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26 色/诱之惊艳攻心!
    神官府邸里最清幽的地方是一片竹林,晚风吹过竹林,溅起淡淡的馨香和清雅的味道气韵,最是养神宁心静气。

    洛芷珩便站在竹林之下,翠绿挺拔的竹子一节节的泛着润目的颜色,洛芷珩一身火红纱裙伫立在其中当真是万绿丛中一点红,最是夺目绚丽。竹是君子,她便是傲梅。二者相辅相成,她既不会抢走竹的风骨,也不会让女子的身躯显得苍白柔弱,挺直的脊背下似乎蕴藏着无尽的刚强。

    大魔王来到这片竹林的时候,便不由自主的被这一幕惊艳了。那视觉效果太强烈,那个女人在那片翠绿之中太抢眼,想忽略和忽视都太难。

    虽然并没有看见这个女子的真实容颜,但他是知道这个女子是皇帝赐给穆云诃的,惹怒了穆云诃被送到了洗衣院去了,只是后来不知道穆云诃为什么又将这个女子带出来。本来大魔王是不会注意她的,因为穆云诃所表现出来的是厌恶和排斥这个女子,他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去多费心了。

    但是想到刚刚有人告诉自己有人能在这里等着自己,还说什么不来就会后悔的话,大魔王冷笑几声,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抓住洛芷珩的时候,没有杀了她。第二后悔的事情就是现在还没有杀了穆云诃。至于其他,他还真的没有可后悔的地方!

    这个女子未免太自信了!本来是不想来的,但是这女子让人传话的口吻着实刺激并且惹怒了大魔王,虽然这女子是求穆云诃来见面,但现在他就是穆云诃,所以这女子惹怒了他,他自然不会放过她!

    他到要来看看,究竟有什么能让他在过后后悔的?难不成这个女人还掌握着穆云诃的什么把柄?又或者是穆云诃的敌人派来的人?

    “求本官来就是看你在这赏竹?”阴冷的声音略带一丝嘲讽,没有半丝感情,有的只是无尽的疏离和陌生。

    洛芷珩听到这把声音便不由得脊背僵硬,心底划过一丝紧张和暴怒,就算是之前穆云诃对自己很冷淡的情况下,他也从未对自己这么说过话,那声音里是当真的没有一点感情的!

    洛芷珩并不想胡思乱想,但她又不得不面对现实,只有正确面对问题才能解决问题。至于现在这个人还是不是她的云诃,那要看过才知道。

    洛芷珩缓缓转过身来,不紧不慢的行礼道:“寻君见过阁下。”

    大魔王目光阴冷的看着洛芷珩,眼睛里就有种强烈的压迫感,似乎在试探和恐吓洛芷珩一般。他并不能看透洛芷珩纱帽下的脸,也无法感应到洛芷珩的灵魂里有什么熟悉的地方,他便自信的人为这个女人不过是一个他不认识的人罢了。

    旋即他又看见洛芷珩向后踉跄了几步,扶着竹子虚弱的站着,似乎非常的恐惧的轻颤着。大魔王就更加确信这个女人不会给自己构成威胁。他收回了自己的气势,讥讽的道:“就是你让人告诉本官,如果不来见你,本官就会后悔?”

    洛芷珩这一刻是真的惊恐的,因为她在看见穆云诃双眼的那一瞬间便知道,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她的云诃了!她的云诃绝对不会用那样探究,打量,警惕和狠戾的目光看着自己。那双眼睛里,哪怕是那么为难的情况下,都会有遏制不住的感情流露,但眼前这个拥有穆云诃皮囊的男人却没有那样的目光!

    刚刚他释放出来的你那种气场完全可以称之为杀气了!

    穆云诃又怎么会对她动杀念?!

    他不是穆云诃!那穆云诃呢?难道……真的已经不在了吗?被这个灵魂体给杀了吗?!

    思想是一回事,亲自证实了又是另外一回事。洛芷珩难以克制自己此刻那巨大的悲伤和暴怒的心情,她和穆云诃一路走来实在是太难了,所有的艰辛和苦难似乎都降临在他们的身上,难道他们只是想要平平凡凡的在一起也不行吗?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的阻碍和麻烦?

    云诃不在了,他不在了?他死了!

    洛芷珩狠狠的闭上眼睛,她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在疼,非常非常的疼!从心里一直到身体上,她疼得抽搐,疼的眼泪狂涌。可是现在她正面对一个有可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她该怎么办?她不能软弱,因为她没有软弱的资格!她无法后退,因为她若后退,她和穆云诃就都输了!

    “为何不说话?你胆敢无视本官?”大魔王不悦的哼道,只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便闪身到了洛芷珩的身边,在洛芷珩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已经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隔着两层薄纱传来的疼痛是那么明显和尖锐,洛芷珩蹙眉惨白了脸大魔王看不到,他低下头,语气森森:“好大的胆子!告诉本官,是谁给你这个胆子的?竟然让你干挑战本官的耐性!”

    洛芷珩恨不得一刀杀了这个魔,哪怕是毁坏了穆云诃的身体,她也想要杀死这个魔鬼!如果杀了穆云诃的身体,能让这个魔鬼死去,那么她毫不犹豫会那样做!可选择她不能!强压下心中的狂躁暴怒,她柔弱的声音里有掩藏不了的哽咽和哭腔:“没有谁让我这么做,是我自己要这么做的。”

    “你自己要这么做的?你的目的是什么?”大魔王显然对洛芷珩的答案很意外,不过他却更加冷酷了,一个自作主张又没有眼色的女子,只怕是个心大的,难不成是想要勾引穆云诃?

    洛芷珩强忍住厌恶,委屈又倔强的道:“我只是想要弄个明白,阁下为何那么厌恶我?我是皇上赐给阁下的女人,便是阁下的人了,阁下不要我,还那么糟践我,在下人面前给我难堪,又在下人面前救下我,可最后为何又是对我不理不睬?我究竟是做了什么惹怒了阁下?还是惹的阁下厌弃了呢?”

    “阁下如果一开始就厌恶我,那不用理由就让我在后院里自生自灭就好,又为何要当着别人的面救我?阁下可能不知道,您一个简单的可能没有丝毫用意的举动,却将我陷入了艰难的境地!下人们的眼中我的身份极其尴尬,我受不了他们那样的目光。”

    “请阁下给我一个答案,我只想知道阁下究竟为何就是不喜欢我,不想要我,只要阁下说出来,我一定会改的,哪怕是不能改,阁下说明白您不要我,我也不会再对阁下抱有任何幻想了,请阁下给我一个痛快吧。”

    洛芷珩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情真意切字字委屈又无助,仿佛是一个被抛弃了的痴情女子,不甘心,委屈和愤怒还有最后一丝渴望都交织在了一起,她恼怒又舍不得放弃这个男人,那么的就结合矛盾。

    大魔王都不由得被这个女子的这番话给震住了。他活了好久,甚至都记不清自己究竟有多大年龄了,但是他确定自己已经有几百岁了吧,可是这百年里面他纵然是经历过形形色色的人和同类,却并没有经历过一个女子这么直白和决绝的告白。

    那感觉,当真是让他有些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

    大魔王并不知道自己这心跳加速是来源于他的灵魂,还是来源于穆云诃的心脏。但是这感觉太陌生了,他一时之间有点无法接受,还有些难以理解,便一直蹙眉看着面前的女子。

    洛芷珩显得很局促紧张,虽然她带着纱帽,但是她的身体僵硬,手脚无措的站在大魔王的面前,微微仰着头仿佛在等待一个结果。

    大魔王忽然来了兴趣,这女人刚刚伶牙俐齿大无畏的不是挺厉害吗?怎么现在反而紧张害怕了呢?难道这就是色厉内荏虚张声势?有趣!

    “你喜欢本尊?”大魔王饶有兴趣的问道。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他说的是他自己本身,他问洛芷珩可是喜欢他这个大魔王?

    洛芷珩当然不能表现出差异和震惊,虽然本尊这个称呼让她很惊悚,但她却一派天真的问道:“您不是一项自称本官的吗?本尊是什么?”

    大魔王轻笑,那笑容因为穆云诃那极其俊美的容颜而显得有些魔魅勾魂。他俯下/身,目光几乎黏在了她的纱帽上,声音有些you惑有些冷:“本尊和本官差不多呢,但本尊更喜欢尊这个字,你告诉本尊,你喜欢本尊吗?”

    洛芷珩喉咙发紧,她心里在尖叫,她爱穆云诃,只喜欢穆云诃!但她口中却怯生生的答道:“我只喜欢我的丈夫,阁下若是我的夫君,我的心便只在我的夫君身上,阁下如果不要我,那我也不会付出感情,我怕自己有朝一日会因为得不到阁下的回应而痛不欲生。”

    “可真是个自私的回答呢。”大魔王的声音骤然冷冽下来,危险尾随而至,那一瞬间洛芷珩的身体周围充满冷冽阴寒,洛芷珩恰当的惊恐的颤抖起来,不过片刻大魔王身体里释放的气场便全部消失了,他轻笑道:“不过本尊喜欢你的自私!”

    大魔王那一瞬间第一次有了一种想法,也许有个女人陪在自己身边也不错。当他登上皇位一统天下的时候,他的身边有一个他看得上眼的女子,和他一起笑傲天下,见证且崇拜他亲手得来的一切辉煌!

    只是这个女人,她配吗?

    “为何一直遮挡着脸?可是你的这张脸惹怒了……本官?”大魔王只能感觉到穆云诃之前对她的不喜欢和冷酷,却也不知道具体原因,但他倒是有些好奇这女人究竟长什么样子了?万一长得太无颜,就算她很有趣,也还是杀掉吧。以后在找一个更好的。

    洛芷珩微微低下头,指尖有些微微泛白。她不知道自己这张脸的胜算有多少,她只能赌一把。可是她又害怕自己这张脸是个祸害,万一真的的被这个魔鬼看上了,自己有机会杀了他还好,要是没机会可怎么办?

    “又不说话!在本尊面前你倒是很喜欢走神啊。”大魔王不悦的再次捏住了洛芷珩的下巴,这一次非常用力,力道大的几乎能将她的下巴捏碎。

    而洛芷珩完全受不了这样的力道,她已经感觉到了骨头碎裂的疼痛了,她忍辱负重,甚至准备色/诱了,都不是为了出师未捷身先死,而是为了给穆云诃报仇!

    她颤抖着声音越发的娇柔无力,哽咽道:“轻点,好疼!我不敢摘下面纱,有人说我这张脸是祸害,若是让人看见我的样子便会给我惹来杀身之祸,我从来不敢看自己的脸,我觉得这张脸好丑好可怕,我更不敢让别人看见我的样子,我怕……”

    “你怕给自己找来杀身之祸?”大魔王挑眉,倒是很惊奇的样子。什么样的脸能给自己招惹祸事?一张丑八怪的脸只会令人讥讽和嫌弃罢了,但一张绝世容颜却有可能会惹来祸事。可可笑的是,这个女人却说自己长得好丑。既然不美,又何来的祸?

    “摘下你的面纱,让本尊看看。”大魔王命令道。

    洛芷珩惊恐的抬头,半晌无语,似乎很惧怕和纠结。

    “你敢不听本尊的话?”大魔王的语气凌厉起来,伸手便要揭开她的纱。

    洛芷珩连忙向后缩了一下,惊呼道:“我自己来!可是请阁下做好心理准备,我长得真的很难看,可不要吓到了阁下才好。”

    大魔王更加的好奇了,这女人究竟是能长得多难看?竟然这么怕见人?不过不要紧,大不了一刀宰了她!想到这,大魔王心里忽然有了觉悟了,难不成这女人真的是长得太难看了,难看到令人害怕的地步了?所以才会被人看见就让人恨不能杀了她?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她很丑,所以会被杀的言论。

    想到此,大魔王对洛芷珩究竟长什么样丝毫不抱什么希望了。要是有一天他的身边能站着一个女子的话,那女子必定是要惊艳绝伦艳压群芳的,可绝对不会是个丑八怪!而他,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丑八怪而网开一面?哪怕这女人是第一个对自己表白的女人,他也不打算格外开恩。

    大魔王一面想着,一面嘴角就露出了冷酷讥讽的弧度,眸子微眯,眸光里泛着冷嘲热讽等着看热闹的神色。

    却见洛芷珩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纱帽取下,却不敢抬头,只留给大魔王那乌溜溜的头顶,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散落在纤细的肩头和脊背上,看着倒是很赏心悦目。

    大魔王眯起的眼睛更小了,竟然还有一层面纱?!

    “继续摘!”他无情的命令,见到了洛芷珩浑身都在颤栗,他也不在乎,就算真的洛芷珩害怕,可他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情。

    洛芷珩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和惊吓,不由自主的猛地抬头看着大魔王,那一刹那,没有面纱阻隔的双眸就那么清清楚楚的暴/露出来,水润的眸子里还有清晰的泪光,晶莹剔透泫然欲泣,眼睛里的委屈和惊恐难堪赤/裸/裸的浮现,那双眸子一出现,便是什么也掩藏不住的干净和玲珑。

    只一双眼睛,刹那间的眨动,泪珠滚落的瞬间,这世间万物便已失色!

    大魔王脸上猖狂讥讽的表情正在浓烈,突然一眼,便什么都僵硬在了脸上。嘴角的讥讽,眼中的嘲弄,脸上的冷漠,眯着的眸子骤然正大,瞳孔一圈一圈的扩张开来,再紧缩!

    震惊!惊艳!不可置信!统统交融在一起,只是这一眼的芳华便叫人不可自拔的深陷进去。

    洛芷珩看着‘穆云诃’脸上的那些复杂而纷纷出现的表情,便惊恐的低下头,眼底是浓浓的厌恶和心痛,还有许多难堪。

    在看见他脸上表情的那一刻洛芷珩就知道,她的第一步计划成功了。哪怕只是一瞬间的愣神,也让洛芷珩有了可以靠近他的机会。

    但洛芷珩的心理却并没有喜悦,反而是浓浓的苦闷和憋屈。她洛芷珩要杀一个人,竟然已经到了要出卖色/相来色/诱的地步了!还要如此的小心翼翼,步步防范算计!

    在大魔王还愣神的功夫,洛芷珩已经扑通一声跪下,惊恐万分的哀求道:“阁下,求求您了,不要在让我继续摘了,这张脸真的不能看,我没有想要吓唬您的,您、您都被吓到了,我实在是万死难辞其咎!是我、是奴婢不自量力了,奴婢不应该想一些本就不属于奴婢的,,是奴婢该死,求阁下杀了奴婢吧,只求阁下不要更厌恶奴婢。”

    大魔王第一次有一种心脏紧缩的感觉,那么密密麻麻的触感,粘腻在一起,缩紧在缩紧,挣脱不开,几乎要窒息了。这个女人揭开庐山真面目后的那双眼睛,让他一瞬间便知道了什么叫惊艳,什么叫艳压群芳!可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她的下跪和她自贱身份用奴婢开口哀求的话,也让他一瞬间体会了什么叫心疼!

    他愣愣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竟然第一次有了惊愕和不能回神的举动。可是他却丝毫怪罪不起来眼前这个让他严重失态的女人。又或者不是怪罪不起来,而是根本就没有怪罪的心思!

    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目光和漂亮眼睛?千娇百媚?媚态横生?也许有媚气,但是里面又夹杂着不谙世事的纯真和干净,如此的矛盾和不可思议的结合在一起,反而让人沉沦其中不可自拔。

    大魔王几辈子冷酷的心还真是第一次有了一种柔软的感觉,他清楚,这感觉不是因为他的灵魂在穆云诃的身体里,只是因为出于他的灵魂。这个女人只凭着一双眼睛,便瞬间让他对她恨不起来了。

    也许那感觉就是人类所说的一见钟情?可他难道只是爱上了一双眼睛?

    他在洛芷珩不听的惊恐哭泣求饶中惊醒过来,大手不由得按着心脏,那里正酥麻紧缩的要命,他脸上神色有些懊恼,可因为冷酷惯了反而显得有点扭曲,声音也是僵硬的:“你起来,这是做什么?”

    他说着觉得自己的话太冷硬了,洛芷珩都哆嗦起来了,他不由得更加懊恼,便僵硬的放低了声音道:“你先起来,本尊并没有怪罪你的意思,起来好好说话,跪着干什么!”

    洛芷珩闻言惊颤的抬头起来偷看了他一眼,见他正目光如炬的看着自己,便连忙低下头,如同羞怯的花朵,低声道:“奴婢不敢妄想了,奴婢知道就奴婢这张丑陋至极的脸,就不招人喜欢。之前是奴婢自己钻牛角尖了,看不清自己的身份地位,妄想了不该妄想的东西,阁下您就杀了奴婢吧。”

    大魔王隐隐有些懊恼自己之前戏虐过头还有试探过头时候的杀气泄露,小丫头是真的害怕自己了。他第一次为自己的举动连番懊恼!不自然的道:“你不害怕,其实我并不凶的,也没想过要你性命啊,你赶快起来,听话。”

    所以说男人怜香惜玉什么的都是与生俱来的,就连这个恶魔大魔王在美人的面前都不由得轻声细语起来,唯恐惊扰了美人。

    大魔王不由得有些自嘲的想,他还真是落入俗世便也变得堕落了,竟然和一般的凡夫俗子似的,对个女人和颜悦色起来,甚至有些微的讨好了。不过如果是对面前这个小家伙,他倒是心甘情愿的。

    老天还真是对他不薄,他刚刚想着以后找个绝世美人伴在他左右,立马就给送来了,这女人妩媚妖娆中有透着一股子清纯干净,让他不由的移不开目光。他又自问自己是英雄,将来是要统一天下的,什么样的美人要不得?什么样的美人保护不了?

    他终于明白为何有人说这女人的脸被人看见便会有灾难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绝世大美人,有哪个男人不爱?他这样心志坚定的男人看过一眼都无法心情平静,何况是那些凡夫俗子呢?

    自古红颜祸水,却也有美人多薄命之说。但他大魔王要的女人,能配得上他的女人,就得是眼前这样的女子,可眼前这样的女子又是举世难求的,能有一个已经是三生有幸,他又怎么会放过?

    美人,只看这冰山一角便足以,哪怕没有看到她的全部容颜,他也决定了这个女人只能是他的了!对这个女人,他势在必得!

    洛芷珩闻言怯生生的站起来,却不敢再抬头,那柔柔弱弱胆颤心惊的样子当真是我见犹怜。看得大魔王一颗钢铁的心都不由的要变成绕指柔了,心痒难耐。

    他手脚不由得有些轻浮的走到洛芷珩面前,想要抱住她,毕竟在他的心里这个女人只能是自己的女人,穆云诃那个蠢货一定是没有见过这女子的真实面目,所以才会如此厌恶的吧?哼,没有福气的男人,放着这么完美的女人不要,只想着什么洛芷珩,活该他没有这艳福!

    可是他还没有碰到洛芷珩,洛芷珩便已经惊慌的向后躲闪开来。大魔王不由得怒道:“你躲什么?”

    “疼!您刚刚捏着奴婢还很疼。”洛芷珩委屈的道,想看又不敢看大魔王的模样。

    大魔王不由得又是一阵懊恼,低声道:“刚刚是我不好,哪知道你竟然如此娇弱,隐藏在面纱下的容颜竟然是这般的倾国倾城呢?将剩余的面纱摘下来,让本尊好好看看,可是有伤到了?”

    大魔王有些担忧是真的,洛芷珩这么嫩,万一真的弄坏了就不好了。但更多的还是想看看那面纱之下的完整的真面目。这张脸半遮半掩,若隐若现,当真是让人看得勾魂摄魄心痒难耐。

    洛芷珩眼泪汪汪的哀求道:“求阁下不要为难奴婢了好吗?奴婢真的不敢再让阁下看了,这张脸太难看了,是灾难,奴婢自己都不敢看,又怎么能让阁下看呢?那岂不是玷污了阁下的眼睛吗?”

    大魔王为她的单纯和糊涂感到好笑,有史以来第一次笑得开怀爽朗的道:“傻丫头你这个样子若还叫难看,那天底下就没有好看的女子了!不过你也不用怕,本尊会保护你的。”

    洛芷珩表现的很惊喜:“阁下会保护奴婢?!当真吗?阁下不会觉得奴婢很难看吗?”

    “自然不会。就算你难看,本尊也是喜欢的。你是本尊的女人,进了本尊的府里,本尊自然要疼爱你。你只管放心,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府里面的女主人,本尊疼爱你,那些下人也不敢欺负你,这下可是高兴了?”大魔王高高兴兴的许下承诺。

    洛芷珩从来都知道英雄一怒为红颜,却从来不知道美人一笑能祸君。

    对于大魔王的豪爽洛芷珩心中厌恶且警惕,却故作惊喜的道:“奴婢谢阁下。”

    “还叫阁下?叫夫君!也不准自称奴婢了,你是本尊的妻子,从现在开始!”仿佛儿戏一般,一个贵重的身份就这么被大魔王毫不在乎的轻易定下。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开年第一天,画纱努力更新,哈哈,宝贝们元旦快乐新年快乐!画纱继续努力去了,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