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34 杀出去!世王的计谋!
    洛芷珩这次伤势严重,一昏迷就是三天,三天来一直浑浑噩噩的昏睡不醒,期间有些胡言乱语也是片面的破碎言语。世王为此着急上火,更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可世王依然没有忽略穆云诃,虽然她现在不能亲自去过问穆云诃的事情,但还是让人严密的注意穆云诃的举动。

    珩儿只是说不能动穆云诃,却没说不能监视。

    然而三天来穆云诃的所作所世王却依然也不知道,穆云诃知道世王的人在监视他,竟然是故作不知是世王的人,将人全部斩杀了,这对世王来说无异于是一种挑衅和威胁。

    世王不能做到穆云诃在做什么,只能保护好洛芷珩,等待洛芷珩醒过来,所以暂且按兵不动。

    而洛芷珩终于在第四天的中午醒过来了。

    “感觉怎么样?”世王脸色有些苍白,紧紧的握着洛芷珩的手,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连忙放开,紧张的道:“我可有弄疼你?”

    一想到火云夫人之前诊断过后的话,世王就不由的一身冷汗和惊恐。火云说洛芷珩全身骨头有大面积的断裂,还有毁坏的更严重的,甚至洛芷珩的骨头很脆,非常易碎!这样的洛芷珩更容易受伤死亡。

    这个话让世王彻底不淡定了,她的小外甥女怎么会变成这样?之前的洛芷珩可是很健康的。而洛芷珩现在这样更是危险,她连眼睛都不敢闭上,更不敢离开这个房间,就怕洛芷珩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彻底离开人间。

    洛芷珩茫然的看着四周,好一会眼睛里才有了焦距,她看清了世王着急的喊道:“姨母云诃呢?”

    世王不由得满腔怒火:“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一心想着他!你可知道他这几天都在干什么吗?整日里早出晚归的,一点不将身上的伤当回事,不仅不把自己当回事,还不将你当回事!珩儿你和穆云诃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忽然变得那么奇怪?他一点不在乎你,不曾来看过你一眼,甚至说你是假的,我以为这个天下他穆云诃是最不应该忘记你的人。”

    洛芷珩却满眼冷厉的道:“姨母您误会云诃了。现在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云诃!您又怎么能让一个不是云诃的人来关心在乎我呢?”

    世王一脸惊讶的道:“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也看这穆云诃行为怪异,那么严重的伤,也不见他找大夫啊,看着似乎没事人一样的。”

    “他是个魔鬼,霸占了云诃的身体!”洛芷珩恨声说道,随后缓慢的将大魔王霸占穆云诃身体的来龙去脉说给世王听。

    世王大惊失色,猛地站起来愣愣的看着洛芷珩,好一会才干涩的说道:“竟然是灵魂互换?!这世上竟然还真的有这样的功法和事情?”

    “要是灵魂互换可能比这个还好点呢,关键是那个魔鬼他抢走了穆云诃的身体,穆云诃现在没有身体,灵魂都不知道寄居在哪里。这个魔鬼非常危险,他野心勃勃,他想要的我只怕是这个天下。倘若有朝一日真的让他得逞了,我想他的胃口也不会被填满的,银月国只怕也会成为他的目标。”洛芷珩不无担忧的道。

    “哼,那他是白日做梦!”世王冷笑一声道:“咱们的银月国又哪里是其他人能轻易找到进去的地方?他一辈子也别想在没有人带领的时候进去银月国。珩儿不用担心。我却很担心穆云诃了,他的身体被一个魔族侵占了,只怕会对他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珩儿可有什么打算吗?”

    洛芷珩也是满面担忧的道:“现在还没有什么打算,我只想着穆云诃不在了我也不会独活。可是只要穆云诃还在还有活下来的希望,我就不会放弃自己!姨母,您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将穆云诃身体里的灵魂给驱逐出去啊?”

    世王满面难色的说道:“这本来就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银月国的人虽然比世俗的人都高级许多,但是毕竟我们不是神仙,灵魂互换这样的事情也是只听过没见过,就个你更没有办法了。不过也许你皇祖母有办法呢?”

    洛芷珩眼睛一亮,惊呼道:“对啊,我怎么把皇祖母给忘记了呢?姨母可否请您代珩儿写一封信,将事情转告给皇祖母,请皇祖母前来帮忙?”

    世王宠爱一笑,轻轻摸着洛芷珩的小脸道:“傻孩子,你还活着这样天大的好消息,姨母怎么能不告诉你皇祖母呢?你可不知道这几年你皇祖母因为你都憔悴了多少。之前有个假冒的你支撑着,虽然是昏迷不醒,但好歹还有个希望,可后来穆云诃弄了个你假死的消息,把我们都给骗过去了,你皇祖母得到消息之后就受不住的病倒了。我早在三天前就将消息给你皇祖母传回去了,她知道你还活着必定是飞快的赶来。”

    洛芷珩真心觉得果然有一个对一切都有经验的亲人在身边就是好,她依恋又感激的握着世王的手道:“谢谢您了姨母。”

    “傻孩子你说什么傻话呢,我是你亲姨母,以后我的衣钵还要你来继承呢,你要是没有了我之前还想着我后继无人了呢,现在好了,你还活着,在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消息了。告诉姨母,这几年你究竟过得怎么样?都在哪里?可是有遭罪啊?”世王心疼的说道。

    洛芷珩将一些听上去不是很艰难的事情说给世王听,她想报喜不报忧的,但是她的那三年天天都是灾难,痛苦不已,她说出来的每一件事都让世王心疼到满身火气,眼睛发红。

    “原来是这样!原来你的骨头就是这样变得易碎的!那你的脸……也是被洛凝霜回了之后被人换的吗?”世王说不出来的心疼和酸涩,看着洛芷珩面纱下的脸也是一阵恍惚。

    之前喂药不方便,她曾拿下过这张面纱,当时饶是她自诩是美人,见过无数的美人,也不由得被这样脸给镇/住了。她但这个很是找不出语言来形容那张漂亮的让人连嫉妒都嫉妒不起来的脸。后来怕这张脸招惹是非,她从不让人触碰洛芷珩脸上的面纱,照顾洛芷珩更是亲历亲为,世王活了一大把年纪第一次这精心甘心的伺候个人。

    “恩,这张脸我并不喜欢,更不愿意用它来见人,之前是无所谓,现在是祸患无穷。您也看见了那天大魔王对我的态度,他那种猖狂之人看见这张脸都不由得动心,以后我还真的不能在出现在人面前了呢。”洛芷珩自嘲的笑道。

    “不用怕,虽然是太过美丽了,但是回到银月国之后也就不会显得太突兀了。这一次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后,你就和姨母回家吧,你皇祖母一定也会很高兴的,至于穆云诃他一定也舍不得你在世俗之中有危险,你们一起回去,在姨母的府里面愿意干什么干什么,姨母保护你,一定不让你因为这张脸而烦恼。”世王怜爱的轻捏她的小脸,难得的柔声细语。

    威严霸气的世王一副慈母的样子,洛芷珩只觉得眼眶发涩,忍耐不住哽咽的道:“姨母您对珩儿真好。”

    “你可是我的继承人,以后要给我养老送终的,我不趁着现在讨好你,让你以后对我好一点,那岂不是我自己吃亏?”世王戏虐的玩笑道,眼眶也是发红。

    失而复得的孩子,在狠心的人也是冷酷不起来的吧?更何况她一直就是喜欢洛芷珩这孩子的。

    洛芷珩点头,郑重的道:“珩儿以后给姨母养老送终,只要珩儿还活着!”

    世王轻拍了洛芷珩的头一下,道:“不准说傻话,你一定会好好活着的,姨母就是拼尽全力也会护你周全。现在这神官府邸是不安全了,但是离开这里也未必安全,反而还会打草惊蛇。好在我并没有让人将你已经醒来的消息宣扬出去,我们就按兵不动,看那大魔王究竟要干什么?正好等着你皇祖母来,我估计就这两天你皇祖母也该来了!等你皇祖母来了,我想那魔族之人也不敢太猖狂的。”

    洛芷珩点头,可是还不能彻底心安,她担心着穆云诃,心理面不能完全的放下,睁着眼睛有些恍惚。

    世王心疼的用手盖住她的眼睛,哄道:“你现在根本就不能动弹,这一身的伤可怎么办啊?你以前是怎么医治的?火云和楼云研究了好几天了也研究不出来究竟要怎么医治你的伤。你要是睡不着就和姨母说说这个吧,总好过一个人胡思乱想的。”

    洛芷珩很感动世王的贴心,低声道:“姨母不用担心,我经常这样的,这身体被改造的其实自己也能慢慢的好,只不过要是有特效药和秘术就能好的更快了,能医治我的人是我在蛮荒的属下,她跟回来了,不过我担心她进来有危险就让她跟着哥哥了。”

    “我让人快点去将那人接进来医治你。”世王一听立刻坐不住了,抬脚就走。

    洛芷珩无奈世王的风风火火,等了一会也不见世王回来,又过了足有半个时辰世王还是不见踪影,洛芷珩便开始着急起来,心绪不宁的躺在床上,吃力的看着窗外看着门口,可是她的目光在床这个位置是看不到门口的,不由得喊道:“外面有人吗?来人!”

    一直没人回应,洛芷珩就更着急了,连忙挣扎着坐起来,便觉得自己的腰都快折了一般的疼,她扯着床纱努力让自己支撑着好下地,却在此时门外有脚步声接踵而至。

    “珩儿!你怎么起来了,快躺下!”世王着急的快步上前小心翼翼的将洛芷珩放倒。

    “我只是担心姨母,怎么去了这么久?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云诃?”洛芷珩一看世王的面容和目光便心理面咯噔一声,抓着世王的手臂急促的说道。

    “你别着急,不是穆云诃,但是也和穆云诃有关。我刚刚收到消息,我派去给你皇祖母送消息的探子,一个不剩全被人给杀了。”世王面色阴沉,语气森寒。

    这是银月国多年以来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银月国的探子都是武功高强之人,虽然不是绝世高手,但对上绝世高手那也是能够对抗一二的。这次她就怕事有不妥,为了安全起见她多拍了三名探子回去报信,可是这信还没有送到银月国去,报信的人就全军覆没了。世王被这次的事情给震惊了,瞬间竖起了全部的警惕和防备。

    这绝对是对银月国的一种羞辱和挑衅!

    “竟然有这种事!那我还活着的消息起步就暴/露出去了吗?这群人是在到达了银月国才被杀死的,还是在半路给杀死的?”洛芷珩也是面色大变。银月国的消息渠道可谓是天罗地网密切厉害,竟然还能有人将人给杀了,这人得多厉害?

    “在半道给杀死的!要是在到了银月国给杀死的,那么这个人就是冲着银月国去的。现在在半路杀人,可见这个人还是不敢得罪银月国的,他这么做只不过是要阻止你的消息回到银月国罢了。他应该是不想让你皇祖母来。”世王目光深邃暗沉,缓慢分析道。

    洛芷珩心里明镜似的,冷笑道:“除了那个大魔王还能有谁这么处心积虑,还敢如此大胆猖狂!”

    世王冷哼一声:“本王猜测也是这个畜生做的!他既然敢挑衅银月国,那就要为此付出代价。当真以为本王按兵不动就是害怕他了吗?”

    “可是姨母,这种情况我们也不能再继续给皇祖母传消息了,难免这家伙不会故技重施,到时候我们折损的人只怕会更多。他越发的猖狂只能说明他在这时候不想让人来打扰他,他现在会不会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洛芷珩凝眉道。

    世王沉默不语,思索着大魔王最近能做什么?她派出去的监视他的人,他就明目张胆的给打发掉了,现在又来这一招,可见他还真是做什么不能让她知道的事情,能是什么事情呢?

    “不妨在让人去打探一下吧。”洛芷珩提议道。

    世王叹息一声,不再隐瞒洛芷珩:“这神官府邸此刻已经被他的人给看住了,本王也是刚刚才发现的,这几日都疏忽了身边的事情,他的人监视着府里的一切,可见他要掌控我们,最起码我们不能做什么破坏他计划的事情。要是带你出去对我来说轻而易举,可是我们要是贸然打出去了,那就等于是和他正面撕破脸了,珩儿,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洛芷珩安静下来,想了很久才慢声笑道:“我们一直处于被动,可是姨母是愿意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吗?我洛芷珩也不是那能让人一再当作阶下囚的人,既然他不要脸,我们又何必怕撕破脸?反正大家也早就已经撕破脸了!我们出去!他的人若敢拦着,那我们就杀出去!”

    “好!不愧是我琴银世的外甥女,有气魄!”世王豪爽的抚掌大笑,随后吩咐火云和毒圣等人都过来,世王之前派出去找洛芷珩的属下的人就没能出去,原因就是那人被大魔王的人阻拦回来了,世王这才从秘密渠道得知了自己的人被杀死的消息。

    心高气傲的世王哪里能忍受得了这个,当下是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静观其变全都抛掷脑后了。正如洛芷珩说的那样,杀出去才是王道!

    毒圣一脸不情愿的过来,这几天没日没夜的为了洛芷珩而操劳和研究,好不容易睡一觉又被喊起来。本来毒圣看洛芷珩就不顺眼,他是绝对不会承认他看洛芷珩不顺眼是因为世王这几天对洛芷珩太好太在乎的原因!

    “究竟是干什么?还让不让人活了啊?一个什么美人就要把我们都折腾的不人不鬼是不是?你也真好意思!”毒圣不满的嚷嚷道,暗恨并且警惕的瞪了洛芷珩一眼。

    毒圣并不知道洛芷珩的真实身份,洛芷珩瞧着毒圣那酸溜溜的模样,不由得心理面的紧张和烦躁也淡去了一点。这老小子还是那样啊,口不对心又别扭傲娇的可以。明明是在乎世王在吃醋,偏偏表现的好像多不屑。

    世王冷着脸呵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大呼小叫的!你愿意睡觉就继续留在这睡觉吧,我们走,不打扰你睡觉!”

    世王这些年来当真是对毒圣千依百顺的,处处陪着小心,就差把他当祖宗给供起来了,那当真事疼爱都来不及,一句不舍的说深了说重了。这骤然看见世王几十年前的脾气样子了,毒圣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傻眼。

    半晌,毒圣发出一声尖锐的咆哮:“琴银世你个王八蛋!你对我吼什么吼?你当老子稀罕你啊?要不是你整天像个跟屁虫赖皮缠头一样的跟着我粘着我,你以为我会和你在一起吗?现在又来和老子大呼小叫的,你真当老子上赶着你巴着你不放啊?老子还不伺候了呢,你就和你这个小美人双宿双膝吧!”

    毒圣一番话,洛芷珩被雷的外焦里嫩,这都哪跟哪啊?毒圣这是面子下不来恼羞成怒了吗?

    世王脸色非常难看,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没给毒圣脸子,怒声道:“你若不愿意跟着本王,那就滚!从现在开始本王也不巴着你了,本王这辈子还真没对谁这么有爱心过,你算是第一个了,你也应该庆幸本王到现在还宠爱着你。”

    越说越不对啊!怎么个情况?!

    不止是洛芷珩傻眼了,火云和毒圣也都傻眼了。毒圣更是两眼泛红,身体心理受到了双重打击,他一个大男人,被一个人老女人嫌弃了!可恨的是他还那么爱这个老女人你,可老女人这是不爱他了的表现吗?!

    毒圣被爱恨折磨的发狂,指着世王的鼻子怒吼道:“琴银世你奶奶/的!老子也不伺候了,这是老子不要你了,老子不要你!你以后要是再敢来去老子,粘着老子,缠着老子,你就一辈子断子绝孙!”

    这话可真够狠毒的!毒圣您这是自己得不到了,也要让将来能得到的男人没有幸福可言吗?男人心,果然是海底针!

    世王一张脸黑的和锅底似的,满身冷气杀气错综复杂的外放,咬牙切齿的怒道:“滚!趁着本王没有杀了你之前,赶快滚!”

    毒圣暴怒了,一张俊美的脸苍白过后就是铁青随后是紫红色,满脸的悲愤欲绝,眼底的恨意和心痛那么明显,他当真是被伤害的体无完肤,觉得自己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莫名其妙的就和世王恩断义绝了?但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他也是有骨气的!

    在不多言一句,毒圣扭头拂袖而去,气势汹汹的离开。

    洛芷珩抬起来的手僵硬在半空之中,口干舌燥的张张嘴,机械的看向世王,快哭了:“姨母,您这是做什么呀?他真走了您舍得?您这是为了我和吵架?您这是想让我这首三十年啊!人不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吗?你俩要真的从此玩完了,那我岂不罪孽深重啊。”

    火云夫人几次关键时刻都不在房间里,所以并不知道洛芷珩的真实身份,此刻听到那句姨母,她华丽丽的风中凌乱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洛芷珩,如同见鬼般不可思议。

    世王被洛芷珩一番话弄得哭笑不得,一把握住她的手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在怀中,温和的道:“没那么严重,他就是孩子心性,整天乱吃飞醋,我早就想收拾他一下了。天天吃醋有害健康。”

    洛芷珩欲哭无泪:“您可真懂得养生……我还是觉得我罪孽深重。”

    世王看她那张皱巴巴的小脸上忧心忡忡的,不由得大笑起来,收了声音低声在洛芷珩的耳边说道……

    一更到,今天还有加更哈,今天依然是一万字的更新,画纱继续努力去,二更会在九点十分左右上来,嘿咻嘿咻,努力加油!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