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08 诉真/相摆平世王!(留言40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508 诉真/相摆平世王!(留言40000加更)

    穆云诃叹息一声,又来了,麻烦果然是不断的。洛芷芜知道洛芷珩还活着,还好安抚,但世王不好对付啊,因为洛芷珩还活着的消息世王也不知道的。而且现在身后跟着一个鬼一样的人,他就是想说也不可能了。

    “主子,小王妃真的不在了吗?奴/才、奴/才还感觉小王妃还在,就好象还在昨天那样,奴/才要死犯错了,小王妃还会和以往那样来教训奴/才。”小喜子哽咽的说道,像个孩子一样落泪。眼泪落下,小喜子又瞧见了穆云诃手臂上的血,惊呼道:“主子这是怎么弄的?奴/才这就找大夫去。”

    穆云诃心里也不好受,拍了拍小喜子的肩膀,示意他不用张罗了,便脚步沉重的走向后院灵堂。世王那里,可是一场硬仗!打不好,便有可能满盘皆输了。

    穆云诃一脚才迈进门槛,里面就飞出来一只茶杯,穆云诃下意识的想一旁躲去,心中苦笑,今儿还真是他的灾难日,走到哪里都被揍吗?就那么恍惚的一瞬间,穆云诃便感觉到腿上有灼热感传来,紧接着便是灼痛感。

    那茶杯里竟然装着热茶!

    穆云诃面不改色的走进去,似乎身上那些滚烫的茶水不算什么。世王一身的戾气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穆云诃心下微沉,低沉的道:“世王。”

    世王站在洛芷珩的灵位前,背对着穆云诃,她的脊背微微弯曲,一头乌发略显凌乱,双手死死的撑在桌子上,似乎在极力的压抑着什么,只听她的声音低沉黯哑又压抑:“穆云诃,这是什么东西?”

    穆云诃沉默不语,脸上神色变幻莫测。到底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世王开口,这女人虽说精明,但洛芷珩这件事情实在是难以解释,而他此刻也真的不好开口。

    世王许久没有听见声音,便再也忍不住的回过头去看他,只是当世王回头的时候,她红肿的美目和苍白的脸色便映入人的眼帘。美艳无双的世王殿下,这是第一次有如此沧桑疲倦颓废的模样。

    她手指颤抖的指着那尊灵位,看着穆云诃的眼睛沉声喝道:“请神官阁下给本王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穆云诃闭上眼睛,不愿意去看那尊写着洛芷珩名字的灵位,天知道他有多想毁掉这个该死的牌位!他的阿珩还活着,并且一定会长命百岁!忍下心口的焦躁,穆云诃开口的声音略显嘶哑和绝望:“是阿珩的牌位!”

    短暂的寂静,那一瞬间万籁俱寂,苍茫大地似乎所有生灵全部死绝,安静的令人窒息和恐慌。可下一刻,仿佛定格了的世王忽然咆哮一声:“放屁!”

    世王双眼通红,情绪非常激动,她用力的将那牌位一扫落地,木质的排位落地发出刺耳的响声,就如同世王此刻尖锐且不容置疑的呵斥:“本王不过是出门办事几天而已,自不过是短短几天!再回来,你就用这个东西来欺骗本王吗?”

    “什么情况下用得着这个东西?阿珩呢?她真的死了吗?穆云诃你把阿珩弄到哪里去了?还是说你真的不爱阿珩了?你嫌弃她了,所以你要抛弃她,你杀了阿珩?!你用这个牌位来欺骗本王,欺骗银月国?!”

    世王是怎么也不相信洛芷珩就这样死了的,太诡异和不可思议了不是吗?哪有人会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去?就连一个尸体也没有?她回来的时候,大街上沸沸扬扬传的都是穆云胜被杀,洛芷珩已死的消息!

    那是什么?对于世王来说,是噩耗!

    她好好的外甥女,昏迷了三年好不容易醒来了,却偏偏又出意外?世王这三年来虽然不经常在穆王朝,但探子却仔细的将消息汇报给她,穆云诃对洛芷珩一天比一天冷淡,穆云诃甚至会连着十几天不踏进洛芷珩的院子,穆云诃就算和洛芷珩在一起,也绝对不会有一丝悲伤或者渴望洛芷珩醒来的样子。

    这就是穆云诃!天下人敬仰爱戴的神官阁下啊,有谁知道他在妻子昏迷不醒的情况下是如此的冷酷无情?

    按照世王的性格,她是绝对不会忍受这样的穆云诃的,但是洛芷珩爱穆云诃,洛芷珩这辈子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醒过来了,她做姨母的有什么权利将她从穆云诃的身边带走?她只能忍着,委屈着,敢怒不敢言,一日日的看着穆云诃对洛芷珩越来越不在乎!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的纵容和忍耐,终有一天竟然会变成了洛芷珩的灾难开始,穆云诃的罪恶开端!

    “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好端端的大活人就这样说没就没了的!穆云诃你要给本王一个交代,给女皇陛下一个交代,给银月国的子民一个交代!你要是说不清楚,我和你就不死不休!”世王是怒极了,说话也极快没有章法,一会本王一会我的自称。

    穆云诃无可奈何,心理面着急,世王这是真的气得不轻,可他当真事无法开口,他只能硬着头皮无奈的道:“世王,不是我将阿珩怎么样了,而是阿珩真的死了,你可以屏退其他人,我将这件事情仔细的说给你听。”

    眼看着世王这不死不休的架势,穆云诃不得不挑一些重点而又不会牵连到洛芷珩的事情来说,最主要的是不会让身边跟着的这个人怀疑洛芷珩,而想来想去,只有洛芷珩早已死,洛凝霜移花接木李代桃僵这件事情能说了。

    说这件事情第一手因为他早就已经知道,而引出来穆云胜的原因也是这个,他背后这个跟着的人也是知道他已经知道这件事情的,那么就不用隐瞒,他这样说出来反而还能让那人相信他不知道背后跟着个人,从而放松警惕。其二就是因为穆云诃担心世王不罢休反而节外生枝,他还不如自己说出来。

    世王冷笑着到想要看看穆云诃还能说出来什么花来!她让所有人都退下,房间瞬间门窗紧闭,她就站在那落地的灵位面前,气势惊人的道:“说吧,你最好说出来一个令本王信服的接口,否则的话……”

    世王并没有说完整,但这话里面的威胁已经显而易见。

    穆云诃忽然感觉背后的那股阴冷的压力不见了,他还来不及惊喜,便感觉面前有种阴冷的感觉,那感觉就好象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忽然在你面前出现,有一双阴狠而冷冽的眼睛,几乎贴在你的脸上,就那么不错眼珠的看着你,不错过你脸上细微的哪怕是一丝情绪。

    穆云诃面色不改,但心底终究是沉了下去。这人竟然胆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出现在他面前,只怕其中也是有试探的吧,试探他究竟是不是真的感应不到他这个鬼魅的存在?倘若刚刚他露出来一丁点的惊疑,只怕此刻这个鬼魅都会掐死自己了。

    穆云诃有条不紊的道:“世王说对了,你看见的那个洛芷珩确实没有死。”

    穆云诃这第一句话就让世王阴霾的风雨欲来的脸出现了阳光,但也只是一下,世王就蹙眉道:“什么叫本王看见的洛芷珩?难道我们看见的洛芷珩不同?”

    穆云诃没有理会世王口中的讥讽,点头道:“正是如此,你看见的洛芷珩,这个在我的家里昏迷了三年的女人,这个刚刚已经对外宣布了死亡的女人,她,不是真正的洛芷珩!”

    “你说什么?!”世王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随后的半个时辰里,穆云诃将洛芷珩被迫/害,被逼的跳崖早已身亡,洛凝霜自己装成洛芷珩李代桃僵的事情说清楚。

    他用一种沉痛的声音诉说,完全沉积在痛苦之中,还有对洛芷珩的思念和愧疚,以及对洛凝霜的憎恶和怨恨,这些情绪对于穆云诃来说都是真的,所以他也没有露出破绽来。

    世王根本就消化不了这个惊天秘密,这个消息简直如同一道惊雷一般,瞬间在世王的心理炸开了花,将她的感官和认知炸得四分五裂密密麻麻粉碎彻底。半晌,她还惊疑不定的摇头,恍惚的道:“不可能的,天底下哪里有这么邪门的事情?”

    “我刚开始也是不能相信的,但我对这洛凝霜这三年,真的是一点感情也没有,不是我对洛芷珩日渐冷淡,而是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洛芷珩!我也愧疚过,甚至每一天都活在了罪恶感里,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因为她不是阿珩,所以我无法关注她,无法给她多一点感情。”穆云诃悲痛的说道。

    世王恍惚的看着穆云诃,她亲眼见证了洛芷珩和穆云诃的感情,这两个孩子一步步走来,情比金坚,当真是至死不渝的坚定。如果是按照穆云诃这种解释,那么还真的就能说明白这三年来穆云诃对洛芷珩的种种冷漠。因为这个女人就不是洛芷珩,所以穆云诃没感觉!

    但洛凝霜也太胆大包天了吧,竟然敢做下这种罪恶滔天的事情?!虽然匪夷所思和不可思议,但穆云诃拿出来的证据,那场火灾,那口棺木,还有通过洛凝霜引出来了穆云胜,这些事实都让世王无法反驳。都让她不得不接受,不得不承认,阿珩……真的早就已经不在人间了?!

    世王漂亮的眼睛里瞬间冲血,看着脚下的牌位,心中五味参杂疼痛不已,那股强撑着的精气神一瞬间泄气,整个人颓废悲怆的弯腰捡起了牌位,死撑着颜面,却还是不及那泪水坠落的速度。

    二更到,伤心太平洋了有木有,云诃终于摆平世王,但真/相只有小小一部分告诉世王,希望他们以后知道全部不会揍小诃诃。嘻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宝们晚安啦,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