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62 报仇讨债!
    皇祖父的娘家人是直接进宫的,洛芷珩彼时正在皇祖父的寝宫里和女皇陛下对座,她看着女皇对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满含怀念的神情,便更加有种感情一旦错过了就真的再也回不来的焦灼感,那种百感交集的情感让她更加的想念穆云诃。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舒睍莼璩

    “陛下,战神老将军来了。”宫人在外禀报。

    女皇落在扶手上的手指一僵,旋即站起来往外走,并对洛芷珩道:“和我一起去迎接你外曾爷爷吧。”

    这位银月国的传奇人物,让女皇也亲自接待,并且还能轻易进出皇宫,可见其身份的尊贵。

    洛芷珩的心情是有些激动的,当她看见那白发苍苍却非常精神的老人家的时候,老人也一眼就看见了她。洛芷珩听见老人苍老的声音里发出一声惊讶的急促低呼,目光有些恍惚的看着洛芷珩笑道:“这个一定就是我那曾外孙女吧,错不了,看见你,我还以为是看见了我你太外祖母呢。”

    洛芷珩和女皇具是一愣,外太祖就是洛芷珩的太姥姥了,难道洛芷珩和太姥姥长得很像?

    女皇道:“珩儿长得和她母亲很像。不过她母亲并不相似朕与皇后分毫。”

    老人家笑道:“衡儿是什么样的那时候我在闭关自然不知道,等我出来也没看到,不过按照你的说法,那衡儿应该也是相似了我们杨家的人,这丫头就和我那小女儿年轻时候一模一样呢。”

    洛芷珩立刻想到了南朝看见的战神像,惊呼道:“太祖母可是在百年多前去过世俗?”

    老人道:“是,那时候世俗里面民不聊生,你歪太祖母刚好出去云游,见不惯便出手了,不过后来在解决了那些事情之后她就回来了。我们杨家山将门世家,我在银月国是战神,虽然我是男儿,但是我的主母并不会因为我投身军营而轻视我,咱们养家几百年的历史,不过世俗中应该是不知道的吧?你是如何得知的?”

    洛芷珩终于明白了来龙去脉。

    南朝和天下人的战神,竟然是她的太姥姥!那幅画像和她那么相似,那画像中的女子就是她太姥姥年轻时候的样子,以银月国人的力量,再加上银月国女子掌权的形势,太姥姥在世俗里面做的一切就都说的过去了。

    转来转去,竟然真/相是这样的!

    女皇也绝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她一直疑惑为什么不像她和皇后的孩子,竟然是像了岳母!女皇曾经可是一直没有想到这一点的,她这个岳母可不是常人,六十岁之前根本就没在家中多呆过,回来后也是中年的模样了,谁能将一个小娃娃的样子和她联想到一起?女皇欲哭无泪,要是她多注意一点别人的样子,也许当年的那场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抛开女皇的苦闷,洛芷珩祖孙见面话也格外的多,亲亲热热的又何外祖家的人见面,热闹了两天后,洛芷珩再一次的对女皇提出了要离开。

    这一次女皇并没有在迟疑:“你要回去可以,只要是为了你身体好的,皇祖母都不会拦着,但是你要答应皇祖母,一定要回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要坚强一点,要健康的回来!”

    洛芷珩满心欢喜的都是可以回去了,可以见到穆云诃了,自然是女皇说什么她都答应了。而且她更没有深究女皇那番话的意思,她总认为自己现在好了,自然也会好好的回来。

    洛芷珩归心似箭,带着奶娘七碗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一早就走。

    而银月国的这个夜晚却是一个不眠之夜。女皇满面清冷的看着窗外的月色,眼底有浓浓的担忧和愁色。

    在她身后的世王也是一脸的烦躁,抱怨道:“母皇您怎么能答应让阿珩现在就离开?您明知道现在不是最佳的时机。老头子还没有弄明白穆云诃的身体,我们这么费尽心力的瞒着不就是希望阿珩能专心的治疗恢复和好起来吗?现在好了,您让她离开,她只要一看见穆云诃真人,就什么都瞒不住了!到时候我们怎么办?您想过阿珩到时候会怎么样?她能承受得住吗?”

    女皇却格外的沉默。

    世王更来气了,不由的声音更大了一点:“母后!您倒是说句话啊,让阿珩留下吧。最起码多给老头子一点时间,也多给穆云诃一点时间吧,他们两个已经再也经不起任何的磨难和波折了,阿珩才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里被抢回来,您忍心在看着她崩溃吗?”

    女皇冷声道:“朕都明白。可是,这是珩儿的命,她如果面对不了,承受不起,那她就一辈子也无法长大,我们已经为她做了太多了,但是她的人生中就是要自己来走,我们为她铺平的道路终究会成为害死她的拦路石。太平坦的路途不适合皇族的继承人。更何况珩儿连死都经历了那么多次了,还有什么会让她害怕呢?穆云诃毕竟还活着,不是吗?”

    对于母亲有点冷酷的话语,世王很不能接受,隐隐的还有些埋怨,但她却不能违抗母亲。

    这天晚上,女皇安排了洛芷珩见琴银献。

    走在阴森昏暗的牢房里,洛芷珩的心也是冷的,当看见曾经风光无限的琴银献,此刻被十几根手臂粗细的铁链子绑住,并且满身伤痕的时候,洛芷珩终于见到了一个帝王的冷血。

    这个女皇曾经加以厚望培养的女儿,在真/相大白之后,女皇一样可以毫不犹豫的下死手。琴银献那满身的伤很却并不能让洛芷珩解气,她走到琴银献面前,琴银献已经彻底的低下了她那高傲的头颅,洛芷珩冷声讥讽道:“大名鼎鼎的献皇,如今这是怎么了呢?竟然也成为阶下囚了?”

    洛芷珩的声音刺激了琴银献,她缓慢吃力的抬头,铁链子哐当作响,凌乱的头发下她的脸上有厚厚的血液凝固和肮脏狰狞的伤痕,冲着洛芷珩狞笑:“你竟然还没有死?洛芷珩,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杀死你!”

    洛芷珩眼底凶光乍现,勃然大怒:“杀了我?你害死了我皇祖父,害得我母亲那么小就失去了父母,被人指责和质疑,被人暗害和追杀,害得她那么小就流离失所胆战心惊!你还有没有人性?那是你的亲妹妹啊,就算你想要皇位,但她那时候还是一个孩子,你怎么能下的去手?你怎么忍心坐下那等丧心病狂的事情?你没死,都是天不公!”

    “你恨我?哈哈哈,恨我吧,是我害得你母亲当不上皇太女,也注定做不成女皇!你那个践人皇祖父,只会魅惑母皇,害得我父亲整日里哀愁伤心,你们一家人都该死!不过你就是在恨我又能怎么样?你杀不了我,谁也杀不了我!因为我是银月国的皇太女,我是女皇的亲女儿!女皇不下令,谁也别想动我!女皇不会杀我的,她舍不得我,所以你只能恨我,哈哈哈!”琴银献疯狂而猖狂的大笑着,她虽然状若疯癫,但她的脑袋却十分清楚。

    洛芷珩红红的眼睛里一片杀机,那隐藏在衣袖下的匕首紧紧握住,被琴银献刺激的怒气增长,忽然冷笑道:“你嚣张什么?你以为女皇今日让我来是为了什么?正如你所说,没有女皇的命令,我能来吗?”

    琴银献忽然停住了所有笑声,目光凶狠的瞪着洛芷珩:“不会的!母皇是不会让你来的!你一定是自己偷着来的!你找死!”

    “你害怕了?堂堂献皇也有害怕的时候?”洛芷珩亮出了匕首,笑得漫不经心。

    献皇瞳孔紧缩,剧烈的晃动着身体,尖叫:“你要干什么?洛芷珩你滚!滚出去!”

    “你放心,这个地方我一秒钟都不想多待,不过我要做什么,你马上就会知道了。”洛芷珩咧嘴,扯出一个略显狰狞的笑容,忽然上前一步,一刀捅在了琴银献的胸口,鲜血溅落在她的手上,她面无表情的道:“这一刀是为我皇祖父扎的!”

    “你、你竟然敢……”琴银献痛的说不出话,但更多的是震惊和惊恐。

    “我敢!我有什么不敢的呢?”说着,她抽/出匕首快速的再一次扎在了琴银献的腹部,看见琴银献痛苦尖叫,洛芷珩道:“这一刀是为我母亲扎的!”

    噗哧一声,她又捅了一刀:“这一刀是为我皇祖母扎的!琴银献,你害得我皇祖母一辈子活在悔恨痛苦之中,你不配做人子!”

    琴银献嗬嗬喘息,切齿道:“那你就有资格做她的孙女吗?你杀了她的女儿,她一样会恨你!”

    洛芷珩冷哼道:“你以为没有她的默许,我能来?你以为她会不知道我来见你时要做什么?琴银献,你死到临头还在这么高看你自己,你就是死在太骄傲上了。”

    噗哧又一刀,琴银献面如死灰,口吐鲜血。洛芷珩幽幽的放开手,任由那刀子扎在琴银献的心脏上,冷酷的道:“这一刀是为我丈夫扎的,你害得穆云诃灵魂受损,你真该死!你做下一桩桩恶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些债是要还得!”

    今天就一更,群么么,宝贝们晚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