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17 短暂的亲密!灵魂危机!
    “你不应该告诉她,你会害死她!”洛芷芜从外面走进来,面目阴沉声音狠戾。

    妖娘却丝毫不意外他的出现,全然不惧的道:“您刚刚不也没有阻止吗?若真的是害她,那么您不就是我的同谋吗?”

    洛芷芜面目阴霾的阔步走来,霍然出手捏着妖娘的下巴恶狠狠的道:“我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将你丢去军营做女昌/妓!”

    “那您到时候可要快点动手,我只怕您晚了一步会错失良机。”妖娘笑得风情万种的道。

    洛芷芜眼角利光乍现,声音危险:“你是说我抓不住你?”

    妖娘捏着他的袖子暧昧的道:“不,我是怕您晚了一步,只能给我收尸了。因为若是主人有事,我会为主人陪葬!”

    洛芷芜被妖娘的话刺到,是震惊,是诧异,是不可置信,最后都归于一声冷笑,他摸索着妖娘绝美的脸颊,低声切齿道:“你若真的能为洛芷珩而死,我就是给你收尸又有何不可?”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妖娘的脸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那一刻近的几乎贴到彼此脸上,妖娘甚至可以感觉到洛芷芜在说话的时候,牙齿的冷硬和唇瓣的柔软。

    她笑得妩媚妖娆的道:“人家可还没有活够呢,真是希望上天保护主人,让主人平安归来呢。要不然咱们改一下,倘若主人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您就将我收为己有,霸占了吧可好?让人家以身抵债如何?”

    洛芷芜冷哼一声,推开她靠近自己的柔若无骨的身体,冷着脸道:“你最好祈祷横额没事,不然后果就不是你可以讨价还价的了。”

    妖娘纠正道:“若是主人真的有什么,那也真的是我们两个的事情呢,您看啊,您明知道主人离开了您还不阻拦,竟然等着主人走了之后来找我的麻烦,您想在追还一定追得上主人的啊,又何苦来找我麻烦呢?您该不会是看上我了,想要借此机会来霸占我吧?”

    洛芷芜被妖娘的话给堵的哑口无言,他从没见过一个能如此拿着不要脸当话说的女人,还真是不知道羞耻!他懒得和妖娘继续废话,冷哼一声大步离开。

    妖娘也冷哼,鄙夷的看着洛芷芜的背影想,真是个别扭的男人,明明是他自己有意放洛芷珩走的,却又不甘心的来找她的麻烦,难道将过错归咎到了她的身上他就会很安心了吗?什么逻辑!

    洛芷珩偷了一匹马急急忙忙的从小路逃离了队伍,她着急赶回去找穆云诃,又担心会被人发现,忍着身体上的疼痛坚持走出去好远,才敢上马快跑。

    等到天亮的时候,熊王要启程,来请示洛芷珩,这才发现洛芷珩不在了。其实洛芷珩根本就没打算隐瞒着,这件事情也瞒不住。

    熊王那大嗓门一知道,瞬间整个队伍都知道了。洛芷芜装模作样的大发雷霆,理所当然的追着洛芷珩回来了。

    洛芷珩快马加鞭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要不是她的身体真的坚持不住了,她是一会也不愿意休息耽误的。等她赶回穆王朝看见城门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城门早就已经关闭了,她说什么身份也不会给她开了。

    洛芷珩也不着急进去,她不能亮明身份,不能给穆云诃增加任何负担,万一那个鬼魅的灵魂知道她回来了,从而威胁穆云诃那就糟了。

    在城外找了一家客栈休息,第二天洛芷珩换了一身从店小二那买来的男装,戴着斗笠进了皇城。今天的皇城检查的非常严谨,她能感觉到每一个士兵都是严阵以待的,并且仔细检查每一个进出的人。

    洛芷珩心中发紧,她并不能确定是不是穆云诃出事了,又或者是出了其他的什么事情,只期盼着快一点见到穆云诃。

    好不容易混进城里,也不知道是自己敏感还是多项了,总觉得治理开了一天一夜的上京城,变得不一样了。具体是什么地方改变了她也说不清,但是她能感觉到空气中流动的诡异而紧绷的气氛。

    找了一家客栈,将马交给小二,洛芷珩乔装来到神官府邸门口,装作买东西在对面的街市上乱逛。因为神官府邸是皇帝赐下来的,是个临时居所,所以只选择了一个老亲王的府邸来用,所以对面有街市。

    按道理来说这个时间应该是穆云诃下朝回来的时间了,可是洛芷珩瞪了好一会都没有看见穆云诃回来,而神官府邸的大门也是紧闭着。洛芷珩隐隐的不安更加强烈起来。

    “我说你这人干什么呢?你到底买不买啊,别给我捏烂了。”小商贩见洛芷珩只拿着苹果又不买,不耐烦的说道。

    “哦,买,要一斤。”洛芷珩连忙掏钱。装好了苹果,洛芷珩就蹲在小商贩身边道:“我赶路了好久很累了,小哥可否让我在你这蹲一会吃个苹果歇歇脚?”

    “歇着吧。”对于顾客小商贩还是很客气的。

    洛芷珩默默的蹲下,她要来个守株待兔,管那么多呢,等不到穆云诃她今天就不走了。

    也是饿了,连着吃了两个苹果,一边应付着小商贩的调侃,一边注意着对面的动静,却忽然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喧哗声。小商贩很兴奋的站起来,和别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洛芷珩原本是不在意的,却忽然听到有谁兴奋的喊了一句‘好多美女呢,都是皇帝赐给神官阁下的美妾!’

    洛芷珩浑身僵硬,下意识的猛地站起来,怀里的苹果滚了一地她却无暇顾及,挤过小商贩直勾勾的看着对面热闹而来的一辆辆马车,还有最前面的马车外骑马的小喜子!

    小喜子就在那马车旁边,只怕第一辆马车里面的人就是穆云诃不假了!那么他后面的那些马车里,难道真的是装着什么皇帝赏赐的美妾?

    洛芷珩的脸色惨白,死死的攥着手掌瞪着那迎面而来的马车。只见外面的小喜子一脸阴郁,当马车停在门口的时候,小喜子将帘子打开,从里面走出来的人赫然便是穆云诃!

    而穆云诃此刻一身华丽的紫色华服,脚蹬缎面流云靴,俊美的容颜上是波澜不惊的平静淡漠,目光微微扫过喧哗热闹的人群,所有的热闹喧哗便在那一刻骤然消失,他的气场瞬间压到了一切喧哗。

    洛芷珩心头紧缩,紧张的看着穆云诃,她此刻带着斗笠穿着破衣,但只要穆云诃还是她的云诃,便一定能感觉到她,认出来她!洛芷珩的这份坚定是绝不会变的。但是,让洛芷珩骤然绝望的事情发生了,因为穆云诃的目光竟然没有一丝的停留,直接越过她转向别处!

    洛芷珩在那一刻甚至没有忍住的叫了出来,只是她的声音被突然起来的人们的喧哗声压过了,以至于穆云诃就那样在她的眼前,淡漠冷酷的离开,转身走进了府邸。

    而后面那些马车里一个个下来的女子,各个绝代芳华,他们一出现整条街便只剩下抽气和惊呼的声音。一个个惊艳的看着那些女子。而这些女子,无一例外的都是洛芷珩带来进贡的美人!

    洛芷珩看着那些女子一个个眉飞色舞,掩藏不住喜悦和迫切的跟着穆云诃进入府邸,第一次有种强烈的嫉妒和怨恨在心底掀起翻腾!这些美人都是她精心挑选的,可是她从没想过这些美人有一天会成为她丈夫的妾室!

    而穆云诃竟然允许这些女人的到来,这一点让洛芷珩非常的费解和痛苦,她的心里是相信穆云诃的,她知道他一定有这样做的理由,但她是个女人,看见自己的丈夫被一群花枝招展的美丽女人环绕,她不可能不愤怒,不可能不着急。

    洛芷珩有些失魂落魄,可她现在不能冲进去问穆云诃究竟为什么要带回来那些女人,她不知道自己的出现是不是会打破穆云诃的某些计划,而她也不知道那个妖娘口中的灵魂体是不是还跟着穆云诃,会不会给穆云诃带来危险。她现在只能等,等一个机会能够自然而然的靠近穆云诃。

    洛芷珩焦躁的在上京城的客栈里住下来,一住就是三天,每天早出晚归,而她的身体越发的不好起来,腰上的疼痛这几日更显得明显,妖娘不在身边,她就不能尽快的好起来。

    在烦躁的等待中,洛芷珩每天都能看见穆云诃的身影,只是她却感觉穆云诃一点没有感觉到她的存在一般,她无法靠近穆云诃的身边,只能干着急,还好老天恩待她,第四天的时候终于让她找到了一个能靠近穆云诃的机会。

    她的身上不敢带着妖娘给的鞭子,就怕会打草惊蛇让那个灵魂体发现。她跟着穆云诃下朝,今天穆云诃没有成马车,正如她归来那天一样,穆云诃拿着一根拐杖走在街市上。洛芷珩压制着心中的激动,就这么跟着他,然后看见他在一家杂货铺子前停了下来。

    洛芷珩也不敢靠得太近了,便也在一旁停下来装模作样的看东西。她偷偷的看向穆云诃,不知道他买了什么,见他出来后,她立刻跟上去,然后不着痕迹的走进他,渐渐的走在他的身边。

    那一瞬间他们两个人几乎是肩并肩的走在了一起,她想他这一次能感应到她的存在了吧?上一次她戴着面具和他擦肩而过的,他也都感觉到她了呢。

    可是让洛芷珩如遭雷击的是,穆云诃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就好象他的身边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似的,他依然不紧不慢的往前走,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旁边的她一眼!

    洛芷珩身心受挫,气得恨不得抓住他质问他,可想到也许穆云诃是知道她的存在,故意不搭理自己的,也许那个灵魂体现在还跟着穆云诃,他也是无可奈何的时候,洛芷珩就不生气了。

    但她很抓狂,总要有个办法和穆云诃联络吧?但他现在这样让她怎么办?

    洛芷珩这边发愁,穆云诃那边也不好过,他简直就是暴怒!心理面咒骂着洛芷芜是个废物,是个混蛋,竟然连人都看不好,怎么能让阿珩回来?他现在可是危险的很,身体里面压制的力量一天比一天薄弱,虽然不至于消失,但是大魔王每天的折腾,都会让他逐渐精疲力竭,他几乎每天都要和大魔王进行一场抢夺身体的斗争,稍有不慎,他的灵魂就会被大魔王反压制,那么到时候这具身体的主宰就会成为大魔王,届时穆云诃不知道大魔王会不会也能知道他的记忆。

    穆云诃很担心大魔王会接收自己的记忆,那样的话他就会知道阿珩还活着,瑞麟就是阿珩!到时候按照大魔王狠戾的性格,还有对阿珩的怨恨,一定会找阿珩报仇的。到时候别说是蛮荒了,就是天涯海角只怕也会被大魔王给找到的。

    穆云诃正焦躁不已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洛芷珩回来了!还敢站在人群里,当时穆云诃惊得差点没灵魂出鞘。而他灵魂上剧烈的波动放反而让大魔王有了可乘之机,差一点就吞噬了他的灵魂。

    穆云诃这几天都忍着不敢和洛芷珩见面,他知道洛芷珩每天都跟着他看着他,但他甚至不敢去想她,就怕身体里的大魔王也会感觉到,那样阿珩就更危险了。他本想阿珩一定是偷跑回来的,等着洛芷芜发现洛芷珩不见了就应该会追来的,然后将洛芷珩带走,哪知道苦苦等了三天,洛芷芜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连个人影都见不到。

    在心里将洛芷芜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咒骂了千百变,第四天穆云诃终于忍不住了,他也想念洛芷珩,很想很想,所以他今天不乘马车,就这样走在路上,也顾不得其他人惊艳的目光和围着他看了,就这么近距离的感觉到洛芷珩都让穆云诃觉得满足和快乐。

    人来人往的太多,他也不好说什么,而且他也不敢说,他想的事情也许大魔王不知道,但他说的做的大魔王都能看到和听到,这让穆云诃在大魔王没有彻底被灭之前,一点也不敢轻举妄动。

    路再长也有走完的时候,当穆云诃走到了家门口的时候,那群围绕着他的人们也都跟着到了,这让也同样一路跟着来的洛芷珩就显得极其不显眼了。

    穆云诃和洛芷珩都表面平静内心狂躁,穆云诃必须告诉洛芷珩快点离开,他冷静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对跟着他走的人们道:“诸位为何跟着本官?”

    百姓们兴奋极了,神官阁下竟然对他们说话了,还是这么的和颜悦色和蔼可亲,百姓们那点恐惧的心理瞬间被激动取代,一个个七嘴八舌的表达自己对穆云诃的爱戴和推崇尊敬。

    穆云诃第一次利用自己的身份和百姓们的喜爱,微笑道:“诸位客气了,你们对本官的厚爱,让本官惭愧,本官只能更好的保护你们,不让你们受到伤害才好。既然大家都到了我家门口了,那么大家就都喝一杯我府上的茶在走吧,就当是本官感谢各位对本官的厚爱吧。”

    百姓们一听更加的兴奋了,一个个对穆云诃越发的喜爱起来。一时间神官府邸之前人声鼎沸。

    穆云诃吩咐人去沏茶,他就在门口和百姓们亲切的聊天,人们虽然高兴却也不敢太过无礼和冒犯,并不敢太靠近穆云诃的身边,而穆云诃就好象随意的站在人民中间,他的前后左右都站着百姓,而他的左前方的位置站着洛芷珩。

    几乎和他肩膀挨着肩膀,他的手在下面能够触碰到洛芷珩的,他不敢太过,表面上和人们谈笑风生,但暗地里却勾着洛芷珩的小手指轻轻的扯,那动作不经意的,却有点急切和缠绵。

    洛芷珩的脊背僵硬,然后酥麻了半边,斗笠下的小脸终于有了血色,嘴角带笑,微微勾紧小手指,紧紧的缠着他不愿放开。

    他是知道她回来了的!

    洛芷珩感动的想哭,这几天的忐忑不安和委屈,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缓解释放。她知道穆云诃那几不可察的动作代表了什么,他在让自己离开这,可是也带着思念和舍不得。洛芷珩终于第一次的感觉到了穆云诃现在的艰难。

    要不是他真的不方便开口说什么,他不会利用这样的机会来告诉自己他的心情和处境。可是穆云诃越是这样洛芷珩就越是心疼,就越是不能离开他。

    两个人看似平静,可是彼此短暂的肌肤相亲却带着刻骨的缠绵,在众人面前就这般纠缠着,反而别有一番激情和滋味。有些刺激,有些隔靴搔痒,不由得心跳加速,反而让两个几乎靠在一起的人更加的想念彼此。

    这短暂的亲密和温馨的时光被那些泛着茶香的到来给打破,穆云诃优雅的让下人将茶水分给大家,自己也不能一直就在这站着,便亲自拿了几碗分给站在他身边的几个人,几人都很兴奋,感恩戴德的谢过接了过去。

    穆云诃又拿了一碗递给洛芷珩,目光也是看着她的,带着浅浅的笑容,看不出蛛丝马迹。

    洛芷珩却被他的这个笑弄得心酸不已,手都有点发抖,茶碗就没拿住,一下子掉地摔碎了。

    人们瞬间就安静下来,愣愣的看着洛芷珩,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害怕连累自己,有的担忧神官发怒。原本热闹的场面里瞬间针落有声。

    穆云诃脸上笑容不变,又拿过来一碗茶递到洛芷珩面前,温和的道:“不要紧的,不要怕,再给你一碗。”

    人们都被穆云诃着善良和宽容的一面给掳获了,一时间气氛轻松,人们都赞美着穆云诃的仁慈和心胸宽广。

    只有穆云诃心理面翻江倒海,他已经快要忍不住,想要见过洛芷珩抱进怀里狠狠的亲吻疼爱,才能缓解他的相思之苦。他最爱的女人就站在他的面前,近在咫尺,可是他却只能装作不认识,那感觉真的让人很崩溃。

    洛芷珩也好想哭,好想扑进穆云诃的怀里,抱着他不放,可是她不敢,她不敢让自己破坏了穆云诃的计划。抖着手将那碗茶接过来,穆云诃的手指带着灼热的温度,看似不经意的扫过她的掌心,微微的弯曲,重重地点在她的掌心里。

    洛芷珩心头滚烫,和着眼泪将那碗茶喝下,但那一刻,她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光明正大的回到穆云诃的身边来,她不要在这样偷偷摸摸的了,哪怕有危险,哪怕穆云诃会生气,可她就是要和穆云诃在一起!

    “诸位早些回去吧,不然一会天黑了,出现什么坏人的话,本官岂不是要担心和难过了?诸位可不要让本官担忧啊。”穆云诃风趣的笑道。

    所有人都善意的回应他,当真以为穆云诃是在关心他们。可洛芷珩听了这话却眼泪直流,他还是想让她离开这里,该死的穆云诃,竟然还想要自己承担和扛起一切!他究竟将她洛芷珩当什么?她就是那经不起风吹雨打的暖房花朵吗?

    洛芷珩没有说什么,放下茶碗,再看了穆云诃一眼,然后大步离去。

    穆云诃目光黯然,来回的扫过那些离开的人,将洛芷珩的小小身影看了个好多遍,直到再也看不见了,他才惆怅的回到府邸。

    他刚刚坐下,身体里就响起了大魔王不屑的声音:“哼,好虚伪!没想到神官阁下竟然还会利用百姓们的善良和爱戴来做文章,阁下这是要为自己造势,以便他ri你登基之后百姓们不会反对你吗?”

    穆云诃精神一震,果然这个家伙是能看见听见他在外面所说所做的一切的。穆云诃心下微沉,不确定大魔王还知道什么,他小心的收敛情绪,将阿珩的有关记忆都收起来,不敢想一点,冷声道:“就算本官不登基做皇地,这天下诸国的子民也是我的子民,我有责任保护他们,本官难道还用得着讨好他们吗?”

    “可你刚刚就那么做了。穆云诃你如果和本尊合作,本尊保证这个天下会用最快的速度在你手中统一,怎么样?你考虑一下吧,只要你答应放过本尊你,本尊可以在另外的找灵魂寄宿身体,到时候本尊辅佐你,你称帝,本尊就是你的首辅大臣,这岂不是妙哉?”大魔王you惑的说道。

    “你甘心屈居下位吗?”穆云诃漫不经心的冷笑道。

    大魔王似乎被噎住了一下,旋即冷硬的道:“是不甘心,本尊就应该是九五至尊,但是你的身份却是比本尊高好多,本尊只佩服强者,你比本尊强,你就当王称皇,这是天经地义的。这个天下已经分割了太久了,是要再度统一起来了。分久必合此乃天下运势真理。”

    “你懂得还挺多,但是你的主意注定要落空了,本官是不会与你合作的。”穆云诃态度强硬起来,他确定大魔王并没有看见他刚才和阿珩的暧昧动作,也没有感觉出来那个人就是阿珩,他这才放心。

    大魔王又得到这样的答案,便不耐烦的怒吼起来,叫骂了一阵之后,便恨声道:“穆云诃你别猖狂,早晚有你后悔的一天,到时候你就是求着本尊,本尊也不会在放过你的!你不要这个天下,本尊要!你不要以为你能囚禁本尊一辈子,穆云诃你知道的,总有一天本尊可以吞噬你的灵魂,到那时候,这个天下除了穆云诃的一具躯体,穆云诃这个人将不复存在!到时候你的身体还不是落在本尊的手中!”

    大魔王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兴奋。而穆云诃这一次出奇的沉默,因为他知道大魔王的话都是真的。如果他的师傅在不出现的话,那么他会一天天消耗灵魂里面的最后力量,当他 灵魂限制力量最最薄弱的时候,大魔王想要吞噬他的灵魂抢夺他的身体简直是易如反掌!

    烦躁的闭上眼睛,穆云诃不想想起洛芷珩,但还是忍不住的想起了她。而他刚刚想到和洛芷珩过去的事情,就听见身体里大魔王桀桀桀的怪笑起来:“怎么,想念你那死去的亡妻了?不要着急,很快本尊就可以送你去见你的亡妻了。”

    穆云诃猛地加大了灵魂压制的力量,大魔王骤然惨叫起来,穆云诃冷硬的道:“你最好闭上嘴巴,本官现在是杀不死你,但你怎么就知道本官永远不能杀死你?在惹怒本官,咱们就共同灭亡吧!”

    洛芷珩是穆云诃的软肋,他只是想一下大魔王都能立刻知道,穆云诃很惧怕大魔王知道阿珩还活着,便彻底怒了。

    大魔王也安静了下来,灵魂力量的压制也不是闹着玩的,真的很痛苦,但大魔王的的心理却在阴森森的想:臭小子,你就猖狂吧,只要在等几天,本尊练就了吞噬灵魂的更高一层功法,看你到时候还怎么猖狂!那时候本尊就可以霸占你的身体推翻穆王朝了!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