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24 兄妹相商!洛家宝贝!
    洛芷珩听见召唤自然是要进来相见的,但是她一贯没有对人下跪的觉悟和习惯,于是就站在世王面前。世王蹙眉,厉声道;“放肆!你一个下人见到本王竟然不下跪,这是谁交给你的规矩?”

    下马威?洛芷珩抬头,心里闪过一丝无奈,看来姨母是没有感觉出来她的。不过也不能怪姨母,她现在带着面纱兜帽,姨母认不出来也是情有可原。只不过姨母让自己下跪,这就是下马威了,看来姨母接下来要说的话多半是要针对她的了。

    洛芷珩并不矫情,给自己的姨母下跪她就当给母亲尽孝了,于是跪下,但依然是腰板挺直不卑不亢。

    世王见状,眼底闪过一丝阴霾,穆云诃府里竟然有这么个不卑不亢的女子,观看她跪在自己面前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恐慌张,气质淡然,便能想象的出来这个女子此刻面纱下的小脸上是怎么样的淡定。

    心里奇怪这女子的来历,世王冷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穆云诃的院子?”

    洛芷珩道:“我是皇上赏赐给阁下的,昨天阁下救了我,所以今天我来感谢阁下,不成想却看见了刚才那一幕,因为害怕喜总管有危险,所以不得已威胁了一个婢女,这才使得那婢女去将您请来。”

    世王眯眼道:“你怎么知道本王的存在?”

    “这府里面有几个不知道殿下的存在呢?我当时也是慌乱,只能想到殿下,还请殿下不要怪罪。”洛芷珩细声道。

    “那你来这里之后可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比如可有看见阁下在这?”世王继续问道。

    洛芷珩摇头,道:“并没有,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喜总管是阁下最近亲的人了,但是现在却生死未卜,而阁下又不见了踪影,我担心阁下出什么事情,这府里面只怕只有您有资格来处理了。”

    世王并没有从洛芷珩的身上感觉出来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甚至没有紧张害怕的感觉,显然这个女人说的都是事实,那可就奇怪了,穆云诃究竟怎么回事,竟然放着小喜子不管?

    气氛因为世王的沉思而陷入了僵凝,洛芷珩也不开口,脑子里纷纷乱乱的想的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她很害怕穆云诃已经遭遇毒手了,万一穆云诃着呢被那个灵魂体压制了怎么办?又或者穆云诃已经输了,那么那个灵魂体会对穆云诃的身体怎么样?

    “你先下去吧。”眼看着问不出什么来,世王便让洛芷珩下去了。

    洛芷珩却并不敢离开的太远了,她焦急的等着查探消息的人回来禀报。好不容易那人回来了,对世王道:“阁下确实是今早出门的,并没有任何异常,此刻正在早朝中,估计等一会就能下朝归来了。”

    洛芷珩听到这话立刻离开,她匆忙的往门外走,并不知道世王已经让人跟着她。

    洛芷珩回到之前居住的客栈,她原来的房间中,这间房她一直是保留着的,交钱空着。里面放着她的鞭子,她去穆云诃的身边并不敢带着鞭子,毕竟那鞭子的力量是专门针对灵魂体的,她怕那个灵魂体能够感觉到反而打草惊蛇。

    但现在她不得不动用这个鞭子,一个是自保,一个是试探穆云诃。

    她并不能确定现在的穆云诃还是不是她的云诃了,妖娘说灵魂体是能够吞噬人灵魂的,从而主导控制那句身体。穆云诃是厉害,但是现在的穆云诃完全不能和曾经的穆云诃同日而语,她不能冒险,她不能让穆云诃的身体被一个不明来路的灵魂体操控。

    从暗卫说是穆云诃将小喜子打伤开始,洛芷珩就深深的怀疑打伤小喜子那一刻的穆云诃已经不是穆云诃本人了。

    找到了鞭子,洛芷珩将鞭子藏在腰间缠起来,只要她一用力,鞭子就能抽离出来。她还要去找洛芷芜,在她还没有成为目标的时候她要交代好洛芷芜。

    刚巧,洛芷芜就堵着客栈呢,她刚出门就被洛芷芜堵回来了。

    “哥!”洛芷珩叫了一声,有些惊讶,有些狂喜。

    洛芷芜却一脸阴霾的低喝道:“你想干什么?你要让我和爹气死是不是?你怎么就那么大胆,竟然敢自作主张的往狼窝里面跳,你还想不想让我和爹爹活了啊?珩儿,你怎么会这么不理智?”

    “可是我回到云诃身边,哥哥不也是出力了吗?劝服宰相大人不就有哥哥的一分心力吧?不要告诉我哥哥不知道,我虽然没有见到哥哥出面,但是哥哥为我做过什么,我一清二楚!我心里面感激哥哥,我以为哥哥是体谅我所做的一切,但我却没有想到,哥哥竟然也不能理解我,那哥哥又何必要帮助我回到云诃身边!”洛芷珩被洛芷芜几句话刺激,担忧穆云诃的心让她有些情绪失控,她已经心力交瘁,她不想她的哥哥在这个关键时刻还来阻拦她。

    洛芷芜也很无奈,对于洛芷珩,他是疼爱和纵容多过责备。

    缓和了口吻,却依然缓和不了他暴躁的情绪。洛芷芜咬牙道:“今非昔比!之前帮助你是因为我不想你难过和那么着急。虽然知道让你回到他的身边是一个危险的决定,但我知道穆云诃总不会伤害你,总会保护你。但是我没想到穆云诃的身边不仅仅是狼窝虎穴那么简单,你为什么从没告诉过我,穆云诃身边真正的危险是一个不人不鬼的东西?那个东西能够轻而易举的杀死任何人,并且还能杀的神不知鬼不觉!”

    “你让我怎么办?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留在那样一个随时都可能死不瞑目的地方吗?你是要让我自己往自己的心窝子里戳刀子吗?洛芷珩,你自小活得就很自我,但这不怪你,这是我和爹爹给你宠出来的,但你有没有,能不能设身处地的为我和父亲想一想,没有你,失去了你,我和父亲该怎么办?你难道能忍心让我们的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吗?”洛芷芜情绪也十分激动,显然他刚刚得知了什么事情,这件事情让他惊恐了,于是彻底失控了。

    洛芷珩眼皮子狂跳起来,惊怒交加:“你怎么知道的?穆云诃身边巨大的危险是一个不人不鬼的东西,这是谁告诉你的?妖娘是不是?”

    见洛芷珩浑身轻颤,便知道她已经升起,洛芷芜咬牙切齿的冷笑道:“死丫头,你有几个很好的属下,可是他们真的太愚蠢,竟然敢隐瞒我这种事情,他们以为他们是在忠心于你吗?他们是在害你!要不是看他们对你忠心耿耿的份上,我一定灭了他们!”

    “你将他们怎么了?”洛芷珩脸色极具变色,抓着洛芷芜的手臂怒吼。

    对于洛芷珩而言,妖娘他们甚至比亲人还要重要,在她最痛苦的三年里,是他们一直不离不弃的陪伴和守护,是他们不断的给她加油和鼓励,是他们还有蛮荒的百姓们让她活下来,并且如此尊贵。他们就是她的亲人,如果有人敢伤害他们,哪怕这个人是疼爱她的亲哥哥,她也绝对会翻脸!

    “我能将他们怎么样?只不过是和他们分析利弊,逼迫那个妖娘让她将真/相告诉我罢了!你这个死丫头你胆子可真够大的!要是早知道是这样,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回来冒险的。不,你不是回来冒险的,你是回来送死的!”洛芷芜咬牙切齿的咆哮。

    洛芷珩连忙拉着他低吼:“小点声!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吗?你将妖娘他们到底怎么了?哥哥算我求你了,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不要为难他们。我现在已经很难了,你们就是我最坚强的后盾,我们不要闹内讧好吗?”

    洛芷芜不想洛芷珩担心着急,便冷哼道:“没怎么,只不过是将他们都臭骂一顿罢了。不过他们知道你有危险,就非要跟着一起回来。不过我没准,只带着那个妖娘回来了,其余的人继续往回返,给敌人制造假象,让那个不人不鬼的东西不会注意到你。”

    洛芷珩松了口气,拉着洛芷芜的手臂道:“哥,还是你最好了。谢谢你没有伤害他们。现在我不能和你说太多其他的,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穆云诃想要调动这上京城的所有明里暗里的力量,他有可能调动起来吗?”

    洛芷芜差异的看着洛芷珩,沉思一下说了一个让洛芷珩忐忑不安的答案:“可以。因为他是占卜神官。不论他在任何时候想要做任何事情,他都能够随时的调动兵力,在某种意义上来讲,穆云诃的身份其实是凌驾于皇权至上的。只不过他的神官身份是属于世外的,人家并不能看上皇权罢了,所以皇室的人才愿意供着他并且不惧怕他抢走皇权。”

    洛芷珩眼皮子狂跳,心惊胆颤的道:“那如果穆云诃用他神官的身份想要发动兵变呢?他也会成功吗?”

    这一句话让洛芷芜都变了脸色,抓着洛芷珩的手臂严肃的道:“珩儿究竟想说什么?穆云诃他要……造反吗?”

    洛芷芜觉得自己忽然间口干舌燥起来,不是口渴,只是感到荒唐匪夷所思后的紧张和惊骇。

    洛芷珩摇头,口气是前所未有的沉重:“不能算是造反吧,或者说穆云诃是不会造反的。我了解他,他若想要什么势必会依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去获得,会走正路来拥有,绝对不会去强取豪夺,甚至是坐下那种违背正义的事情。但是,我所担心的是,万一有人利用穆云诃的身体,而去做一些令人不齿的龌龊事情,还让穆云诃背负骂名和恶名,还伤害了无辜的百姓,在让穆云诃遭到天谴可怎么办?”

    洛芷芜着急的道:“珩儿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你说明白点,穆云诃究竟怎么了?”

    洛芷珩抬头,说话都已经带着了冷气:“我怀疑穆云诃已经被那那个人不鬼的东西给压制住了,甚至最可怕的结果是穆云诃已经死了,而那个魔鬼占据了穆云诃的身体。”

    “这怎么可能?!”洛芷芜大惊失色,旋即他紧张的抓紧洛芷珩的手腕道:“虽然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说,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真的。但如果真的是你所说的这般,那我不允许你做傻事!”

    洛芷珩和穆云诃的感情那么深,但提及穆云诃可能已经死了的时候,她却这么的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没有感情。这太不合常理了!洛芷芜很害怕洛芷珩会做傻事。

    “哥哥你别担心,我真的要做什么你们是拦不住的。我和云诃已经分开太久了,我不愿意在和他分开。我现在还活着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不论我曾经有多么的不理解和怨恨穆云诃,但是我都在努力的回到他的身边,因为我爱他。有他才有希望。”

    “你说我活得太自我,其实也就是太自私了。我是自私,我在穆云诃面前是没有亲情可言的。有没有穆云诃,我都能为我的家人我爱的人而不顾一切,哪怕是死!但是如果穆云诃不在了,我是绝对不会独活的。如果这是自私的话,那我会毫不犹豫的自私到底。只请哥不要怪我。”

    洛芷珩看着洛芷芜的眼睛,他们之间隔着一层面纱,却个不断他们血脉亲情,还有那份刻进骨子里的熟悉和依恋。

    如果这辈子洛芷珩有那么个人可以当父亲,当哥哥,当闺蜜,可以敬重爱戴,可以依恋亲近,可以无话不谈,那么这个人就是她的哥哥洛芷芜。

    她是很爱哥哥,但她却选择忠于爱情。

    如今洛芷珩已经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和事态的严重,她要交代的,要做的有好多。她也许不是一个好妹妹,好女儿,但那并不能否认她是真的爱这些家人的。可是穆云诃对她的意义完全不同。

    这个男人是她来到这个世界里第一个接触的男人,她来到这里如同一个新生儿,什么都要新的认识和开始,而穆云诃空有一个十九岁的年纪,灵魂却如同一个稚子一般纯净。他们两个刚开始就如同两个脾气迥异的小傻瓜,各有各的观点,坚持而固执的守着彼此的观点共同生活。

    他们在不断的排斥对方,也改变对方,了解对方,后来是融入对方。

    相遇,相识,相惜,相知,相爱……

    一个人生不知道有几段路途可以一直光明正大的走下去,一段感情不知道情起何时,也不知道缘灭何时,但只要能坚持下去,便不想放弃,便不能离弃。

    她还有至亲至爱的人,可她的云诃,一旦连她不要他了,他便什么也没有了。

    没有了为他而活,为他忍受一切苦难的母亲,没有了那少得可怜的父爱,没有了手足之情。甚至到今天,穆云诃可能也会没有身份地位,还会有可能成为一个要背负骂名的罪恶之人。洛芷珩只要想想,就会觉得心绞痛不已。

    她不能离开穆云诃,她会在穆云诃的身边陪伴,哪怕这条路上有的只是血雨腥风,她也一样会坚定不移的走到底!如果此刻,她的云诃真的就这样永远的消失了,不在了。她不会害怕,不会绝望,因为她总会来陪他。黄泉路上,穆云诃不会孤单!

    洛芷珩恍惚的想着,蓦然回首,她和穆云诃之间已经不只是简简单单的爱情了,有的时候她想,那里面更多的是一种彼此吸引和相互怜惜的取暖。爱一个人不容易,不爱一个更难。

    “决定了?不后悔?”洛芷芜声音低沉黯哑,带着深深的疲惫和不知所措。

    洛芷珩笑,又想到洛芷芜是看不到她的笑的,便道:“决定了,不后悔!”

    洛芷芜那一瞬间心口剧痛,就好象被人硬生生的从心口上剜开了一个口子挖掉了一块血肉,疼痛便四下的蔓延开来,四肢百害都在痛。他猛地将洛芷珩抱进坏了,低声骂道:“蠢货!我们洛家怎么会有你这种蠢货?这么笨,就这么傻乎乎的为一个男人不顾一切,连亲爹亲哥哥都不要了,他值得吗?他有我们对你好?”

    洛芷芜的心情很复杂,是那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悲喜交加,是不甘又有一种对穆云诃的嫉妒和厌恶。自己捧在手心里,千娇百宠着长大的孩子,就这么拱手让人了,让他怎么能甘心?怎么能痛快!

    洛芷珩柔声道 :“他对别人来说也许不好不完美,可他在我心里是最好的。就如同我在别人眼里心里是个花痴,恶心的女人,恶毒的存在。可我在他心里是最好的,是无可替代的。我很庆幸,别人寻寻觅觅一辈子也许都不能找到最适合自己,最将自己当宝贝的那个人,但我找到了。哥哥,你应该恭喜我,为我高兴不是吗?”

    洛芷芜并不像点头,因为他最爱的妹妹竟然在和他谈论她准备为一个男人而死!还在劝着他让他接受!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和不可思议了不是吗?可是他不能不点头,他的妹妹脾气倔,决定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他不觉得自己比九头牛还要壮!

    “死丫头,恭喜你。”心不甘情不愿的恭喜她,随后又紧接着道:“你们都要好好活着,让那个穆云诃也好好活着,我才不相信他会那么轻易的就死掉,说不定是在哪里冒着呢,一个占卜神官会那么轻易的就死么?等事情都尘埃落定了,等你们都回来了,我一定要狠狠的揍他一顿,谁让他抢走我的宝贝妹妹!”

    听着洛芷芜难得孩子气的怨言,洛芷珩只是淡淡的勾起嘴角,她想笑都笑不出来。有浓浓的苦涩在嘴里蔓延开来,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想哭的,可是眼泪却也流淌不出来。这个时候哭是做什么呢?给穆云诃送行吗?不,她没有亲自确定穆云诃已经死了,便不会轻易认输!

    洛芷珩让自己坚强起来,不再儿女情长,于是道:“哥,我的怀疑不是没有原因的,穆云诃今天将小喜子打伤了,是他的暗卫亲眼看见的。我不认为穆云诃会突然发疯打自己亲近信任的人,那么反常的穆云诃让我感到很不安,如果那个灵魂体真的已经占据了穆云诃的身体,而他却又大摇大摆的去上朝,哥哥觉得他的目的是什么?他要做什么呢?我不相信他是没有目的的,如果没有目的,他又怎么会找上穆云诃这个有身份地位的人当目标?”

    洛芷芜闻言又是一阵沉思,而后道:“你是怀疑这个灵魂体会借着穆云诃的身体胡作非为,甚至是狼子野心的想要推翻穆王朝自己做皇帝?!”

    洛芷珩道:“他不用推翻穆王朝,哥哥你忘了他是占用没有的身体,而穆云诃的另一个身份,可是亲王之子!是同样有继承皇位权利的继承人!这样的双重重量级身份加在一起,这个人如果想做点什么,那真的是让人防不胜防惊恐交加。”

    “如果他接下来真的有大动作,那么没有准备的穆王朝就会很被动。而我一定要回去穆云诃的身边,我要找到真/相,顺便监视他。可是我回去之后就很有可能会成为那个灵魂体的目标,最起码我是不会再有自由了,我做什么都不方便的话就会做什么都暴露,反而会更危险。”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在外面活动着,和你里应外合一起对付穆云诃,不,是对付那个灵魂体?”洛芷芜问道。

    “不是对付,而是你就要开始防备起来了,动用你一切有可能的力量,做好保护皇室还有上京的准备。哥哥,如果在那么做了完全的准备之后,这个灵魂体还是能够掌控上京,让上京沦陷成了他的囊中之物,那我们怎么办?有没有什么人能够对抗他?”洛芷珩还是很担忧的问。

    洛芷芜也犯难了:“如果我们做了完全的准备还是不能对付那灵魂体的话,那么来再多的人只怕也是难以压制他了。更何况我不能在明面上动作,现在穆云诃的势力有多少我们完全不知道,如果那个灵魂体也知道这些势力的话,那么他动用起来就很方便,而我们依然是处于被动的。除非有什么人能让这个灵魂体忌惮,但他连占卜神官都敢动,还有什么是能让他忌惮的呢?”

    “哥,你可以暗中去找那些法老,找佟老和慕容老将军,适当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你可以和他们暂且透露一点事情,但是要记得过犹不及。这群老人家最看重的是龙脉,是皇帝,是天下,穆云诃虽然对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但是也不能排除他们会心急跳墙想出来什么伤害穆云诃的事情。”

    洛芷芜蹙眉道:“你的意思是还要给穆云诃留余地?”

    洛芷珩着急的道:“我是不相信云诃会没有任何准备。就算那个灵魂体将云诃逼到了一定份上,但是按照云诃的心性和能力来讲,不会真的就一点准备没有的。你可以灵活做事,我回去之后就不可能在出来了,哥哥也不要冒险去找我,你绝对不要出现,因为这样反而会引起那个灵魂体的注意和警惕。也要将妖娘藏好了,妖娘能看见那个灵魂体,灵魂体也能看见妖娘,并且他知道妖娘能看见他。妖娘要是在这,第一个是把我暴露了,第二就是会让妖娘有危险。”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管别人!”洛芷芜不由得怒火中烧,在地上焦躁的转了两圈后忽然道:“我知道一个会易容术的人,我们去找他,让他给我易容,我进去穆云诃的府里代替你。”

    洛芷珩吓了一跳,却又被洛芷芜对她的这种关爱和在乎感动的热泪盈眶。她扑进洛芷芜的怀里,那干涩的发疼的眼眶里终于流下泪水,哽咽的道:“谢谢你哥哥,真的谢谢你。我有什么资格能让哥哥这般为我着想。”

    “傻丫头,你是洛家的宝贝。”洛芷芜暴躁的情绪瞬间消失,只余下浓浓的哀愁和无尽的伤痛。抚着她的发丝,千言万语只有一句类似玩笑的,却重如千斤的感叹。

    洛芷珩呜咽着久久不能言语,她的心里在心虚,在惊恐的想,她不是真正的洛芷珩啊,她不是你们洛家的宝贝,她只是一个冒牌货,她和洛凝霜在某种意义上又有什么不同?都一样是冒充着洛芷珩这个享尽令人艳羡的宠爱的冒牌货!只不过洛凝霜是真正的假冒,而她是占据了这副身体罢了!

    如果有一天,爹爹和哥哥也知道她这个灵魂体占据了他们的宝贝珩儿的身体,他们会怎么对她?她又要如何面对他们?!

    想到未来会有这样的一天,洛芷珩心痛不已,忐忑不安,羞愧难当。

    一更到了,一更是今天的正更,今天会将昨天的正更七千字补上的哈,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