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16恨,不过是爱而不得的伪装!(留言41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516恨,不过是爱而不得的伪装!(留言41000加更)

    那跟着穆云诃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洛芷珩着急的问道:“那你能看出来那是个什么东西吗?或者你认识他吗?”

    妖娘脸色大变,连忙跪下道:“主人明察,属下不认识那个灵魂体,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

    洛芷珩狠狠的吸口气,扶起妖娘道:“我知道,是我不好刚刚太着急了说错话,你怎么会人死那种鬼东西,但是听你的话,那个灵魂体似乎也很不简单呢,他竟然对你笑,那就代表他是知道你能看见他的。云诃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东西而将我送走的?”

    “很有可能,那家伙我看着就觉得很吓人,神官阁下能够感应到实在是很厉害了,他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将主人送出来,只怕阁下也是十分不容易了,能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做到这一步,当真是罕见了。”妖娘一想到那个鬼魅的笑容还是会不寒而栗。

    “是了,这样一切就都能解释的开了。我终于明白云诃为什么对我那么冷酷到底,就连一个眼神一句解释都没有了。如果那个鬼魅的东西一直跟着云诃,那么云诃对我多说一点多做一点都会被那个人发现,云诃根本就没有丝毫机会和我说明白的。哥哥是明白,但是他们两个之间一定是达成了某种共识,这才一起隐瞒着我的。”

    “而能让云诃这么忌惮的人,一定不会是个简单人!只怕这一次才是真正的浩劫的开始,这个人让云诃有了强烈的危机感的存在,所以云诃才会迫不及待的将我送走,他所有的羞辱和冷漠,不过是要欺骗那个人罢了。”洛芷珩狂躁的情绪更加的严重,她来回踱步,絮絮叨叨的说道。

    妖娘见她这样就知道她想明白了,连忙道:“主人说的很对,阁下是害怕您有危险才不得已那样做的。只怕那个鬼魅的东西一直紧跟着阁下呢,不知道阁下有没有受伤啊。”

    洛芷珩脸色剧变,怒道:“该死的穆云诃!他竟然瞒着我还将我赶走!他以为他这样做我就会感激感动吗?他是不了解我还是三年的分别真的让我们生分了啊?混蛋,大混蛋!”

    妖娘一时摸不准洛芷珩的情绪,有点不敢开口。主人这是怪阁下呢?还是别的什么?

    “妖娘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克制那个诡异的东西的?我真的不放心云诃,他现在就是个普通人,一个人留下对付那个东西,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那时候我连后悔药都没有。我不能让自己后悔,我要回去找他!”洛芷珩抓着妖娘的手,诚恳而坚决的道。

    妖娘脸色一变再变,紧张的拉着洛芷珩的手道:“不可以!神官阁下费尽千辛万苦才将您送出来的,您要是回去那岂不是自投罗网吗?反而还会成为阁下的累赘,万一那个鬼东西将目标定在您的身上怎么办?是属下嘴贱了,属下就不应该现在多嘴!”

    “不怪你,你要是不告诉我我才会怪罪你的。妖娘,我来到蛮荒三年,你是亲眼看着我是从在没有的境地里一步步爬出来的,那之前的两年我几乎就是个残废,我甚至连路都不能走,哪怕是风吹草动都会让我经受断骨之痛。你不会知道我那个时候有多痛,我自问我洛芷珩是女人中坚强的顶尖人物了,但是这三年里我却有过无数次想要自杀的念头。因为太痛苦了,我真的已经坚持不住了,所以我想要用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

    回忆太可怕,似乎那些疼痛就隐藏在回忆之中,她只要稍微的想起一点回忆,那么巨大的疼痛便会如同山洪一般汹涌来袭,她避之不及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最后都能坚持下来吗?”

    妖娘抓紧了洛芷珩的手,她知道洛芷珩是想到了过去的那些不堪回首,低声道:“是因为仇恨吗?”

    洛芷珩摇头,那一瞬间,她脸上的面具似乎都诡异的变得柔软温和,妖娘还来不及惊讶,便听见洛芷珩用她从未听到过的温柔声音,似憧憬,似眷恋的道:“因为穆云诃!”

    “仇恨只是让我不甘于毁灭,可穆云诃却让我渴望活下去。纵然我已经伤痕累累,纵然我的未来只剩下支离破碎,纵然穆云诃三年来从不来找我,我失望,我痛苦,我崩溃,我煎熬,我甚至憎恨他,但那些都不过是因为我还爱他,并且深爱。”

    “三年不是我们之间无法跨越的距离,因为这三年来我每一次疼痛中对他的怨念深一刻的同时,我对他的思念也会随之加深,我控制不了自己不爱他,因为不论我嘴上说多痛恨他,多不相信他了,可是我的心里最深处,还是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我信他!哪怕他不来找我,哪怕他对我相见不相识,哪怕他在我面前搀扶那个害得我痛不欲生的仇人,我还是信他!”

    “因为这信任是只有洛芷珩和穆云诃之间特有的,我知道他所有的错误都是因为他不知道,我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的时候,穆云诃一样也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从我知道穆云诃再也不完整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那肤浅的仅存在表面上的那一丝恨意,也终于彻底消散。没有什么不我还爱他更让我欣喜若狂的了。”

    洛芷珩抬头,压在心底的话,突然被激发的说出来,她只觉得心胸开阔,笑笑,她对妖娘道:“这就是爱情,不论他对我做过什么,只要他还是穆云诃,我就相信我们之间没有背叛,他爱我,亦如我爱他!”

    妖娘似乎被洛芷珩口中所说的那种几乎不可能的感情震惊了,她呆愣的看着洛芷珩,耀眼的即使是面具也无法阻挡的光芒,洛芷珩好像忽然间冲破了那曾在娇艳表面下的阻碍,冲破了伪装成活力的死气沉沉,终于充满了生机!

    “主人,虽然我还是不太明白你口中所说的爱情,但是如果这就是你和穆云诃之间故事,那么我很感动。可是我是您的属下,我不能让您陷入险境。回头就是危险重重,我们谁也不知道那回头路上等待着您的会是什么,如果您回去了,那里等待您的知识阁下的……尸体,那么您会怎么办?毫不犹豫的抛弃您的子民追随阁下而去吗?”妖娘艰难而小心翼翼的道。

    洛芷珩嘴角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眼底闪过层层的杂乱,他片刻的沉默,却让妖娘红了眼眶。

    “您果然会追谁阁下而去!在您的心中,阁下比您那些正在饥寒交迫的子民还要重要!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自私一点,不告诉你这些的。”妖娘情绪异常激动的吼道。

    洛芷珩叹息一声,爱情和责任,她如果只能选择一样,那么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爱情,但是她也不会就这样丢下她的子民离去。

    “妖娘,我会好好活着的,穆云诃绝对不会让我有事。我有感应,穆云诃还活着,我必须回去见他,在他最危急的时刻,我是他的妻子,我要陪在他的身边,哪怕他并不希望我回去,我也不会离他而去。我与他有过盟誓之约,对彼此永远不离不弃。就算你不能帮助我对付那个鬼魅的东西,但是可不可以,请你不要阻止我?”洛芷珩几乎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妖娘。

    妖娘很想闭上眼睛不看洛芷珩此刻的目光,但她又忍不住的被洛芷珩虔诚而柔软的目光所打动,她是个女人,幻想过爱情,但却没想到爱情竟然是这种威力巨大的东西,它能让他们冷静理性的首领变得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

    该言辞拒绝的,但是她实在不忍心看见洛芷珩那样的目光,硬着头皮道:“我不会阻拦你的,但是你也绝对走不出去,外面把守的人很多,您的哥哥,格外注意您的安全。您不要企图我会帮助您逃出去。”

    “只要你不阻拦我就好了。”洛芷珩笑着拥抱了她一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要走。

    妖娘忽然喊住她,递过来一根血红色的鞭子,低声道:“这跟鞭子有攻击灵魂的力量,不过不是很厉害,您带着防身吧,其余的,我真的爱莫能助了。”

    洛芷珩眼眶发红,郑重的接过鞭子,又用力的拥抱了妖娘一下,逼退了眼中迅速涌出来的泪水,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您就不害怕有去无回吗?”妖娘艰难的问道。

    洛芷珩回答的却是张扬快意:“我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有去无回?我只怕,有生之年我和他会一错再错,擦肩而过,两次足以。”

    妖娘僵硬的看着洛芷珩毫不犹豫的出了帐篷,一时间极其混乱,她不知道自己做的究竟对不对,可是她不能骗自己,她被洛芷珩说的那种爱情给打动了。也正如洛芷珩所说那样,她的三年来步步泣血,她是一个从鬼门关阎王殿里倔强的一步步爬回来的人,她回来只因为穆云诃,这样坚守的爱情,在绝望到衍生出恨的爱里面,一切的阻碍都可以变得微不足道。

    她连死都不怕,当真是没什么可怕的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