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11 刺激!再一次擦肩而过!
    “瑞麟!”洛芷芜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拦,一把抓住了洛芷珩的手臂,神色微变:“你要去哪?”

    洛芷珩抬头,静静的看着洛芷芜,那目光里有悲伤也有疑问,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轻轻的拂开了洛芷芜的手,转身追着穆云诃而去。

    其实她不是不懂,只是有些事情她想不明白,穆云诃的态度太狠了,突然之间就这么对她,若是曾经的她,她会毫不犹豫的相信穆云诃,就算穆云诃要杀了她,她也不会怀疑一下的相信,他是为她好!

    但今天,穆云诃就连一点暗示都没有,甚至装作不认识她了,二三年的分别和痛苦折磨,她在地狱里摸爬滚打的三年里,没有穆云诃的陪伴,她无数次的期盼和等待,最终都成空,她对穆云诃的信任在不可挽回的一点点的减少,她的害怕和忐忑,她的期望和失望,她的煎熬和等待,她的得不到回应,终于一点一点,将她对他满满的信心消耗的所剩无几。

    她都不敢在青衣相信穆云诃了,如果她还是已经的那个她,那么今天她也不会在回来之后继续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这种不信任,何尝不是她的悲哀?她明明还是如此的深爱着穆云诃,却又因为不敢相信而止步不前,一点点的往前挪动步伐,再也不敢昂首阔步的往前走,再不敢无所顾忌的往前冲,因为她不再确定,前方那泥泞的艰难险阻的道路上,是不是还会有一个风雨无阻,不顾一切的等着她,保护她,纵容她的男人。

    当深爱已经变成了伤害,她无力挽回,更无法前行,只能止步不前,在煎熬中彼此试探,彼此伤害。

    而今天的穆云诃,已经改变到了在多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的地步。她的信心更是空前的缺乏,恐惧与惊慌并存,穆云诃,今天的你已经不能在给她一点安全感了,你可曾知道?

    秘术能让洛芷珩损坏的地方以最快的速度愈合,但却不是瞬间治愈。她的脊背因为快速的奔跑而隐隐作痛,她甚至能感觉到脊背上的湿腻,她想,她真的是到了弱不禁风的地步了,她想,就这副破身体究竟还能活多久?

    一年?两年?还是十年?

    她想,她还有一辈子去陪伴穆云诃吗?

    奔跑的脚步,骤然停下,洛芷珩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不觉已经满身冷汗,风乍起,吹惊了她一身细皮嫩肉,偶然发觉,心口不知何时已经痛到麻木。

    “追上了又能怎么样?我还能陪伴他多久?”细风中,她听见自己的喃喃细语。无限哀凉。

    洛芷珩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勇气,不愿意在追逐下去,她目光黯然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苍白纤细的手指,就那么轻轻一下,就可以捏碎的手指,她的脆弱堪比陶瓷娃娃,这样的她,该是被他嫌弃了吧?所以故作不认识,所以尽力驱逐她,所以冷酷绝情的呵斥她……

    谁会喜欢要一个几乎是废物的人?

    洛芷珩对自己的不自信,对穆云诃的缺乏信心,都成为了他们分别三年的隔阂,那道无法跨越的鸿沟越扩越大。

    狠狠的拔起一口凉气,五脏六腑都好像被冻住了一般,洛芷珩忽然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那几乎近在咫尺的大门,目光寸寸冰凉。骤然,转身,离去。

    门口的马车上,穆云诃忽然撩开了车帘,看见的就是洛芷珩那近乎苍凉的一眼,心脏慕然紧缩起来,缩成一团,疼痛蔓延到四肢百害,他控制不住的用手按住胸口,再不敢看洛芷珩的背影一眼,狠狠的闭上眼,表情却冷冽彻底,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他隐藏在袖口里的手狠狠的攥成拳头,如果不是面前那个隐藏着的人,他真的会控制不住的冲下去。

    可是怎么办阿珩?真的不能再让你置身于危险之中了,再也没有什么比你的安全更重要。我什么也不要了,只要你还活着,我就绝对不会放弃自己的生命,可是你若不在了,我们还有未来吗?

    洛芷芜在洛芷珩的房门口徘徊了好久,实在忍不住了才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看见洛芷珩平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却一动不动,洛芷芜喉咙发紧发酸,低声轻柔的喊道:“瑞麟呐……”

    “为什么要叫我这个名字?”洛芷珩嗓音嘶哑,浓浓的疑问巨大的失落,在洛芷芜的躲闪迟疑中终于是带上了哭腔,猛地坐起来喊道:“为什么要叫我瑞麟?!”

    明明都知道她的身份,就算现在不公开她的身份,但也用不着在叫她这个名字了吧?穆云诃这样叫,洛芷芜也这样叫,他们究竟是在叫什么?隐瞒她的身份,发生了的事情却不告诉她,两个男人在打哑谜吗?

    “你就是瑞麟不是吗?”洛芷芜冷静的看着洛芷珩,走到她面前蹲下,抚摸她的发丝,看着她漂亮的红眼睛郑重的道:“你就是瑞麟,蛮荒的女首领,两天以后,你要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穆王朝,不是你的家!”

    洛芷珩倒抽一口凉气,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她是要回到蛮荒去,她本就是一抹孤魂野鬼,在哪里都一样,对于穆王朝她一样没有任何归属感。但这里有穆云诃,有哥哥,有哪些和她生死与共,与她肝胆相照的朋友!

    现在,她最亲的人……让她离开?!

    “回到蛮荒,再也不能回来了吗?”洛芷珩睁着大大的眼睛嘶哑的问。

    洛芷芜摇头道:“这个我不知道,要看他了。不过我相信他是不会让你永远在那里的,你要忍耐,我会陪你去的,你一天不回来,我就陪伴你一天,哪怕所有人抛弃你了,我也不会抛弃你。”

    洛芷珩摇摇头,再度躺下,虚弱的问:“不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了是吗?”

    当然不能,告诉你你还会走吗?洛芷芜心中说道,摸摸她的小脑袋,坚决的道:“什么也没有发生,你好好睡觉,过两天我们就动身。”

    洛芷珩在一句话也没有,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她基本是在床上度过。妖娘几乎要被她的主人吓死了,寸步不敢离开,本以为今天还会费一番口舌才能让洛芷珩起来的,没想到一大清早洛芷珩就起来了。

    妖娘惊悚的看着洛芷珩坐在梳妆镜前,仔细的梳头穿戴,然后吩咐她收拾好行囊,今天他们就启程回家。妖娘兴奋的找熊王狼王去了。

    今天上京城里最热闹的莫过于城门口那一辆辆装满了粮食的马车了,长长的队伍从城头到城尾还看不见头,这些粮食还不是给蛮荒的全部粮食,这是第一批而已,第二批三批会随后分批送到。

    妖娘兴奋的看着那些粮草,熊王也终于露出了一个欢快的笑容,就连一直冷冰冰的狼王也是难得的嘴角微弯,三个俊男美女简直比那些粮食还让人眼光发亮。但老百姓们一想到这么多的粮食就给了那些蛮子,他们就觉得肉疼,看着粮食和蛮荒的人简直是眼冒绿光了。

    洛芷珩从容的走来,满身星辉一般的耀眼夺目,身上除了妩媚和尊贵气息,在也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悲伤和落寞。

    “粮食检查好了?”她清冷的声音在嘈杂的环境中显得格外鹤立鸡群,周围的声音迅速的安静下去,人们都惊奇的看着这两天大街小巷人人皆知的传说中,用身体换取粮食的女人。

    这几天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传说,蛮荒女首领瑞麟,为了得到粮食,竟然出卖身体给穆云诃,而穆云诃竟然也被勾/引了,这才极尽全力的帮忙筹集粮食。人们对于蛮荒首领的这种行为感到非常轻蔑和可耻,更为穆云诃竟然掉进圈套而感到痛心。

    但人们又何尝不是有一种好奇?据说这个女人可是让洛小将军和神官阁下这两个连襟反目成仇的,这女人究竟是何方妖孽?让穆王朝最最痴情的穆云诃,和穆王朝最最年轻有为的小将军剑拔弩张,连亲情也不顾了呢?

    果然是红颜祸水!

    面对周围奇奇怪怪的目光和指指点点,洛芷珩置若罔闻,看着满目的粮食,总算有一件事能让自己舒心一点的了。她两天也想明白了一点,不管穆云诃要干什么,既然他不告诉自己,那就是不信任自己,那她又何必留下来继续自讨没脸?她又不是非他不可的!

    现在要到了粮食,她走就是了,穆云诃,你别再来找她!

    洛芷珩绝不承认她现在有多任性和闹情绪,她告诉自己,她绝不会在那么低声下气的忍耐穆云诃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她是要走了。她会昂首挺胸的离开,她会让穆云诃明白,她真的可以走的潇洒!

    “主人马车准备好了,您上去吧。”妖娘扶着洛芷珩往后走。

    洛芷珩却一摆手,微微抬起了小下巴,眼角余光早就瞥到了那站在一旁看似检验粮草的穆云诃,见他没有往她这边看一眼,洛芷珩心口酸痛,嘴角却笑的风情万种的道:“不用,我要骑马。”

    妖娘下了一跳,下意识的反驳道:“不行的!您的身体不能骑马,您怎么能受得住?”

    “我是主人还是你是主人?我要骑马!”洛芷珩眉目怒瞪,扬声已经带上了戾气。

    妖娘第一次见到洛芷珩这么凶狠的目光,吓得一时间愣在原地。

    狼王见洛芷珩这样任性,又不知道要珍惜自己的身体,便不由得怒道:“胡闹什么!乖乖上马车上去坐着。”

    洛芷珩下意识的要反驳,余光却瞥见了穆云诃瞬间僵硬下来的侧脸,那优美的脖颈上青筋突突地跳了两下,也让洛芷珩的心混乱的快跳了两下。她咬住唇瓣,娇媚的嗔怒道:“我不要嘛,一路上坐在马车里多闷啊?那么长的路程,骑马才痛快嘛。狼王,你就让我骑马吧,好不好嘛?”

    在甜美的女声也抵不过此刻这女人那发自骨子里的甜美和妩媚,她娇嗲的声音又不媚俗,又不令人厌恶,干净清爽的妩媚反而让人精神一震,不由得骨头都酥了。众人不禁感叹,果然是个红颜祸水啊,就听这声音,是个男人也顶不住这女子的you惑啊,难怪神官阁下和小将军都成为人家的裙下之臣呢。

    别人也许都会觉得惊艳,但狼王和熊王妖娘可就觉得惊悚了。这女人何时这样说过话?简直太可怕了。

    可是狼王心理面对洛芷珩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的,此刻洛芷珩这么明显的撒娇,让他冷硬的心里瞬间柔软,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可是他漂亮的眸子还是柔和了下来,里面点点的宠溺都碎成了星光,包裹着娇小的洛芷珩,语气也是无奈中略带着一些试探的纵容:“你自己骑马太危险了,我要说不能骑马,你是不是还会坚持?”

    洛芷珩似乎仔细的想了一下,忽然娇笑道:“不让我自己骑马也行,要不你带着我一起骑马不就行了吗?这样你就能保护我了呀。你可是我蛮荒的第一勇士,你的保护,一定比任何人都安全!”

    洛芷珩笑得天花乱坠,眼看着穆云诃都僵硬了的身体,洛芷珩只觉得一口恶气终于发出来了,但随即就是满身的疲惫和内心的空虚。她都这样了,穆云诃竟然还不开口说一句,看样子是真的打算让她离开了。这么想想,她又觉得好无助。

    好不容易回来的,却又被他赶走了。

    狼王很惊喜洛芷珩的态度,走到她身边确认的道:“你真的要的我共骑一匹马?”

    狼王定定的看着洛芷珩,刚刚她说出那话的一瞬间,狼王的心脏狠狠的跳动了起来,那种又快又狠的速度让他几乎担心自己会不会下意识就就要死去了。心理面的开心是溢满了的,他想控制,但嘴角就那么奇怪的翘起来了,他控制不了自己的目光,他想,他此刻,他眼中一定都是这个女人。

    纵然他从不曾见到这女人面具下的容颜,但他想,他是喜欢上这女人了!以至于她一句话,就能让他置身天堂一般的快乐满足。

    “当然,我的勇士,你愿意让我骑马了吗?”洛芷珩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想法了,声音更加温柔,态度越发暧昧。

    狼王确实优秀,身体挺拔高大,魁梧却不会给人一种大块头的笨拙感,漂亮又精致的容颜因为冷冽的气质而显得充满魅力,这个男人向来不苟言笑的,但此刻那冰山一般的嘴角翘起,当怎是天山雪莲忽然乍现,现世的那一瞬间,百花黯然,万物无光!

    洛芷珩甚至都有些被狼王那一瞬间的笑容惊艳到了,她眨眨眼,心里大呼一声,狼王竟然会笑呀?!

    万年大冰山可真是开花了!

    狼王见洛芷珩竟然这么傻乎乎的看着自己,脸上笑得依然俊美勾魂,心里却是忐得意和惊喜并存的,他从没那么骄傲过自己的长相,但这一次,因为他这张脸而让洛芷珩失神片刻,这让狼王格外的惊喜和得意。

    他笑道:“首领对我的信任,我自然不敢不从。”

    狼王正对着洛芷珩笑得花开灿烂,洛芷珩还有点恍惚的时候,一把阴沉沉的声音忽然穿过来,如同一把地狱利剑直直的劈开了二人之间的那层空气,强硬的插/进来,听似漫不经心,实则阴狠歹毒:“路途遥远,前途凶险,真要骑马的话,当心骨头都被颠簸的散架子了。首领还是好好考虑吧,骑马不适合女人呢,当心你那白白嫩嫩的肌肤被晒黑了。”

    洛芷珩在这句话中彻底回神,狠戾的目光直直的看向说话那人,就见穆云诃正在前方不远处负手而立,仿若轻蔑的看着他们。洛芷珩想,如果穆云诃眼中那目光在清楚一点,她会叫那目光为气急败坏!

    贱男人!

    洛芷珩在心里咆哮一声怒骂着。你不是不在乎她吗?你不是要赶走她吗?你不是对她视而不见吗?那你现在又是在干什么?矫情的让人发狂了的贱男人,真是恨不得一脚踹到阴沟里的混蛋!

    洛芷珩心里大骂着,可是眼眶却控制不住的发酸。穆云诃总算有反映了,她也总算是送了一口气,她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是怎么了,她怎么就能对穆云诃一点信任也没有了?曾经他们之间是那么的坚定的相信彼此,但今天,她竟然已经走到了要用试探和刺激来确定穆云诃对自己的情感。

    还有比这更可悲的事情吗?

    你不能装吗?以为她不会?不论你穆云诃是因为什么要赶她走,但她的委屈和难过不能就这样算了,她可以利索的离开来成全你穆云诃的目的,但是别想就这么轻易的得逞和痛快了。伤害了她的心,总要付出点代价才行。

    而让穆云诃最难受的办法,还有比让穆云诃看见自己不在乎他了更靠谱的吗?

    洛芷珩冷冷的收回目光,那撇在穆云诃身上的目光冷的让穆云诃找不到一点余温,也短暂的好像抓不到尾巴的流行,穆云诃脸色微变,目光渐渐冒火。

    洛芷珩却娇笑着对狼王道:“快走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骑马回家了。”

    她下意识的去拉狼王的手,企图让狼王快一点带她上马气死穆云诃。但她的手刚刚摸到狼王的手,穆云诃便已经彻底红了眼。确切的说是从洛芷珩的手抓向狼王的那一刻,穆云诃就怒火中烧了!

    狼王笑着拉着她的手,似乎丝毫不在乎对面那刀子一般射过来的目光,泰然自若的牵着洛芷珩往前走,一边还回应穆云诃刚刚的话:“就不劳神官阁下费心了,本王会照顾好瑞麟首领的,也会非常尽心。再说,本王又怎么能舍得瑞麟有一丝一毫的损伤呢?”

    穆云诃狭长的眸子骤然眯起瞳孔紧缩,双方几乎要面对面的瞬间,洛芷珩甚至能感觉到两个男人之间那种相互排斥的剧烈气场,乃至穆云诃那一身紧绷的气息。两个男人的针锋相对在那一刻骤然明显。

    洛芷珩几乎被夹在两个男人之间,她米米眼,下意识的靠向了狼王的身边。

    穆云诃满身的火气骤然间强烈,却也在洛芷珩看来的时候,又骤然间卸了一身怒火,反而是一脸玩世不恭的神态,仿佛真的一点不在乎洛芷珩,笑得有些轻蔑和讥讽的对狼王道:“原来你和那洛芷芜一样啊,都喜欢捡别人玩剩下的?”

    洛芷珩面具下的小脸骤然惨白,瞪圆的眼睛里浮现一片愤怒和难堪。

    穆云诃看见了她的目光,却淡然的一眼一扫而过,多一点的怜悯和心疼都没有停留在他的脸上眼中,他噙着一抹优雅的笑看向洛芷珩的身旁,无形中的居高临下气势滔天。

    狼王脸色淡然,但眼底已然嫌弃怒火,阴冷的道:“你纵然是神官,却也不能如此污蔑蛮荒的首领!首领和你之间清清白白,又何来的玩剩下?更何况,就算是玩剩下,那也只能是我们首领玩剩下的你吧,只怕你是不知道的吧,蛮荒的首领不论男女,向来都是可以三妻四妾的!我们首领,一样是男宠无数,虽然他们未必有你俊美漂亮,但是他们也都是人种翘楚了,阁下还是不要太高看你自己了,首领她,真的不缺男人的。”

    这一次,轮到穆云诃脸色惨白了!

    三妻四妾?男宠无数?不缺男人?!

    这就是洛芷珩在蛮荒三年所过的生活吗?!穆云诃那一瞬间是没有理智的,被狼王口中那个洛芷珩有可能存在过的充满桃花债的三年过往,充满怨恨心痛纠结和惊慌。最终通通都是不信!

    “不可能!蛮荒没有这个风俗!”穆云诃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找到的声音,嘶哑而焦躁,明明是镇定的,听上去却有些咬牙切齿。

    洛芷珩其实也被狼王所描绘的那个‘女王的后/宫’这副强大的画面给惊吓住了。她也想知道,她啥时候竟然有美男无数做男宠了?这很诡异不是吗?

    狼王暗中握紧了洛芷珩的手,看出了穆云诃的外强中干,不紧不慢的道:“你又不是蛮荒的人,你怎么会知道蛮荒的风土人情?你们所了解的蛮荒并不是真正的蛮荒,蛮荒的君主男人是国王,女子是女王。既然是女王,自然是要和国王一样是有后/宫的,后/宫里面不就是男子无数吗?神官阁下也这么孤陋寡闻吗?”

    洛芷珩和穆云诃之间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不然穆云诃不会这么紧张和愤怒。狼王心里有了自己的思量,瞬间就明白为什么一直对自己不假颜色的首领,忽然就这么娇憨和依恋了。原来自己被当作是挡箭牌了吗?

    苦笑不已,失落是必然的,但心理面却也是有所期待的,谁说替代品就不能又变成真的一天呢?

    穆云诃的脸色是一变再变,他慕然低下头,脊背僵硬着,沉默不语着,半晌在抬头,在洛芷珩的目光中冷淡的笑道:“怪不得你们这首领能够四处招蜂引蝶呢,原来是有出处的啊。可真是不甘心啊,本官还以为她会为本官而黯然伤魂呢,却原来她是艳福不浅,本官也不过是她人生的无数桃花艳遇中的那其中一朵,明白了,这样赶走你本官就更觉得爽快了。不,现在不能说是让你走了,滚,立刻滚出穆王朝!”

    洛芷珩冷冷的看着穆云诃变脸,怒火已经让她忍不住想要揍穆云诃一顿了,你还真相信啊!竟然还敢让她滚,混蛋!

    洛芷珩走上前,站在穆云诃面前,仰着下巴狠狠的道:“不用你赶我走,我自己会走的。这个地方,就算是有一天有人求我我也绝对不会回来的!不管那个人有什么理由都不能在让我心里对这个地方有一丝一毫的留恋!穆云诃,我记住了,不过从今天开始,我会忘记你,彻底的,忘记你!”

    穆云诃就那么冷冷的看着听着,似乎很无所谓,甚至他的嘴角上还挂着一抹淡笑,玩世不恭的样子,可是没有人能知道他的心有多疼多难熬,看着他的阿珩用这么恨他的目光说话,听着他的阿珩那话里的每一个字,他都觉得如同刀子在扎他的心肝,疼得他五脏六腑都揪成一团。

    洛芷珩似乎真的没有了任何留恋,就那样撞过他的肋骨胸膛,与他再一次擦肩而过,正如她回来的那天,一样无可奈何的擦肩而过,陌生而又撕痛!

    穆云诃微微低着头,忍受着洛芷珩就这么离开自己,忍受着难挨的心痛和窒息,谁能看见,他的心里,不舍的眼泪已经汇集成海……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一会就能到。昨天抱歉啦,昨天画纱真的很不舒服,所以木有更新,请宝贝们体谅哈。今天是平安夜了,提前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啊,群么么。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请宝贝们支持画纱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