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03 一生算计终成空!闹腾!
    面对洛凝霜的疯狂和惊恐,穆云诃觉得快意的很,他不介意在现在告诉洛凝霜阿珩还活着的事情,因为这样才能更加的成绩洛凝霜,让洛凝霜不甘和绝望。

    穆云诃靠近了洛凝霜,阴冷的低声道:“阿珩若是真的死了,我也早就不在了。”

    “你什么意思?!”洛凝霜惊恐而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满满的不甘心,浓浓的嫉恨和妒忌让她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浓烈的怨气。

    她为穆云诃的话而感到心惊,更感到不可思议,但更多的却是不愿意相信会是她想象的结果,她不相信真的会有这么离谱的事情,可是当穆云诃亲口说出来,洛凝霜还是感到了晴天霹雳。

    “意思就是我的阿珩没有死,她还好好的活着,并且活得很好,而且我们还会在一起,永远幸福的在一起,再也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了,你的阴谋诡计,你的阴险算计,你的一切嫉妒怨恨,都落空了。你失去了一切,而我的阿珩,依然是那个站在最尖端将你当蝼蚁一般俯瞰着你的最尊贵的女子!这天下间,最最尊贵的女子,就算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也不能在阿珩面前谈论尊贵,因为我会给我的阿珩最大的体面尊贵!”

    “我不会让你死,你不是不甘心阿珩拥有一切吗?你不是算计阿珩所有的一切吗?你不是想要拥有阿珩的一切吗?我会让你在每天都在增大的痛苦之中看着,看着阿珩一日比一日拥有的更多,而你,却只能看着,只能卑微的看着,却什么也得不到!这就是命,我的阿珩是天命所归,是命中注定的荣华富贵和备受宠爱,而你,永远不能与我的阿珩比肩!你只配享受痛苦和折磨!”穆云诃狠戾的说道,他描绘着一切,一个宏伟而壮观的未来,充满了美丽和财富,但却不是属于洛凝霜的,他善于攻心,此番言语,自然轻而易举的就攻击的洛凝霜怒火攻心。

    洛凝霜一口鲜血狂喷出来,浑身抽搐的倒在地上,她怨恨,她惊怒,她不愿意相信这些话,洛芷珩明明就死了,那是万丈深渊!洛芷珩也是从她的面前跳下去的,没有理由还活着啊?她就是不相信,怎么也不愿意相信!

    可是现在的她,却被穆云诃那疯狂阴狠的样子吓得不敢再说一句话,她从来都知道得罪了穆云诃是没有好下场的,她也想象过如果这场阴谋一旦被人揭开,她会面临怎么样的灾难和下场,但想过了千万个,她甚至想到了万一事发,她就立刻自杀,但现在,在疯狂的穆云诃面前,她却连自杀的能力和权力都没有。

    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第二世的命运竟然比第一世还要悲惨。老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怎么可能就让她这么痛苦的活着?她还是不甘心,但当穆云诃命令人将她带走,她就知道,她完了,彻底的完了!

    一辈子的算计,两辈子的仇恨,她的重活一生,就这样落下帷幕了吗?!

    那边的战斗也已经接近了尾声,那群人看见了穆云胜被穆云诃活活虐死,却真的一点没有上前帮忙,那群精锐的战士竟然真的不在乎穆云胜这个主人!他们还在负隅顽抗垂死挣扎,但他们就像是打不死一样,也不对,他们伤痕累累还能战斗,但是一旦击中了他们的关键部位,他们还是会死的,只不过他们比正常人皮糙肉厚,更扛打和死的慢!

    但这就已经够不同寻常的了!这群精锐的身上有大问题!

    穆云诃蹙眉,他终于相信了穆云胜临死前说的那段话了,这些人不是听命于他的,而且按照这些人身上的诡异来看,这群人应该是被什么人操控着的傀儡!而能够操控傀儡的,只怕这人来头不小!而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幕后之人。

    可是穆云诃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这个人会是谁,当年死了一个大魔王,那是穆云胜猖狂的资本,难保穆云胜就不会再勾搭一个大魔王。

    当那边的战斗终于结束,佟将军清点人数之后有些沉重的道:“损失很严重,对方只有三十二人,而我们有六十七人,但最后敌人全军覆没,而我们也几乎全军覆没,只有我带来的三个人还活着,你带来的人只有二人活着。”

    这真的是惨重了!戮战队的队员们都是精锐之军,是佟将军一手操练出来的,带出来的人几乎全军覆没,佟将军的心痛可以想象。

    而穆云诃的心也是一路下沉,敌人这么厉害,那隐藏在背后之人的能力就更加让他不得不防。

    “舅舅此事 你先不要和任何人提起,今天的所有事情你就当没有发生吧。”穆云诃暂时放下这些嘱咐佟将军。

    佟将军翁声瓮气的道:“为什么不说?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和背叛,洛芷珩也死了,这么大的阴谋被拆穿了,终于可以真/相大白于天下了,你怎么反而退缩了?你在害怕什么?”

    穆云诃道:“这件事情还不算完,后面还有更难对付的人要对付,现在声张对我们不利,会打草惊蛇,至于那皇位之事,我并不在意,我与穆王爷的父子关系早已经名存实亡了,这么多年来我们也是相见如陌路,不提也罢,但我总相信他是为了穆王朝好的。”

    穆云诃并没有和佟将军解释阿珩还活着的事情,他并不能确定那个穆云胜口中的人现在是不是在这里,他不能拿阿珩冒险,刚刚就算是和洛凝霜说话,他也是声音很低,别人根本听不见。

    佟将军不服气,心里更憋屈,怒道:“就没见过这么当老子的,把自己儿子当什么了?竟然这么对待自己的儿子,那穆王爷当年我就不看好他,偏你娘要嫁给他,当真是瞎了眼了,不过是一个伪君子,真小人罢了!还要连累你跟着受苦,要不是穆王爷那个混蛋不够谨慎,听信小人贱妇之话,你也不用那么小就要承受那么大的痛苦,还差一点丧命。”

    “还有那皇位,以前我倒是没有想过,但今天知道了,舅舅就不能没有不为你争一争的想法,你该是那个位置上的人,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云诃你也别怪舅舅多事,只是这件事情这么大,这种重要,穆王爷那混蛋竟然就擅作主张了,还给你做主了,他想干什么?他以为他是谁?一个害死了自己的亲孙子的刽子手,一个出卖了亲儿子的叛徒,他也配做这个亲王!”

    佟将军是怒不可遏的,穆云诃也不是真的一点火气没有,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他能如何?那毕竟是生养他的父亲,纵然是百般不对,他也不能做出来杀父的事情吧?可是他是真的不在乎那个皇位,他只要一个阿珩,倘若当时阿珩死了,这个世上也就没有穆云诃了,那争来了一个皇位又有什么用呢?

    倘若阿珩当时还活着,按照阿珩的性格和喜好,势必不会喜欢他继承皇位的,当了皇帝就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了,他当占卜神官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但当皇帝却不可以,到时候后宫佳丽三千,阿珩又如何能忍受?

    阿珩虽然不曾有一次真正的和自己说她的心声,但他与她有感应,他知道阿珩比喜欢他三妻四妾,不喜欢他有她之外的其他女人,而他也只想要一个阿珩而已。穆云诃从来不是什么有鸿鹄之志的人,与他而言,江山美人,他只爱美人!

    “舅舅不用再说了,这件事情舅舅就保密就好,其他的不用管,我自有我的打算!只是舅舅这段时间一定要小心行事了,注意身边的人和事,加强京城皇宫的警戒和防备,穆云胜的余党并没有完全铲除,以后势必还会有大行动来全力清剿余孽。还有回去之后势必要和皇帝交代清楚今天的事情,不然我调动大批暗卫和你调集戮战队,并且折损了这么多人的事情瞒不住的。”

    “舅舅就说是发现了穆云胜余孽就好,穆云胜的尸首交上去,皇帝只有开心的份,这些精锐换来了一个穆云胜的首级,也是给皇帝除掉了一个心腹大患,想来皇帝也就不会计较太多了。至于假洛芷珩的事情,舅舅就不要说了,这个冒牌货我也自有处置。”穆云诃缜密的交代,不可抗拒的姿态。

    佟将军见穆云诃如此坚持,他也不能多说什么,到底是一口气卡在心口上不去下不来的难受,心疼穆云诃,又为穆云诃感到不值得。但更担心穆云诃的情绪,洛芷珩是穆云诃的命/根子,现在这命根子死了,穆云诃看似冷静,可刚刚那疯狂的模样现在想来还很让人心有余悸,只怕穆云诃压在心里,别再憋出病来。

    “云诃啊,你有什么不痛快的一定要发泄出来,舅舅全按照你说的去做,其他的你也不要着急。她不在了,这确实令人很难过,但是不要紧,你以为找到了真/相,为她报仇雪恨了,她的亡灵也能得到慰藉和安息,你也是尽心了,万事要想开一点啊。”佟将军小心翼翼的劝说,连洛芷珩的名字也不敢再提一下。

    穆云诃淡然一笑,他的阿珩还活着,他自然不伤心,等他将那个穆云胜身后之人彻底的铲除掉,风平浪静下来之后,他自然是要将阿珩迎接回来,并且将阿珩的身份昭告天下,这个阴谋才能真正的得以告终。但现在,还要等一等才能接回阿珩。

    可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见阿珩了,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他亲手上演了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将螳螂和蝉都给吞下去了,但现在看来他还不是真正的黄雀,因为黄雀之后还隐藏着一只凶狠的老鹰,而他,就要做一只巨雕。

    真正的战斗才刚刚拉开帷幕,老鹰和巨雕的战斗,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呢。

    穆云诃等人才刚离开,充满血腥味的山林小路上凭空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那人隐藏在黑色的雾气之中,漂浮在半空中,似乎在看着穆云诃离开的方向,良久良久,才终于有一把阴冷至极的声音呢喃的响起:“终于,又见面了!这一次,绝不放过你!”

    回去之后,穆云诃将洛凝霜安排在了地牢之中,这是一个水牢,阴暗潮湿,刑具齐全,并且水牢里面死养了几条巨蟒,穆云诃将洛凝霜悬挂着水牢之上,距离水面只有三四米的距离,下面的水蛇想要够到她并不容易,但是这一幕足以让洛凝霜吓得魂飞魄散了。

    穆云诃狠狠的洗澡,洗掉了一身血腥味儿,换好了衣服,焕然一新的奔向了将军府。

    而此刻的将军府已经鸡飞狗跳了,洛芷珩的房间里一片混乱,满地的瓷器碎渣,她就在那上面来回的走来走去,瓷器碎渣被她踩得咯咯响,听的都让人觉得心惊胆颤的,看了更是让人满头冷汗担忧不已。

    洛芷芜连忙赶来,看见了洛芷珩正摇摇晃晃的扶着桌子站着,喘着粗气,看不见表情,但那一身的怒气却是真真的。

    洛芷芜吓坏了也心疼坏了,连忙冲过去边走边道:“这是干什么呢?怎么就气成这样?”

    “你别过来!”洛芷珩听见声音回头怒吼,指着洛芷芜的手指尖轻颤,声音也因为气息不稳人颤抖着:“你终于舍得来见我了?洛芷芜你好样的!竟然和我玩阴谋了?还敢给我上套!你真的是太好了!!”

    洛芷芜暗道一声不好,玩过火了!连忙安抚炸毛了似的小妹妹,柔声细语的道:“有什么话好好说呀,不能生气,你可别生气,你这不是要我老命吗?乖乖的不要乱动,我赶快让奴/才们把这满地的碎渣子赶快清扫干净,你仔细着别受伤了。”

    “你还关心我受伤不受伤?真是可笑,把我当金丝雀呢?关在华丽鸟笼子里,给我安个昂贵的窝,我就得感恩戴德的缩在窝里面?想要出去还要看脸色被算计,想要见你一面还要等了又等?洛芷芜,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你怎么不杀了我?那样你想关我多久都行,随便你!”洛芷珩气性大了去了,不管不顾的怒吼一通,不仅不消气,反而还觉得更憋屈。

    洛芷芜这么明显的关押和逃避,让本就敏感和担忧的洛芷珩更加惊疑起来。也越发的不安害怕。就在之前不久,她甚至没来由的感觉心慌气短,惊恐更是一波一波的袭向自己,那种惊恐和强烈的不安告诉洛芷珩,出事了!

    她不知道是谁出事了,但是那一定是她极为重要的人!在联想到洛芷芜的态度和避而不见,洛芷珩几乎一下子就确定了是穆云诃有危险!

    穆云诃在做什么?洛芷芜为什么要拦着自己不让出去?洛芷芜越是不让她出去,她就越是恐惧害怕,明明说好了中午来见她,可是这都下午了洛芷芜还不来!他想干什么?想要逼死她吗?于是洛芷珩彻底怒了,终于爆/发了!

    她能发泄的就是砸烂所有的大学,然后故意让自己在危险的碎片上走动,吓死那群敢已死相逼的奴婢,在将洛芷芜给逼出来。她不敢轻举妄动,她也害怕自己真的不管不顾的冲出去了,万一给穆云诃添乱搅局了怎么办?所以还是先将洛芷芜弄来问清楚的好。

    洛芷芜脸色有些阴沉下来,他愿意忍受洛芷珩的无理取闹,就是不能忍受她一丁点的不爱惜自己,于是沉声喝道:“别说胡话!有什么话不能好好的说?你非要弄成这样?”

    “我想和你好好说来着,但你愿意让我好好说吗?你连面都不露!我能找到你吗?”洛芷珩冷笑两声,顺手将手边的茶杯扔了出去。摔了个稀巴烂。

    洛芷珩感觉不过瘾,立刻反身起来走向另一边的架子,那上面还陈列着许多的瓷器,她依然走在那些碎片上,吱吱咯咯的声音偶尔还伴随着嘎嘣的脆响,让人头皮发麻的想,这东西要是扎进了脚底下该有多疼?

    洛芷芜眼皮子狠狠跳了起来,一叠声的喊道:“姑奶奶你可别乱动了,当心扎到啊!你想怎么样都好,我这不是来了吗,你要有怨气就往我身上发,别胡闹了,你的脚,你的脚!”

    洛芷芜急得都快要跳脚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洛芷珩危险的走来走去,吓得心跳有点不正常了。

    洛芷珩就站在那些碎片上停下来,斜着眼睛看着洛芷芜道:“现在想说了?那你告诉我,穆云诃怎么了?他怎么了!”

    洛芷芜一噎,洛芷珩还真是敏感,竟然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但他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本来以为一切都能很顺利的,按照穆云诃的说法,顺利的话,中午的时候大概就能回来了,但现在已经下午了,距离穆云诃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了,可是还不见穆云诃回来,也没有丝毫消息传来,洛芷芜也是着急的派人出去打探,依然一无所获。

    他总不能告诉洛芷珩真/相吧?穆云诃现在可是凶极不知呢,要慎重,不能刺激了洛芷珩。

    “你别胡思乱想了,穆云诃那小子精着呢,他能有什么事啊?我今天出去办事还看着他了呢,好着呢。”洛芷芜看上去很不在意的说道。

    但洛芷珩却大声喝道:“不可能!你说谎,要是穆云诃没有什么的话,你为什么不敢让我出门?你害怕我听见什么消息,你害怕我去找穆云诃。你为了拦住我,竟然让这群奴婢已死相逼,你知道我会心软,你都算计好了,你知道我不会真的忍心看着这么多人撞死在我面前。要是没有事,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招数来对付我?”

    “哥!求你了,你告诉我穆云诃究竟怎么了?我不敢轻易的出去,可是我为了穆云诃,这群人的死活我真的可以不计较不在乎,哪怕是良心债再重我也不在乎。我要不是因为害怕自己的出现反而会连累穆云诃,要不是想要先弄清楚状况,你以为这群奴婢的生死真的能拦住我的脚步吗?你告诉我,就是在帮我了,你不告诉我,如果以后真的除了什么事情,你别后悔!”

    洛芷珩说的坚决又狠戾,洛芷芜听的心惊肉跳又感叹穆云诃好福气,竟然就娶了他这么好的妹子。

    “告诉你可以,但是你不能胡闹,因为现在我也还不清楚究竟怎么样了。其实我是答应过穆云诃的,要对你保密。”洛芷芜一个白眼飞过来,表情无奈。

    “你妹妹还没有那脆弱不经事,你只管说。”洛芷珩着急的走过来,一路走来又让洛芷芜心惊肉跳起来。

    他惊呼道:“小祖宗啊你可别乱动了,扎到你可怎么办!”

    洛芷珩就站在原地不动了,刚好还是站在一堆碎片上。她心里暗笑,她才不会让自己置身与危险之中呢,她那么怕疼的人,又容易受伤,哪里能不爱惜自己?更何况要是在这种时候弄伤了自己,怎么去找穆云诃?她脚上穿的这双小靴子可是经过了蛮荒特殊的加工制作而成,用料更是稀奇考究的,刀枪不入,水火不怕,又很柔软透气好,是专门为她打造的。

    不过,不能告诉洛芷芜,不然还真没吓唬他说出实话?

    “你快点说吧,要是有一句隐瞒我,那我就不继续砸东西,专门在这上面踩踩踩!”她骄蛮的说着,还示范似的用力的跺了几脚。

    洛芷芜吓得连忙那个说道:“你快别乱动了,我告诉你,穆云诃发现洛凝霜是冒牌货了,发现了一系列的问题,于是设计了一出戏,想要引蛇出洞。这几天他忙着迷惑人心,和洛凝霜装恩爱,他怕你生气所以不敢告诉你。”

    “不止是这样吧?他还有什么后招?印社促动?难道今天他就打算将那套毒蛇引出来了?!”洛芷珩推测出来了穆云诃要做的事情,不由的脸色一变,恨声道:“你怎么能让他这么做?你知道这么做多危险吗?那幕后之人绝不是简单之辈,穆云诃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穆云诃了,他不是对手的!”

    洛芷芜脸色也是一变,道:“那幕后之人究竟是是谁?穆云诃显然已经猜出来了,但他没有告诉我,而你知道,却也没有告诉过我。”

    洛芷珩一颗心都飞到了穆云诃的身上,哪里能力会洛芷芜的问题,只一个劲的问道:“那他回来了吗?他现在在哪?”

    洛芷芜摇头,脸色很难看的道:“还没回来,和他预计的时间完全不吻合,按理说他早就应该回来了的,但是现在都没有动静,我担心会不会是出什么状况了?”

    洛芷珩浑身一僵,有些站不稳,心慌意乱的就要往外冲,一路踩着碎片冲到了门口,洛芷芜伸手都来不及抓她,她就已经飞奔而过了。可是刚到门口,却一头撞进了同样快速冲进来的人怀里,两人撞成一团,巨大的撞击力让洛芷珩被弹回来,狠狠的向后踉跄而去。

    穆云诃眼疾手快的去抓她,眼看着她身后脚下的那些瓷器碎片,也是脸色一变,速度更快的冲进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拉进了怀里,粗鲁的将人扛起来向后退了几大步,这才脸色不好气息不稳的对洛芷芜怒道:“你是怎么看人的?怎么让她这么横冲直撞的?这满屋子的碎片是做什么?伤到她怎么办!”

    穆云诃劈头盖脸的一通指责 ,让洛芷芜从惊愕中回神,口吻极其不好的道:“哟,这是还没死呢,竟然有功夫回来教训大舅哥了?大舅哥该你的欠你的,看不好人了还要挨骂不成?”

    穆云诃薄唇紧抿,他不怕洛芷芜,管他如何阴阳怪气呢,他没有把阿珩看好,就有错!

    穆云诃扛着呆愣愣的洛芷珩转身就走,身后洛芷芜连忙追出来怒道:“穆云诃你小子有病吧?扛着她去哪?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我要带着她去哪,只怕还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吧?当然,为了尊重你,现在我可以问你一声,可以为我们准备一间干净的房间吗?我要和你的红颜知己好好谈谈心!”

    红颜知己那四个字,穆云诃明显的有些咬牙切齿,但也有点提醒的意味。

    洛芷芜脸色又是一变,看清楚了穆云诃眼中的警告和深意,他心中一跳,穆云诃办事回来了还不公开阿珩的身份,难道真的出了什么偏差?穆云诃这明显是告诉自己,现在还不能暴/露珩儿的身份啊。

    洛芷芜又是一脸玩世不恭的道:“既然你开口了,那我自然要大方一点,来人啊,带着神官阁下和本少爷的小知己去厢房谈谈心。少爷眼光就是好,我看上的女人,神官阁下也看上了呢,那我自然不能小气不是?”

    洛芷芜看见穆云诃嘴角有隐讳的笑意一闪而逝,便知道自己猜中了,只怕此刻的将军府也不安全了!

    一更到,吼吼,今天早吧,还有一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