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59 樱花下的思念!(含推荐票86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559 樱花下的思念!(含推荐票86000加更)

    再、继、续!!

    继续你大爷啊!

    毒圣恼羞成怒,扯着脖子咆哮:“洛芷珩!你找死啊!偷/窥/狂!死BT!臭女人!果然琴银世的女儿也不是个好鸟!”

    洛芷珩也不反驳,就那么笑米米的听着,见世王之前还一脸赞同,后来听见毒圣连带着将她也一块骂进去了,连忙就板着脸道:“说什么呢!本王的女儿怎么可能如你说的那么无耻?但珩儿啊,今儿个是你不地道啊,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呢?恩?”

    世王最后一声尾音高扬,去因为心虚和不好意思而显得格外的没有威慑力。

    洛芷珩挑眉一笑,故意一脸单纯无知的歪头道:“哎哟哟,我说娘啊——”她尾音又甜又腻又娇娇的,听的世王不禁眉开眼笑,毒圣也立刻一脸期待的看着她,似乎能从洛芷珩嘴巴里听出来个爹。可洛芷珩话音一转道:“这里可是我的房子我的家,我进自己家门还要敲门吗?有这个道理吗?再说了呀,我走的时候我家可是没有人的,我哪里知道回来了就有人在我家里打情骂俏上演少儿不宜呢?”

    “你们进来我家可是有我的允许?可是通过我的认可了吗?娘啊,阿爹,你们这样可是不厚道哦,是要教坏小孩的哦。”

    毒圣一听见那声阿爹,当真是一副有女万事足,啥也不计较的样子,眉飞色舞立刻抛弃了世王跑到洛芷珩身边,一脸激动的拉着她的手道:“乖女儿,没敲门就进来时爹不对了,爹和你认错,都怪你娘,要不是她的话,爹怎么可能进来呢?乖女儿不要生气啊,别气坏了身子。”

    洛芷珩笑得腼腆,故意拉着毒圣胳膊娇声道:“我知道阿爹最疼珩儿了,珩儿不生气的。”

    世王见他俩上一秒敌人下一秒亲人的嘴脸就看不惯,不阴不阳的道:“你俩差不多就行了啊,本王还没死呢,你俩这是要气死本王么?还有,珩儿啊,怎么说我也是你娘,他也是你爹,你能不能给你爹娘个面子啊?下次听见了里面的动静麻烦你出个声可好?”

    世王也郁闷,想她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武功高强的女王,怎么能就听不见小女儿的动静了呢?不应该啊。可是自从洛芷珩修炼了来自那占卜天宫的修养身体的东西,她就再也感觉不到洛芷珩的气息和步伐了。这很奇怪,不过这应该就是占卜天宫那个奇妙的地方传来的东西的神奇之处了。

    洛芷珩笑道:“我刚刚真的什么也没有听见,要是真的听见了,那我不就连我阿爹骂我是死BT都听见了吗?不能听见不能听见啊,那多伤感情呀。对不对阿爹?”

    毒圣一脸红了又白,非常精彩。闻言连忙点头道:“是啊是啊,不应该听见的。就怪你,看你还在不在女儿面前耍流氓了。”

    世王哭笑不得,这云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点心啊?珩儿才刚刚给他找了个台阶下,他倒好,立刻又把自己个拐回去了,怎么就能傻乎乎的这么可爱呢?

    洛芷珩调笑了几句主要是怕世王他俩会难为情,此刻她早就已经按耐不住了,连忙走到世王面前深处白嫩嫩的小手,眉宇间是由一抹焦躁和不安的,抿着红润的小嘴笑道:“娘啊,快把云诃的东西给我啊。”

    世王斜睨着她的手,慢悠悠的道:“现在知道要讨好本王了?刚刚是谁笑话她娘的?”

    洛芷珩还没开口,毒圣已经怒了:“你大爷的,你还装什么大爷啊?赶快把东西给我女儿!”

    护犊子!世王瞪了毒圣一眼暗骂着,但那一眼里只有宠溺和笑意,见洛芷珩脸蛋红红的,头发还湿嗒嗒的,也舍不得在逗弄她了,却是说道:“头发还湿着就敢在外面跑来跑去的,真是胡闹!以后若干继续这般胡闹,那位娘就发你减少一次看水晶的机会。”

    “嗯啊,娘啊女儿错了,您快点给女儿吧。”洛芷珩着急的摇晃着世王的手臂,竟然鼻尖上都出了一层细汗。

    洛芷珩现在的体制便是这样,冷了极容易冷,热了也是不耐热的,稍微紧张和情绪激动就会有热汗和冷汗,虽然很无奈,但毕竟身体没有完全恢复,有这些后遗症也是无可奈何的。

    世王拿出帕子给洛芷珩细致的一点点擦干了细汗,毒圣又取来了布给洛芷珩擦拭头发,别看世王一个当了几十年男人的女人,动作丝毫不会粗糙,而毒圣一个大男人做那擦拭头发的动作也是顺手轻柔,丝毫不会弄痛洛芷珩。

    他们做的极其自然,仿佛已经做了千百变一般。又仿佛洛芷珩真的就是他们的女儿,从小到大的精心照看,才能有今日这般的默契与温馨。

    洛芷珩感动在心,焦躁的心也渐渐的平静下来,她知道这二位都是养尊处优的人,这般顺手的照顾她都是那之前的半年里练就出来的,他们的精心和关怀洛芷珩感激的无以附加,对于他们的疼爱她也不能因为自己的着急而拂了他们的好意,于是耐心的等他们将自己打理好。

    而外面终于响起了七碗气喘吁吁的声音:“哎呀娘啊,可累死我了。主人您在房间里吧?”

    “七碗?怎么气喘吁吁的?发生什么事了?主人呢?”奶娘着急不安的声音随之传来。

    洛芷珩嘴角翘起,连忙娇声喊道:“奶娘,我在房间里呢,没事的。”

    奶娘被洛芷珩经历的这一次次生死吓怕了,自从知道了她就是洛芷珩,便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她若是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奶娘都会草木皆兵。这几个月来才稍微的好了一点。而且奶娘对于银月国是非常有阴影的,她说不愿意回来的,但这一次因为老头子说回来银月国对她的身体特别好,奶娘立刻就毫不犹豫的跟随她回来了。

    洛芷珩这辈子注定是要欠下许多人情债了,但这些人情都是他们真心交换得来,是什么也不能取代的。他们是亲人。

    奶娘急匆匆的进来,便看见世王毒圣都在照顾洛芷珩,放下心来,连忙恭敬的走过来,想要接过世王手中的帕子:“王爷,奴婢来吧。”

    世王眉目一抬,奶娘立刻会意退后一步,只听世王幽幽的道:“本王给自己闺女擦擦汗又不会累着。倒是奶娘你啊,是要适当的休息一下了,这一段时间以来是累到你了。洛格与阿芜不得不回去,军队和那个国家需要他们,本王与王妃也不能时刻的陪伴阿珩,就辛苦你与七碗了。”

    七碗颠颠的跟进来,刚好听见这话,便于奶娘一同道:“都是奴婢应该做的。”

    七碗憨厚的笑道:“俺就是主人的人,主人好俺才能好啊。俺希望主人一辈子幸福快乐,这样俺就能天天吃饱饭了。”

    一个实在到有点可笑的回答,却让所有人都真诚善意的笑了起来。

    世王不仅感叹,洛芷珩身边交的人各种各样,如慕容纤雪那般聪明爽朗的,如南玉儿那样热情真诚的,如佟老慕容老将军那等有担当的,犹如眼前这几个贴身人的忠诚守护。还真是性格成就一个人的命运。这些人在洛芷珩和穆云诃最危难艰难的时候,没有一个离开他们放弃他们。

    这又何尝不是穆云诃与洛芷珩对待别人的态度呢?

    “好了,又是一个爽利的丫头,以后记住不能让自己情绪波动太大知道吗?拿去吧。”世王说着,就从怀里小心对的拿出来一个精致的玉盒子,长宽都有十几厘米的样子但却很薄。

    洛芷珩激动的接过去,拿着盒子就回到房间里。按耐不住快要飞出来的心跳,期待着今天看见的穆云诃又与昨天的不同,但又害怕会改变太大自己跟不上。期待穆云诃的话语,不知道今天穆云诃会和自己说些什么,又或者是说和昨天一样的话?

    总之,各种期待和迫切。

    但是东西到了手中,洛芷珩又舍不得打开,她知道为了珍惜资源和节省影像的消耗,这东西从下面拿回来是没有人看过的,只为了能让她多看一次。

    其实她渐渐是相信了穆云诃真的回来了,虽然还会有怀疑和不安,但那只不过是没有见到穆云诃的时候的惊慌罢了。但是影像这么真实深刻,而且这种水晶这么神奇的传输影像的功能都有了,那么让灵魂完整应该也不难吧?

    影像里面的日子和场景每日都在变换,都是新的,而穆云诃的人也是清晰的,似乎还是有哪里改变了,应该是说话时候的语气和态度。

    他虽然口中叫着阿珩,但他的眼睛里却没有过往的那些浓情蜜意和思念。

    这才是让洛芷珩最最不安的地方。可是她不能胡思乱想,她已经有好几次差一点走火入魔功亏一篑了,在不能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了。

    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小心的打开玉盒子,里面一片不过巴掌大小半寸厚的水晶安静的躺在里面。水晶一旦拿出来脱离了玉盒子也就开始出现穆云诃的影像了。她抬手将水晶拿出来。

    水晶里忽然一闪,一刀紫色的光芒一闪而逝,随后便出现了一个清晰的画面,那是在一个种了两颗又高又大的樱花的院子里,有木头做的屋子,院子不大,木屋是建在水面上的,但水面也不深,水里面养着金鱼,连接着院子里地面的地方是一座小木质拱桥,樱花树开满了樱花,花瓣洋洋洒洒的飘落,半空的,飞舞的,旋转的,落在水面的,梦幻而又美丽,整个院子非常别致漂亮。

    这个画面持续了好久,洛芷珩虽然喜欢这个画面,但是穆云诃呢?她着急的蹙眉,却见画面一闪,木屋里缓缓走出来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男子,男子绝美的容雅略显清冷,眸光里是顽劣到有些坏的痞气,颀长的身子懒洋洋的盘膝而坐在木屋外,指着飞舞的花瓣漫不经心的开口道:“阿珩你喜欢吗?这是我特意问你准备的礼物,等你回来了我就将这里送给你好不好?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你期待的家,但这也是我精心打造的,我希望你是喜欢的。”

    画面中,穆云诃修长干净的手指夹住一片粉色樱花,缓缓递到唇边,眸子轻垂,睫毛浓密轻颤,挺直的鼻梁下绯红的唇瓣忽然调皮的嘟起,轻轻一吹便将指尖的花瓣吹的飘零而落。眨眨眼,忽而抬眸对着画面正前面笑了一下,纷飞的花瓣下,他的容颜便那样精致魅惑迷人的定格在了这顽劣又邪气的样子里。

    那模样,当真是让人又爱又稀罕!

    洛芷珩嘴角笑意扩散,眼底晶莹的亮光点点滴滴化为雾气,痴迷又思念的呢喃着:“云诃,我好想你……”

    “阿珩,是不是想念我了?”画面里,穆云诃忽然歪头,一手托腮戏虐问道。

    洛芷珩慕然僵住,不可置信的几乎跳起来!瞪大了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脑子里就一个想法,他能看见我吗?他就看见我了吗?!他现在是在和我直接面对面吗?!!

    画面里面,穆云诃就那样托腮看着前方,目光迷离又略显感伤,无限叹息惆怅的说道:“我……想念阿珩了呢。好想好想……”

    洛芷珩的眼泪就那样吧嗒叭嗒的落下,快速而汹涌,再也抑制不住的哭喊道:“我也想你!云诃,云诃啊,我在这里,你看到我了吗?我也好想念你,我好想好想……好想你……”

    任由她怎么哭的歇斯底里肝肠寸断,但画面里的穆云诃却依然无知无觉,洛芷珩便知道,穆云诃看不见她的!

    她放纵自己大哭一场,压抑得太久,患得患失下更容易紧张神经质,她快要崩溃了,在这表面快乐内里焦灼的双重反差巨大的煎熬下,她快崩溃了!穆云诃就是她唯一的解药,全部的力量来源!

    门外的人焦急的来回走动,却不敢打扰洛芷珩。她难得这样大哭一场,也许哭出来了就能将她心里压抑的那些痛苦和不痛快哭的烟消云散。太洛芷珩的哭声和话语,太过于让人也撕心裂肺了,因为她的哭声太具感染力,闻者落泪,听着伤心,在所难免。

    那天洛芷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不知道哭道什么时候,也还在反复的看着那美丽的画面,还有美丽的让她朝思暮想的穆云诃。直到看得没有了任何能量,她才在极度疲惫中睡去。

    第二天中午,洛芷珩醒来之后照常吃饭运动治疗吃药,众人都摸不准她的心情,谁也不敢轻易开口。可洛芷珩在晚饭后却主动开口道:“娘,阿爹,奶娘七碗,我想回穆王朝去。”

    不用再仔细听和再三确定,所有人都能听出来她话里的坚决和不容置疑,她只是在告诉大家她的决定,而不是在商量或者哀求。

    奶娘连忙看向世王,眼中的着急显而易见。洛芷珩现在的身体状况真的还不能离开银月国,谁知道回去之后洛芷珩会不会再有什么危险和磨难?不一次性的将身体治疗好,他们怎么能安心?

    世王也知道这个道理,尝试着开口劝道:“虽然老头子说你可以在满一年之后回去,但是老头子也说了,最好是能满三年。反正穆云诃就在那里,你父亲和哥哥,还有你师公都在那里看着他,他也跑不了。就别着急回去了吧?”

    “就是啊,穆云诃不也说了吗,让你不医治好自己就不要回去,他要一个健康的阿珩。”毒圣连忙说道。

    洛芷珩却摇头,态度坚决但声音柔和的道:“我已经等不下去了,每一次等待水晶到来都是我一天当中最期待的,因为我以为那样就能缓解我对他的思念。但每一次看见穆云诃的影像,我就知道我错了,因为看见了他却触摸不到他,感觉不到他,我会更加的思念他。”

    “我每天想念他都会想到心脏发疼,那种感觉我不知道你们可否能体会。我甚至害怕,会不会有一天我还没有见到他,就已经因为心脏疼痛而死了?那太可怕了。我真的无法在等待下去了,娘,阿爹,求你们成全女儿吧。我保证会安然无恙,会好好照顾自己,一样会按时吃药锻炼的,让我回去吧。”恳求的看着他们,洛芷珩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

    毒圣看不得洛芷珩这个样子,下意识的就要松口。被世王拦下:“这件事情要问问你皇祖母的意思,毕竟你皇祖母现在把你当命根子看,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你皇祖母也一定活不下了,你不能只考虑你自己而不管你皇祖母的死活。”

    洛芷珩点头,还未说话,便听见门外传来女皇陛下无奈的叹息:“朕若说不同意,阿珩可是连皇祖母也要嫉恨上了?好吧,朕不阻拦你,但在你离开之前,朕,要还你母亲一个公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