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07 穆云诃的灾难日!
    洛芷芜面色铁青的守在洛芷珩的床前,她已经昏睡了一整夜,还不见转醒,并且洛芷珩一直持续着高烧,虽然能控制着退烧,但却一直在反反复复,洛芷芜的心也跟着反反复复的上下起伏,熬了一整夜,他眼眶发青全身紧绷。

    “骨裂的话,什么时候能好?有没有什么特效的止痛药?”洛芷芜声音嘶哑的问忙乎了一整夜的妖娘。

    刚刚听闻洛芷珩竟然骨裂的消息,洛芷芜是死也不相信的,他绝不相信穆云诃会真的对洛芷珩下死手,真的到达了骨裂这一层,那穆云诃推开洛芷珩的力道会有多大?穆云诃会控制不好吗?他不信!

    就看穆云诃对洛芷珩的纵容,他也不相信。但是洛芷珩的骨裂千真万确,她甚至疼得昏了过去。这些都让洛芷芜不能骗自己,而他也不想骗自己,她的宝贝妹妹确实被穆云诃动粗重伤了!

    洛芷芜的火气忍了一整夜,也积聚了一整夜,脑子里乱糟糟的。他所知道的穆云诃深爱洛芷珩的消息也只是听说来的而已,确实不曾亲眼见过,但传说中的这对夫妻当真事羡煞旁人的。而且还是得到证实的,洛芷芜原本是相信居多的,但今天他不相信了。

    这个天下只有他和父亲才是最爱珩儿的,而穆云诃,他能对珩儿下死手,他们洛家就不会放过穆云诃!就算穆云诃是占卜神官身份尊贵又能怎么样?大不了鱼死网破,总之决不能饶了穆云诃!

    妖娘忙乎了一整夜虽然疲惫,却依然是妩媚动人,娇声道:“其实主人这伤看着严重,但对于主人来说也不过是稀疏平常而已,你大可以不必这样苦大仇深的。”

    “你什么意思?”洛芷芜一愣,不解的看着妖娘。他妹妹都被人重伤了,还是没稀疏平常?难道珩儿在蛮荒的三年里经常被人欺负伤害?洛芷芜想到这就不淡定了,简直是目眦欲裂的道:“说清楚!你们蛮荒这群蛮子是不是欺负她?不然她怎么会经常受伤?”

    妖娘也被洛芷芜那满脸的煞气惊住了,忙乎了一个晚上,到了今天早上洛芷珩的情况也才算稳定了点,洛芷芜这就要秋后算帐了?妖娘满脑子官司,却依然妩媚的解释道:“这件事情你还是等主人醒来之后亲自告诉你吧,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请不要大惊小怪的,主人的身体本就很脆弱,轻轻一点重力都有可能让主人的身体出现状况,骨裂骨碎都是常见的,主人的身体和正常人的不同,易碎并且很脆弱敏感。”

    “而主人这次受伤看似很严重,但却是主人受伤次数里面最轻的一次了,可见那穆云诃也并没有真的用力来伤害主人,不然主人就不是现在这种程度的伤了。想来,穆云诃还是记挂着主人的。”

    洛芷芜简直震惊的毛骨悚然了,他家的阿珩自来身子骨好,娘胎里带出来的那点病弱早就被他们父子调理调养的不见踪影了,洛芷珩的身体他当哥哥的还不知道吗?什么时候向这个随时随地都会发/情一样的女人说的那么脆弱了?简直是不可理喻!

    “胡说也要有个界限!她好好的身体怎么就变得像你说的那样敏感和易碎了?我怎么从来不知道?还是说你只是在帮穆云诃那个混蛋逃脱责任?”洛芷芜暴躁的犹如一头狂狮。

    妖娘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我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帮着穆云诃,对于我而言,主人比什么都重要,那穆云诃和我非亲非故的,我为什么要帮着他?至于主人的事情,那就不是我一个臣子能够言说的了,你想要知道什么,大可以等主人醒来亲自问她。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三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包括主人的命运和身体。”

    洛芷芜目光闪烁,似乎在思量妖娘话中的真假,可惜他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胸腔几乎要沸腾和炸裂了,洛芷珩现在没有醒来,他在着急愤怒也只能暂且压下:“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样,那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方法能让她不疼,并且快速好起来?”

    “是这样的,但是这个方法我不能对你透露,因为这是蛮荒的秘密。”妖娘赞赏的看着洛芷芜,不过那目光在洛芷芜看来,就是赤/裸/裸的勾/引。

    “好,不论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暂且信你,因为她信任你,我就将她先交给你了。”洛芷芜在这里等着只会让自己更加的怒火中烧,他要去找到罪魁祸首,他家宝贝躺在这受罪,那穆云诃怎么能逍遥法外?

    妖娘见洛芷芜满身煞气的往外走,就知道要大事不妙了,这男人八成是去找没有算账了,她慌忙看了眼洛芷珩,见她还在昏睡,便连忙对洛芷芜的背影喊道:“诶,你可手下留情啊,,那穆云诃是主人心心念念的人,要是被你弄得有什么三长两短,只怕主人也活不下去了。”

    洛芷芜急匆匆的脚步历时一顿差点一头栽倒。他暗恨的攥紧了拳头,珩儿最在乎的男人,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将珩儿重伤了,不论穆云诃有什么样的理由,都不应该这样对待珩儿!

    洛芷芜匆忙的离开,此刻阳光正好,刚好是上早朝的时候,他先去那堵着,堵不着就在去穆云诃的家里找人,总要将人找出来狠狠的收拾一顿才好!

    而穆云诃收拾了洛凝霜之后便正常的上朝了,他在试图将一切都造成一个假象,一个因为得知自己心爱之人早已经死了而伤心欲绝颓废堕落的假象。他要将此刻还在紧紧跟着他的人蒙骗过去。好让那人放松警惕,哪怕给他一盏茶的功夫,只要那个人不跟着他,他就有办法布置来牵制这个人。

    但是治服或者是杀死这个人,穆云诃现在根本做不到。他能感觉到这个人是有灵魂力量的人,不论他究竟厉不厉害,但是普通人和拥有最低等灵魂力量的人都不是一个层次的,遇见了拥有灵魂力量的人那就是个死。所以他不会轻举妄动。

    刚下了马车,穆云诃脸色阴沉,他感觉得到那个人也跟着他在马车里,虽然看不见摸不到这个人,但这个鬼魅之人就是存在着的。那人的气机无时无刻的不锁定在他的身上,当真是一点自由的时间也没有的。

    穆云诃拧着剑眉往前走,只觉得迎面扑过来一阵劲风,危险的感觉骤然升起,他下意识的抬头,便只觉得眼前一黑,砰地一声闷响,他的脸上挨了一拳。

    穆云诃踉跄着后退,络绎不绝的朝臣们刚好这个时间上朝,见到这一幕不由得都惊呼起来。却没有人敢上来拉架,只因为揍人的那人是穆云诃的大舅子。

    穆云诃嘴角生疼,半张脸都几乎麻木了,他脸色更加阴沉,刚刚那一瞬间他是能躲开的,但因为看见了是洛芷芜,所以他没有躲开。就当是给阿珩先赔个罪了,让大舅子先打他一顿发泄一下,想到自己昨天对洛芷珩的所作所为,穆云诃很淡然的想,这一拳挨的不冤枉,他活该!

    洛芷芜见穆云诃站直了身子,一脸淡然的样子,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他指着穆云诃的鼻子怒骂道:“你长能耐了是不是?竟然还敢打人了!她也是你能打的吗?你怎么忍心对她下那样重的毒手?穆云诃你混蛋,老子今天替她揍死你,也揍的你骨头碎裂!”

    穆云诃并没有想要反口或者是还手的打算,洛芷芜的愤怒他能理解,但洛芷芜的话他却狠狠的不能理解。

    什么叫他打她?他昨天是为了演戏逼真推了阿珩一把,但他把握着力道呢,绝对不会伤到阿珩的,再说,什么叫也要把他打到骨头碎裂?

    “你冷静一点……”不给穆云诃多想的时间,洛芷芜已经又一拳头挥过来了,当真是虎虎生风。

    穆云诃无奈之下只能先选择躲闪,不能一直被揍吧。他边躲闪边阴冷嘲讽的道:“洛芷芜你冷静一点!究竟怎么回事?难道你是来为你的红颜知己打抱不平的?本官不要的女人你也喜欢?洛公子竟然还有捡人不要的东西的习惯啊?”

    “穆云诃你他娘的就是个混蛋!老子今天活撕了你,看你还怎么口出污言秽语!”洛芷芜见穆云诃不仅没有悔过之心,竟然还口出恶言,更加的升起,咆哮着又一脚踹了过来。直接踹在了穆云诃的手臂上。

    穆云诃一时不察被踹中了那天受伤的手臂,手臂上被洛凝霜砍过一刀的。他疼得动作一僵,反应就慢了一拍,被抓住时机的洛芷芜狠狠一脚踹在了心口上,将穆云诃踹出去了好远,直接撞到了后面的马车上。

    穆云诃只觉得胸腔里气血翻腾着,他眼冒金星身体好一会都没有感觉,就那么僵硬的倚靠在马车上,粗重的喘息着。

    洛芷芜已经红了眼睛,窜过来一把抓起了穆云诃的衣领,粗鲁的就和地痞无赖似的呼喝道:“你小子简直是不识抬举!她怎么不好了你要那么说她?她不是你爱的……”

    “放屁!”穆云诃忽然大喝一声,霸道又威严的声音盖过了洛芷芜的声音,也成功的打断了洛芷芜的话。穆云诃细长的凤眸瞪大,借着彼此几乎对立在一起的距离,眼中终于透露出了一丝情绪,那双眼睛里似乎有千言万语却无法说出来,他阴冷的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不过是一个不重要的蛮荒首领而已,她又不是你妹妹,你竟然要代替她来找我算账?哈,洛芷芜你脑子进水了吧?不过是你的一共红颜知己而已,也值得你如此疯狂”

    “还是你其实是在借机报复我?报复我抢走了你喜欢的女人?洛芷芜原来你的心胸也不太大啊。你就这么喜欢她吗?好啊,那现在我不要她了,把她给你好了。请你看好她,避让她来骚扰我!因为我不会爱上她的,这个世上我只爱洛芷珩一个女人,坚决不会爱上她!你替我转告她,请她别再痴心妄想了,赶快滚回她的蛮荒去吧,这辈子都别再让我见到她。”

    洛芷芜彻底惊住了,他被穆云诃这些绝情狠戾的话吓着了。他应该愤怒的,但是穆云诃那双眼睛里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隐讳的让他几乎一无是自己看错了。他似乎在恳求他不要说出来,可是又好像骄傲的在和他对立。

    洛芷芜忽然觉得看不懂穆云诃了。

    穆云诃忽然不经意的一眨眼,眼底的异色他这一次是清晰的看出来了。于是洛芷芜终于冷静下来,难道穆云诃真的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才会说这些看似绝情的话?所以昨天才会那么突兀和莫名其妙的对待珩儿?

    是了,只有这样才能理解穆云诃的不正常行为。洛芷芜这会二倒是想起来了昨天穆云诃刚到他家的时候给他打眼色的情形。能让穆云诃紧张谨慎到这种程度,那让穆云诃忌惮的人究竟是怎么样的强大?!

    洛芷芜心思急转也不过是一瞬间而已。他表情扭曲的拉着穆云诃的衣领,一脸忿忿的道:“你嘴巴放干净一点!你也配提珩儿?你根本就配不上珩儿,救你这样朝秦暮楚见异思迁的男人,哪里配得上我家珩儿?要是让珩儿知道你这个口口声声说深爱她的男人,转眼间就从她的哥哥手中抢走了喜欢的女子,珩儿绝对会对你失望彻底,并且恨死你的!”

    洛芷芜想着顺着穆云诃的话说说看,看穆云诃什么反应,他才好做判断。

    而穆云诃一脸讥讽的接道:“她就是在恨我那也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一个女人能够代替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了。不过是抢走了你看上的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蛮子,有什么了不起的?更何况还不算是抢走,是她自己贴上来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穆云诃将一个失去了爱妻,彻底颓废,从而一切都无所谓的浪子的形象演绎的惟妙惟肖。就连洛芷芜看见他这个样子都恨不得踹死他,那暗中之人看见了只怕也不会有什么怀疑的。

    洛芷芜心中了然,果然是有问题!能让穆云诃紧张到这种程度,他也不得不重视了。现在想来穆云诃这么做只怕是不想要将珩儿牵连进去吧?在一想到下人昨天传回来的穆云诃的话,还有今天穆云诃的话里面都有让洛芷珩赶快走,离开穆王朝回到蛮荒去,洛芷芜更加确定了穆云诃的真正目的。

    心理面叹气一声,自己果然是被珩儿的事情气得冲昏头脑了,竟然这么不冷静,这点事情都这么久才想明白。

    可是另一面洛芷芜又很愤怒,就算你有天大的理由,你也不能那样对待珩儿啊,昨天那些话让那么爱他的珩儿听见,该有多伤心啊?更何况珩儿还受伤了。总而言之,穆云诃就算有天大的理由,这件事情上也是不可原谅的!

    洛芷芜心中坚定想法,便横眉冷对的道:“穆云诃你别猖狂!瑞麟被你那一推撞在了门上,把骨头都撞裂了,从昨晚一直到今早都在昏睡当中,高烧一直在反复,整个人都很脆弱。你将她伤到这个份上,别说她一定不会原谅你了,就连我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洛芷芜有仇必报,何况还是自己宝贝妹妹的仇,那是必须要报的彻底的。穆云诃不让阿珩痛快,他又怎么能养穆云诃痛快呢?既然穆云诃真的很爱珩儿,那么珩儿受伤的消息,一定能让穆云诃心里难受着急的吧?

    洛芷芜果然在穆云诃的脸上看见一丝龟裂,情绪在即将泄露出来的时候,却被硬生生的换上了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洛芷芜心中都不得不佩服穆云诃了,果然是厉害啊,明明是着急在乎的,但是偏偏不能泄露出来,就让你有苦说不出,着急上火,急死你!

    “我并没有用力,你别想要骗我。”穆云诃故作不在意的冷笑道,可是声音却有点轻颤,在外人看来,那是因为洛芷芜抓着他的领子太久了,他已经呼吸不畅了。

    可是穆云诃的眼底有风暴在酝酿,黝黑的眸子里浓浓的蕴含着别人不能理解的情绪。他想问洛芷芜这些不是真的,他真的没有用力啊,阿珩怎么会昏迷不醒?怎么会骨裂?!他不相信!但是洛芷芜的愤怒告诉他,这是真的!

    穆云诃着急的抓心脑肺的,自杀的心都有了,可是他什么也不能做,更该死的是他现在什么也不能说,就连关心一句阿珩也不可以!穆云诃着急的恨不得不管不顾的再一次冲到将军府去,但他却必须忍住,那种无奈和无助,着急担心着实很折磨人心。

    “没有用力瑞麟现在会还在昏迷?穆云诃你这个伪君子!伤害了别人还理直气壮的要将人赶走,你也好意思做人?我警告你,别想轻易的将瑞麟赶走,就算她伤心的想要离开这里,我也不会让她就这么离开,我不会让你继续猖狂的!”洛芷芜虽然是带着情绪的,但还是很理智的在帮着穆云诃圆谎,可是实际上这又何尝不是在将洛芷珩剔除那个暗中之人的视线?

    只要让暗中之人清楚的知道,并且彻底的相信,瑞麟只不过是一个蛮荒首领,她离开也无所谓,这样就好。到时候他们将洛芷珩送出去,离开这个危险之地就轻松了。

    穆云诃强压下心中的狂躁担忧,为洛芷芜的配合和聪明而感到开心,不论怎么样,能先将洛芷珩送出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比什么都重要。有了洛芷芜的配合,造成一种他穆云诃和洛芷芜为了一个女人而意见不合,针锋相对的场面,到时候他想方设法的将瑞麟赶出穆王朝也就合情合理了,希望暗中之人不会怀疑。

    穆云诃觉得时间紧迫,更想要将洛芷珩快点送出去了,因为他不知道那背后之人究竟会什么时候动手?

    “洛芷芜你这是要和本官作对吗?”穆云诃危险的说道。

    洛芷芜猖狂一笑道:“是又怎么样?你抢走了我看重的人,可你却不在乎她,现在竟然还要自私的赶她走,只因为你不愿意看见她?穆云诃你还能更自私一点吗?我是不会让你继续伤害瑞麟的,只要瑞麟不想离开,我是一定会保住瑞麟留下来的。”

    “是吗?那好啊,咱们就看看究竟谁更厉害,是你能保住她留下来,还是我能将她驱逐?我厌弃的人,这辈子都别想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杀她都已经是仁慈了,既然你和她都会这么不知好歹,那么你们就等着我将你们一起驱逐出去吧!”穆云诃冷傲的说道,仿佛被真的激怒了,竟然连洛芷芜也被迁怒的要赶出王朝。

    “哼!你好狂妄的口气,穆云诃我就等着你出招,我们看看究竟是谁棋高一招!”洛芷芜狠狠的放开穆云诃的衣领,愤怒的拂袖离去。

    “本官拭目以待!”穆云诃貌似志在必得的残酷一笑,似乎目空一切,傲然的在人们各种目光中走进皇宫。

    看戏的人们都傻眼了,这是哪一出啊?神官阁下什么时候这么堕落了?竟然和大舅子抢女人?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阁下最心爱的女人不是洛芷珩吗?这洛芷珩昨天刚出意外死了,阁下就另结新欢了?也不对啊,阁下这是在洛芷珩还活着的时候就另结新欢了呢,难怪洛芷芜这个大舅哥要动粗了。

    一下子招惹伤害了洛芷芜两个重要的女人,换作是谁都会发飙的。

    穆云诃在大殿之中傲然而立,看上去冷酷的生人勿进,但心里已经炸开了锅似的沸腾翻滚燃烧着,脑子里都是洛芷珩昨天的表情和话语,她是真的伤心了,穆云诃觉得自己也好疼,心口疼,不知道是洛芷芜那一脚踹的,还是里面疼?

    他真是又生气又心疼又懊恼又惊疑。

    生气的是洛芷珩竟然没有看出来,甚至没有想到他那样做是有苦衷的,只要她还和过去一样坚定的相信自己深爱着她,那么她就不会有昨天那样痛苦和情绪。穆云诃不得不承认,三年确实是一个无法跨越的鸿沟,洛芷珩对他的信任,在这三年之中流失掉,几乎所剩无几。

    他又心疼她受伤了,他怎么舍得伤害她呢?可是他很惊疑的是他真的没有用力,那样撞一下虽然发出来了巨大的响声,但真的不会真的伤害到阿珩的啊,为什么洛芷芜会说阿珩在昏迷,阿珩重伤到骨裂?穆云诃心里长草似的开始不能平静安稳下来,他后悔了昨天那样粗鲁的做法,可是不那样做,他还能怎么做呢?

    本来想的好好的是等他走了,那个鬼魅的热也一定会跟自己离开的,到时候洛芷芜就有时间和洛芷珩说清楚了,他以为洛芷芜是明白他的用意的,但现在看来一切都错了。

    阿珩,阿珩,你一定要安然无恙!

    穆云诃脑子里纷乱的飞舞着的东西都是和洛芷珩有关的,这个朝会他如行尸走肉,直到快要散朝的时候,皇帝开口询问了他,其实也就是慰问,毕竟穆云诃刚刚丧偶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对于今早上的事情,他们也能理解,对穆云诃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同情还是怜悯了。

    穆云诃面无表情的回答了皇帝的话后,就开口向皇帝要粮食了,一时之间大殿之中针落有声,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穆云诃,他不是很厌恶那个蛮荒首领吗?怎么会帮着她开口要粮食?

    因为是穆云诃开口,所以朝堂上很安静,皇帝思索良久,不想拂了穆云诃的面子,但也不想给蛮荒粮食,他正为难之际,宰相开口了,竟然是站在穆云诃那边的。

    这可真是奇了,宰相大人那天不是还在朝堂之上和瑞麟大战吗?怎么转眼几天就愿意给粮食了?大臣们就都想到了一点,果然是红颜祸水啊!这宰相大人能答应,只怕是洛芷芜从中做了什么文章,谁不知道宰相,洛芷芜和皇帝三个人的关系那是相当铁了。洛芷芜为了相好的张口请求,宰相大人会不同意?

    朝中两个重量级的人物都开口了,其中一人还是神官阁下,就没有他们开口的份了,于是都老老实实的听着。

    皇帝沉思了良久,最后宣布退朝,说要在想一想。

    穆云诃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家里,小喜子就双眼通红的禀报道:“主子,世王来了,她、她在小王妃的灵堂里等您。”

    小喜子的伤感是真情实意的,他叫洛芷珩还是称呼小王妃,那是有战友情谊的一个称呼,是让小喜子最成长的一个人,可是小喜子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寻常的出门寻医而已,小王妃竟然一去不复返了。而且世王那张脸……好恐怖!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小诃诃好惨,不停被揍,世王比哥哥还要凶悍,摔!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