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21 这就上钩了!(留言41500加更)
    原本还在兴奋的春红,忽然被那阴冷的声音吓得全身血液嘎然而止,愣愣的抬头看着那在她眼中神邸一样的人,惊骇欲绝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当侍卫将春红架起来往外拖的时候,春红终于反应过来,她这是要死了?割舌?那岂不是要将她的舌头割掉?那她还能活吗?割掉舌头她还怎么做主子的女人?

    春红那不灵光的脑袋立刻让她惊恐的尖叫起来:“主子饶命啊,不是奴婢的错,是那践人挑唆奴婢前来和主子告状的,都是寻君那践人的错。奴婢对主子忠心耿耿,奴婢的娘也对主子那是一万个忠心啊,主子交代的事情奴婢的娘都做得极为稳妥啊,还请主子原谅奴婢啊。”

    春红确实脑袋不灵光,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竟然惹怒了穆云诃要被割掉舌头。但她下意识里就觉得只要将洛芷珩拉出来当垫背那就没事了。

    可是她越是咒骂洛芷珩,攀扯洛芷珩,穆云诃就越是怒不可遏。他的阿珩那是完美的,万里挑一也挑不出来一个阿珩,他的阿珩又怎么能被一个卑贱的小丫鬟谩骂?

    于是罪行加重,穆云诃阴冷的道:“拖出去,杖毙!”

    春红这会连喊都喊不出来了,傻眼的看着她眼中的神邸,眼泪横流,完全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走上了要被杖毙的道路了?

    直到春红被拖出去打板子,穆云诃暴躁的心情才终于缓和了一点,但旋即心又提了起来。这几天也不知道阿珩在那个人间地狱是怎么熬过来的,那里的人他太了解了,他真该死,怎么能将阿珩送到那里去?

    穆云诃大步流星的往外走,看上去沉稳,但实际上他的脚步已经泄露了他的心,他的心慌了,于是脚下生风,眉宇间带着戾气。

    门外等着的人看见春红被拉出来打板子,吓得连忙就找往回跑,气喘吁吁的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张大娘。

    张大娘一听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惨白目光呆滞,看样子是被吓傻了。整个院子里的人都被吓得冷气频频,看着洛芷珩的目光就好象见鬼了,想到自己欺负过谩骂过洛芷珩的人,更是脸色惨白面如死灰。

    难道这女人当真是不一样的?主子很在乎这女人?那他们岂不是死路一条了?

    而当事人洛芷珩却懒洋洋的坐在那,手里拿着那剪刀继续将穆云诃的衣服剪的稀巴烂。心理面是极开心的,嘴角忍不住的上扬,眼睛里的笑意几乎就要渗透出来了。满心欢喜雀跃的等待着穆云诃的到来。

    张大娘忽然像是回魂一般的爬起来,冲到了洛芷珩面前,扑通一声就跪在她面前,哭喊道:“你赢了,是你赢了!求你救救我女儿,之前对你大不敬都是我的错,我就这一个女儿啊,求你可怜可怜我,救救我女儿吧!”

    “我可没那个本事,那是你女儿,你这一手遮天的张大娘都救不下来的话,我一个微不足道没人要的贱女人又何德何能救下来呢?求人不如求己,你还是求求你自己吧。”洛芷珩懒洋洋的说道,当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的样子。

    同情心吗?洛芷珩讥讽的苦笑,当年若不是对洛凝霜还有几分同情心,若不是一念心善顾念着洛凝霜还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孪生姐妹,她又何苦后来受罪吃苦活得生不如死?还被迫和心爱的男人分散多年?最惨的是还失去了她那么重要的宝贝!

    这些都是她的心慈手软换来的,从那之后,她洛芷珩的身上就没有了心慈手软和善良这些不值钱的东西!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她不要在善良了,她会没心没肺,不会再让自己陷入险境和痛苦的深渊,不会再让亲者痛仇者快!

    张大娘一脸绝望的碰碰磕头哭道:“求求您了或祖宗,奴婢甘愿代替女儿受罚。一切罪孽都是奴婢做下的,和奴婢女儿没有关系啊,奴婢那样做也只不过是受主子的吩咐而已,要不是主子让奴婢那么做,奴婢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断然不敢做出那样的事情啊。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奴婢和奴婢女儿吧,您让奴婢做什么比都可以做的。”

    “哦?你为了你女儿,什么都可以为我做?”洛芷珩似乎很好奇的问道,她单手托着粉腮,好奇的歪着小脑袋,声音悠扬,愉悦的仿若三四月里飞扬的花瓣,甜蜜清新。

    张大娘眼睛一亮,连忙的道:“是的,奴婢什么都可以为您做,只要您救救奴婢的女儿。”

    “可是我却没有什么需要你来做的呢,这样吧,你既然为了你女儿什么都愿意做,那你不如就先剁掉自己的一只手吧,这样就能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为你的女儿牺牲一切了。”洛芷珩散漫的说道,一点不觉得自己的话语有多血腥。

    但在场的所有人脸色却都变了!

    剁掉一只手,那就是个废人了。就算不死以后也全都废了!这女人看上去娇娇弱弱的,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心狠手辣之徒!

    张大娘也是脸色剧变,她心里闪过暴戾,自然是不想毁掉自己的,但想到女儿,那是自己唯一的女儿,不救的话自己以后怎么办?可是砍断自己的手,那让她以后怎么活?

    张大娘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只听洛芷珩又慢悠悠的道:“你可要快着点做决定啊,停火你那女儿是要被杖毙的,你也知道,你女儿金枝玉叶身体娇贵,在打一会,只怕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一只手,换你女儿一条命,难道不值得吗?还是说,你刚刚只不过是在诓我,欺骗我去救你女儿,可实际上你一点没有救你女儿的打算?”

    洛芷珩后来的声音已经是危险的了。张大娘听了冷汗涔涔,她连忙磕头道:“奴婢不敢骗您,但您若是能救奴婢的女儿奴婢也不敢完全相信,不如您先救下奴婢的女儿,然后奴婢一定立刻将自己的手剁下来。”

    “嗤,这种时候了你竟然还有心思和我谈条件,可见你也不是那么在乎你女儿的。这件事情我不会再管了,你女儿的死活是你自己不在乎的与我无关了,你就是在剁下来一只手,我也不会帮你了。”洛芷珩拍拍手站起来,慢悠悠的往分给自己的那间柴房走。

    她本来也没想要张大娘的手,不过是一个试探罢了,不过结果很失望啊。而且外面站着的那个人想必此刻心里也不好受吧?哼,坏穆云诃,就要让你看看你的阿珩现在有多狠心,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将她仍在一个破地方不管不顾了。

    张大娘满眼绝望之色,又痛恨洛芷珩的见死不救和趁人之危,但更恨洛芷珩挑起的这场祸端,要不是洛芷珩,春红怎么会被杖毙?张大娘是恨意弥漫,急红了眼,看见石凳上的那把剪刀,瞬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她飞快的抓起了那把剪刀,冲向了背对着她的洛芷珩,脚下生风,口中怒吼:“践人,老娘要你给我女儿偿命!”

    洛芷珩却好像被吓到了一般,猛地转过身来,便愣愣的站在原地,竟然连躲都不知道要躲开了。

    一时之间惊呼迭起,只听人群之后一声怒吼狠戾传来:“贱妇放肆!还不住手!”

    电光火花间,只见一道白影快速闪过,风驰电掣般冲向了张大娘,随后一道华丽的光芒骤然出现,只听一声清脆的类似嗡鸣的声音响起,旋即便是张大娘的惨叫声。

    光芒散去,只见穆云诃在光芒中出现,手持长刀,在张大娘的见到快要扎进洛芷珩胸膛前前一寸的距离,从张大娘背后将她一刀穿透,鲜血狂涌。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那一刻,圣洁的光芒中,俊美如神邸的男子白衣黑发手持华丽长刀,将人一刀毙命。在优美的杀人方法也是血腥的,但在穆云诃的手中,仿佛死了的不过是一只蝼蚁,丝毫不会令人有恐怖的感觉,仿佛他杀了的这个人本就恶贯满盈,本就该死!

    轰地一声,张大娘那庞然大物般的尸体轰然倒地,死相狰狞,那死去的狰狞面目还保留着她刚刚想要杀死洛芷珩的疯狂和狠戾。

    洛芷珩由始至终一直就那样站着,似乎眼前一切的事情都不能惊扰到她,眼前一切肮脏的尘埃也不能污染到她。面纱被微风轻轻吹起,露出她半截如玉般光滑细嫩的下巴,哪里有什么疾病的症状?只让众人觉得,便是这管中窥豹的惊鸿一瞥都叫人觉得此种冰肌玉骨,当世罕见!

    穆云诃定定的看着洛芷珩,只是几天不见,再见面竟然是刚刚那般凶险的场面,此刻他还是心如擂鼓激烈撞击,惊恐后怕撞击着他的神经,微微松驰便看见她漠然转身,竟然是一字未留,一语未言,如同陌路。

    穆云诃猩红的眸子涌起风云,再也克制不住的上千一把抓住她纤细皓腕,气势如排山倒海般压顶而来,霸道不容拒绝:“你不用留在这了,和我走!”

    面纱下,她嘴角含笑,神色如精灵般顽劣精怪,下巴微抬,暗道:这就上钩了?

    二更到,今天更新完毕,月票加更宝贝们努力哇,画纱也努力加更哈,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晚安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