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25 恶毒的污蔑!罪恶之颜!(补昨天正更七千)

悍妇,本王饿了! 525 恶毒的污蔑!罪恶之颜!(补昨天正更七千)

    “哥,我不能让你替我去冒险,更何况这是我的事情,是我和穆云诃之间的并肩作战,我并不想让别人插手。哥哥的好意我心领了,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会守在爹和哥哥身边陪伴你们,如果没有,那么来生我也一定要做洛家的孩子,做你的妹妹,爹的女儿。”这是洛芷珩的希望,她从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期盼,想要真正的融入这个家,成为他们的女儿和妹妹。

    洛芷芜摸着她的头顶,他看不见妹妹的容颜,但这并不妨碍他笑的温暖珍贵:“傻丫头,你永远都是我们洛家的掌上明珠,没有人可以取代你。你做的很好,不论是什么,洛家的儿女确实不应该自私的只为了自己活,你的决定哥哥不会反对,哥哥只是希望你能够珍重,在珍重!”

    洛芷珩含泪点头,心中只期盼着下辈子,自己真的能够成为洛家的孩子,名正言顺的,可以拥有哥哥和父亲的疼爱,而不是这样盗来的疼爱!

    千言万语再多不舍,洛芷芜还是忍痛同意了洛芷珩的做法,让她回到那个狼窝虎穴一般的神官府邸。

    “珩儿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万事不要逞强,不要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之中,更不要和那个灵魂体硬碰硬,就算穆云诃都不能和那个灵魂体正面冲击,你不是那个人的对手。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想想我和爹,不要冲动。”洛芷芜千言万语都说不尽他的担忧和牵挂。

    今日一别,怕只怕他们兄妹就真的要天人永隔,她见不到那个从未蒙面的父亲,今生给了她许多震撼,许多期盼,还有许多感动和惊奇的父亲,没能见上一面,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用别的基调永远是哀伤和惆怅的,当洛芷芜抱着洛芷珩的手臂开始颤抖的时候,便注定了这个稳重成熟的男人再也掩藏不住自己的真实情绪。害怕的人并不是弱者,他们往往是因为在才会害怕,他们有血有肉才会觉得难以割舍。当亲情已经融入血脉里,不是三言两语便能割舍。

    洛芷珩最终还是走了,脱离了洛芷芜的怀抱,阻止了洛芷芜的送别,当她笑着将洛芷芜一寸一寸的隐藏关闭在了房间里,当她在门槛外看见洛芷芜红了眼眶,她死死的咬着唇瓣,想要用力记住这个在夹缝中逐渐消失的男人的脸,还有他脸上眼中所有的不舍和温暖!

    也许下辈子,她再也不能预见这个用尽心力来疼爱她的哥哥,也许这一别,终将成为终点,也许,再也没有也许了。

    洛芷珩在门终于彻底关闭上的那一刻,潸然泪下。最伤人的永远是情感,最感人的又何尝不是情感?她在这个世上,真的不再是一个孤女或者孤魂野鬼,她有了牵挂,这难以割舍的亲情让她的心更加柔软。也更加坚强。

    回去的路上她坚强勇敢,正如当年她莫名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未知数,她没有后退的余地,只有拼了!为自己拼一个未来,为穆云诃拼一个明白!

    神官府邸中,世王静静的听着属下的禀报,原本平静的脸上因为听见那越来越不可思议的称呼,会见的人物而骤然巨变!

    “你说她去见了洛芷芜?洛芷芜叫她什么?你说阿芜叫她什么?!”世王犹如魔怔了一半,猛地站起来冲到了属下面前,抓着他的胳膊厉声喝问。

    属下从未见过世王如此失态的模样,当场便吓得魂不附体,战战兢兢的道:“她是去见了洛芷芜,洛芷芜也确实是叫她珩儿。”

    世王满面震惊,那双漂亮的眼眸中有浓浓的惊骇和困惑,她像是不能接受,又像是被什么吓住了,来来回回的不停在房间里走动,口中念念有词,但没有人能听清她究竟在说什么。半晌,她忽然又走回来,依然是死死的抓着那属下的手腕急切的问道:“那她呢?她如何称呼阿芜?”

    “属下并没有听的真切,因为看见是洛芷芜进了房间,所以属下并不敢距离太近,怕被发现。但是隐约间听见他们两个有几声大声的,那女子应该是叫了洛芷芜哥哥的。”属下小心禀报。

    世王脚步踉跄后退,这下就不仅是震惊了,而是骇然失色!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天堂地狱走一遭,不过是一念之间。不,只不过是一句话之间。

    她脑袋里面嗡嗡作响,有什么东西闪过,又有什么东西留下,她抓不住也摸不到,难受的恨不能用脑袋去撞墙,她想去问穆云诃,但是穆云诃现在还没有回来。她快要被心理面的疑问和想法给折磨的疯掉了,她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太疯狂了。可是用什么来解释那个叫寻君的女子和洛芷芜的对话?

    洛芷芜是谁啊?那是她的亲外甥!是最疼爱洛芷珩的哥哥!他现在并不在穆王朝啊,不是应该去送那个什么蛮荒首领了吗?他不是才刚刚和穆云诃争夺那蛮荒女首领吗?他不是去当护花使者了吗?怎么回来了?为什么又要会见那个寻君?

    “你当真看清楚了吗?那个人真的是洛芷芜?”世王又不可置信的问了一遍。

    属下连忙道:“千真万确,属下不敢用项上人头担保。”

    “怎么会这样?究竟有什么是本王不知道的?”世王跌坐在了椅子上,脸色难看的呢喃着。

    “王爷,那女子现在应该已经回到了附中了,您若有什么不解的,何不找来那女子问个清楚呢?”属下小心的道。

    世王眉头紧蹙,问清楚?她倒是想呢,可万一事情不过是巧合,或者有什么披露,她这不是没事找事?她不喜欢个自己希望之后在彻底失望甚至绝望!但是她不想去找那个女子问清楚吗?不,她想的!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女子究竟是什么人?和阿珩是什么关系?和她猜测的那些有什么关系?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当真事让人很不爽!

    世王正在混乱当中,便听下人来报,穆云诃回来了。

    世王眯起眼睛,她只能暂且放下那个寻君,先来会一会穆云诃。她倒要看看穆云诃究竟是怎么回事,中邪了吗?

    世王脚步沉稳但却快速,来到穆云诃院子的时候刚巧就将穆云诃堵在了院子门口。她目光如炬,犀利阴森的看着穆云诃,将穆云诃从上倒下的看了个遍,旋即用和平常不一样的态度冷冽的道:“本王要和你谈谈。”

    世王紧紧的注意着穆云诃的表情,只见穆云诃脸上似乎闪过一丝诧异,却并不慌张,温文尔雅的道:“世王有何要说的?本官洗耳恭听。”

    世王心下略微松一口气,这穆云诃的状态和以往的并没有区别,难道是她多想了?

    “先进去再说吧。”世王一马当先,并不给穆云诃让路或者是多尊重穆云诃。背后她也仿佛长了眼睛一般,‘看着’穆云诃的反应。

    只见穆云诃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跟随者世王进入了房间。世王心理面的疑惑立刻减少大半,难道穆云诃打伤了小喜子不过是个意外?可是穆云诃哪里有能力能将小喜子两脚踹死?

    二人落座,世王开门见山:“你为何要将小喜子重伤?”

    这次穆云诃脸上闪过一丝类似惊讶,而后便是略微有些懊恼的表情。不由得怒道:“他竟然没死?”

    “你竟然真的要杀了他?!”世王不由的惊讶道。

    穆云诃点头,一脸悲愤又理所当然的道:“那种狗/奴/才就该死!世王你不知道,这个狗/奴/才他,他……”

    穆云诃几次三番的犹豫迟疑,好像一点也说不下去的样子。世王见状不由得更加奇怪,便道:“究竟是怎么了?竟然让你如此的难以启齿!”

    “就是难以启齿!这个狗/奴/才他竟然一直是怀有贼心的!他心术不正,这样的奴/才怎么能留在身边?本官要是留下他,如何对得起死去的阿珩,对得起我和阿珩的感情?”穆云诃简直要暴怒了,额头青筋暴跳起来。

    世王一听他提到了洛芷珩,心也跟着提起来了,更多的还是心疼。急忙的道:“小喜子究竟做什么了?阿珩已经过世多年了,小喜子也一直是对你忠心耿耿的,怎么就非死不可了?”

    穆云诃见状好像是不得不说了一般,咬牙切齿又满脸羞愤的怒道:“这大胆的狗/奴/才竟然一直妄想着阿珩!他喜欢着阿珩!”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世王勃然而起,怒不可遏的吼道。

    穆云诃竟然是丝毫不让,有理有据的道:“怎么不可能?那混蛋东西竟然一直喜欢着自己的主母,并且已经到了BT的地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小心翼翼的藏着,直到今天才被我发现,你觉得我能忍受得了吗?我自己最信任亲近的奴/才竟然一直在暗地里肖想着我最爱的女人,这是什么?这是背叛!是欺主!是罪恶!”

    世王觉得穆云诃的话简直颠覆了她了思想,她甚至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小喜子怎么会喜欢阿珩?阿珩已经去世多年了,而且最主要的是小喜子他是个太监。”

    “世王是相信小喜子不相信我了?难道我会污蔑阿珩的清誉吗?我会故意羞辱伤害阿珩吗?你应该知道的,就算阿珩死了,可是她对于我来说依然是无可替代的存在,我这辈子哪怕是未来有再多的女人,也只有阿珩一个人是我的妻子!我会为了要杀死一个奴/才就污蔑阿珩的名誉吗?”穆云诃连连反问,反而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不会污蔑吗?当然会!他不仅要污蔑洛芷珩,还要彻底的让人们尊敬的护国夫人变成一个淫/荡下贱的荡/妇,让人们厌恶和唾弃谩骂洛芷珩这个践人!他向来有仇报仇的,洛芷珩别以为她死了就一了百了了,他会让洛芷珩在死后也不得安宁!让隐藏起来的穆云诃再也憋不住的冲出来,那样他就可以一箭双雕,既中伤洛芷珩,又能灭掉穆云诃!

    世王被穆云诃问的哑口无言,转念一想,确实如此。穆云诃怎么会伤害阿珩呢?他舍不得!那么,真的是小喜子有了不轨之心吗?可是她自认看人很准,三年前他们相处在一起,那小喜子对洛芷珩是从尊敬到崇拜的,但是BT的爱慕,完全没有,绝对不可能!

    可穆云诃巨鲸为什么一口咬定,并且态度强硬,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正如穆云诃所说,他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小喜子而说谎,就算要杀了小喜子,那不过是一个奴/才,穆云诃要杀便杀,当真事无所谓的很。

    世王觉得自己的心脏真是强大,一天之内接连两次听到两个让她几乎崩溃和混乱的消息,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思考,该相信谁了。

    “你是怎么知道小喜子有这种不轨之心的?”世王目光毒辣的盯着穆云诃看。

    穆云诃也不慌张,只是一脸愤怒的道:“还能是怎么知道的?这死奴/才太狡猾了,根本没有留下来蛛丝马迹的证据,他就怕有一天事情败露,所以一直都是藏在心里的。今天要不是我起来的早,出门的时候听见这给我守夜的狗/奴/才没醒来在梦里还叫着阿珩的名字,并且淫/笑着说一些不堪入耳的淫/词,我怎么可能发现?”

    “我真的没有想到啊,我好心对待的人,竟然是一只狼啊。不仅吃我的用我的,还敢惦记着我的人!更可恨的是他竟然妄想着那样对待我的女人,你说他不是找死是什么?本官就是要杀了他,杀了这个杂/种!”

    就是要杀了他,让穆云诃心痛和愤怒!

    世王第一次有种浑身发冷的感觉,她觉得这个世界要颠覆了,太黑暗了!那么纯洁可爱的小喜子,竟然会有这么阴暗龌龊的一面吗?这是真的吗?是吗?不是吗?她已经分不清了但她知道,她现在很混乱,她不敢完全相信穆云诃的话,因为她强大的头脑还有自己的坚持和判断。但她也不敢完全相信小喜子,因为她相信穆云诃对洛芷珩的感情,不会让穆云诃做出这种伤害阿珩的事情来。

    “你们的事情那个本王也管不了了,但是有一点,你暂时不要杀了小喜子,本王已经命人将小喜子抬到我那院子里了,这件事情就押后再说。你切记不要将此事宣扬出去,对阿珩的名誉不好。”世王有些威胁的吩咐道。

    穆云诃一脸赞同的道:“那是自然。我是绝对不会让阿珩在收到什么伤害的。那怕她已经死了。”

    世王再一次被穆云诃那句阿珩死了,‘不经意’的刺痛了心脏。她疲惫的什么也不愿意想了,更不想看见此刻有些疯狂的穆云诃,黯然离开。

    大魔王看着世王彻底离开后,冷哼一声,嘴角泛着阴森森的痕迹,幽冷且阴狠的道:“不张扬?做梦!本尊就是要让所有人都谩骂那个践货洛芷珩!怎么可能不张扬呢?要不是洛芷珩和穆云诃这两个混蛋,三年之前本尊就是穆王朝的主宰了,三年之后的今天,这天下只怕早就已经被本尊统一了,都是他们这两个绊脚石!他们该死,该骂!本尊绝不放过他们,死掉的消失的,都要给本尊当泻火的傀儡!”

    大魔王这话刚落,他的脸色就一阵扭曲,他脸上浮现出一丝惊骇来,旋即就变成了狞笑:“怎么?终于舍得出现了?本尊还以为你要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呢。”

    “不准你侮辱阿珩!你若敢将你的谎言和阴谋宣扬出去,本官立刻和你同归于尽!大魔王你该知道的,本官没有战胜你的能力,但是和你一起死,本官完全能做到!”穆云诃消失已久的声音忽然在身体中响起,不见一丝迫切,有的只是狠戾和疯狂,还有绝对的威胁和破釜沉舟的坚决!

    大魔王显然还操控着穆云诃的身体,此刻已经是暴怒的面目扭曲,他咬牙切齿的狞笑道:“桀桀桀,怒发冲冠为红颜吗?神官阁下好大的威风!好啊,本尊记住了,本尊就给你这个面子,暂时不将洛芷珩是荡/妇的事情泄露出去,但要是其他人泄露出去了,那你可就怪不得本尊了啊。”

    “本官不管,只要这个消息泄露出去,你就等着和本官一起去给我的阿珩陪葬吧!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魔鬼是睚眦必报的,为了阿珩,我也可以是魔鬼!”穆云诃阴冷狠戾的声音在这具身体里尖锐的咆哮着,声音刺耳惊心。

    大魔王那一刻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紧缩着,那不是他的心脏,但他现在却能够深切的体会到人类害怕惊恐的心情,那感觉太恐怖了。他瞳孔紧缩,为穆云诃那一瞬间冲天的气势和疯狂而感到心惊焦躁!

    “好吧好吧,你何必这么激动呢?有什么不能好好商量。哈哈哈,以后等本尊登基做皇帝了,你穆云诃的名字才是被世人敬仰膜拜的,你该开心呢不是吗?”大魔王打哈哈,因为有了人类的感觉,所以体会到了害怕,也感觉到了穆云诃的疯狂,他不得不服软。

    穆云诃冷哼一声,再也没有了生息。

    大魔王从穆云诃出现声音那一刻开始就疯狂的查找穆云诃的方位,但是他一直找不到穆云诃的藏身之处。这不由得让他格外焦躁。这一刻他是终于体会到了隐藏在身体里一个超级隐患的那种忐忑不安的感觉了。简直是煎熬。

    世王回到院子里便让人严加看管小喜子的房前屋后,要确保小喜子的安全,等到小喜子醒来之后她要问话。第二件事就是命人立刻去调查朝堂之上,穆云诃今天的所有表现和言论。第三件事就是命人去监视那个寻君。

    说是监视,但又何尝不是一种保护?不论世王现在心里能否确定什么,但这个寻君和洛芷芜有关系,并且能让洛芷芜在乎这一点来看,她就应该多关心一下不是吗?至于这个寻君的真正身份,有必要好好的调查一下。

    第四件事情就是派人立刻去调查寻君的相关资料,要事无巨细的用最快的速度调查回来。

    而洛芷珩此刻就静静的坐在房间里,她将两把匕首分别插/在靴子里,指甲里藏了妖娘给她的迷幻粉末,摩挲着腰间的鞭子,终于是将头上的兜帽摘了下来。看着镜中她带着面纱的脸,乌黑的秀发散落,光洁的额头,极其硬气的眉,还有一双泛着火焰一般的红色眸子,那双眼睛似乎是有魔力了,精致到完美的形状,只要一看,便会让人忍不住的沦陷下去。会让人觉得这世间一切的宝石美玉都变成了黯然无光的石头,只有眼前这双眼,光芒明亮美丽惑人!

    只看这一双眼便会令人惊叹惊艳着这是个怎么样风华绝代倾国倾城的女子?可再往下便被面纱遮挡住了,什么也看不见了。

    只通过这双眼便可以知道,这张脸不再是洛芷珩之前那张脸了。那张脸也确实是没法看了。

    她没有带着拿着那个金色面具。此刻她是以另一个身份回来穆云诃的身边,为了不让那个灵魂体发现,她改变了眼睛的颜色,摘掉了面具。

    这是她三年以来第一次摘掉那张遮挡着她面容的面具!

    也是她三年来第一次这么大胆的看着她这张脸!这还不是她整张脸,她不敢摘掉面纱,因为三年来她一直不敢面对自己的这张脸,只要一看到她就会有种自己是鬼,是个污秽丑陋之人的感觉。那种耻辱深深的烙印在她的身体里,灵魂上,像是魔咒一般的甩不掉。

    她甚至是厌恶这张脸了。她害怕之前被毁掉的那张脸,却也厌弃这张象征着她已经重生的脸。

    可是今天,她将用这张脸去靠近穆云诃,又或者是靠近那个灵魂体。

    洛芷珩往眼睛里放了什么东西,然后在睁开眼睛,她漂亮的红眼睛便变成黑亮的了,眨眨眼,卷翘的睫毛将她妩媚的目光切割成无数娇媚和风情万种。她不需要笑,只要那样清清冷冷的看谁一眼,便有能将人的魂给俘虏。

    “妖媚,妖魅!”洛芷珩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喃喃着。

    老首领曾经说过,这张脸原来的主人叫玉姬,美艳倾天下。就因为玉姬长得太美,太完美,才有了祸国殃民的后来,未来更是苦不堪言,一辈子都在谩骂中度过。凡是看见过玉姬的男人没有不爱慕她的,她是一个让每一个男人都会心动的女子。

    可是自古红颜多薄命,就因为这张祸国殃民的脸,给她和她的国家带来了无尽的祸事与灾难。纵然是有数不尽的英雄豪杰保护她,为了她甚至不惜性命,最后还是没有保护住这个倾国倾城的女子。

    她死的那么惨烈,她死的那天,带走了许多爱慕她的男人的性命,那些男人愿意和她一起自焚在自己的国家之中,她死的尸骨无存,她死在了那个为了她不惜征战十三年的君王面前!

    这张脸上那个君王思念她后的疯狂之作,流传在了蛮荒之中。当岁月埋葬了玉姬的名字和那段疯狂的岁月战事,玉姬的画像却永远的流传下来。被那个痴情而疯狂的君王当作传世之宝代代相传下来。奉为祖宗,敬为女神。

    这个女人是蛮荒所有人的女神,那个君王便是蛮荒的老祖宗。

    所有人都认为玉姬是个不祥的女人,可老首领却认为只有玉姬这样的女子才能够得到天下所有人的爱,又或者,老首领所说的爱戴!

    洛芷珩在他们的祭坛上下降,是灾难的降落,却被他们当成是祥瑞,并赐名瑞麟。他们简直对洛芷珩有着盲目的崇拜和敬畏,当真是敬畏如女神!老首领便将玉姬那张脸亲手描绘在了她的脸上,只因为老首领固执的认为,只有这样洛芷珩才会得到天下所有人的爱戴,并且带领蛮荒走向富强。

    那时候的洛芷珩生不如死,对这些都无所谓。但洛芷珩还活着,她也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有这样一张脸,无疑是灾难祸事的开端源头,所以除了死去的老首领,只有她自己看见过这张罪恶之颜!

    洛芷珩的手落在耳畔旁,终于将面纱缓缓摘下,她看着镜子中那张脸,厌恶和惊艳并存,她仿佛看着另外一个人,呢喃道:“希望今天,你能让我成功的迷惑住那个灵魂体,帮助我杀了他,便是我给你从出江湖的机会。”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