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29 色字头上一把刀!(推荐票82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529 色字头上一把刀!(推荐票82000加更)

    大魔王一脸讥讽的道:“穆云诃在亡羊补牢,他知道他之前表现的太过于在乎那个女人了,所以他要补救,让本尊找不到那个女人的气味,将来只要那个女人隐藏起来自己的味道,我就是在厉害,找到了她的所在地也找不到她本人。他将她保护的滴水不漏,而那个人,便是蛮荒的女首领瑞麟!”

    “可是穆云诃那种人怎么可能对除了洛芷珩以外的女人有这么大的关注和爱护?但洛芷珩已经死了不是吗?这是让本尊最最疑惑不解的地方。但你出现了,你给了本尊一个答案!”

    大魔王目光凶狠而犀利的看着洛芷珩,狰狞的笑道:“你带着满身的怨气和愤怒,你费尽心思的来到穆云诃的身边,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穆云诃,一个陌生人不可能会这样对待穆云诃,哪怕他在优秀俊美,也不会让女人这么疯狂,唯一的答案就是你和穆云诃之前早就认识,并且你们两个人早就有情。而能让穆云诃这么保护着的,又能同样不顾一切对待穆云诃的女人,这辈子本尊只见过一个,那就是洛芷珩!”

    洛芷珩对大魔王的分析推测表面平静实则震惊不已。她冷笑道:“分析的可真精彩,可惜你的话完全就是废话!真正胡言乱语的那个人是你吧。”

    “你还不承认吗?不要紧,你身上就有证明本尊所说的一切的证据。你因为猜测到本尊的真实身份所以掩藏不住愤怒的露出恨意杀气,让本尊从而怀疑你。本尊能想到这一切,还要感谢你的眼睛呢。你那双漂亮的红色眼睛!”大魔王阴冷的道。

    洛芷珩一惊,她看不到自己眼睛的颜色,但是大魔王既然说了,她的眼睛很有可能已经恢复本来的颜色了,该死的,竟然暴/露在这了!

    “你就是瑞麟,因为瑞麟的眼睛就是红色的。可你也是洛芷珩,你以为用一双红色的眼睛回来会成为你的保护色,但你的眼睛会在你情绪激动或者非常失控的时候恢复原来的色彩,这一点你不知道吧。”大魔王不由得有些阴佞的笑道。

    事到如今,洛芷珩也不再遮掩,她狠戾的道:“我倒还真不知道,你竟然还没有死,三年前你明明被云诃杀了的,我也真不知道你竟然还有推理的能耐。不过纵然你说的都是真的又能如何?你既然已经知道我就是洛芷珩了,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我,是绝对不会让你随心所欲的!你杀了我的云诃,你就要给云诃陪葬!”

    大魔王脸色隐隐的扭曲,咬牙切齿的道:“你竟然真的是洛芷珩?!你怎么可能没有死?本尊不相信!”

    猜测是一回事,证实又是另一回事,纵然是大魔王也不由得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

    洛芷珩不仅没有死还活着回来了,而且是改头换面,换上了一副让他都动心的皮囊!而最可怕的是这个女人的灵魂里,他竟然丝毫感觉不到她就是洛芷珩!猜测到的一切终于被证实,大魔王不禁有点慌乱茫然,当年他算计的那么完美,究竟是哪里出错了?

    “很好奇我怎么没有死吗?那是苍天有眼,知道坏人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我又怎么可能死呢?你这种渣滓还没有死呢,我当然要匡扶正义,为民除害了!”洛芷珩也不再藏着掖着,纵然现在是满身是伤,但终于可以用她洛芷珩的身份说话,眼神和气势瞬间就不一样了。

    洛芷珩一直是飞扬跋扈的,是骄傲洒脱的,爱恨分明的她不再掩藏对这个混蛋的痛恨,那股杀机反而让看上去娇弱的她似乎蕴藏着某种神秘的力量,狂野而惊艳。

    “告诉本尊你怎么会没死?”大魔王暴躁的道。

    “那么想知道?那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是洛芷珩的?我不相信你就凭一双眼睛就知道我的身份。我是瑞麟的似乎你也是知道我的,可那个时候你可没有认出来我就是洛芷珩。”洛芷珩吃力的坐起来,但动作却是优雅的,她不会在一个对手面前示弱,哪怕她现在真的很疼很想哭很思念穆云诃!

    大魔王到并没有刁难她,竟然有些高深莫测的道:“那还不简单,你身边的妖娘就出卖了你。那个女人能看见本尊,她以为本尊不知道吗?你只有是洛芷珩才会在得知真/相之后不顾一切的回来,也只有洛芷珩才能让穆云诃不顾一切的将你送走到安全的地方去。不过要不是本尊忽然记起来当年咬过你一口,在联想到你的眼睛会出现红色是我魔族的血脉问题,我还真的不会想到你就是洛芷珩还活着!忽然发现你和穆云诃还真是两个自私的人,你们眼中只有你们彼此,自私到令人发指了。”

    可他们的感情,也让他嫉妒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洛芷珩更惊讶了,她的眼睛变红竟然是因为当年大魔王绑架她时咬的那一口?!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洛芷珩淡笑起来,就连那双漂亮的眼睛都是带笑的:“我与穆云诃之间从来不会有第三个人,你是谁凭什么来指责我和我的丈夫?”

    她的指责让大魔王再度情绪失控,嫉妒成狂!她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轻易的牵动他的情绪,这可真悲哀。大魔王不由得恼羞成怒的道:“你得意什么?穆云诃已经死了,而本尊也不会放过你。”

    洛芷珩鄙夷的看着他,故作不屑的哼道:“你吼什么呢?害怕别人不知道你有多羡慕嫉妒恨吗?我现在是不能将你怎么样了,但是只要有机会,我就一定会将你从云诃的身体里驱逐出去。”

    大魔王阴狠的道:“你没这个机会的,因为今天开始,你洛芷珩就是本尊的禁/脔!本尊和你的仇恨到今天已经不是能够用你死我亡来化解了,本尊也恨你,过去恨你和穆云诃害得本尊三年失去身体,还失去了本来已经唾手可得的皇位,现在更恨你!恨你竟然敢瑟佑本尊,害得本尊差一点身死!”

    洛芷珩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却尤为冷静的道:“是你自己把持不住,没想到你竟然一直觊觎着皇帝的宝座!你这狼子野心还真是让人意外,我以为你只不过是帮助穆云胜登上皇位罢了。”

    是真的太意外了,大魔王竟然最原始的目的就是抢走皇帝宝座!并且这个目的一直到今天还在继续。难怪他要用穆云诃的身体了,洛芷珩终于明白大魔王的意图,就更为穆云诃的名声担忧,她忽然发现她甚至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只能和大魔王对峙。

    眨眼间,大魔王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甚至姿势暧昧的压在她的身上,她本就全身剧痛,此刻更是疼得冒出冷汗,小脸刷地一下就惨白起来。可尽管这样,她还是笑得狂傲,讽刺道:“怎么?我对你的吸引力就这么大?害得你现在就忍不住了?就你这个德行还妄想突然之皇位,当真是白日做梦。”

    “是不是白日做梦你日后便知!还真是和三年前一样啊,这臭脾气,一样的欠揍!不过现在本尊不会揍你了,谁让本尊就看上你了呢?让你心爱的男人好好看看,本尊是怎么占有他最爱的女人的。”大魔王捏着洛芷珩的手腕暧昧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两个人几乎叠成一团。

    洛芷珩看见他的目光就觉得厌恶,却反而笑得肆意的道:“好啊,来吧,我正好太想念云诃了,我就算是睁开眼睛看见的也是我的云诃,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大魔王的脸色一下子也跟着变了,对于洛芷珩这不要脸的回答,他表现出十足的愤怒:“你竟然不排斥除穆云诃之外的男人?!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荡/妇!”

    洛芷珩咯咯咯的娇笑起来,纤细的手指轻轻摇晃,当真是一幅不要脸就无敌的模样:“此言差异,我是在和我的云诃在一起啊,我只要我的云诃,现在我的云诃抱着我,只要我将云诃身体里的灵魂也想象成云诃,那我和云诃之间就依然没有第二个人。你愿意当不要脸的小白脸,我能拦住吗?请你继续不要脸吧,我不介意的。”

    她忽然似乎真的不在乎‘贞/操’了,一副地痞无赖女流氓的滚刀肉姿态,反而让大魔王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他想当然的试探和恐吓忽然之间就失去了威力。难道这女人看出来了?还是她真的不惧怕自己?

    大魔王不甘心,忽然狠狠的低下头去亲吻她的肌肤,动作疯狂粗鲁,似乎要将她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洛芷珩竟然出奇的不反抗,甚至还有点微微地迎合,大魔王奇怪极了,却又忍不住再一次沉迷在她这完美的肌肤中,隐隐的有些痴迷的吻着,反而不知道是抱负还是留恋了。

    而洛芷珩却眯着眼睛笑,故意躲开了唇瓣这样的位置不让他触碰,勾起腿来轻轻蹭着他的身体,似乎在邀请和引诱,两个人似乎都有点意乱情迷,洛芷珩还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一手在他的背后轻轻抚摸,缓缓下滑,落在她自己的腿上,白嫩的小手滑进了她的靴子里,悄无声息的抽/出那之前藏好的匕首,缓慢的将刀举在了大魔王的背后头顶!

    她嘴角勾出魅惑蔷薇般的笑容,目光明亮。该死的魔鬼,今天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做色字头上一把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