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09 吊唁闹剧!可笑痴情,决绝殉情!
    洛芷珩死了,所有洛芷珩的亲朋好友在第二天就上门来吊唁了,不过奇怪的是穆云诃并没有特别通知谁,更没有让人准备招待吊唁来的人,神官府邸上也没有任何白绫和丧失的奠仪,除了府中多出来了一个小灵堂,神官府邸看上去风平浪静。

    而穆云诃这样做的原因并没有对外解释,他不想大办洛芷珩的身后事,因为他的阿珩还活着,而他这么低调也是给那个身后之人看的,让那人认为他不愿意给洛凝霜操办身后事。

    虽然没有邀请宾客,但佟老几位老人家还是联袂而来,沧桑的脸上是遮挡不住的哀痛,但他们毕竟已经是百岁老人,早就已经看破了世间红尘,遗憾更多与哀伤,可是他们还是不由得想到洛芷珩,那样好的女子就这样离开了人世,想来还是令人心痛的。

    慕容纤雪哭倒在洛芷珩的灵位前,质问洛芷珩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他们一群人等着洛芷珩醒过来,充满了希望从来不曾放弃过洛芷珩,但洛芷珩就这么匆忙的离开了,没有人能接受得了。

    慕容纤雪临走前告诉穆云诃,她已经给南朝传消息了,玉儿应该会来吊唁洛芷珩。慕容纤雪要求见洛芷珩的遗体,穆云诃就让人将造就准备好的一具尸体装在棺木中抬出来,让人们看了,这个人也是满脸的伤痕,根本看不出来面目。

    随后穆王爷来了,和穆云锦一起前来。

    穆云诃看着这两个人,他目光里的情绪一冷到底。纵然他不在乎皇位,但是穆王爷所作的一切都让穆云诃厌恶和愤怒,更多的是伤心。这个人明明是他的父亲,但他的父亲却背叛了自己一次又一次。

    穆王爷不告诉自己先皇的遗言是为什么?只怕是害怕一旦他登基,就会针对穆王爷吧?他的父亲都不信任他,防备他,这又何尝不是他穆云诃的悲哀?

    穆云锦比三年前看上去更加颓废,胡子拉碴的脸上也布满了沧桑,但三年过去,他更加成熟稳重,只是比曾经的张扬变成了如今的沉默寡言,他在穆王朝就像一个影子一般,过着隐居的生活,他已经好多年不上朝不出现在人眼前了。如今能出来,倒也是全了洛芷珩曾经对他说教和拉他一把的情意了。

    穆云诃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看着穆云锦对着洛芷珩的灵位鞠躬,而穆王爷只是站在一边看着,然后他们走到穆云诃面前,穆王爷更显苍老,但目光精锐,可见是老而不衰。

    穆王爷看着他的这个嫡子,三年来他们父子形同陌路,甚至没有一句交谈,穆王爷知道这个儿子是憎恨他的,而他也因为当年隐瞒下来的遗诏的事情,一直觉得愧对穆云诃,真的是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所以也不知道和穆云诃说什么。

    好在现在的皇帝堪当重任,穆王朝在皇帝的手中也算是安稳,他的良心也能好过一点。因为不管是谁做皇帝,只要能让百姓们安稳富强便是好的。这也不算他做错了决定。

    看着父子俩相对无言,穆云锦嗓子也有些发紧,他面对穆云诃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曾经做过了太多的错事了,三年的时间改变了许多,也让他从仇恨和浮躁沉淀下来,仔细想想,什么都是因果循环,他母亲能有后来的下场,和她自己自作孽是不无关联的。他纵然是在心痛,也应该心存理智,毕竟要不是母亲对穆云诃洛芷珩步步紧逼置于死地,也不会把穆云诃逼急了。

    往事不堪回首,穆云锦三年平静的修身养性在今天再次出现了心情波动。

    洛芷珩,这个与众不同的女人,想当初他也是对这个女人动心过的吧?也许只是一点点,也许只是一瞬间,但是那些莫名的悸动确实存在过。那样特别的女人,又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呢?

    好在他陷的不深,后来更是因为玉儿而淡去了这段懵懂的悸动,但是穆云锦还是觉得自己很无耻,竟然对自己的弟媳妇有了那种不该有的感觉。好在他没有泄露出来,也好在他即使打住了。洛芷珩死了,这真的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可他的那段不堪回首,也会随着洛芷珩的死而彻底埋葬。

    而洛芷珩死了,最难过的人莫过于穆云诃了。他们的感情那么深刻,穆云诃现在冷着一张脸,可是心里只怕早就已经是千疮百孔了。穆云诃越是表现的坚强和平静,说不定就越是心里难过。

    穆云锦眸色深重,也许,他会是一个好哥哥,为了母亲而补偿,为了自己而偿还,又或者是因为洛芷珩那些年里对他说过的很多话,比如兄弟之情!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你还有父亲……”千言万语,穆云锦都觉得无法安慰穆云诃,他更想说穆云诃还有他这个哥哥,毕竟他们是兄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手足血脉。可是三年过去,曾经的伤害确实存在,再好的手足之情也未必能弥补这之中的伤痕。穆云锦到底是没脸说自己是哥哥。

    穆云诃对穆云锦的话相当无所谓,甚至是冷笑一声。

    他的笑声里充满了讥讽和不屑,穆王爷当场脸色就变了。是啊,穆云诃有父亲吗?不见得吧,是真的有,可是和没有有什么区别呢?一个连多看儿子一眼都不会的父亲,一个在朝堂上永远支那在别人阵营中,针对自己儿子的父亲,一个看着儿子苦难不断折磨煎熬,却一直冷眼旁观的父亲,还叫父亲吗?

    “既然吊唁完了我们就走吧。”说不出是清冷还是惆怅,穆王爷说完率先离开。

    穆王爷也不想面对穆云诃,太多的伤痕已经让这对父子不知道该如何交谈了。纵然穆王爷此刻也是心中煎熬焦灼,心疼这个儿子失去了最心爱的妻子,但他真的不善表达,他更害怕自己的善意关切,会被穆云诃当作是阴谋诡计防备着。

    穆云锦深深的看了穆云诃一眼,他看不懂穆云诃脸上的表情,竟然一点悲伤没有,又或者是穆云诃隐藏的太深了,连他都看不出来了?离开之前,穆云锦又看了棺木一眼,眼底流过一抹沉重和惋惜,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吵吵闹闹一整天,虽然穆云诃没有大办丧失,但是各方贵人重臣前来祭拜洛芷珩的消息还是传开了。当天的神官府邸往来宾客络绎不绝,穆云诃并没有一直守在灵堂里,有重要的不得不见的客人他才会出来。

    而进入深夜,当祭拜的人已经没有,神官府邸的门口却迎来了一个娇弱的女人。显然守门人是认识她的,放她进去。

    当她站在棺木面前,看着里面躺着的尸体的时候,眼泪再也忍不住的落下,几乎是踉跄着跪到了棺木前,双手死死的抓着棺木,唇瓣被她咬出了血迹,她颤抖的手想要抚摸一下里面安静躺着的人,但最终却只能无力的垂落。

    “我还是来晚了,你可真狠,醒来的时候不见我,现在离开了,也不愿意见我最后一面,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我说过我只会安安静静的等着你,你什么时候获得自由了,想起我了,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你不要我,我不会缠着你。洛芷珩,你终究是不要我的对不对?你可以和慕容纤雪推心置腹,可以对玉儿宠爱呵护,甚至可以为了穆云诃两肋插刀,但是你就是不愿意为我有一丁点的付出!”

    “你这么就这么轻易的离开了,我所有的等待和思念全在一瞬间变成了笑话,你让我成了一个被人用有色眼光看待的女人,我背离了家族,背叛了父亲,我名誉扫地,我终生不嫁。我为了你当年的一句戏言而痴心暗付从不后悔!你却连一句话,一个目光都不愿意给我。洛芷珩,你若真的这么狠,当初又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悲凉的声音在安静的灵堂里,有说不出的死寂和孤独,她说她不曾怨恨,可是声音里的不甘和恨意还是明显的流露。

    她是洛芷珩人生里最无足轻重的一个人,也是洛芷珩一生里最荒唐的一个人,但也是洛芷珩生命中最执着的一个人。

    她坚守着一个玩笑一句戏言,她将自己第一次怦然心动当作一声不悔的信仰,她将自己的第一次芳心暗许给了一个可能永远不会给予她回应的人,她将自己的一辈子就这么义无反顾的许给了一个可能永远不会给她未来的人。但她真的不曾犹豫过,因为她始终坚定,这个人,值得她蹉跎了自己的光阴去等待!

    她做过最坏的打算,她和洛芷珩没有未来,那么只要她还活着,她就会坚持的去爱洛芷珩,就算洛芷珩不爱她,可是只要她坚持就好了,只要洛芷珩活着,她的爱就还存活!哪怕她只能缩在阴暗的角落里偷偷的看洛芷珩一眼,她便可以欢喜许久。

    可是洛芷珩死了,瞬间终结了她所有的期盼思念和等待,也瞬间杀了她的心!

    “你,真的从来不曾喜欢过我吗?洛芷珩,洛公子,我的爱,你真的就这么的不屑一顾吗?哪怕到死,你的心里是不是也不曾有过我的身影?”孙云筠痴迷的看着洛芷珩,她的双眼已经被眼泪遮住,满眼的雾气和泪光,看不真切棺木中那张被毁的乱七八糟的脸,声音似乎很轻,却又带着疲惫的沉重。

    “她不曾爱过你,因为她这辈子就不可能爱上一个女人!”清冷的话从后堂传来,转瞬穆云诃挺拔消瘦的身影便走了出来。

    孙云筠面色骤变,苍白的脸上还挂着惊恐,仿佛是被人发现了她不可告人的秘密和心思,颤抖的看着穆云诃 ,孙云筠跌坐在地上,呼吸沉重,又猛然惊醒,面目有些狰狞的道:“你说什么?你知道了什么?为什么他不会爱上我?洛公子和你说过什么?”

    穆云诃心中叹息,洛芷珩要是知道孙云筠这三年来的所作所为,只怕会内疚死的。孙云筠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人,看似冰冷的不食人间烟火,但是骨子里却非常激烈,而且很倔强。她认准了洛芷珩,不过是一句玩笑话,有几个女人能因为一句玩笑话而将自己的一辈子都给糟蹋了?

    但孙云筠就这样做了,而且还做得毫不犹豫。这无疑是给洛芷珩的良心上加了一把锁,更加的沉重。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孙云筠这个极其自私,她口口声声说不会给洛芷珩增加负担,不会打扰洛芷珩,更不会逼洛芷珩,但是她强势的行为,却和一种无形的逼迫没有区别了。

    这三年来如果洛芷珩还在这,那么孙云筠的这些疯狂的做法,无非就是在逼迫洛芷珩做出一个决定,并且在洛芷珩的心中画上了一道口子,洛芷珩的良心债和道德底线都会被孙云筠给打破。

    可恨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还口口声声的觉得自己很有道理。她是守了三年,等了三年,但她的一厢情愿让穆云诃非常不痛快。慕容纤雪劝过她,但她却当慕容纤雪也喜欢洛芷珩,故意挑拨她和洛芷珩之间的关系,从此拒绝和慕容纤雪交谈。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有病!并且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

    穆云诃看着孙云筠那张脸,便说不出的恶心。虽然他不想承认,但这个女人确实是他的情敌!有一个女人做情敌,这让穆云诃的心理是说不出的憋屈和无语。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来同情一个女情敌。

    既然今天这女人找上门来了,穆云诃便不想在这样拖拉的任由这个女人继续这么等待下去了,毕竟阿珩并没有死,早晚知道孙云筠所作的一切,到时候让阿珩心里难过,还不如现在就让他来做个恶人。

    “请你不要在口口声声的叫我的妻子洛公子,她并不是你口中的洛公子,我的妻子洛芷珩,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人!一个女人这么会爱上一个女人呢?所以你一直都是在幻想,在痴心妄想!”穆云诃语气很重的说道。

    孙云筠并没有震惊的表情,因为她已经听过很多次这种话了,但她很气愤的怒道:“你骗我!我知道你不想我和洛芷珩在一起,所以才故意骗我的!但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洛芷珩他是个男人,你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洛芷珩?”

    “你为什么这么坚定的相信洛芷珩是个男人?”穆云诃很奇怪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病?洛芷珩那种女人一看就是真女人,这么孙云筠就这么瞎?难道她看不见洛芷珩那傲人的胸,白嫩的肌肤和明媚的容颜?

    “是她告诉我的!她说过他之所以男扮女装就是因为怕他爹伤心,后来去参加才人大赛也是为了和他妹妹赌气。他们家那么宠爱他,也是因为他是个男孩。他说的有道理,而且只要是他说的话,我就相信。你们别想起骗我!”孙云筠说道这不由得有些骄傲。

    穆云诃傻眼了,这种信任,不论任何外界因素,不论什么人说什么话都坚定不移的相信着对方的信任,孙云筠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就算是一般的夫妻都不一定能有这么强大的信任吧?

    在一想到洛芷珩现在对他的信任几乎所剩无几,穆云诃就一阵心里发堵,口气更加不善的道:“你那可笑的自我欺骗究竟要到几时?洛芷珩是我妻子,我的枕边人,我每天晚上抱着的,宠爱着的是不是个女人难道我会不知道?我会不比你清楚吗?”

    这话就有点过分了,但穆云诃的火气太高涨了,孙云筠的那种自信和信任刺激到了穆云诃,他很沉稳并且迫切的想要将这个孙云筠踹掉,决不能让这个女人继续存在在他和阿珩之间。虽然孙云筠不是个威胁,阿珩也绝对不会爱上一个女人,但是孙云筠的存在就是让人不自在。

    孙云筠苍白的脸色爆红,哆嗦着指着穆云诃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没办法,穆云诃是个大男人,可以脸皮厚,但孙云筠毕竟是个没有出阁的女子,哪里经得住穆云诃这样的话语。好半天,孙云筠才死咬着牙齿骂了一句:“不要脸的登徒子!”

    穆云诃无语的快要吐血了,他怎么就登徒子不要脸了?天地良心,他对阿珩之外的女人一点兴趣没有!

    “孙姑娘,你对阿珩的情意深重,我很感激,但是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阿珩的名誉,你自己不要名誉那是你的事情,可是阿珩的名誉我却不能不管!你就当是好心放过阿珩吧,毕竟人死为大,阿珩已经死了,你的感情就是在强烈也该化解了。更何况,阿珩千真万确是个女人!”穆云诃改为平静的劝解孙云筠。

    孙云筠悲从心中来,扶着那棺木嘤嘤哭泣起来,她的一生难道真的就是一个笑话吗?她的爱,在这些人眼中真的就这么不值一提吗?她的清楚和所付出的感情,难道真的就这么付之东流了?

    不甘心!到底是心有不甘啊!

    想她孙云筠也是天之娇女,也曾经睥睨天下好男儿,当真是从来不在乎,不放在眼中的,就这么一个让她心动的人出现了,她不管不顾的扑上来了,这么就成了没人要的人了呢?心理面,第一次对洛芷珩有了怨恨,淡淡的,却带着激烈的痛!

    “我不相信洛芷珩是女人,洛芷珩说过他爱我,说过会迎娶我,他说等他离开你,恢复了自由之身之后,就会带着我远走高飞,就会恢复他的真正身份,你们骗我也没有用,我相信他,我就是相信他!”孙云筠越说越激烈,最后竟然咆哮起来。

    有些谎言就是如此,当谎言太逼真,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仿若血脉一般的进入你的五脏六腑,那么这个谎言也就变成真的了。你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自我催眠,幻想,谎言就会披着美丽的外衣在你的心里变成你最美丽最期待的梦想。

    而爱洛芷珩,嫁给洛芷珩,已经成为了孙云筠的梦想!一个疯狂的梦想!

    孙云筠眼中光芒激烈,情绪起伏剧烈,她看着棺木中的人,那么狼狈和凄惨的洛芷珩,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她也心痛。她今天来,就没有想着在活着出去!

    既然洛芷珩已经不在了,那么她还活着有什么意义?她当年说过,死也要和洛芷珩在一起!她说的出,就做得到!

    洛芷珩,阎王殿里地狱深渊,这一次你再也不能丢下我!

    孙云筠僵硬的站起来,弯腰进棺木,深情的看着那张狰狞的死人脸,温柔的决绝的低声道:“不要怕,我来陪你!”

    穆云诃见她这样便已经很侧目了,又耳力惊人,自然听见她模模糊糊的呢喃了,当即脸色一变,怒喝道:“不得胡来!”

    但他的话还是比孙云筠的动作晚了一步,只见孙云筠的袖口里划出来一把匕首,被她抓在手中,高高举起,对着自己的腹部扎去!动作又快又决绝!

    穆云诃脸色铁青的冲过去,抓住了她的胳膊,将她往后拉,一脚踹在了她的手腕上,将刀子踹掉,随后又将孙云筠扔开,将那把匕首踢出去好远。这才面目威严的转身呵斥道:“你这是做什么!要死也请你去别的地方,你国公家的女儿死在我家,我还真是担当不起!”

    “你为什么要阻拦我?你这个混蛋,我要为洛公子殉情!我要和他一起死!”孙云筠狼狈的跌坐在地上,仰头怒吼道。

    没有死成,她很暴躁,眼底闪烁着疯狂,脸上都是泪水。得不到的心酸和失望,失去了的难过和绝望。孙云筠才二十几岁的生命里,经历的悲欢离合爱恨纠缠,在这一刻彻底的击败了她倔强刚烈的性格,她终于崩溃!

    三年来不是没有压力的,一个人住在外面,顶着所有的压力和恐惧,只为了坚守心中那份爱。可是没有了,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孙云筠失声痛哭。

    穆云诃心口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一下,他想到了洛芷珩,三年前洛芷珩被逼的不得不跳下山崖的那一刻,倘若他在洛芷珩的身边,他会怎么做?

    陪着她,一起死!

    这个答案几乎是瞬间就出现在了脑海中。是了,他愿意和洛芷珩一起死,如果他们生不能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只因为他爱她,爱到可以什么也不要,死也要追随。

    而今天,孙云筠这个看似可笑和疯狂的做法,让穆云诃震惊又憋闷。穆云诃已经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了。孙云筠的决绝,又何尝不是真的爱洛芷珩?但孙云筠的执念太深,深到了已经神志不清的地步,疯狂时刻伴随着她,如她的性格那样极端而危险。

    这样的爱,真的是爱吗?孙云筠到底是真爱洛芷珩,还是只是为了心里的执念和刚烈的性格而坚守自己的执着?已经没有人能看清了,真/相只有孙云筠自己知道。

    可不论孙云筠是什么心态,如果让她知道阿珩还活着,那一定是一场风波。穆云诃狠下心肠冷声道:“你一直坚持的爱着阿珩,其实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你相信阿珩是个男人是吧?好,我现在就让你看清楚,阿珩究竟是不是男人!”

    穆云诃将棺木里的人的衣服打开,露出了带着伤疤的胸脯,虽然带着伤疤,但这千真万确是一个女人的身体。

    “你过来看看,看清楚了,别再说我骗你!”穆云诃冷酷的道。

    孙云筠连忙爬起来,就算是这一刻她也坚信着洛芷珩是个男人,可是当她趴在棺木上看清楚了里面的画面,她彻底愣住了,满眼的不可置信和惊恐,尖叫道:“不!这不是真的!她怎么会是个女人?这不是他的身体!”

    “你的意思是我为了骗你而专门的让阿珩死了?还是我知道你会来,所以特意弄来一句女尸骗你是阿珩的尸体?你真以为你很被我忌惮?我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的折腾,就为了对付你?”穆云诃不屑的嗤笑道。

    可他说的有道理,孙云筠又不傻自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她当真是傻眼了,然后就疯了一般的扒开了女尸的衣服,还颤抖的去摸,上下都摸过了,这才颤巍巍的后腿,她被打击的不浅,一直以来坚信的东西瞬间坍塌,孙云筠彻底崩溃。

    她疯了一般的跑出去,离开了神官府里。

    穆云诃却一点没有轻松的感觉,只要这个孙云筠不死,他就别想安宁,阿珩总有一天是要回来自己身边的,孙云筠就是一颗雷啊。

    “小喜子,让人跟着孙姑娘,不论她做什么,只要她不寻死就不用管她。”穆云诃到底不能看着一个无辜的生命怎的去死。

    世王嘶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这又何苦呢?阿珩已经走了,又何必非要让她知道真/相?”

    一更到,还有一更啊今天,不要以为孙云筠是个打酱油的,这章给她了,是因为后面要用到她啊喂,终极BOSS神马的,画纱最爱玩惊悚逆转了。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