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57 无齿可爱的老头子!洛格与穆云诃的身份关系!

悍妇,本王饿了! 557 无齿可爱的老头子!洛格与穆云诃的身份关系!

    白鹤之上的人并没有下来,而白鹤也是从天空直接俯冲下来,卷起一片尘土,沙石之中,隐约可见白鹤之上的人宽大的麻布袖子一卷,就将洛芷珩的身体卷起来带上白鹤,眨眼间白鹤一声唳鸣,振动翅膀,快速飞去。

    “那是谁?!”世王惊怒交加的咆哮,茫然只在一瞬间,随后便追了上去。

    洛格却是面色惊疑不定,思索了一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面色竟然是不可置信的,旋即也追了上去,而后是法老等人,在是洛芷芜等人。

    而在他们刚刚离开不久不远处匍匐在地的人群中,一个女子抬起头来,满面震惊与不可思议的看着那远去的白鹤,哆嗦着唇瓣攥紧了手心,口中呢喃:“不可能的,他竟然还活着?他竟然换了一张容颜?怎么会这样?!”

    女子说一句就瞪大了一点眼睛,等到最后,女子的眼睛里已经是浓浓的狂怒与绝望。

    “是他啊,真的是他!不论他变成什么样,都不会错的。我,竟然又错过了他吗?”女子赫然便是连日来失魂落魄的孙云筠,听着他们叫洛芷珩的名字,那些都是洛芷珩生前对洛芷珩最好的人,他们绝对不会叫错的。

    那么,就只可能是穆云诃欺骗她!洛芷珩根本就没有死!

    那么她几次三番的想要自杀算什么?她日日夜夜的思念算什么?她的期待和等待算什么?

    洛芷珩,你果然是好样的!不论你是什么样,都能让她这么不能冷静和疯狂!孙云筠努力的呼吸着,纵然是刚刚那场震撼世人的净化真的是太美妙了,太精彩和神圣了,是但却不能抹去孙云筠此刻心理面滋生起来的那种邪恶的阴暗的报复的欲望。

    爱而不得,这种痛苦她能忍受。但是明明爱着却只是一个人辛苦的等待,而那个被她爱着的人竟然一直没有记住她的存在,这种爱,她付出了整整四年!她耗费了最美好的青春的和光阴,断送了家族和亲情亲人,陪送了她所有的锦绣良缘,只为了他,只因为一个洛芷珩!

    他若死了,她还能不去计较。但他还活着!可是他却为了另一个男人而死!让她着迷能不计较!孙云筠目眦欲裂,眼底有浅浅的黑暗在流露,即使只是一闪而过,即使没有人看见她眼底的暗光。

    因为得不到,所以她再也不会默默付出。洛芷珩,既然你看不到她的付出和等待,既然你将她的一颗痴心当作是玩笑在看笑话,那么不管你是死是活,都要为此而付出代价!!

    ——

    众人追着那只白鹤竟然追到了洛格的将军府里,众人陆陆续续的到达,一看之下无不惊讶万分,反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了。

    这人带走了洛芷珩,目前不知道敌友,但是看样子是比那已经死却大魔王还要厉害的人,如果是敌人他干嘛来到洛格的家?难道他不知道这等于是自投罗网吗?如果是朋友,又为什么要将洛芷珩带走连个招呼也不打?

    洛格却仿佛已经知道了什么,但是依然不敢确定,他率先进入府邸。和外面一样的,将军府的人也是跪了一地,每个人都是泪流满面的,而整个院子都好像是被雨水清洗过了,四处都透着生机和清新。

    骤然看见洛格的身影,跪在二跨门的奶娘当真是一愣,旋即就是惊喜和愧疚交织在一起,她就那样匍匐在地,哽咽的道:“姑爷您终于回来了,是奴婢该死,没有照顾好大小姐,让大小姐英年早逝。”

    “是奴婢的错,求姥爷处死奴婢!”七碗也在一旁重重地磕头哭泣。

    洛格看见府里的老人,还有洛芷珩的丫头,也是心理难受,但现在不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声音沉稳的道:“让阿芜和你们仔细说轻蹙,先让开本帅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奶娘也并不纠缠,她很识大体的让开,却忽然见到洛格身后跟着的一群面色着急凝重的人,还都是穆王朝的大人物,奶娘不由得面容严肃起来。

    洛格走了几步忽然会偶问到:“你可是看见了什么人落在我们府里?”

    奶娘连忙摇头。

    这下众人的脸色越发的沉重起来。都知道奶娘武功高强,是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可是现在奶娘都没有感觉到有人进来,可他们明明是亲眼看着那人乘着白鹤落在将军府里了,那这个人的武功该有多高强?

    洛格连忙下令让人四处寻找,而他则是带着众人往一个他自认为最有可能的地方而去。而这个地方赫然便是洛格的院子。他们刚一推开院门,赫然便看见了一只周身雪白,头顶殷红,异常神骏的仙鹤站在院子中央。

    那只白鹤看上去格外高傲,目光冷漠的看着众人,似乎是在鄙视他们竟然没有追得上它,又似乎在嫌弃他们的打扰,但显然这只白鹤是知道他们要到来的,并没有攻击他们。当它乌溜溜的小眼睛转了一圈在转回来看到洛格的时候,终于是爱答不理的发出了一声唳声,声音里竟然是满满的不耐烦。

    人们看见这只白鹤那么人性化的表情,无不面色难看。他们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胡思乱想了?一只白鹤能怎么着他们?竟然还敢看不起他们?

    可是不同于白鹤的高傲爱答不理,其他人的无语和怨气,洛格看见这只白鹤当真是惊喜交加的,他忍不住上前,那只白鹤却忽然拔高了声音高叫起来,忽然着翅膀,敌意浓重。

    “它这是不想让我们靠近?”世王皱眉道,脸色隐隐的有些苍白和焦躁:“不让进老娘就杀进去!阿珩一定就是被那人掠进了这房间里,不能再等了。”

    洛格却连忙拦住世王:“不要冲动!这房间里的人是……”

    “哼!”一声低沉苍老的冷哼打断了洛格的话,旋即一把听上去有点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小娃娃好大的口气,老夫活了几百岁,还真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要在老夫面前杀过来。就算是你那母皇亲自来,见到老夫也不敢用老娘这个字眼!你,算什么?”

    轻蔑的尾音,高高挑起的后缀里竟然带上了一丝笑意,是嘲讽,又或者只是单纯的觉得可笑。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人的态度,太过于漫不经心了,仿佛不将眼前这些高手放在眼中。

    世王柳眉倒立,怒目高呵:“老不死的你滚出来!本王的母皇也是你能随意提及的,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将本王的女儿交出来!”

    “你的女儿?这不是小云儿的妻子吗?”房间里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外面的人一听里面那人的话更加奇怪。小云儿?这是说……穆云诃?!里面的人难道真的不是敌人?众人提心吊胆的感觉终于有了一丝放松。但是紧接着便听见里面的人慢悠悠的道:“本来老夫是看在小云儿的面子上才想着搭救这小女娃一二的,但既然这小女娃是你这妖女的女儿,那老夫便将她杀了吧。能死在老夫的手中,你们都应该回去祭祖放鞭热烈庆祝呢。”

    这不着调的话让外面的人各个是剑拔弩张心惊胆颤。

    世王更是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要是因为她而害了很个可怎么办?世王从不是拿得起放不下的女人,但世王从未给人主动低头认错过,除了毒圣楼云。但此刻她竟然为了洛芷珩毫不犹豫的道:“你别!洛芷珩不是我女儿,她也确实是穆云诃的妻子。刚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您老高抬贵手,对我要打要杀我都不带眨一下眼睛的。只求您老要是真的能救洛芷珩,还请帮帮忙。”

    洛芷珩刚刚倒下去,还有那一地的鲜血,世王现在想来都觉得触目惊心。洛芷珩只要能活下来,让她道歉实在不算什么。

    房间里沉默了一下啊,就在人们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的时候,房门却忽然打开了。众人瞬间防备起来,只见房间么口赫然站着一个佝偻着脊背,手拄着黑色手头拐杖,身穿麻木衣,白发苍苍,头上插草的老头子。

    这老人一出现,就会让人联想到老乞丐。但是这老人又穿着干净整齐,微微抬起头来,一张红润的脸上双眼竟然是掩藏不住的睿智和深沉,老者没有胡子,笑起来很有喜感。那种亲切感一下子就从老人家的身上散发出来,哪怕是刚刚在有恶意,可此刻世王见了这老人家,都只会觉得这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

    最搞笑的是,老人对着他们露出来一个大大的笑容,而那笑容,竟然是“无齿”的!

    看着老人家那嘴巴里几乎掉光光的牙齿,粉色的牙龈上硕果仅存的一颗牙齿竟然显得格外的珍贵,似乎也在诉说着老人家的岁数和经历过的沧桑。

    看见这样一个老人家,大家都紧张不起来,恨不起来了。而洛格却如同平地一声雷一般的,沉稳的声音也显而易见的激动起来,高呼一声:“师傅!真的是您老人家!”

    众人一愣,旋即想到了什么,脸色无不纷纷大变。一个个面色古怪的看着洛格,下巴几乎要惊掉一地。洛格怎么还有这么个师傅?

    “洛格,你叫他什么玩意?!”慕容老将军嘴巴有点抽搐的问道。

    “师傅,这是我的师父!”洛格依然激动的找不到北,显然是已经忽略了其他人的震惊。

    而其他人见鬼了似的阖上自己的下巴,面面相觑。

    洛格连忙大步走上前,郑重而又恭敬的跪在了老人家面前,阴沉的眼睛里也染上了许多的柔和与激动:“不孝徒儿拜见师傅!师傅,徒儿这些年找的您好苦啊。”

    洛格说着就重重地给老人家磕了三个头,眼眶发红湿润。他又想到了二十多年前,倘若那个时候师傅他老人家还在他身边,那么衡儿一定就不会死,珩儿也就不会刚出生就没有了娘亲。凭借师傅的能力一定能救衡儿的。

    但是那个时候偏巧师傅不再身边。洛格每每想起来都会觉得心如刀绞和悔恨不已。但他每一次又都会被自己的情绪感到愧疚,师傅向来云游四海,不在他身边很正常,他又怎么能怪师傅?于是多年之后再一次见到师傅,洛格是羞于面对师傅的。

    老人家笑得很无齿,嘴巴上的皱纹都因为笑而裂开了,看上去分外可爱慈祥:“你也无需愧疚,当年的事情谁也不怪,那都是命,就算是为师在这,也不会逆天改命的。倘若那个时候你的妻子还活着,那么就不会有今日的洛芷珩了。因果而已,你也应该放下了。起来吧。”

    老人家一双慧眼,哪怕是洛格并未提只言片语,但老人家还是能看透洛格。

    洛格感激的同时更加羞愧,站起来走到老人家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扶着老头的胳膊道:“师傅,小女珩儿她怎么样了?”

    老头摇头又点头,神神叨叨的说着其他人听不懂但很惊恐的话:“本来就不应该存在的人,却奇怪的因为两世纠缠和因缘而活着,一个人的身体,两个灵魂的命运。怪哉奇哉妙哉!”

    洛格紧张的道:“师傅可是珩儿有什么不好的了?还请师傅救她!”

    老头摇头道:“不用我救她,她虽然伤势严重,但她意志力惊人,我能帮她续命,却挡不住她自己想死。你要救她就要拯救她的灵魂。这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拯救她的魂。”

    洛格连忙问道:“是谁?”

    老头怪异一笑:“穆云诃!”

    “可穆云诃死了!“

    见众人都震惊的脸色苍白满眼绝望,老头竟然顽劣一笑,在抛出来一个炸/弹般的消息,拍着洛格的肩膀:“死与不死,不是眼睛看见就能断定。再说了,要是真的就让穆云诃这么死了,那我还紧赶慢赶的来干什么?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乖徒儿魂飞魄散呢?”

    众人眼睛一亮,却也怀疑,这老头说话相当怪异,而且让人摸不着头脑。洛格好好的活着,怎么就魂飞魄散了?

    洛格也是一脸的费解,却见老头嘿嘿一笑,无齿的道:“老头子我,也是穆云诃的师傅哦!”

    这一刻,包括洛格的所有人都被这个一笑就无齿的老头给玩懵了!女婿和老丈人竟然师出同门?按照师门顺序,他俩还是师兄弟?按道理穆云诃是要交洛格一声师哥的。可洛格明明是穆云诃的老丈人。这是什么辈份?大家集体目瞪口呆。

    今天就一更,写的艰难,因为最后这几个情节这两天反复思考,有点混乱,不想浪费最后的重要时刻,所以画纱能多写就多写,少写的时候也不会太多的,少写是思绪乱的时刻,不想糊弄马虎,所以请宝贝们见谅哈。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晚安,画纱要好好想最后的情节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