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47穆云锦烽烟城下唤人心!洛芷珩灵鞭怒指揭谎言!

悍妇,本王饿了! 547穆云锦烽烟城下唤人心!洛芷珩灵鞭怒指揭谎言!

    并没有风度翩翩的出场,也没有帅气利落的形象,他只有一身布衣,一头凌乱的长发,颓废的气质和深沉的目光,一步步从硝烟中走来,一步步走向洛芷珩。

    竟然是——穆云锦!

    洛芷珩看见穆云锦有多惊讶,从她瞪大的双眼里的错愕就能看出来。饶是她在怎么想,也确实没有想过穆云锦会在这关键时刻出现,并且还能力挺穆云诃。这让她怀疑又略有感动。

    穆云锦却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他只知道当穆云诃造反的时候他的震惊和不信,以至于他就那么一直的在暗中看着那所谓的穆云诃,可他看不出啦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但这个女子出现了,那些话的出现让穆云锦一下子便抓住了希望的感觉,就是这样,穆云诃不会做这种事情,那么能解释的同的理由,这个女子的话也不无道理。

    抬头,目光直逼穆王爷,穆云锦道:“父王您不可盲目的怪罪穆云诃,既然现在有人说出这个人不是穆云诃,那您就应该相信穆云诃。”

    穆王爷很惊讶穆云锦的出现,这个骁勇善战年轻英豪的儿子,因为穆云诃当年那么残忍的杀害了他的母亲而颓废了这么多年,他都认为这两个儿子是要不死不休的了,可哪里想到穆云锦竟然站出来帮助穆云诃说话!

    “云锦你相信云诃?”纵然穆云诃今天的行为是让穆王爷非常伤心,但那毕竟是他的儿子,有另外一种言论是对穆云诃有利的,穆王爷自然也不想将穆云诃一棒子打死。可每一句的相信,却让穆王爷摸不准。这是真的相信穆云诃,还是有什么其他想法?

    穆云锦却并不觉得有什么:“自然是相信的。还有谁能比我们一家人更了解自家人的吗?”

    穆云锦一句反问,一句一家人,让穆王爷和洛芷珩都惊讶万分,但穆王爷随后就是欣喜,洛芷珩也是放下心来。

    没想到,这一场灾祸中,竟然让穆云锦放下心结,接受了穆云诃,原谅了穆云诃。这算是意外之喜了。

    对于穆云锦这个目前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支持穆云诃的人,洛芷珩是感激的,她真诚的道:“穆云锦你不会对你今天的信任失望的,这个人并不是穆云诃,他强占了穆云诃的身体,我现在只能确定他是来自于魔族的,穆云诃的灵魂很虚弱,却并不知道穆云诃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穆云锦面色一变,终于走到洛芷珩的身边,抬头看着她,她的眼睛太美了,他也是有一瞬间的惊艳,但旋即就被平静取代,仿佛洛芷珩不能让他有丝毫的心动。蹙眉道:“穆云诃如果灵魂还活着,那么他能战胜这个所谓的大魔王吗?”

    洛芷珩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穆云诃的时候,他已经非常虚弱了。”

    穆云锦面色凝重:“那我们可否能打败这大魔王?”

    洛芷珩叹息一声,嘴里有些发苦:“不知道。他煽动手握兵权的大将,还将京畿都掌控在手中。如今这里里外外的都是他的人,严防死守,将整个皇城都包/围成了一个铁桶一般。众臣被他拉过去的并不在少数,我不知道这上京里有多少兵力,但显然,我们是处在弱势的。”

    “这些都是必然因素我们不能不提。而那大魔王更因为不是一般的人类武功高强,想要对付那些士兵我们尚且没有人手,想要对付那大魔王,只怕是更难了。”洛芷珩说的都非常可观,她不会那么绝望的增加负面情绪,但也不会那么乐观的看待问题。

    穆云锦皱眉思索了一会,英俊的面容因为那两撇胡子而显得比三年强成熟稳重了许多,颓废的气质更是因为他思考时候的认真而极具魅力。

    洛芷珩忍不住想,这兄弟二人如若这次的祸事过去都能活下来,这般的相互扶持的走过来,摒弃前嫌,也是一段佳话了。看着这样的穆云锦,洛芷珩就忽然想到了多年不见的玉儿。犹记得那个活泼骄傲的女孩子信誓旦旦的说过‘我最爱如我父王一般成熟稳重的男子了。’

    如今在看着穆云锦,可不就是够成熟稳重了么。

    忽然穆云锦抬头,对大魔王那方喊道:“城楼上的兄弟听着,我是穆云锦。不知道可有当年跟随者穆云锦一起出生入死的袍泽在?穆云锦这三年以来着实荒唐荒废,也曾有许多兄弟前来看望,可云锦当年实在是无法从丧母之痛中解脱出来,着实是辜负了兄弟们的一片赤诚之心。今日云锦站出来,也是想要彻底走出过去,那跟随云锦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可还有愿意跟随云锦并肩作战的?”

    “你们现在跟随的这人不是穆云诃,你们跟随着他那就是纵容残害我们无辜百姓的凶手,你们也是帮凶!咱们才是真正的亲人,这上京城里,这穆王朝里,哪一个不是我们的父老乡亲?你们真的就忍心帮着一个狼子野心的外人来伤害自己的亲人吗?”

    “你们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他还是那个一心为了百姓的穆云诃吗?你扪心自问,这样不顾一切烧杀进攻的人,有什么资格坐上皇位?你们跟着这样的人,你们能保证下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人就不是你们吗?”

    “兄弟们,你们可还记得我们上战场时候的信念?可还记得我们在血中厮杀的坚持?可还记得我们无数个夜晚饥寒交迫中活下来的勇气?我们为的,不就是保卫家园,包围我们在大后方的至亲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吗?难道今天我们就能忘记我们曾经的信仰和信念吗?难道你们真的要成为从战场中下来,在制造战场的刽子手吗?我们死去的兄弟,他们的家人有可能就在你们今日的屠刀之下!你们的刀子曾经是为了保卫他们而染满鲜血,难道你们今天要用你们手中的刀子染满我们亲人的鲜血吗?”

    四周鸦雀无声,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下方的穆云锦,谁也没想到穆云锦竟然在这种劣势中公然开腔抢人。这种话极有煽动性。还有什么能比得上男儿之间那种共同经历生死,抛头颅洒热血的悲壮战歌来的刻骨铭心呢?曾经一起经历过生死,如今在相见,那便是手足。而穆云锦一席话更是掏心掏肺的肺腑之言了。

    纵然是大魔王胸有成竹的仿若看笑话,看穆云锦这突然的一手也着实让他脸色变了又变。

    人心,可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谁也不知道一个人的心究竟装着什么。江山恩怨,情意手足,究竟熟轻孰重,一百个人之中有一百种想法。

    “穆云锦?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出来挑衅本尊!你当年做过的那些事情还好意思站出来吗?你口中说相信本尊的为人,可是现在又要公开和本尊叫板吗?你这种亲人,本尊还真是不敢要!”大魔王立刻开口,一席话不用明说却让所有人听明白,他在骂穆云锦表里不一。

    “我不算什么,但你错就错在不应该利用穆云诃的身份来为非作歹!穆云诃也是你能污蔑的?你真的以为这天下的百姓没有眼睛看不见穆云诃这么多年来的品性吗?”穆云锦厉声道。

    大魔王怒骂:“穆云锦你找死!本尊要做什么还用得着你来指手画脚!不过是本尊的一个手下败将罢了,一刻钟内,乖乖滚回你的老鼠洞里,不然本尊第一个就拿你开杀戒。”

    穆云锦脊背挺拔,傲然道:“要战便战,我穆云锦要眨一下眼睛,就不配做那战死的兄弟们的少将!!”

    “少将说得好!”忽然听见城楼之上有人激动回应,大声呼喊,竟然是一名守城兵将冲上前来:“少将,莫将糊涂了,莫将绝不帮着魔鬼残害自己的乡亲父老!”

    穆云锦并不认识这小将,但是他知道,这必定是他曾经手下的一名士兵。穆云锦嘴角的笑意还来不及勾起,便见大魔王手起刀落,鲜血从高高的城楼之上豁然洒下,那刚刚还鲜活的小将骤然之间跌落城楼!

    温热的血液在空中快速的坠落,砸在地面上混合在了那残肢断臂之上,再找不到一点痕迹。

    穆云锦的面色骤变,洛芷珩也跟着呼吸急促起来。然而在这危险时刻,却又有一人冲出来高喊道:“我们不会忘记自己的信念,我们的双手是用来保家卫国,不是用来自相残杀!少将,我们不做残害乡亲的刽子手!”

    这是病才刚刚奋起,准备跳下来来到穆云锦身边,却不被大魔王又是一下,在背后快准狠的杀掉了这个年轻士兵。

    随后竟然是接二连三的冲出来二十几个士兵,他们挥舞着刀剑冲向大魔王,临死叛变,是因为找到了良知,是因为穆云锦的话让他们深深的惭愧和触动。军人,有军人的底线和信仰。军人,从来不是为了杀人而存在,他们的存在,只是因为守护!

    守护着一方水平的平安,守护着父老乡亲的安宁,守护着祖国的和/平!

    这突然奋起的士兵们不约而同的杀向了大魔王,可他们的刀子不如大魔王的武功,他们的良知和热血让他们死的惨烈又快速。

    那么鲜活的几十条生命,不过眨眼之间,便都成了大魔王手下的亡魂!

    这种死法甚至有些窝囊和荒唐,可这种死法却让人肃然起敬。最起码,他们的勇气和热血激发了更多士兵和大臣的良知。让他们看清了这个他们要效忠和跟随的人,有着怎么样毒如蛇蝎的心!

    皇帝那边已经是痛心不已,而穆云锦赫然目眦欲裂,咬牙怒啸:“老子杀了你!”

    洛芷珩却急忙拉住了发狂似的穆云锦。鞭子猛地甩出去紧紧的止住穆云锦的冲动,喝道:“你冷静点!他就不是人,他是个魔鬼!”

    纵然穆云锦的方法很好,但是这种让士兵倒戈过来帮助他们的犯法并不实际,大魔王很轻易的就能杀死倒戈的士兵,虽然不可能一下杀光,但在他身边的必死无疑。而眼下死的这些士兵,都是好样的!

    大魔王混不在意的舔舐了一下手上的鲜血,狞笑道:“这种叛徒,留着何用?既然他愿意跟随你穆云锦,那本尊便是杀了,也是活该!不听从本尊的,妄图背叛本尊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那些本来面有迟疑和想要临阵反驳的人,无不面色巨变。那跟随大魔王的大臣们心跳加快,而那些跟随过穆云锦的士兵却并不如此。他们还年轻,他们很热血,他们并没有因为大魔王的恐吓就退缩!

    他们是编制在京畿或者是护城队伍里的兵,上过战场的在这些人之中只有十分之一,但他们去不愿意违背良心跟随这个魔鬼。拿着兵符号令他们的将军也不能让他们在背叛良心。

    可是他们,却死了。

    洛芷珩忽然能理解穆云锦的目眦欲裂和浑身颤抖,那种看着手足一个个死去而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太痛太痛了。

    烽火太过于刺鼻,她觉得眼眶发酸胀痛,狠狠的抬头,忽然抬起鞭子怒指大魔王喝道:“大魔王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你根本就不是穆云诃!你冒充穆云诃,是因为你要毁掉穆云诃,你要让所有人都憎恨穆云诃,因为三年前穆云胜发动的政变就是你一手策划!你打着将穆云胜当作是傀儡皇帝的目的,你想要做皇帝!三年前你当不上皇帝,因为穆云诃阻止了,三年后你卷土重来,却因为怀恨在心,新帐旧账一块算!你的恶行和你的阴谋不是没有蛛丝马迹的,我都知道,我都知道!你狡辩不了!”

    事到如今人心已经打去,大魔王怒极也不再强撑,嚣张的道:“是,本尊不是穆云诃,本尊就是要毁掉穆云诃,就是要这穆王朝!你又能奈我何啊!”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努力去,二更估计会在七点四十左右到,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