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10 冲突!配合默契!
    穆云诃当然不能告诉世王阿珩还活着,如果不趁着现在让孙云筠死了这条心,以后也是个麻烦。他冷声道:“不管阿珩活着还是不在,她都只能是我穆云诃的女人,没有人能够觊觎我的阿珩,我不允许!”

    世王不知道是该赞赏穆云诃还是该感到遗憾和惋惜,心痛死必然的,洛芷珩的离开对于她来说太仓促,也太突然了。就像明明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孩子,一个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拥有,却忽然被苍天赐下来的孩子,这个孩子她说真心疼爱,视如己出的,虽然还没有到达宠爱如命的地步,但如果不出任何意外,洛芷珩以后就会是她的继承人。继承她一切的财富,当然,她手中所有的秘密组织也将完全属于洛芷珩。

    但是这个意外出现了,并且三年前就出现了。她终于体会突然之间失去爱女的心情,是绝望,是茫然,是惶恐。

    世王身心疲惫,她虽然心智刚强且历经沧桑,但是这份伤心还是让她看上去老了很多。她摆摆手道:“我不想过多讨论孙云筠的事情,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带我去见洛凝霜。”

    既然知道了洛凝霜所作所为的那些人神共愤的事情,那就不可能继续无动于衷。就算洛凝霜也是流淌着银月国皇族血脉的孩子,但是那依然不能让她心软。因为洛凝霜故意害死了琴银衡的继承人!就这一点就不可饶恕!

    穆云诃并不反对,带着世王来到了水牢之中。

    夜晚的牢房里更显得阴森恐怖,巨大的腥味和阴冷在牢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扑面而来,还有巨蟒嘶嘶的声音。

    世王就站在门口,一眼就看到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洛凝霜,她的眼中并没有丝毫的怜悯,相反,还有种痛快闪过。对于银月国的女人来说,敌人就该死,就该被狠戾的对待,哪怕这个敌人是自己的亲人!

    虽然她并不能对待献皇也这么狠戾,但对于洛凝霜她却是没有什么感觉的,践人就该死!

    洛凝霜痛苦是巨大的,她想死都死不了,这也是事实。她在疼痛中无法入眠,自然听见了开门的巨大响声,缓慢的抬头,眼睛眯成一条缝,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中看清了门前的人,洛凝霜惊喜的张张嘴,可是刚站刚开口,就灌进来了满口的冷风和令人作呕的腥味,洛凝霜只觉得一阵恶心。

    她这才想起来,她的牙齿都掉光了,嘴唇蠕动了几下,惊喜和哀痛的声音很虚弱和急迫:“姨母,救我!”

    世王只是冷眼旁观,洛凝霜的心下沉,她以为看到了希望,可世王的样子明显是不想管她的,洛凝霜还想要争取,可是当她看见穆云诃从世王的身后走出来,她连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穆云诃都来了,世王一定是知道了她做的事情了。洛凝霜那一瞬间只有害怕,在也没有一点能够求助的希望。她低下头去,不打算再理会那两个人。

    但世王显然是不想放过洛凝霜的,她冷声道:“洛凝霜,你是洛凝霜?”

    虽然知道穆云诃不会用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欺骗自己,但世王还是想要自己确认一下。

    可洛凝霜已经打定主意不理会他们,甚至是不开口。

    世王脸上怒意滋长,还有什么你这个更好的证明呢?洛凝霜的沉默在世王看来就是默认,因为洛芷珩是不会这么没礼貌的无视她的,而如果眼前这人是洛芷珩,她也绝对不会不开口说话。更何况,看见洛凝霜现在所遭受的待遇,世王就已经彻底相信这个人不是洛芷珩了。因为穆云诃是绝对不会舍得这么对待洛芷珩的。

    那一瞬间世王是伤心夹杂着震怒,怒喝道:“洛凝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的心是什么长得?竟然会如此恶毒!洛芷珩是你的亲姐姐,你竟然这么残忍的设计害死她,还要鸠占鹊巢,抢她的男人和名誉地位,你究竟还是不是人!”

    世王很心寒,难道皇家真的没有亲情吗?银月国的两对孪生姐妹,一样的尊贵却不同的身份,可是为什么其中一人都会变成疯子一样的疯狂?

    献皇是这样,为了名誉地位和权力不惜一切代价,算计所有的亲人。洛凝霜是这样,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害死了自己的亲姐姐。难道真的是琴银家的血脉传承问题吗?为什么每一代人里都会出现如此悲剧?

    洛凝霜冷笑一声,讥讽嘶哑的道:“你问我?你怎么不问问洛家是怎么对待我的?他们从来没有给过我公平的待遇,洛芷珩从来都是掌上明珠,是他们的眼珠子,众星捧月呵护万千,可我只能在暗地里看着,他们从来不曾给过我一丝一毫的温情和疼爱。他们什么时候将我当作过亲人?既然他们不愿意给我我想要的,那我就只有自己抢来了啊,你们凭什么怪我?是洛芷珩自己该死,怨得了谁?”

    “畜生!”世王怒不可遏的咆哮,恨不能一掌打死她。她实在不能理解献皇洛凝霜这类人的心思,怎么会那么奇怪?她作为献皇的妹妹,一样也是什么都没有,就差那么一部就给一站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上,她也不是没有过不甘心和抱怨的,但是那些虚名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又有什么非争不可的理由?

    她不是一样活得很好,混得风生水起吗?就算以后献皇继位了,她也是亲王,最贵非凡。虽然现在献皇失去了继位的资格,但一切还都是未知数,她一样活着她的人生。

    从某种意义上讲,她和洛凝霜的身份又有什么不同?她就无法做出来那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可是洛凝霜却可以。

    世王狠狠的闭上眼睛,实在是看不下去洛凝霜那满身的伤痕。她已经证实了真/相,便不打算继续留在这对着洛凝霜这个疯子了。

    “人在做天在看,你当初那么残忍的对待你的亲姐姐的时候,你有想过你会有这一天吗?你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比死的痛快的洛芷珩能好到哪里去?洛芷珩死了最起码会有许多真心喜欢她的人去思念她,会记住她,会有穆云诃为她魂牵梦绕。而你呢?你死了之后,就说你现在这样生不如死,谁会在乎你?谁会拯救你?”

    “如果还有下辈子的话,希望你能看清自己,看清情感,不要再做傻事。”世王是忠告,也是一个断了念想,她不能救洛凝霜,因为洛凝霜必须死!做过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她也不会允许洛凝霜活着。

    感觉世王真的离开了,洛凝霜这才猛地抬头,眼中最后的意思隐藏起来的希望也最终破灭,巨大的绝望笼罩着洛凝霜,让她呼吸急促起来,她再也忍不住的哭喊出来:“你们这群小人!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们口口声声说着重情重义,说我丧心病狂,但你们和我有什么区别?你们说我对洛芷珩残酷,可你们对我难道就不残酷吗?”

    “我现在也快要死了,不,我甚至是生不如死!可是你是我的亲姨母,但你却对我的生死视而不见,不仅如此,你还冷嘲热讽的说风凉话,你又比我高贵到哪里了?见死不救不是我的特色,是银月国人的传统!你世王就是如此,又何来我面前装作清高圣洁?可笑我还期待你能看在我们同宗同源同血脉的份上来帮我一把,现在看来果然是我太高看银月国的人了。”

    “没错,我是畜生!可我是畜生你们又是什么?和我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洛芷珩一样也是畜生!你琴银世同样也是畜生!女皇陛下我的好祖母,她就是畜生的老祖宗!老畜生!”洛凝霜已经疯了,她破罐子破摔,玩命的怒骂着,语无伦次又歇斯底里。

    世王离开的脚步有一瞬间的停顿,额头上青筋暴跳,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有回头将洛凝霜那个疯子的嘴巴撕开!世王的那一点点怜悯心,在这一刻也终于消失殆尽在了洛凝霜拿着那个口无遮拦的嘴巴上。

    在怎么愤怒,也不应该咒骂长辈的!

    世王离开的彻底坚决,这是穆云诃喜欢看见的,但洛凝霜开口咒骂阿珩,他却不能容忍,狞笑一声,穆云诃吩咐道:“给她吃一颗穿心丹,我要看见她痛不欲生的样子。”

    穿心丹,顾名思义是令人心都被穿透一般的疼痛蔓延在全身,这丹药不会让人死去,但却能匠人折磨的生不如死。时效只有三个时辰,却能让人地狱里面走一遭!

    “遵命!”属下得令立刻去办,慢慢悠悠往外走的穆云诃刚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里面传出来撕心裂肺的凄惨嚎叫。

    出来的时候看见世王站在院子里,明显是在等他。穆云诃薄唇轻抿,走上前去,道:“世王还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世王回头,目光有些为难,似乎在犹豫,迟疑的开口道:“能不能……给她一个痛快?”

    虽然洛凝霜该死也活该,但看见洛凝霜那样生不如死的挂着,明显穆云诃是要狠狠的收拾洛凝霜了,世王到底是有些迟疑,洛凝霜犯下大错,她也不帮洛凝霜求情,但直接杀了洛凝霜就好,有必要这么折磨洛凝霜吗?

    穆云诃眸光骤然阴暗凛冽,不容置疑的道:“不能!她对阿珩做的事情,死一百次也不足以弥补!本官不会让她轻易的就死掉,难道本官不知道现在对于洛凝霜死就是一种解脱了?世王,请你在这件事情上不要插手!”

    穆云诃已经说道了这个份上,世王在多得话也说不出口了,而且她也不想再开口,为洛凝霜那样的人求情,不值得!

    又是一夜无眠,又是一夜那双眼睛直勾勾的在穆云诃的床前盯着他看,穆云诃不明白这个人就近个在看什么?但这个人在观察他,他也在暗中观察这个人,虽然他看不见这个人,但是他的感觉却能感觉到这个人的情绪。

    两个人似乎进入了一场无形无声的厮杀之中。穆云诃不知道这个人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感觉到他的存在,他能做的就是在这种紧迫盯人,一点自由也不给自己的情况下,尽快将洛芷珩送走,然后就找机会将这个人从阴暗中拽出来。

    穆云诃第二天在朝堂之上再一次给蛮荒要粮食,而这一次他直接拿出来了占卜神官的身份,不容拒绝的直接用身份给皇帝压力,这粮食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这是神官阁下的命令。

    穆云诃当了占卜神官这么久,第一次拿自己的身份说话,这么毫不掩饰的假公济私,大臣们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句话也不敢说。

    皇帝当然也是无奈和震惊并存,穆云诃的态度让他很奇怪,也很震惊,他不着痕迹的试探道:“阁下这么在意这件事情,究竟是帮着蛮荒,还是帮着蛮荒的某个女人呢?”

    众臣善意的笑起来,可穆云诃清冷的声音却快速的将那些笑声压下去:“帮助我自己。那个女人不能留在穆王朝,我不允许瑞麟留在穆王朝,给她粮食,让她立刻离开。”

    他这么直白的态度反而让大臣们都愣住了,穆云诃和瑞麟的关系可是最近很香艳的谈资,可是看穆云诃现在的意思,明显是玩够了人家,急于打发出去吗。众人的心里终于有了一丝愉快和如释重负。看嘛,神官阁下也不是那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嘛,没看这都在给自己的滥情债收拾尾巴了吗?

    皇帝心头一惊,暗道好险!当初他可是有打算要将瑞麟收进自己的后宫之中的,不过是多一个女人罢了,但皇帝更看重的是瑞麟身后的蛮荒勇士。好在这只是一个想法,他没有说出来也没有实施,不然这不撞枪口上了吗?还是和穆云诃撞一块。

    皇帝也愿意卖给穆云诃这个人情,虽然现在是荒年,但是给蛮荒的粮食还是能给的,不过还是理所当然的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给了蛮荒足够他们过了今年冬天的粮食。当然这个过冬只是代表冬天,而秋天,是没有粮食的。好在蛮荒的子民并不是很多。

    要来了粮食,穆云诃心头终于放下了一半,他安排人立刻筹集粮食,用最快的时间装备好,安排最精锐的士兵帮忙护送。荒年里粮食精贵的比人命值钱,遇到埋伏或者强盗是必然的了。

    穆云诃安排好这些,终于有了一个正经的理由去将军府见洛芷珩了。

    来将军府的路上穆云诃心里就像长草了一样,恨不得马车快一点再快一点。只不过是一天没见洛芷珩,他就想念的不行。但他又不敢表现的太过于明显,不敢让自己的情绪有太大的起伏和波动,就怕那紧跟自己的人发现什么。

    到了将军府的时候,穆云诃慢条斯理的走进去,迎面而来的是洛芷芜那张铁青的脸。穆云诃眼底闪烁,脸上却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洛小将军这匆匆忙忙的是要去哪?”

    洛芷芜自然是来配合他演戏的。冷笑道:“你来我家做什么?我家不欢迎你,请你立刻离开。”

    看洛芷芜这青筋暴跳的样子,穆云诃就觉得有趣极了,漫不经心的道:“我来只不过是给你府里的女人说一声,她要的粮食我已经给她要出来了,后天一早就能准备齐了,你让她也收拾收拾,然后赶快带着粮食走人。”

    洛芷芜脸色一变,怒气节节攀升,拳头攥的咯咯作响:“穆云诃你别欺人太甚了!瑞麟是我的人,她要走要留都与你无关,你没有权利限制别人的自由和来去!你有什么权利命令她离开?我是不会让瑞麟走的,更不会让她受你的逼迫而离开!”

    穆云诃冷笑道:“我厌恶了的人,想留下也不行!洛芷芜你别得寸进尺,这女人我厌恶了,你想留着我不拦着都已经是格外的仁慈了,你又凭什么和我大呼小叫的?要是我一个不高兴,直接杀了这个女人,我看你到时候还拿什么和我瞪眼!”

    “我从来不知道穆云诃竟然也这么卑鄙无耻!”洛芷芜怒声道。

    穆云诃也不生气,继续居高临下的道:“我只是说了一个事实而已,看在你是我大舅子的份上,警告你,别和我作对,要不然我让你连你的心上人都见不到!”

    “我去你大爷的!”洛芷芜似乎是忍无可忍了,怒吼一声,一拳头挥过来冲着穆云诃的俊脸打去。

    穆云诃自然不会真的躲开,不让洛芷芜打中了自己,自己怎么能恼羞成怒呢?

    砰地一拳,重重地砸在了穆云诃的脸上,真疼啊!穆云诃心里低咒一声,暗骂洛芷芜公报私仇。脸上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的怒道:“洛芷芜你竟然敢打我?你找死吗!”

    “老子找死!老子要死也拉着你这个混蛋!我妹妹死了,你竟然还有心和其他女人勾勾搭搭,现在玩够了又要将人甩掉,你果然是好样的,披着羊皮的狼!老子揍死你!”洛芷芜怒不可遏,当头又是一拳头落下,直直的在了穆云诃的胸口。

    穆云诃被打的步步后退,闷哼着脸色都变了。他缓了一会后手按在了腰间上,怒声道:“洛芷芜你别给连不要脸!本官一再的让着你,不是让你不要脸的!既然你那么替瑞麟抱不平,那你就给瑞麟一起滚蛋吧!”

    洛芷芜一愣,旋即怒笑一声:“怎么?你还想连我一起给赶出穆王朝?穆云诃你凭什么?”

    “就凭本官是占卜神官!”穆云诃阴冷的道。

    洛芷芜嗤笑一声,全然不讲穆云诃放在眼中:“占卜神官?你在用你的身份压制我?”

    “是又怎么样?本官会让你知道本官不仅能压制你,还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穆云诃冷酷的道。

    “你敢!”洛芷芜被穆云诃那满身的气势也惊住了一下,倒是有些假戏真做的愤怒和反抗了。

    “你看本官敢不敢!那个瑞麟从穆王朝滚蛋那天,就是你洛芷芜一起滚蛋之日!洛芷芜这都是你逼本官的,怨不得别人。”穆云诃冷哼一声,一脸阴霾的狠狠看了洛芷芜一眼,而后转身大步流星的就要离去。

    他其实真的不想走,但是洛芷芜把戏份推到了这一步上,他要是在强硬的进去看洛芷珩,那反而会露出破绽。毕竟他那么厌恶瑞麟,又为什么要一定见到瑞麟呢?

    该死的洛芷芜,他一定是故意的!他故意出来就是不想让自己进去见到阿珩,他故意和自己争吵起来,让自己没法继续留在将军府里。洛芷芜,你给他等着!

    穆云诃的憋屈洛芷芜太明白了,就是因为明白,所以洛芷芜此刻心理面非常爽。不仅打了穆云诃两拳,还气得他不能见到珩儿,今天简直是赚到了。不过穆云诃这么谨慎,只怕是那个人还在跟着他吧?

    洛芷芜蹙眉,珩儿离开穆王朝他是一定要跟着走的,目的自然是保护珩儿。可是留穆云诃一个人面对那个不知深浅身份的神秘人,是不是有点不厚道?珩儿知道了只怕也会不同意的。果然他瞒着珩儿什么也不告诉她是对的。

    洛芷芜陷入两难,那边洛芷珩已经踉跄着跑了出来,她要见穆云诃,她要问清楚穆云诃究竟为什么这么对待她!

    宝贝们更新到了,很抱歉今天只能更新这么多了,画纱今天明明很早起来的,可是一直在忙乎这出门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多事情要做啊,各种混乱和浪费时间,画纱太久没有出门了,大冬天的还是晚上实在是伤不起啊。也许是太兴奋了,画纱码字一直无法进入状态啊,竟然写的非常慢,这无异于是雪上加霜啊喂,画纱好着急,但现在出门的时间已经到了,画纱必须出去了,我很抱歉,今天和昨天欠下的更新,画纱一定会给补上的,宝贝们群么么。看在画纱太久没有出门玩的份上,宝贝们体谅画纱一下哈,爱你们。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