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63 生死后初相见,美人重重!(上)
    洛芷珩看着琴银献瞪大了眼珠子仿佛要瞪出来一般的瞪着自己,她面容冷厉的看着她,看着琴银献挣扎,痛苦,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着琴银献身上的刀口快速的流血,就那么冷酷的看着。

    琴银献最后的思想上怎么样的无人知晓,她就那么恶狠狠的瞪着洛芷珩,最终也没有张嘴求饶一句,只是咧嘴笑,但却上气不接下气,最终低下头,一直紧绷的身体也终于彻底的软了下来。晃荡的铁链子最终失去了所有的声音,到停止不动。

    洛芷珩忍受着这地牢里面难闻的气味,走上前试探琴银献的鼻息,目光冷厉,又抓住了琴银献的手腕,确定了她说真的断气了,没有脉搏了,这才放手。

    仇已报,她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

    就在她离开后不久,女皇从角落里出来,面色苍白的走到琴银献面前,目光复杂的看着已经死了的女儿,颤抖的将她的眼睛阖上,最后踉跄的离开。对于这个孩子,她多看一眼,多在乎一下,都是煎熬和折磨,对于琴银献,她是真的爱恨不能!

    洛芷珩所做的一切应该说都是她想到了的,也是她默许了的。对于琴银献坐下的那些事情,必须要有一个结果,要对皇后和琴银衡还有洛芷珩一家有一个交代,琴银献必须死!但她终究是女皇的女儿,这么多年来是个人都不可能没有感情的,她无法亲自杀了琴银献,也无法下令杀死她,只能借由洛芷珩的手将琴银献杀了。

    这一段恩怨,跨越了将近半个世纪,终于了结。

    第二天一早洛芷珩便带着奶娘和七碗准备离开银月国,他们刚出门却见世王一脸笑意的站在门外了,洛芷珩惊讶的道:“姨母?您是来送我们的?”

    世王佯怒道:“送什么送?你是本王的女儿呢,本王可不愿意和你分开,自然是要和你一起走了,你该不会是不愿意带着你娘我吧?”

    “还有你阿爹我!我乖女儿走到哪,老子也要走到哪的。”毒圣连忙增加自己的存在感,走到世王面前,故意当着世王。

    洛芷珩心里暖暖的,一手挽着世王一手拉着毒圣,娇声道:“好呀,刚好我也舍不得和阿爹和阿母分开,我们一起走,只要皇祖母不生气我将她老人家的左膀右臂带走就好。”

    叫阿爹阿母是为了和亲生父母区分,毕竟洛芷珩的亲爹还在呢。

    一行人一路顺利的离开银月国,洛芷珩在马车里往回看,并没有看见女皇陛下的身影,她心里有些失落和忐忑,问世王道:“阿母,您说皇祖母没来,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世王奇怪的挑眉:“你皇祖母最喜爱你了,怎么会生你的气?还是珩儿做了什么?”

    洛芷珩眼底闪过一丝厉色,对于世王她并不隐瞒,直视世王眼睛道:“昨晚,我杀了琴银献!”

    砰地一声,世王手中的茶杯衰落,她满面不可置信的看着洛芷珩,脸色有些冷:“阿珩,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洛芷珩笑,坦坦荡荡:“阿珩没有骗阿母,我杀了她,为我皇祖父和母亲报仇!”

    世王脸色变幻莫测,那毕竟是她的亲生姐姐,他们还是一个肚子里一起出来的,按道理讲他们本该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两个人,但是长大后什么都变了,他们的关系也是分崩离析剑拔弩张的,但,琴银献还是她的姐姐。骤然听到琴银献的死讯,世王不是不愤怒的。

    可是这个杀人的,却是她喜爱的小女儿。

    “你皇祖母怎么可能让你杀了她?”世王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找回来的声音,绷得紧紧的。

    洛芷珩笑道:“若没有皇祖母的应许,您认为我有本事在皇祖母的地盘杀人吗?还能到现在都活得好好的?”

    世王仔细一思索便想通了关键,脸色一变再变。母亲曾经那么看重琴银献,但是一招东窗事发,琴银献也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弃子罢了。心中悲凉又伤感,世王勉强道:“那你忐忑什么,既然是你皇祖母默许的,她自然不会生你的气。”

    洛芷珩不再多言,马车里一时之间安静下来。

    离开银月国是有一条秘道的,洛芷珩并不想知道,只要能离开就好。他们可能走了五六天左右,一路快马加鞭很快,休息的时候都很少,终于在第七天的时候到达穆王朝城外。

    洛芷珩按耐不住心里的激动,一张小脸上都是四年以来最最光彩夺目的模样。更加的倾国倾城。

    世王递过来一张面具摇头道:“快点带上吧,你这张脸一出现还不是招灾惹祸的?别还没见到穆云诃,你就先被围观的百姓们给堵住动弹不得。”

    “哪有那么夸张!”洛芷珩大笑,却还是接过去带上,这是她的金色面具,她就算带着也不怕穆云诃见到她认不出来,一想到穆云诃,洛芷珩就忍不住心花怒放。

    检查之后放行,他们进入之后洛芷珩就按耐不住的要跳下马车,世王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急忙道:“阿珩,我有话要和你说。”

    洛芷珩一挑眉,笑道:“总算是要和我说了吗?最近几天就感觉阿母欲言又止的,您说吧。”

    世王确实是欲言又止,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和洛芷珩说那件事情,洛芷珩对回来表现的越热情,世王就越发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甚至是觉得说出来也是一种罪恶。她亲眼见证了洛芷珩是怎么从死到活的,那过程太让人揪心疼痛了,她实在不敢让洛芷珩因为哪怕一点的打击而给打回原形。

    但如果不说出来,会不会更严重,更加的后果不堪设想?

    “阿母?您究竟要说什么?”洛芷珩俏皮的打了一下世王的手背,声音里还是欢快和兴奋。

    世王喉咙发紧,看了毒圣一眼,毒圣也是一脸菜色,甚至隐隐的带着一丝怒容。洛芷珩终于从欢喜之中惊醒过来,眯着眼睛,心理面有些恍惚,能让这两个人这种表情,世王要说的事情势必是很难以启齿的。

    “阿母是要说和我有关的事情吗?”她刚说完,却骤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阵尖叫声。洛芷珩一愣,下意识的蹙眉,对于外面那群女子的尖叫感到很厌烦,仔细听了一下那群女人没的叫声话语,她皮笑肉不笑的道:“穆王朝经历一场魔鬼和神官的洗礼,女人们竟然变得这么开放了?呵,和曾经的我有得一拼呢。”

    她说的曾经的洛芷珩是指古代这个洛芷珩,那个花痴,好色,贪恋美人又令人作呕的女色狼。

    而现在外面那群女人的叫声便是‘我爱你’‘我在这里,云郎看见我了吗?选择我吧,我会琴棋书画诗词艳舞啊’。

    外面种种声音里竟然都是毫不掩饰的热情和奔放,大胆的言辞和热情的呼唤,仿佛看见了爱郎一般。这在曾经的穆王朝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要不然那个时候的洛芷珩也就不会被人们厌恶到人人喊打的地步了。

    而世王与毒圣显然也听见了那一声声娇媚入骨的云郎,当即面色都是巨变。

    毒圣甚至连忙打开车帘向外看去,果然看见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热情奔放的拥挤在一起,看着街道的另一边在期盼着某个人。毒圣一张脸黑的彻底。

    “无耻,可恨!”毒圣咬牙切齿的怒道。

    “阿爹干嘛这么生气?该不会外面的人是您认识的吧?唔,您也不怕阿母生气啊?”洛芷珩打趣道,却见毒圣面色骤然变得苍白,她一愣,也跟着去掀开车帘,可还没有完全打开,就被毒圣激动的阻止了。

    “不要看!”毒圣死死的抓着洛芷珩的手,满眼焦急。

    洛芷珩就那么看着紧张的毒圣,再看世王一张脸阴沉的仿佛要风雨欲来,她心里咯噔一下,一个荒唐而不好的念头升腾起来。

    还有什么能让这两个大人物喜怒形于色的?他们看着她的目光里是浓浓的担忧和不安,洛芷珩的心隐隐下沉,僵硬的道:“阿母,你们究竟有什么隐瞒着我?可是云诃他不好了吗?”

    毒圣怒不可遏的吼道:“他不好?他好得很!谁能比得过他呢?谁有他过得好?救你还傻乎乎的一心一意的想着他,思念他,深爱他!可是他却寻欢作……”

    “够了!”世王急忙打断了毒圣的话,在看向洛芷珩,却见洛芷珩下巴紧绷,戴着面具根本看不出来她的情绪,世王安抚道:“别听你阿爹胡言乱语,他就是这么疯疯癫癫的你不是着急见穆云诃吗?咱们赶快让马车赶到神官府邸去吧。皇帝又赐给了穆云诃一座府邸的。”

    马车在世王一声令下动起来,洛芷珩却静静的一言不发,当外面女人们的声音越来越大,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语也越发的放浪,而那一声声云郎也让洛芷珩的眉头越蹙越紧。

    洛芷珩多聪明,联想这世王毒圣的态度和不同寻常,在联想到外面的叫声,一个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想法诡异的出现,不仅这个想法诡异,就连这样想都让她觉的不可思议。她的云诃,绝不会背叛她!

    “停车!”忽然,她开口,声音清冷。

    “阿珩啊……”毒圣紧张的抓着洛芷珩的手,生怕她发现什么或者下车。

    世王没开口,马车就不会停下来,洛芷珩看向世王,可是王却一脸冷硬,丝毫没有顺着洛芷珩的意思。洛芷珩就站起来道:“不停车我就跳下去。”

    “胡闹!”世王怒道。

    洛芷珩微微扬起下巴:“阿母,您该知道我的性格的,我说的出做得到。再说我只是想要看看外面究竟是何方高人罢了,阿母不用紧张啊。”

    世王还在迟疑,洛芷珩却已经快速走到马车门前,紧急关头世王喝道:“还不快停车!摔倒了小姐要你们命!”

    马车停下,奶娘和七碗都没有来搀扶她,洛芷珩便觉得奇怪了,她自己跳下去,抬头间,便看见奶娘和七碗正如同木头人一般的站在前方,而他们前面是人山人海,竟然是清一色的女人!那群女人妖娆妩媚得有,清纯干净的有,大方热情的有,每一个人都是盛装,兴奋的对着前方的什么人在拼命的欢呼招手,仿佛这样就能引起那人的注意力,就能让那个人将她们收入府邸了一般。

    洛芷珩蹙眉,闹哄哄的场面让安静了一年的她很不适应,只觉得脑袋发疼。她轻拍奶娘七碗的肩膀,不得不大声喊道:“奶娘你们在看什么?那里面是什么人啊?”

    奶娘猛地回头,一张脸惨白惨白的,仿若见鬼。见到洛芷珩更是下意识的就用双手捂住洛芷珩的眼睛,怒声道:“主人不要看,是一群见不得人的肮脏东西罢了,咱们快回马车上去。”

    “我们不让小姐看?奶娘你让小姐看啊,看看姑爷就几个是什么东西!”七碗憨厚的声音里充满愤怒,一句话让事情再也遮掩不住。

    洛芷珩一把挥开了奶娘的手,冷声道:“七碗你说谁?穆云诃?他在哪?”

    一个最坏最让洛芷珩不能接受的可能,在这一刻她却不得不面对。

    七碗愤怒的伸手一指人群里面:“就在那里面!那群女人好不要脸,竟然争抢着要对姑爷投怀送抱!”

    洛芷珩抓着七碗的手骤然收紧,瞳孔里冷色弥漫。她抬头看着那群争相空后往里钻毫无矜持的女子,里面的状况她一点也看不见,她似乎听见自己牙齿在打颤的声音,又或者是在磨牙。

    走上前,她拍了一个女子一下,那女子回头看她,洛芷珩轻笑道:“麻烦让一下。”

    “不让!我凭什么让给你!和我抢云郎你这个丑八怪。”那女子很激动,说完便又回头往里钻。

    洛芷珩红润的嘴角依然带笑,又说了一声让一让,可依然没人搭理她。她拳头攥的咯咯作响,却笑着低语:“招呼我打过了,是你们不让的,那就不要怪我,辣手摧花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