他太大意了!他怎么就没有想想,穆云诃也不瘸,哪里用得着拐杖?此事一看就是有猫腻的,他竟然一直大意的没有想到这一点。

    当初洛芷珩拿着这把战神战刀的威风,他可是亲眼见到亲身体验过的,他有多想要这把战刀只有他知道,但自从洛芷珩消失之后,这把战刀也就消失了,却没有想到会在穆云诃这里。

    “你能死在这把战刀之下,也算是你的荣幸了。”穆云诃阴森森的声音仿若魔鬼在吞噬灵魂,目光阴暗的落在穆云胜的身上,刀剑一路直逼穆云胜的脑袋,踏着那批还冒着热血的马的尸体走过,当刀剑终于抵在穆云胜的脖子上的时候,穆云胜狰狞的面孔终于狠狠变色。

    “别杀我,我可以放弃皇位,让你坐上皇位。只要你别杀我,我就可以告诉你一个可以让你当皇帝的大秘密!有了这个秘密,就算是文武百官也不会质疑你。”穆云胜惊骇的大喊道。

    穆云诃那一刀威力太大了,主要是战神战刀这种东西实在是杀伤力太大了,他刚刚在那一片白光之中刚感觉到有杀气,刚刚想要逃跑,那把刀就鬼魅的出鞘了,他纵然是逃跑的够快了,可是那刀气还是伤到了他。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毁容并不是特别可怕,但是如果连命都没了,他还拿什么成就大业?

    穆云诃此刻却已经被仇恨和巨大的心痛折磨的没有了理智,他要杀了眼前这个设计了一切阴谋的人,不能绕过他,决不饶恕他!

    “带着你的皇帝梦,下地狱去忏悔吧!”阴冷一笑,穆云诃举起了战刀,对着穆云胜的脑袋狠狠的落下。

    穆云胜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身子用尽全力的向一旁滚去,随着穆云诃那一刀落下,落空的一刀狠狠的扎进了地面,地面如同蜘蛛网一般四分五裂开来,可见这把战刀的威力,可见穆云诃的怒气。

    穆云胜惊吓的面色惨白,鲜血又偏偏狂流,他连忙后退,趁着穆云诃往外拔刀的时候快速吼道:“你以为先皇真的是自然死亡吗?为什么穆王爷只是出去了一趟先皇就死了?先皇让穆王爷出去找来众大臣和法老们,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你真的你的父亲穆王爷究竟隐瞒了你和全天下怎么样的一件大事吗?穆云诃你不能杀了我,我不能死,因为穆云昌不配做帝王,因为他不是最后的先皇承认的继承人!”

    穆云诃那已经消失的理智,在这一刻终于回来了一些,他猩红的眸子转动,混沌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一些清明,他持刀指着穆云胜道:“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穆云胜庆幸自己最后一丝的理智救了自己,也庆幸他交给他的果然是真的,不论什么情况下,穆云诃只要还是占卜神官,那就不会不顾天下苍生和这个王朝,只要是和这个王朝有关系的事情,穆云诃就不会不考虑。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我可以将一切都完全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放我一马,最起码不能要我性命。”穆云胜得寸进尺的要求道。

    穆云诃狞笑一声:“你现在有资格和本官谈条件吗?本官想要灭了你不过是眨眼之间而已,你也不要想着拖延时间,等你恢复了体力,最起码要三天,而现在,你显然是没有这个机会了。对,本官现在是没有了灵魂力量,你早就知道了吧?所以你才敢这么放肆的不是吗?可是纵然本官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本官了,但你依然不是本官的对手!阿珩的手杖在这里,你们这群龌龊之人必将无处遁形!”

    “你说的事情本官也未必就相信,本官只给你一次机会,你说,本官当个笑话听了,你不说,那就受死吧。你别妄图本官会绕过你。”

    穆云胜心头发堵,暗恨那个人怎么还不来?明明说好了回来救他的。思索再三,穆云胜决定赌一把,用那人教给自己的所谓的迷/魂/术来对付穆云诃,不知道是否好使,但只要能拖延一点时间就好。

    穆云胜的声音忽然低沉而充满了感染力的道:“你别激动,我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是不死不休了,但当年你如果肯站在我这边,哪怕是不管我的话,那么等我登基之后,一样也会对你奉为上宾的,就连洛芷珩的死也不能完全怪我们。虽然是我算计了洛芷珩,但洛芷珩实在是太倔强了,我在最后关头还给她机会了,我说只要她求我,只要她答应帮我劝说你帮助我,我就立刻放了她,并且帮她杀了洛凝霜。”

    “但是洛芷珩不仅不答应我,反而还辱骂我。你们这对夫妻的刚正不阿和绝不低头我是很赞赏,但是那有什么用?你们如今的生离死别和你们的倔强不就有直接关系吗?当年单反你们柔软一点,懂得良禽择木而栖,今天你们也不用这样。穆云诃,你的悲哀就在于你太自大了,洛芷珩的死你也是有责任的。”穆云胜现在只想要拖延时间,等到他真正的救命之人赶来,所以他刻意扭曲了一些事情来干/扰穆云诃。

    穆云诃显然是听进去了,一直决绝的神色都有些恍惚了,目光阴暗的看着他声音隐隐透着一股疯癫:“怨我吗?和我有关系吗?是的,是这样的,阿珩当年遭受的一切都怪我,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是我没有早一点发现这个巨大的阴谋,是我的疏忽让她遭受了那么多……”

    穆云诃本就心疼洛芷珩,脑子都快要被幻想出来的洛芷珩这几年遭受的痛苦给想的疼死了,他快要将自己给逼疯了,他的难过和绝望不比洛芷珩之前那三年来的少,他的心里是自责的,是愧疚和惊恐的,他甚至厌恶自己,他心疼的恨不得将心剜出来丢掉,是不是只有心没了,他才不会疼成那样浑身颤栗不能呼吸?

    穆云胜眼底闪过一丝光亮,用愤怒的声音大言不惭的指责,让穆云诃不停的在心里重复自己是有罪的,道:“就是怪你!当年如果你能多为洛芷珩考虑一点,今天你们也就不用天人永隔。当年洛芷珩什么事情都听你的,要不是你固执的坚持己见,洛芷珩怎么会有危险?抓洛芷珩的目的还不是为了比你就范?要不是因为想要得到你的帮助和支持,谁会那样对待洛芷珩那么可爱的女人?是你害死了洛芷珩,你还害死她的!!”

    穆云诃浑身一个机灵,脑子里瞬间就只有那句话了。

    是他害死洛芷珩的,都是他,才害得洛芷珩离开了他三年,都是他,才害得洛芷珩三年来有家不能回,回来也不能相认!都怪他,他才是罪魁祸首?

    穆云诃此刻是情绪波动最大的时候,最激动也最愤怒更是最心疼的时刻,什么歪门邪道都会非常容易进入他的脑子里,控制他的心神,他恍惚的看着穆云胜,目光有些呆滞,可心里却越来越埋怨自己,痛恨自己。

    穆云胜见穆云诃这个样子,也是很惊喜,这就成功了?难道真的好使啊?那看来那人也不是已经一无是处了嘛。

    穆云胜乘胜追击,试图掌控穆云诃的神魂,继续用低沉you惑的声音道:“你是个罪人,你应该为洛芷珩报仇不是吗?你害死了洛芷珩,那你死了,洛芷珩的灵魂才会得到安息的,洛芷珩才会真正的快乐起来,她曾经经历的那些痛苦才能真正的烟消云散。穆云诃,你是罪魁祸首,你死吧,你帮洛芷珩报仇吧,你杀了你自己吧!快啊,你快啊。”

    混乱的场面,双方人马都在互相对峙,随时可以听见兵器相撞、人们惨叫的声音。这声音也将穆云胜此刻正在做的事情给掩盖起来。而穆云诃的不同寻常,也还没有被人发现。

    而在一旁被忽略哦洛凝霜却一直在注意着穆云诃的一举一动,刚刚看见穆云胜被穆云诃逼得走投无路,洛凝霜还暗恨穆云胜是个废物,想着一会自己要怎么才能逃过一劫呢。哪知道不过一转眼的功夫,那穆云胜竟然还想将穆云诃制止住了吗?不可能吧?

    洛凝霜趁着没有人注意到她,缓慢的靠近穆云诃,等她终于听到了穆云胜的话,她有一瞬间的震惊,当她看见穆云诃果然目光呆滞,看上去傻了一般,洛凝霜终于发现了穆云胜的可怕之处。但穆云胜只要胜利了,他们就还有机会活着,而她一定可以继续活下去,让穆云胜知道自己的价值。

    现在,只要让穆云诃去死就好!

    洛凝霜是为了自己能活下去什么也不顾了,她要是不为自己那就该天诛地灭了。她看准了一旁地上的刀,颤颤巍巍的捡起来,缓慢的挪到了穆云诃的身后,然后举起了道靠近在靠近。

    穆云胜自然看见了穆云诃身后的洛凝霜,他目光闪烁,这洛凝霜还不是一点作用没有啊,最起码现在还是很聪明的,穆云诃明显是陷入了一个困惑之中,但他的迷/魂/术不一定有多好使,洛凝霜要是能趁着穆云诃**的时候杀了穆云诃,那才是斩草除根呢!

    穆云诃对于这一切依然是无知无觉的,穆云胜还在迷惑着穆云诃,洛凝霜举着刀已经靠近穆云诃只有两步的距离,所有的在你那都会在一瞬间发生。

    而另一旁刚刚一刀解决了穆云胜部下中一个难缠的大将后,佟将军终于能松一口气的回过头来去找穆云诃,可是当他纵马转身寻找,抬头看见不远处的那一幕,佟将军那颗强大凶悍的心脏骤然紧缩,他吓得连喊都喊不出来,也不敢喊出来,就怕惊到了洛凝霜反而害了穆云诃!

    佟将军觉得今天他经历的一切都那么的不可思议,穆云诃最爱的女人怎么就变成了洛凝霜?而洛凝霜拿起了刀要杀穆云诃,穆云胜这个叛贼也出现了,什么都变得混乱了。但最可怕的莫过于是眼前这一幕。

    佟将军疯了一样的纵马冲了过来,他目测这路的距离不算远,真的是一会的功夫就能赶到穆云诃的身边,但是洛凝霜就站在穆云诃的身后,那把刀也已经悬在了穆云诃的后脑之上,她随时落下,佟将军都是赶不及救下穆云诃的。

    洛凝霜死死的咬紧嘴唇,眼睛里终于迸发出了两辈子以来最强大的戾气,她想到了她上辈子所有的灾难,穆云诃死后她所有的悲惨,这辈子也因为穆云诃对裸照的宠爱而带给自己的伤害,她两辈子里的伤害都和穆云诃有关!今天,她终于能亲手杀了穆云诃了!

    狰狞的眼睛里满是扭曲的笑意,一把刀终于狠狠的落下,口中再也忍不住的怒吼出来:“去死吧!”

    “云诃快闪开!!”佟将军目眦欲裂,那把刀的锋芒反射到了他的眼睛上,照亮了他紧锁的瞳孔,咆哮着,狂奔着,手中的刀用力的对着前方抛出,直逼洛凝霜的身体。

    也许是佟将军的一声怒吼起了作用,穆云诃原本呆滞的目光忽然划过一抹光亮,他微微抬头,茫然的看着前方,似乎是有所感应一般的,他下意识的侧开了身子……

    洛凝霜的那致命一刀,就这样在穆云胜期待的目光中,偏离了,落在了穆云诃的左臂之上。

    而佟将军的那一刀飞来,也狠狠的扎在了洛凝霜的右臂上,锋利的刀锋瞬间削去了洛凝霜的右臂,鲜血扬起了二尺高。

    “啊!!”洛凝霜凄厉的惨叫起来,跌倒在地左手死死的按着已经失去右臂的断臂,疼得满地打滚。

    疼痛让穆云诃终于惊醒,从穆云胜的迷/魂/术中清醒过来。他忍着手臂上的疼痛,目光阴暗的看着满地打滚惨叫连连的洛凝霜,在看向一脸脸色大变的穆云胜,咬牙切齿的道:“迷/魂/术?你竟然会迷/魂/术?!这不可能!非天地外的人不可能会用这等邪恶的秘术,你是人,你不应该会的。说,是谁教给你的?”

    穆云诃反应过来也是脸色一变,他刚刚情绪激烈的撞击着,就算没有这个邪恶的法术,只怕他也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但偏偏这个邪恶的秘术出现了,还好穆云胜会的只不过是刚刚起步,要是穆云胜学到了精妙,今天他只怕就毁了。

    暗恨自己大意,也恨自己情绪的难以控制,但是一想到洛芷珩,穆云诃就是满心的悔恨,情绪难免波动剧烈。可是这个穆云胜满身的诡异,究竟他的背后还有什么人?

    穆云胜惊慌的后退,却还是有男人的傲气的,冷哼道:“没有杀了你是我技不如人,但是你别嚣张,若你今天真的杀了我,那么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云诃你怎么样?让我看看!”佟将军翻身下马,那魂飞魄散的惊恐还在眼前晃,吓得他浑身发抖的抓着穆云诃看。

    “舅舅我没事,刚刚多谢舅舅那一声喊,不然云诃今天真的就要交代在那贱妇和这个畜生手中了。”穆云诃高兴舅舅刚才那一嗓子,震破九天的大嗓门关键时刻还是有好处的。

    佟将军见穆云诃真的没事,这才安心下来,又是阴狠的道:“这里太危险了,你赶紧和部下们撤退,我带着戮战队的人将这些人灭掉。”

    穆云诃看着那边打得不相上下的两伙人,道:“哪里有可能?我要是在将人带走一部分,舅舅只怕立刻就会陷入危难之中。这群人都是精锐,不好对付。咱们抓住了穆云胜,倒是能让他们束手就擒。”

    穆云胜立刻冷笑道:“你做梦!这群人完全就不是听命与我的人,就算你们杀了我,他们也不会放弃抵抗的,穆云诃我奉劝你还是考虑和我合作吧,还是那句话,让你当皇帝,你只要给我荣华富贵就可以了,我将先皇死之前那个大秘密告诉你。”

    穆云诃与佟将军对视一眼,总觉得这个穆云胜身上有古怪,佟将军保护穆云诃并且看着那洛凝霜,穆云诃对穆云胜道:“你现在告诉我你究竟知道什么,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全尸。还有,你带来的人不听你的,你以为本官是三岁小儿吗?”

    穆云胜阴狠的道:“他们不听我的,人他们听命的那个人,就是现在的你也得罪不起。穆云诃你最好识时务吧。你忘记了三年前了吗?难道你还要重蹈覆辙?”

    “既然你废话这么多,那本官就送你一程!”穆云诃狠戾的道,一刀砍在了穆云胜的身上,一刀深可见骨的伤口骤然出现,他并不一刀杀死穆云胜,就这样一刀又一刀的折磨着穆云胜。

    穆云胜只挨了几刀就再也受不了了,哆嗦着求饶道:“放过我,我什么都告诉你。先皇死之前其实是让你父亲找来法老和大臣,就为了改变皇位继承人,但是穆王爷刚出去先皇就死了,这件事情只有你穆王爷知道,穆云昌能够顺利的登基,只怕是穆王爷根本就没有和大臣们说这件事情。”

    穆云诃脸色一变,要是先皇真的有这样的遗诏,而穆王爷擅自更改和不遵从,那就有抗旨之罪了,而且先皇的遗诏按理说就应该遵从的。

    “那道遗诏的内容是什么?”穆云诃的声音不由得就严肃了起来。

    就连佟将军都震惊的看向了穆云胜,隐瞒遗诏,欺君犯上可是大罪,穆王爷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穆云胜满脸讥讽,咳出了几口鲜血后才冷笑道:“没有遗诏,只有口谕。先皇的口谕是在他驾崩之后,命穆王爷为太上皇,将皇位传于……穆云诃!”

    穆云诃冷沉的俊脸不由的更加阴霾,但更多的是惊愕,是不可置信,是无法理解。

    而佟将军却是大惊失色,下意识的就想开口反驳,但却闭上了嘴巴,努力的思考起来,当他想通了什么之后,眼底都快要红的出血了,开口已经是满口阴森:“先皇当真是将皇位传给了穆云诃?!”

    一更到,吼吼,转折来了啊下一章,今天还有一更,宝们能猜出来穆云胜口中那个人是谁不?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继续努力去的画纱快快爬走,群么么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