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60 银月秘史之帝后往事,琴银衡身世之谜!

悍妇,本王饿了! 560 银月秘史之帝后往事,琴银衡身世之谜!

    洛芷珩之母琴银衡是银月国里最正经的嫡出皇女,是最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是皇后唯一的孩子。可是多年之前,银月国却发生了一桩丑事,当时事发突然,各种原因碰撞在一起,再加上有心人的恶意阴谋和捣乱,以至于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悲剧,让女皇陛下的一生都几乎是活在悔恨和痛苦之中的。

    得知女皇竟然是要和自己说母亲的事情,洛芷珩放下所有的心事,专心的听着,也认真的看着女皇,问出了她心里一直以来的疑问:“皇祖母,当年的事情我并不清楚,而无唯一知道的奶娘当时还很小。不过她也是记住很多的。母亲是您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您的亲生女儿呢?为何会有后来的血统质疑呢?哪怕是有人恶意陷害和破坏,但是孩子是您生的,难道您还不知道吗?”

    女皇已经先露出来老态,头发都已经遮掩不住的出现了华发,在寂静无人的小路上行走。洛芷珩的话让她的身体骤然一僵,她缓缓抬头看着天空,目光里的沧桑和伤痕在斑驳的树影中显得格外的明显。

    “这个孩子是我生的不假,但那布置这件事的人实在是心思缜密意图恶毒,我上当也是在是太大意了。”女皇有些咬牙切齿的叹息一声,带着洛芷珩继续前行,她并没有说明要带着洛芷珩去哪,洛芷珩也就跟着往前走。

    “孙女愿闻其详。”洛芷珩并不见丝毫激动或者是恼怒,很平静的道,走在女皇的身旁,亲切而又自然的挽着她的胳膊。

    女皇的声音也仿佛苍老了许多,带着恨意的道:“当年我生下你母亲之后便身体一直不好,时常陷入昏睡之中,不得已我只能将一切的事物交给皇后,也就是你的皇祖父来代为处理。不可否认,我是非常信任你皇祖父的,但是朕是帝王,帝王的多疑朕也有,不仅有还很多。”

    “本来以为只不过是产后虚弱罢了,休息一段时间就能好,而且当年剩下你母亲的时候朕的年纪也确实大了。那种感觉朕真的是一辈子也不想再有了,浑身无力浑浑噩噩的在床上度过了长达三个月。而这三个月里一切的事物就都落在你皇祖父的身上。银月国的男人就如同世俗里的女人一般的柔弱,需要被关爱和保护,而你皇祖父是出身将门,但他却没有将门之子的一点威武,更多的是银月国女子所喜爱的那种柔弱和纤细。”

    “且你皇祖父的身体自小就不好,他家里的人自然是颇多的偏爱和呵护,以至于养成了你皇族那刚烈和不能受委屈的性格,也同样让他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他的性格谨慎细致,原本这朝堂上的事情交给他来管理是绝不会出错的。但是朕错就错在忘记了他的这个个性,还有别人的狼子野心与虎视眈眈!”

    女皇说道这里的时候,洛芷珩从侧面看,几乎能看见女皇那半露在衣领子下颚脖子上暴跳的血管,扶着女皇手臂的手也感到了一丝重量和紧绷,她知道,女皇还在为当年的这个失误和忽略而那悔恨,也还在憎恨当年那狼子野心的人。

    只听女皇继续说道:“你皇祖父是一国之母,是皇后,他本就掌管着整个后/宫,而朕的后/宫又向来是百花齐放的,他本就要留心与那群男人周/旋,现在又要管理整个朝堂,大大小小的事情就都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几天还行,但时间一长他根本就承受不住。”

    “而且权利大了管得多了,在加上他那个性格本就容易得罪人,让人不服气。他又害怕朕担心着急养不好身体,有什么事情也不和朕说,只会一个人忍耐和想办法。而他一心一意的为了朕,为了银月国,但是当时的大臣们却越来越忌惮他,害怕他也想和世俗的皇帝一般推翻朕,自己当皇帝。”

    洛芷珩恼怒的道:“怎么可能?!虽然我并没有见过我的皇祖父,但是从皇祖母的言语中我就能感觉到皇祖父绝对不是一个贪图权利人人!”

    女皇苦笑起来:“你一个没见过他的孩子都能分辨是非,都能坚定的相信他。可笑我这个与他同床共枕那么多年,口口声声说爱他,说相信他的人却在最关键的时刻,伤害了他。”

    洛芷珩蹙眉,扶着女皇陛下的手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却并没有放开,小心的猜测道:“皇祖母怎么皇祖父了?有人进谗言您相信了?”

    没想到女皇竟然点头了。洛芷珩惊大了眼睛。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女皇什么好了。

    女皇声音干涩的道:“有大臣悄悄进宫来见朕,列举了许多皇后的罪行和不知检点的地方,并且将忧虑和猜测也给说了。那个时候朕……都快要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病入膏//肓了?怎么就生了一个孩子而已,就卧床不起了呢?我甚至怀疑,是不是皇后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将一切都算计好了,算计了朕的信任,算计了我们的孩子,算计了所有,所以才得来今天的这一切呢?”

    “不可否认,朕当年确实是在心理面埋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从那以后朕不敢在轻易的相信皇后。甚至皇后送来的食物衣服和熏香,朕都不敢随便用。但是那些年里朕并没有将那些东西扔掉或者是试探可否有毒。朕不敢那样做,也不想那样做。朕在心里还是相信着皇后不会害朕。”

    “后来朕好起来,就将皇后手中的权利都收回来了。本以为一切就此会烟消云散,一切都会回归正常,皇后还是那个善良我爱的男子。但是终究是不一样了!不到半年的权利掌管,让皇后的聪明才智得意发展和开发,他本就不是一个笨人,家里又是将门,文韬武略他绝不输于常人,不到半年的代为掌管让他将军队中的一些漏洞和陋习竟然发掘出来,并且用铁血手腕加以制止和严管。”

    女皇露出一种怀念的神色,道:“那些政绩就连朕都不得不叫一声好,说一声妙,赞一句厉害!就可以想象当年朕的皇后究竟有多厉害了。而皇后在军中的一切改革都让军队受益匪浅,竟然也以此在军中赢得了超高的声誉和爱戴!”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皇祖母就更加的忌惮皇祖父了?”洛芷珩平静的目光下却是一种冰冷和悲哀。

    自古功高震主,所有帝王都不例外的会对任何人哪怕是自己最爱的人产生怀疑,然后,悲剧接二连三的发生。

    女皇眼睛发红,这段她这辈子都不愿意提及的往事时她最大的耻辱和痛苦,她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以至于犯下了不可挽回的大错。

    “是,我怀疑他了。甚至开始真正的忌惮他。我爱着他,一面爱他又一面的伤害他,我不敢靠近他,冷落他,不愿意亲自开口不准三军爱戴他,却又用冷落的方法告诉所有人,不要敬爱他,因为他是朕所不喜欢的。”

    “那时候也有人为他喊冤,但在朕的心中这些都不重要,也许那些年里朕的眼中自由皇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皇后不哭不闹,甚至不准动来见朕,就那样每天在宫殿里面哄着我们的女儿。我以为他是心虚了,可是后来我才知道,他只是信任我,他只是问心无愧,不愿争辩罢了。”

    “我们就这样冷着对方,期间竟然长达了一年半之久,那时候是朕在失去他之前最最痛苦的时间,每一次想要去看他,想要去看我们的女儿,我都无法鼓足勇气,就好象是我做了亏心事一般。但皇后越是淡然,朕就越是愤怒。因为他的淡漠和冷静,反而显得朕很狭隘和卑鄙。”

    女皇口气不稳的恨声道:“在我们渐渐疏远了关系之后,皇后的种种传闻竟然渐渐消失了。我也就放松了警惕,不当回事了。可是后来当我们终于重归于好,冲着皇后的各种谣言再一次四起。甚至竟然隐隐的有流言蜚语说皇后不检点,私下与侍卫幽会。还说、还说……那个孩子其实不是朕的孩子!”

    洛芷珩眼皮狠狠一跳,为这中间的曲折而心酸,为这其中的匪夷所思而感到迷惑不解:“怎么会有这样的流言蜚语呢?女儿是您自己生的啊,是不是您的孩子难道您还不知道吗?那孩子长得像谁难道您看不出来吗?您不会真的相信了吧?!”

    洛芷珩问完这段话,就自己都愣住了,脸色是一变再变。

    是了,若是女皇不相信,那么当年的悲剧就不会发生。若是女皇不相信,那么母亲就不会流落民间几十年,皇祖父也不会英年早逝。

    洛芷珩感到心寒,她忽然看不清眼前这个为了她能安心坚定的活下来,而能够不惜那么巨大的代价的皇祖母,慈祥的皇祖母,宽和的皇祖母,当年竟然着呢如此心胸狭隘,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吗?

    女皇面露苦楚和绝望,忽然停下步伐,看着小路尽头那已经隐约可见的宫门,目光里无尽的思念和忏悔。

    洛芷珩顺着女皇的目光看去,只见前方是一闪漆黑的宫门,和所有宫门都不同的颜色,看上去多了几分肃穆与严谨。洛芷珩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皇祖父。在看这道路两旁被修理的蒸汽,两旁都是高大的梧桐树,道路绵延悠长,而那扇宫门紧紧关闭,看不出一点人迹但却格外的干净。

    只听女皇哽咽的道:“朕当时是怀疑过的,也因为是朕自己生下的孩子,所以才会安耐着心不愿意相信。当年衡儿生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说这个孩子和朕很像,长大以后必然是要和朕长得相似的。但是那一年衡儿三四岁的时候吧?在那个流言之后,朕在仔细的看衡儿,这个孩子……朕也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没有一点点像朕的地方!”

    “怎么会这样?!”洛芷珩大惊失色,又想到了某种可能而惊呼道:“该不会是被人偷龙转凤给调包了吧?”

    谁会有这样大的胆子?!

    “朕当年也想过这种可能,所以朕问皇后,这个孩子可是朕的孩子?皇后那时候的表情,朕到死都不会忘记,那种震惊错愕,讽刺和冷酷,却唯独没有心痛。朕当年怎么就忘了,这个一直身体柔弱的男子,其实是有一颗很坚强和坚硬的心的。那一刻朕就知道,朕彻底的伤了他的心,那是朕再多的荣华富贵甜言蜜语也换不回来的真心。”

    “只是那时候朕很倔强,不愿低头认错,不愿服输。皇后冷笑着告诉朕,您自己的孩子,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您难道不清楚吗?又何必来问臣妾?您自己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不是吗?朕说朕只问你这个孩子究竟是不是我们的孩子?可是皇后最后的沉默与眼睛里的冰冷彻底的激怒了我,我发狂一样的打了他,吓得衡儿惊恐哭闹,皇后倔强不认输,朕自然也不能继续留在那,朕走了,从此皇后失宠。”

    洛芷珩感觉手背上有湿润的水滴滴落,抬头一看赫然是女皇脸上的泪水,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女皇已经是泪流满面。洛芷珩说不清是什么样的心情,只觉得这样的女皇好惨,但也……好可恨!

    “您自己生的女儿却要问孩子的父亲,您确实做得很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洛芷珩很可观的说道,但声音已经冷了下来。

    她也没办法在那么冷静的对待女皇,这样的悲剧,要说不是女皇一手造成的,洛芷珩死也不信。但女皇最离谱的事情就是问皇后孩子的事情,关于孩子,还有谁能比母亲本人更有发言权?她不问自己却问不会生孩子的父亲,这不是很可笑吗?

    “你也觉得百思不得其解吗?呵,朕当年真的是晕头转向了,被嫉妒和那些谣言刺激的没有了丝毫的理智。一个原本生下来很像朕的孩子,却在渐渐长大之后再没有一点与朕相似的地方,而且空穴不来风,关于皇后的那些流言蜚语朕也让人调查了,结果朕就拿着那些调查结果去了皇后的宫里。”女皇诡异的笑着,却比哭还难看。

    洛芷珩精神一震道:“您调查到了什么?”

    “皇后与人私会的证据!”女皇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道。

    洛芷珩面色巨变!

    女皇放开洛芷珩的手,走到一旁的梧桐树前,掐下了一片叶子,辗转放飞,口吻凌厉:“朕的暗卫不会弄错,更不会欺骗朕。证据里面时间地点都相当吻合和不容置疑,朕问皇后这些可否属实,皇后没有狡辩,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朕当时是怒不可遏的,就要杀了皇后。”

    “可是您就算在不冷静,也不能真的这么冲动吧?就算皇后承认了,那也有可能是皇后有事请找人而已,不一定就是做了什么啊。”洛芷珩忍不住的道。

    女皇恨声道:“是,是这样没错。但是当时调查出来的消息还有一条,皇后与那个女侍卫经常见面,那个女侍卫还和皇后在后宫的一个秘密院落里单独相处很久,你让朕还这么冷静?他们在房间里面究竟做了什么,谁也不知道!最可恨的是,那个女人,曾经是皇后的青梅竹马!”

    洛芷珩被这事情的发展给噎的快要窒息了。她蹙眉深思,忽然说道:“不对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巧合?皇祖母之前还说皇祖父是一个为人做事非常严谨的人呢,可是这样大胆的私会侍卫,还是在皇宫里面就这么明目张胆的,难道皇上不觉得很不可能吗?皇祖父真的严谨就绝不会做这样的事,免得留人口实。更何况当时还是在宫里,那满宫的妃子都是皇祖父的仇敌,皇祖父又怎么会让那群人抓住这个能置他于死地的把柄?”

    “是太巧合了,但是当时朕已经没有理智了。我用剑指着衡儿说这个孩子不是我的衡儿,我的衡儿是不是已经死了?这个孩子是不是就是皇后和他的青梅竹马生的?然后抱进来和朕的衡儿互换了,以此来混淆凰家血脉!”女皇用一种非常疯狂和受伤的表情口吻咆哮着,仿佛当年那个情景再现,仿佛皇后就在她面前。

    洛芷珩眼中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原来这才是关键!当年的谣言究竟有多大的威力,看结果,看现在就知道了。

    “珩儿你可知道,当年银月国是怎么传你皇祖父和母亲的吗?说你母亲早就死了,说衡儿是皇后和那侍卫生的,这个孩子之所以能被皇后视如己出,是因为这就是皇后的血脉!是被他们两个蒙混朕才弄进来的。所以刚出生小时候的琴银衡像朕,而几岁之后的琴银衡却和朕一点相似也没有。这个流言真的太真实了,而后面那些接二连三的巧合也太连贯了,简直完美的无懈可击。我当时真的好痛苦,衡儿,我最爱最爱的孩子,竟然已经死了吗?竟然已经不在了吗?”女皇抱着头,呼吸急促的吼道。

    洛芷珩说不出来一句话,这是一个阴谋,巨大的阴谋包含了许多,并且设计非常精密和完美,让人掉进去就无法轻易的解脱出来。甚至就连女皇这种的人都无法摆脱被欺骗的命运。由此可见这个阴谋的背后主谋有多可怕和阴险。

    “可是那里是皇宫啊,皇祖父就算真的想要弄一个孩子进去也不可能啊。更何况那个女侍卫呢?她是怎么说的?而且怎么会有谣言说母亲死了呢?死了的孩子怎么可能一点征兆都没有?还有,小孩子生下来哪里能看出来究竟像谁啊?奶娘怎么能因为这个就下定论,就……”洛芷珩越说越生气,最后气得完全说不下去了。

    “是啊,不能通过这个就说明什么的。皇后那一次终于不再沉默不再淡然,而是非常激烈的和朕发生了争执,他很愤怒并且伤心。他说他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朕的事情,他说他不怕朕去调查,甚至他愿意让朕去找那侍卫。朕当时也是还保有最后一丝希望,就去找那个哦侍卫了。”

    “而你皇祖父却已经在这个时候发现了这是一个阴谋,他算准了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这个是为背叛他,那么他的下场就会非常惨。而他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他不能让衡儿也被那背后之人害死,所以他当机立断,要将和衡儿送走。你皇祖父是真正心狠的人,他若不相信谁了,那么就不会再给那个人一点机会和余地。”

    “他选中了你奶娘一家作为保护衡儿离开的人,他也是要跟着离开的。但是银月国他不能留,更不能回家。他算的很清楚,他不回家朕据不能将他的家族怎么样,因为那是一个出现过战神并且和占卜天宫有关系的大家族,虽然年代久远了,但朕依然不会轻易动他们。所以他决定离开银月国。”

    “而他也幸亏是走的早,正如他想的那样,那个侍卫承认了,说衡儿就是她和皇后的女儿,说我和皇后的女儿死了,她就听了皇后的哀求,将他们的女儿偷偷送进来,刚好两个孩子一样大,就想着冒名顶替。朕当时真是气疯了,但是却也忽然冷静了。因为调查里面有一句话,是说这个侍卫在几年前上过战场,并且身负重伤,以至于身体很难有孕,也是这个原因所以皇后的家族才没有将皇后嫁给这个侍卫。纵然这个年轻的侍卫的家族也是一个显赫的家族。”

    “朕通过这一点迅速的清醒过来,并且发现了事情不对劲,找来了太医诊治她,也确认她确实没有生产过。至此,朕终于确定她说这个孩子是她生的是在说谎!可是调查里面又说明这个侍卫在几年前确实是怀孕生子,朕在经过了一番调查之后才知道,这是一个精心安排哦阴谋,绸缪之久竟然是在我怀了和皇后的孩子开始就展开了。”女皇狠戾的说道。

    洛芷珩不得不为这个幕后之人的心思缜密和周全感到冷汗不已。这样的谋算,只怕是早就算计上了皇后了,不然不会这么准的就安排下了这条简直是死路的棋局。一出招,就将皇后等人杀的是溃不成军毫无反击之力,就连女皇都中招了。

    洛芷珩却又奇怪的道:“可是我还是不明白,母亲当年小的时候应该有很多人照顾吧?要是说母亲死了被人调包完全说不通啊。母亲好好的在皇祖父身边,这个谎言并不一定会成功吧?”

    女皇脸色发红,狠狠的闭上眼睛道:“怨我!就是在朕最开始怀疑你皇祖父的时候,那被朕冷落的一年半里,春夏秋冬该有的衣物吃穿用度都被那群狗/奴/才们克扣了好多,他们父女俩根本就吃不饱穿不暖,冬天更是要在冷冰冰的房间里度过。衡儿那时候还那么小,根本就承受不住,所以经常是生病,所以这个流言传开,也就给了他们这个空子和机会让他们用这一点来攻击衡儿。”

    洛芷珩心惊的抽搐,太恶毒了!竟然算计到了这一步!

    “那这背后之人究竟是谁?”洛芷珩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杀机。

    女皇霍地睁开眼睛,眼底一片冰冷:“这些年我也在查。那时候我并没有下令要人去追杀他们父女,当我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就一直在调查这个阴谋,就想要给他们父子一个公道,但是等我好不容易查到了一点蛛丝马迹已经是好几天之后了,但这个时候我在回神,急急忙忙去皇后宫里,却发现空无一人。”

    女皇苦笑着对洛芷珩说:“你能想象那种错愕和心脏撕裂的感觉吗?那一瞬间我就觉得我被抛弃了。被我最爱的男子,还有我最爱的孩子。但,明明之前就是我狠狠的伤害了他们,所以他们不要我了,我不能怨。”

    “而这个时候,有人带着皇后的尸体回来了。那时候我就想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他要走,便让他走好了,朕一定会在将他们找回来的,不,是请回来!朕的皇后和皇女,应该是风光体面的回来,而不是如皇后那般,被满身鲜血一身伤口的抬回来!那双漂亮的眼睛,再也不能睁开在看我一眼,他在也不能温柔的对我笑,再也不能愤怒的对我怒吼,都再也不能了……”女皇已经泣不成声,那种追悔莫及的痛苦,没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体会。

    刚好,洛芷珩都经历过,所以她懂。所以她也红了眼眶。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