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31 分别的心,这一刻相聚!
    穆云诃瞳孔紧缩,刚刚抢回了身体还来不及反应呢,就看见洛芷珩一道扎向自己,而身体本身被洛芷珩扎的那两道的疼痛,被刚刚掌控身体的穆云诃完全接收,一瞬间疼痛和错愕一起袭向他,他抱着洛芷珩的手彻底失去力气,两个人一起跌落在了地上。

    洛芷珩这一刀也因为穆云诃的突然失去力气而扎偏了,却也还是一刀扎在穆云诃的肩膀上。

    穆云诃闷哼一声,死死的咬住牙关,全身冷汗刷地一下就落了下来,他剧烈的喘息着,巨大的疲惫让他眼前冒着金星,耳朵里嗡嗡作响,大脑一片空白。

    而洛芷珩摔在地上,这一下直接让她再也爬不起来了,脊背上的疼痛刻骨的蜿蜒开来,她觉得自己可能骨头都碎了,同样是眼冒金星,细碎的痛呼从口中破碎而出,她的手还牢牢的抓紧刀子,生怕大魔王反扑。至于穆云诃刚才那句阿珩,在那样紧要关头洛芷珩哇暖就没有听到。

    两个人都气喘如牛的躺在地上哼哧着,穆云诃缓过神来,也顾不上身上的伤口和鲜血,艰难的转过头去看洛芷珩,向着洛芷珩爬去。

    洛芷珩一听见动静就警惕的转过头来,目光凌厉的瞪着穆云诃切齿道:“还不死心吗?好,我成全你!”

    她说完就握紧了刀子缓慢的抬起来,作势要捅穆云诃。穆云诃又惊又怒又哭笑不得,哼道:“阿珩!”

    久违的称呼和亲昵熟悉到陌生的语气,让洛芷珩狠狠的愣住了。她举着刀子的手也在轻颤,满眼不可置信和警惕的道:“你叫我什么?你别以为你这样叫我我就会被你欺骗和迷惑!你这个混蛋!”

    “我是混蛋?”穆云诃嘴巴里咀嚼着这几个字,重重地哼了一声,旋即也不躲闪也不解释的躺在地上,赖皮的道:“本官是混蛋那也是你丈夫,你这个蠢女人,明明千方百计的将你送走了,你还回来干什么?只会给我惹麻烦!现在还用刀子一刀两刀的往我身上招呼,你还真是翻脸不认人,谋杀亲夫啊。”

    洛芷珩愣愣的样子有些转不过弯来,反而有点傻乎乎的呆萌傻乖的样子,可爱又茫然的看着穆云诃,心理面犹如翻江倒海一般的沸腾了。

    “你究竟是谁?”她问了一句很傻的话,但这句话她又不得不问,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神态和语气目光,都有着和穆云诃不可思议的相同和相似。她绝不相信那个大魔王能够模仿的这么像穆云诃!

    可如果眼前这个人已经不是大魔王了,那又是谁?又是怎么出现的?明明刚刚那个要掐死她的男人还是大魔王的!

    穆云诃缓缓看向她,轻笑道:“我这一生,绝不休弃阿珩!阿珩说……我是谁?”

    洛芷珩眼皮子狠狠一跳,那句看似简单的话,却勾起了洛芷珩最初的感动和最深刻的回忆。那些他们两个之间的秘密和话语,只有她和穆云诃知道的话,眼前的人却知道!

    就算大魔王侵占了穆云诃的身体,但也绝不可能侵占的了穆云诃之前的记忆!

    “云诃!!”洛芷珩几乎是尖叫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整个人都好像被雷劈中了一般,惊呆和无措,茫然与无助,还有浓浓的惊恐和害怕。

    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扑向了穆云诃,不管不顾的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这是她这三年来无数次梦里梦到的场景,她终于回到穆云诃的身边,终于回到穆云诃的怀里,从此天长地久,永远厮守!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你回来了?你回来找我了是不是?还是我已经死了?云诃!云诃!”洛芷珩狂喜的语无伦次,那种死而复生,心如死灰后又复燃的感情,错综复杂又激烈缠绵。她紧紧的抱着穆云诃,泪如雨下。

    穆云诃胸腔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发酵,疼痛有酸涩碰撞在一起,他眼眶酸涩湿润,虽然吃力却还是紧紧的抱着洛芷珩娇嫩的身子,嘶哑的笑道:“是我,我回来了,阿珩!我的阿珩!”

    终于又能紧紧的抱着你!终于又能光明正大无所畏惧的叫你阿珩!

    两个人阔别三年,十年深思两茫茫,那种十年的凄楚他们不曾体会,但只有三年的分别却让他们饱经痛苦和思念的折磨,三年仿佛是一辈子那么漫长,他们在那么多无助和无望的等候守候推开和保护中,彼此试探,彼此折磨,彼此系深爱。

    在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分开,这一刻不顾一切的拥抱,这一次不顾一切的呼唤,便是天塌下来,他们也不会在躲避了。

    “我回来,就如同你回来一般,你不要我冒险,却将自己置身在了危险之中,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死,你让我一个人背负失去你的痛苦。穆云诃,你还敢说你爱我?你还敢说你一切都是为了我好?你已经忘记如何爱我了是不是?你也忘了我是怎么样爱你的对不对?”洛芷珩忽然收紧了手臂,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冷血,带着一股刚烈的恨意。

    穆云诃全身紧绷,忽然有种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恐怖感觉,他下意识的抱紧她,纵然手臂已经使不上力气,但他还是不愿意放开她的身体,凌乱的道:“我没忘!我们曾经走过的一切我都没有忘记,也不会忘记!阿珩,我只想你能活下来,我什么也说不了,什么也不能说,我哪怕多说一个字你都会有危险!大魔王的恨意是那么强烈,我怕,我怕我刚刚失而复得的你,眨眼间就又会失去!我已经再也承受不起再一次失去你的痛了!阿珩,我的心你怎么也不明白?”

    洛芷珩推开他,目光里都是笑意,三年来第一次这么温柔和近距离的看着他,这么再也不用防备和伪装的看着他,她的心柔软而又酸痛,捧着他的脸,她近乎膜拜的用脸颊去摩挲着他的脸,声音带着温热吐露在两个人的鼻翼之间,温暖的带着香甜:“我也一样。你让我走是你的意思,那却不能代表我。你嬴弱将死的时候我对你都不离不弃,我们并肩作战一路走来,我以为你懂我,可是你却在最关键的时刻推开了我。你这一推,当真够狠!”

    “阿珩……”穆云诃急促的喊她。

    洛芷珩却制止住了他的话,继续道:“可是你再狠我也放不开了。我宁愿和你共同生死,也不能看着你死而自己独活。没有你的洛芷珩是不完整的,云诃,你还是我的云诃吗?你若还是,便应该明白我的心意。”

    “可我舍不得。我的疏忽让你遭受了那么多年的苦难,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忍受痛苦,我却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守护,纵然我不知情,却也是羞愧难当悔不当初。我对你现在已经不能完全说是爱,还有愧疚。我只想我的阿珩只要能活下来,我死,无所谓。”穆云诃绝不是一个会甜言蜜语的男人,可这一番话他说的情动深处面已红、音哽咽。

    洛芷珩殷红的眼睛从他的眼睛流转到他的脖子,脸色越发的苍白起来,颤抖的手抬起来搂住他的脖子,手掌下的温热湿润让她一阵阵的恐慌,她抬起眼睛,固执地问道:“我只问你一句话,若是今天我是你,将你送走,不让你和我并肩作战,以为你好,要你活的目的拒绝你,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让你眼睁睁的看着我死,你,愿意吗?”

    穆云诃被问的哑口无言,他不能回答愿意,因为他根本就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洛芷珩送死,他做不到,甚至只要一想到就会目眦欲裂心如刀绞!

    这个回答,他永远也不能令自己满意,但他不能欺骗自己欺骗洛芷珩。穆云诃脸上已经有了苦笑,他的妻子,总是固执聪明的让他又爱又恨。

    “不愿意。我永远不能看着阿珩有危险。”这是他的回答,一个让他既无奈又决绝的回答。

    洛芷珩笑道:“我也与你一般,你不愿意的也是我不愿意的。我们一路走来,风风雨雨坎坎坷坷都经历过了,多少次生死我们都能共同走过,这一次我相信一样可以!即便不然,有你作伴,我死而无憾!”

    她女儿家的娇羞矜持没有,但男儿的洒脱利落却不缺。一句死而无憾,多少英雄豪杰都未必能轻易说出口的豪言壮志,在她洛芷珩的口中,字如千斤,此情不换!

    穆云诃早就没有了在推开洛芷珩,将她保护在羽翼下的想法了。他掌控不了阿珩,正因为掌控不了,正因为这些阿珩带来的无奈和焦急,才是独一无二的他爱的阿珩!而他爱的,不正是这样一个有情有义不离不弃勇敢无畏的女子吗!

    穆云诃目光深邃,对洛芷珩满满的爱意再也不言是隐藏的流露出来:“得妻如此,我亦死而无憾!”

    洛芷珩笑容加深,与穆云诃紧紧相拥的那一刹那,她眼泪涌落,看着穆云诃脖子后面那被她扎出来的血窟窿还在不停的流血,她的手已经被染红,满眼的殷红让她方寸大乱,僵硬的扯出来一个笑,那么牵强和苍白:“我想,我们需要一个大夫。”

    穆云诃也笑了起来,竟然是丝毫不在乎他此刻的伤,尽管疼得他备受煎熬,但洛芷珩在身边,他丝毫不敢表现出一点痛苦来,生怕她为此内疚和难过。

    “阿珩去找大夫来好不好?我当真是动弹不得了。”穆云诃似真似假的笑道,目光清澈,容颜美好,那苍白的面色和纯净的目光,憔悴的神态,慵懒的气质,一如四年前初见穆云诃时候的样子,那个风华绝代的病弱少年郎!

    洛芷珩抓紧他的手,目光隐讳的朝着四周打量了一番,道:“我不离开你!”

    “没人让你离开我。你这么不听话,不将你放在我身边我还不放心呢。但你看看我现在的状况,当真是不能出去的,你去找人来吧,院子里没人,院子外面总有人的,你还怕我会跑了?”穆云诃故作轻松的笑道,似乎一切危险都已经过去了。

    洛芷珩有些迟疑和担忧,那个大魔王怎么就突然不见了?穆云诃怎么会突然就出现了?他还会不会再度消失?

    穆云诃看出了她的迟疑和担忧,牵起她另一只手细碎的亲吻着,温柔的道:“我并没有死,只不过是躲在了身体里罢了,准备伺机而动收拾大魔王的。你刚刚那两刀扎的就非常好,刚好给了我一个杀了他的机会,这才从新夺回了身体,这下放心了吧?还不去找人来,你再不去,只怕我们两个就要一起死在这了。我流血身亡,你骨碎而死。”

    洛芷珩眼睛一亮,惊喜道:“那鬼东西死了?”

    穆云诃笑容爬到脸上,给予肯定的答案:“死了。”

    洛芷珩一想也觉得有道理,要不是那鬼东西死了,穆云诃怎么会回来?想即此出,她不由得着急起来。担心穆云诃的伤势严重,所以她并不敢告诉穆云诃她也伤得很严重,身体很痛,坚持着站起来,走路都在打晃了擦一点跌倒。

    穆云诃惊呼道:“小心点!阿珩你……”

    “没事!你等着我,我马上回来啊。”洛芷珩笑米米的摆摆手,没事人似的往外快步走,可是毕竟有心无力,还没有走到门口,她就撑不住的栽倒下来,还好被一旁的桌子撑住。洛芷珩满身冷汗,疼得牙齿打颤,甚至不敢回头,怕一回头看见穆云诃她就会哭出来!

    她真的很怕疼,而这些疼,几乎能和三年前的那些疼痛相提并论。

    她一脚跨出了房门,就在也控制不住身体一头扎下去,滚下了台阶。这一跤摔的她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再也爬不起来。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画纱继续努力去哈,脚上被烫伤的水泡挑破了又起来了怎么回事啊?有木有亲知道呀?无奈了。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