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05 无法开口的保护!床前的眼睛!
    洛芷珩满眼的震惊和不可置信,不应该是这样的啊,虽然他们两个没有直接说明,虽然他从来没有问过,她也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的身份,但是这都几乎是公开的了不是吗?他们都已经是心照不宣了啊,为什么穆云诃现在开口闭口叫她瑞麟?还好像不知道她是洛芷珩一般?!

    洛芷珩终于发现了穆云诃的不对劲的地方,她紧张的抓着他的胳膊,再也顾不得什么心有灵犀的猜测,急切的表明身份:“云诃你怎么了?我是阿……”

    “你什么也不是!”穆云诃凶狠的打断了洛芷珩的话,恶狠狠的目光里带着浓烈的厌恶,冷酷的捏着她的下巴道:“在我心里你什么也不是!别自以为是,乖乖的作为的女人,也许我高兴了还能让你做一个侍妾,如若不然,你就滚回你的蛮荒去!你最好不要想着能够和洛芷芜在一起,本官玩过的女人,哪怕是玩腻了,不要了,那也不能便宜别的男人!你最好看清现实,不要再惹怒我。”

    洛芷珩的喉咙就好象被人狠狠的掐住了,她眼泪成串的落下,心伤又屈辱又难过,穆云诃脸上的冷酷和残忍,让她找不到一丁点的温情和其他情绪,这似乎就在告诉洛芷珩,眼前的男人,真的翻脸了!而且还是最狠戾的翻脸。

    他不认得她,甚至是不知道她就是洛芷珩!

    难道她曾经的那些感觉都是幻觉和自以为是吗?穆云诃对她的好,对她的纵容和喜欢,难道真的都是她幻想出来的?

    不,绝不会是这样!她的云诃怎么能这样对她?

    “穆云诃你究竟遇见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对我发火?为什么要这么愤怒?我回来你身边难道错了吗?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我啊!”洛芷珩快要保额穆云诃给逼疯了。

    穆云诃恨声道:“回来我身边?那不过你看见洛芷芜那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又或者是洛芷芜无法满足你那大的惊人的胃口而已,所以你才回来我的身边!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是很懂的审时度势。但是瑞麟你记住,和我玩小心眼可以,但要是敢自以为是的在我的面前指手画脚,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那你就错了!因为这个天下不可能再有第二个阿珩!”

    “穆云诃你疯了吧!”洛芷珩怒吼,疼痛和惊慌愤怒让她的声音已经走调。

    洛芷珩觉得自己完全听不懂穆云诃的话了,她明明就在这里啊,他应该早就知道的啊,但现在他好像忘记了她是谁,也好像很厌恶她,还说不会再有第二个阿珩,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她不就在这吗?又何来的第二个阿珩?!

    “我是疯了!我的阿珩死了,我的心也跟着死了,从我知道阿珩早已经不在人间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是行尸走肉了!我疯了,没错我疯了,这个世上没有阿珩,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活着还能做什么?”穆云诃似乎忽然非常悲伤,满脸悲怆的低下头,夕阳将他的脸投射出一层阴影,让他仿佛被笼罩在颓废之中。

    “云诃,你看看我啊,我在这里,为什么你要这样?”洛芷珩明明很愤怒的,但穆云诃这个好像陷入了绝望之中的样子,又让她心疼了,她眼中噙着泪水,想要温柔的唤醒穆云诃的理智。

    她就是阿珩啊,她就在这里啊,她没有死,她历经生死却最终九死一生,她回来了,她已经回来他身边了,为什么他看不见?为什么他不让她说出来?洛芷珩觉得自己也快要疯了。

    穆云诃缓缓抬头,极漂亮的凤眸挑起了一丝轻蔑和讥讽的道:“你在这?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真的以为我收拾了洛凝霜是为了给你报仇吗?你错了,你太高看你自己了,我收拾那践人不过是因为我看她不顺眼,我不能容忍欺骗,我不能让一个害死了我阿珩的恶毒贱妇继续猖狂,一切都与你无关!”

    “你以为你能代替我的阿珩吗?你做梦!我的阿珩在我的心里是独一无二的,是不可取代的,没有任何人能够代替她!没有人!我只爱她一个女人,而你们,你,包括以后的女人,只不过是替代品而已!”

    穆云诃的话如同一把刀子扎在了洛芷珩的心上,她已经不知道是痛还是该哭了,穆云诃信誓旦旦的说着对洛芷珩的爱,说着他对爱情的忠贞不渝,但是又一方面狠狠的伤害着自己!

    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明明知道她就是洛芷珩的,为什么忽然就不认她了?洛芷珩想的脑子都疼,脊背也好疼好疼,她已经感觉到了湿腻温热的液体在脊背上流淌,她疼得全身都在哆嗦,眼泪不停的往下落,她多希望穆云诃能清醒过来,安慰她,亲亲她,告诉她,他不过是在开一个玩笑而已。

    但穆云诃的冷酷目光告诉洛芷珩,这不是个玩笑,穆云诃真的不认她了!

    洛芷珩紧紧的闭上眼睛,再也不想看穆云诃一眼的样子,她疼得唇色尽褪,倚靠在门板上,在没有一丝力气应对如此癫狂的穆云诃。

    但穆云诃似乎还不打算放过她,似乎被她不再看他的表情激怒,发狠的抓起她的头发,强迫她面对自己,强迫她睁开眼睛,忽然将她拉进了怀里,暧昧而又绝情的说道:“怎么?伤心了?后悔爱上我了?还是后悔勾/引错了人?我说过的,你在我这里不要妄想能够得到不属于你的东西,但你显然是逾越了!既然这样,那就别让我再看见你,我已经厌弃你了,不知好歹还妄图占有阿珩东西的女人,我怎么还会要?”

    洛芷珩紧缩的瞳孔几乎成了针别,无神的眸子里映衬着穆云诃那张俊美无双阴晴不定的脸,却觉得那么陌生,那么恐怖。

    这张脸是她思念过无数次的脸,是她每一个夜里疼痛的不能入眠的安/眠/药,是她多少次想要放弃生命却依然在咬牙坚持的希望。可是这张脸,她朝思暮想的容颜,她从没有想过,会有一天这张脸上的表情竟然能轻而易举的杀了她的心!

    “你是说,你不要我了?”她颤抖着声音问,声音里有讽刺,有冷冽,有伤感,更有绝望崩溃。

    穆云诃心脏狠狠的收缩着,心里脑子里都在疯狂的咆哮着:我怎么会不要你?不要哭阿珩,别难过。可是他脸上却挂着冷峻邪魅的表情,玩世不恭而又不甚在意的好像洛芷珩不过就是一个玩物的道:“要?我要过你吗?你从来就没有走到过我的心里来,又何谈不要呢?不要太抬举你自己了。”

    “彻底被本官厌弃其实也不是不好,最起码你是除了阿珩之外本官的第一个女人,本官不会亏待你的,你要的粮食的事情,本官一定说到做到,三天后粮食一定装上车,到时候本官希望看见的是蛮荒的女首领瑞麟带着粮食和你的人,一起离开穆王朝!”穆云诃冷酷的说道。

    洛芷珩呼吸急促,血液已经蔓延到了尾椎,却不能烫热她冰冷抽搐的心,她咬牙道:“你是要赶我走?!”

    “何必说的这么难听?你本来就应该离开了,毕竟来了这么久了,你的国人能离开你吗?时间长不回去,只怕你的子民们都会恐慌吧?说不定又开始继续吃人了?你不早点回去你能安心吗?你来的目的不就是要粮食吗?目的达到了,离开不是理所当然吗?”穆云诃薄情的说道。

    洛芷珩在自诩聪明冷静理智,可这一刻也被穆云诃这连番的打击和绝情给打击的心理终于崩溃,她什么也想不到,怒火在胸腔里狂妄的燃烧,她殷红的眸子越发的深邃,尖锐的声音带着一股骄傲和倔强的怒道:“穆云诃你好样的,今天我终于看清了你的真面目,这就是你不为人知的一面吗?冷酷无情又愚蠢!你赶我走,好,好得很!我会走的,我一定会离开,并且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我!”

    她有她的骄傲和底线,纵然明知道穆云诃今天不正常,但他不给她一丁点的提示,不给她一点的暗示,就这么狠狠的伤害她,她在坚强也不能理解不能原谅,纵然他有万般理由,但今天这些绝情的话已经够了,已经不能再为他那个理由而解释了!

    他不要她了,不要就不要,她洛芷珩离开穆云诃一样能活得很好!!

    穆云诃心中苦涩,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将洛芷珩惹毛了,他想开口解释,也知道只要他给洛芷珩一个眼神的安抚或者是暗示,她都能立刻的明白和忍耐配合,但他不敢啊!

    就现在他都能感觉到脊背阵阵发麻的感觉,那个鬼魅的人就好象是印在了他的脊背上一般,他做什么哪怕是一点的蛛丝马迹都能被那个人发现看破,虽然他的灵魂力量已经不能用了,但他的感应能力还在。能给他这么强力的危机感的人,一定不好对付!他这个失去一切能力的占卜神官,绝对保护不了洛芷珩,他不敢拿洛芷珩的生命安全开玩笑,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和心软。

    只有这样冷酷,才能真正的激怒洛芷珩,也才能让洛芷珩真正的发泄情绪,不有一丁点虚假。

    今天是解释不了了,只怕从现在开始他更是没有机会解释了,背后那种感觉好像就近在咫尺,他留在这都是危险万分,他毫不怀疑,只要背后那个人愿意,现在就能轻而易举的杀死他!因为现在的他是没有丝毫能力自保的。

    穆云诃心中悔恨不已,是他莽撞了,只想着尽快的将洛凝霜那背后之人引出来,想着快一点灭了害阿珩的想,想着能快一点的给阿珩一个公道,却没有太仔细的安排一切,如今是一步计成,却还有一个更厉害的、也是不在正常人范围内能消灭的人出现了。

    而他最大的失误和错误就是不应该急急忙忙的来见洛芷珩!

    可是那么多天不见面,他着实是太想她了,每天想念的睡不着觉,明明她已经回来了,他却只能压抑着思念不去看她,就怕露馅。但千算万算千防万防却还是弄出来这么大的一个纰漏,将危险带到了阿珩这里来。他只希望他今天的这番姿态能让身后那人不要将目光放在阿珩身上。

    穆云诃一点也没有想自己现在的处境更加的危险,他甚至没有一丁点的部署,他连自保都成问题,背后之人的迟迟不出手也更让穆云诃不安起来,他清楚,这个人越晚动手,就图谋越大,而他因为没时间安排护卫保护,现在就等于是没人知道他正在危险之中,而现在她想要安排也为时已晚,因为现在的他除了装作不知道背后那人的存在就什么也不能做了,他有一点动作,只怕就是必死无疑。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洛芷珩见自己都说这么决绝的话了,可穆云诃还是一脸无所谓,甚至有些讽刺的看着她,她一张苍白的小脸瞬间涨红,有羞臊的也有难过气得,她咬着牙指着门外怒道:“赶快滚!别再让我看见你,滚!!”

    穆云诃冷笑一声,淡然的道:“你对本官的不客气,也就这一次了,下一次见面,记住了客气一点,不然本官不保证会对你怎么样。还有,记住了,本官不想再看见你,三天后带着你的粮食立刻滚出穆王朝,就像你现在让本官滚一样,本官也让你滚,赶快滚,看见你多一眼本官都觉得厌恶和腻歪!”

    “你!”洛芷珩气得狠狠的咳嗽起来,娇弱的身体贴着门板剧烈颤抖,眼底的泪光碎裂成一寸寸的碎片,里面夹带着无数的心伤和哀凉。

    而穆云诃却毫不留情的拂袖离去,走的潇洒而解脱,似乎真的不将眼前这个女人当成一回事,似乎真的是摆脱掉了一个令人厌恶的大包袱。那姿态,看得洛芷珩更加的胸闷疼痛,闷哼着再也坚持不住的话落到了地上,顺着她话落的门板看去,鲜红的血液清晰的染在其上。

    洛芷珩连呼吸都不敢用力,觉得胸口疼得厉害,她用力的按着胸口,脊背也在跳动似的疼痛着,她甚至不敢叫出来,屈辱,绝望,崩溃和难过一起涌向她,她将脸埋在自己的双臂之中,呜呜哭泣,断断续续。

    这就是她深爱的男人,这么冷酷无情的对待她,口口声声的说着深爱着洛芷珩,不会背叛洛芷珩,后面却又说会有很多女人来给洛芷珩当替代品。最可笑的是她竟然也成了穆云诃口中的洛芷珩的替代品!

    她是洛芷珩,她竟然要代替自己吗?

    洛芷珩只觉得无限悲凉,心里好痛。穆云诃那句以后的所有女人都不过是洛芷珩的替代品,狠狠的刺伤了她的心。

    他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愿意认自己,却要找来其他女人吗?那样的穆云诃还干净吗?洛芷珩不敢想象,如果穆云诃真的不再是曾经的穆云诃了,真的和其他女人翻云覆雨,那她会是什么样,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可是如果穆云诃真的找来了其他女人,那她该怎么办?这样的穆云诃还有她留恋的价值吗?还有她继续深爱的必要吗?一个已经肮脏了的,不爱她了的男人,她为什么还要?!

    洛芷珩越想越极端,越想越愤怒,她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思想了,她被穆云诃刺激的无法冷静,将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往最坏的方面去想,想到最后,她的结论是,如果穆云诃真的不知检点,以怀念洛芷珩的名义去找女人,玩/女人,那么她就坚决不要穆云诃了!!

    她不要一个肮脏堕落的男人!哪怕那个人是穆云诃也不行!

    穆云诃就应该是冰清玉洁的,是独一无二的,是最爱洛芷珩并且不会多看多想其他女人一下一眼的人,穆云诃是最单纯的男子,如果这样的穆云诃变质了,如果他们那份纯美干净的爱情不在了,那么她绝不会再留恋过去!

    洛芷珩在最悲观的情绪中,终于再也抵不住疼痛的侵袭,彻底晕了过去。

    穆云诃回到家中,吩咐人立刻给洛芷珩的牌位制作出来,便休息去了,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的风平浪静,他好像什么也没有察觉到。可是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穆云诃却知道,就在此刻,就在他的床边,有一双眼正在一错不错眼珠的看着他!

    穆云诃看似平静的脸下,那颗心也是绷得紧紧的,被一个诡异的不人不鬼的东西盯着,没有人能真正的做到淡定自若,就说那叫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就足以令人失眠紧张了。

    穆云诃丝毫不敢大意,让自己看上去最轻松的进入睡眠状态,身体也努力的放柔软,似乎真的就不知道床前站着一个人,可是他却绷紧了神经蓄势以待,他的腰间就是战神战刀,他并没有摘下战刀,这是他最后的保命符,在没有任何准备和保护措施下,穆云诃能做的就是自救。

    他不能死,哪怕是九死一生,他也不想死!阿珩已经回来了,他还没有给阿珩一个公道,他还没有和阿珩生好多可爱的孩子,他还没有给阿珩一个幸福的家和美满的未来,而现在,他还没有安慰阿珩,他怎么能死?

    就算力量悬殊,他也要拼死一战,决不轻易放弃生命!因为他舍不得他的阿珩再为了他而伤心了!

    而也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回事,竟然一直没有动弹,就那么看着穆云诃,穆云诃紧张的神经绷的紧紧的,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能让他紧绷的神经断裂。而一夜过去,那个人还没有动手,更没有离开,这让穆云诃很费解,双方在一团迷雾之下僵持着迎来了第二天的黎明。

    僵硬的躺了一晚上,装睡的穆云诃终于轻轻的动了几下,也就在那一瞬间,穆云诃敏锐的感觉到那站在床边看了他一夜的人离开了,也不能说是离开,应该是知道他要醒了而暂时消失了。

    穆云诃心头狠狠的一沉,这人明显了是要像恶鬼一样缠着他啊,不杀他不惊动他,却会看着他寸步不离的跟着他,这个人究竟是谁?究竟要做什么?

    穆云诃睁开眼,经过一场战斗,又紧绷了一夜完全没有睡着,他此刻已经很难疲惫了,但还要勉强的打起精神来,今天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最主要的就是安排阿珩要的粮草的事情,他昨天就已经找到了一个理由理所当然的帮洛芷珩要粮食,不管别人怎么看,但这个一直跟着他的危险人物应该是不会怀疑的,他只有这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阿珩送走,送到那遥远的蛮荒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他才能安心的想办法对付这个跟着他的鬼魅。

    所以解决粮草的事情一刻也不能耽误!

    但在那之前穆云诃做做样子先来到了下人连夜收拾出来的小灵堂,里面有洛芷珩的灵位,穆云诃站在洛芷珩的灵位面前,满身的哀伤和凄凉藏都藏不住。他眼睛湿润的看着那灵位,什么也没有说,足足站了半个时辰,在外人看来这是主子对主母的一片深情,理所当然的,毕竟穆云诃和洛芷珩的感情好谁都知道。

    可是穆云诃站在这这么长时间,却满满的都用来怀念他和洛芷珩的过去,深深的忏悔着昨天对洛芷珩说的做的那些混帐事,只希望洛芷芜能明白他的苦心,然后去和洛芷珩说明白,希望洛芷珩能够理解。

    阿珩,你一定要相信我,不论以后弄来多少女人,也都是障眼法而已,只是为了保护你的障眼法,我不会让我最心爱的你被人惦记,不会把你推到风口浪尖上去冒险,那些女人都只是为你而死的傀儡,虽然我现在不能和你明说,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穆云诃这辈子只爱洛芷珩一个女人,只要洛芷珩一个女人,此情不渝!

    穆云诃离开小灵堂之后,让人将洛芷珩已死的消息放出去了,这样才能解释他今天开始不正常的行为,但洛凝霜是冒牌货的事情暂时不能放出去,他怕节外生枝,再有人挑起真的洛芷珩哪里去了这样的敏感话题,他现在一点不敢让背后那个人多想关于阿珩的一点事情,就怕那人联想到洛芷珩的存在。

    更何况现在不说洛凝霜是冒牌货,以后等一切都平静了之后,再将这件事情拿出来说,刚好可以给阿珩一个公道,让阿珩回归正位!

    其实就是一句话,时机不对!他百般隐忍和绸缪,不过是因为时机不对罢了。他只能等待时机。

    冒牌洛芷珩的事情被穆云诃封锁了消息,目前还没有几个人知道,就连洛芷珩的奶娘和七碗也被穆云诃想办法在昨天之前送到了将军府中。但穆云胜这个逆贼被诛杀的事情却已经和洛芷珩已死的消息传开了,皇帝这可是解决掉了一个心腹大患,龙颜大悦大赦天下,普天同庆。但同时也深表哀痛,给了洛芷珩很多死后的殊荣。

    穆云诃不过是心中冷冷一笑,他的阿珩一定是长命百岁的,现在就让洛凝霜那践人来承担一切后果吧。

    出门之前,穆云诃来到了水牢之中,阴冷潮湿的地牢之中还有一股恶臭,穆云诃面不改色的通过层层关卡终于到了关押洛凝霜的水牢,居高临下的站在门口看着被绑在水面之上的洛凝霜,她已经虚脱了,断了一臂和少了一只耳朵的她很狼狈,但却一点不可怜,因为她是活该,因为她可恨!

    她已经伤痕累累,脸上的绷带也已经被拿下来,那张被划的乱七八糟的脸看上去可怕狰狞,有人给她止血却不给她止痛,而穆云诃之前每一天在洛凝霜身体里通过那些大夫下的毒药已经成型,让洛凝霜的疼痛会扩大很多倍,别人只不过是划开了一点小口子甚至感觉不到痛,但放在洛凝霜身上,就如同剜肉一般的疼。这就是那毒药的妙处。

    穆云诃眼底冷光残佞,在这阴森的水牢之中,他的戾气也如同扩散了无数倍,所有侍卫惊恐的低下头大气不敢喘一下。

    穆云诃摩挲着腰间的手杖,嘴角有一抹诡异的狞笑浮现,他漫不经心的道:“可是死了?”

    “回主子,没有死。”侍卫恭敬回话。

    “很好,一定要看好了,不能让她死,本官要让她深刻的体会到本官说的那些美妙的死法呢。”穆云诃阴冷的笑道。

    水牢之上的洛凝霜忽然缓慢的抬头,拴着她的铁链子也哗啦啦的响了起来,只不过是一夜而已,洛凝霜已经全无生气,但她偏偏还活着,还能感觉到痛苦。她阴狠怨毒的瞪着姿态翩然的穆云诃,嗓音嘶哑的道:“你想要折磨我,我偏偏不如你愿,你的洛芷珩死了,再也回不来了,你在报复也没用了,嗬嗬嗬,你永远也报复不了我了……”

    穆云诃面色一变!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画纱争取也快一点更上来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小诃诃你好爷们啊,下一章,威武的卸了洛凝霜大践人的哪个零件捏?亲们希望是哪个零件?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