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64 生死后初相见,美人重重!(下)
    洛芷珩话音刚落,就突然发动,一把抓住了刚刚那女子的束腰,在那女子的惊呼声中一把将那女子给扔了出去,女子的尖叫淹没在了更大声的女人们兴奋的叫声之中。洛芷珩冷笑,又抓过了一个人一把推倒了身后,力道之大让那女子一经倒下就起不来。

    接二连三,她动作又快又猛,仿佛在拔萝卜白菜一般,快刀斩乱麻,那群女人在她手中就好象是不值一提的土豆子,仍起来相当顺手。

    她气质冷厉,目光冷锐,嘴角带笑,邪气四溢。动作凌厉快如风,竟然不一会就杀出来一条小路。

    而此刻,被她扔到身后的女人也有十几个了,十几个女人的惨叫声终于有了一丝影响力,让那群还在前仆后继的女人有了反应,最靠后的女人还回头看看,可是还没来得及看清,他们就成了下一个加入那群女土豆的行列的一员,而看清了的女人们也在惊恐的尖叫,聪明的就连忙闪开,迟钝的,不好意思,摔死你自找的!

    闪开的女人看见洛芷珩就好象看见了一阵剧烈燃烧的火焰,在飓风中快速烧来,快不可挡所向披靡。

    毒圣担忧的看着这样用力的洛芷珩,不安的道:“完蛋了,阿珩发现了怎么办?让阿珩看见穆云诃那样子,阿珩能受得了吗?阿珩这么打下去很伤身体的啊。你快点想个办法啊。”

    世王被毒圣摇晃的头疼,不耐烦的道:“我能有什么办法?阿珩的脾气那么倔,她又那么聪明,只怕是刚刚就已经想到了,现在谁也拦不住她了,反正也发愁不知道怎么和她说呢,让她自己看见也好。”

    眼前终于看见了曙光,那群人被洛芷珩解决掉了一大半,剩下的都自己逃跑了,这慌乱发生在一瞬间,让里面的人也受到了打扰。里面安静的很。洛芷珩一脚踹在了最前面挡在她路前的女子的屁/股上,将那女子踹的猛地向前扑去。

    “哎哟!”最前面竟然是有侍卫的,他们阻拦者那群发疯的女子,而这个女子被人踹的前仆,也被视为拦住,一瞬间和那侍卫包成团滚到了一起。众人见状竟然哄笑起来。

    洛芷珩裙摆的轻纱在踹人的时候张扬飞起,此刻偏偏落下,露出了她与最中央的最后一层面纱。她傲然立于那群女子之间,仿若煞神,那群能大胆示爱的女子此刻却吓得离裸照远远的,一瞬间洛芷珩有些鹤立鸡群的味道。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洛芷珩说不清自己的感觉,是错愕,是不可置信,但唯独没有愤怒。

    纵然那该死的男人此刻身边有另一个女人相伴!

    被那群花枝招展的女人们为爱最中央的,是一辆华丽的马车,那马车竟然四周都是可以打开的锦缎帘子,轻纱相伴,马车中央更像一张大床,红衣男子妖娆万种的侧卧在中央,一名女子跪坐在那男子身侧,玉手纤纤,轻揉男子手臂,妩媚娇笑,当真事风情无限,只是那女子虽然貌美,却完全成了那男子的陪衬。

    而那男子一双细长的眸子半眯半睁,仿若游离在半梦半醒之间,剑眉浓密,越发显得肌肤好的不可思议,一头青丝散落在白毛毯子上,身上一件火红的长袍让他看起来竟然充满邪气,却丝毫没有女气。就这样一个绝世男子,妖娆勾魂的在这里,难怪那群女人不顾矜持,疯狂的好像看见肉骨头的母狗一般的往上冲了!

    这男人,果然是个妖精男!

    不是穆云诃还能是谁!

    洛芷珩一口气沉入丹田,她并不觉得自己在生气或者是愤怒,只不过震惊和不可思议太多了,但她那双冒火的眼眸还是出卖了她真实的情绪。她的男人好像一个可悲大众观摩的艺术品一样在这里被人尽情的看,她,很不开心!

    可是愤怒再多,都比不上终于又见到他的喜悦。但洛芷珩现在笑不出来,她和穆云诃对视,穆云诃却面色里最多只有一丝惊讶和饶有兴趣,但却没有看见她的惊喜和开心。那陌生的样子,让洛芷珩的心一路狠狠下沉。

    她该冷静的,她必须冷静!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云诃,一定不会背叛她!

    可是下一刻,周围尖叫惊呼此起彼伏的响起,还有侍卫的呼啸怒吼。只因为洛芷珩如豹子一般的突然拔地而起,穿越层层阻碍,精准而利落的落在了穆云诃的马车之上,一把抓住了那个用肮脏的双手揉捏穆云诃手臂的女人的长发,居高临下,骄傲而冰冷的道:“践人,你不知道穆云诃已经是有主之物了吗?你不知道穆云诃的女人叫洛芷珩吗?你不知道洛芷珩的男人,谁碰谁死吗?”

    嘶!

    随着洛芷珩一句赛过一句火爆极端的质问,周围尖叫与抽气声四起,还有男人的口哨和女人嫉妒的呐喊,场面比天下第一才人大赛还要热闹!

    当洛芷珩那三个字出现,四周剑拔弩张的侍卫都傻眼了,随后便是立刻放下刀剑,跪在地上。

    而在洛芷珩刚刚那一瞬间拔地而起仿若行刺中,只有穆云诃是最冷静最无所谓的一个,他依然侧卧在那里,甚至嘴角还勾起了一抹笑,仿佛在看热闹,再看一出非常精彩的表演。

    直到洛芷珩那三个字出现,穆云诃嘴角的弧度骤然僵硬,那半眯半睁的漂亮眸子也骤然睁开瞪圆,不可置信这次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那被洛芷珩抓住头发用力扯的女子花容失色的看向穆云诃,娇嗲哽咽的求救道:“主子爷救救奴家啊,好疼啊,好可怕,这个女人疯了,她竟然冒充护国夫人啊,主子爷救奴家。”

    洛芷珩红润润的嘴角笑的诡异莫测,那女子看见了不由得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还没来得及继续求救,只觉的胸口一阵剧痛。洛芷珩一脚踹在了女子的胸口,将那女子踹的倒飞出去,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洛芷珩几步走到车辕之上,居高临下桀骜冷然的道:“谁敢冒充我洛芷珩?来一个我就杀一个,来两个我就杀一双!同样,觊觎我洛芷珩男人的,我一样照杀不误!不信就来试试啊。”

    静!全场一片死静!

    刚刚还热闹喧哗的恨不能吵破大天的人们,此刻看着那一身火红,身段妖娆的面具女子,只觉得多年前那个争霸四方的女魔头果然真的又回来了!

    也许四年前还没有女子见过洛芷珩,他们四年前还是个小丫头,但洛芷珩的名字他们是如雷贯耳的,洛芷珩的性格他们更是了解详细,如今这群女子能如此热情开放大胆,其中模仿洛芷珩的不在少数。他们认为洛芷珩既然用那样的性格能得到天下第一美男,还能得到那么多荣华富贵,那么他们一样也能。

    所以说跟风很可怕,人家不好的习惯你们也学去了吧。洛芷珩的野蛮和霸道,大胆与张扬,被这群女子学的不伦不类,学人画虎反成犬,还不如坚持自己,做自己。

    洛芷珩冷厉的目光环顾一圈,见那群女子有的傲然不惧,有的胆怯退缩,对她而言都无所谓,穆云诃这个男人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洛芷珩回身,也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穆云诃,近距离看,只觉得恍惚,穆云诃仿佛更年轻了,此刻的他就好象五年前第一次见到的样子,不过比那时候肤色健康多了,但依然嬴弱。而且最让洛芷珩没抵抗力的是,这男人竟然用一双纯净无辜的眼睛看着她,眼睛里有好奇,也有感兴趣,但就是没有爱。

    洛芷珩心口紧缩,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她将所有的情绪锁在心里,坦坦然的走到穆云诃身边,用脚踢踢他的腿,不耐烦的道:“起来一下。”

    穆云诃一挑眉,对于这女人的不客气和理所当然有一丝不悦,但很奇怪,他竟然没有觉得厌恶。依言闪开一点,穆云诃想,这女人难道是要和自己同榻而眠?

    “啊!”一阵力将穆云诃往外推出去,他连忙稳住,不由自主的惊呼了一声,恼怒抬头,便错愕的看见他身/下柔软的毛毯被那女人一把拽起来,用他马车上摆放的战刀噼里啪啦的毁的彻底,见那女人扔了破毯子举着刀就冲自己走来,穆云诃心下一惊,怒道:“你要干什么!”

    洛芷珩忍住暴怒的情绪,邪里邪气的笑:“放心,我不会非礼你的,不过别人碰过的东西,我不喜欢。”

    刷地一声,再又一次惊呼声中,洛芷珩将刀子挥向了穆云诃的身体。

    刀光剑影中,只听唰唰唰一阵布料撕裂声,一片片红色碎片在马车中舞动,刀光剑影落幕,穆云诃的身上赫然少了一件外罩。穿着红色内衬的穆云诃僵硬的侧卧在那,虽然依然美,但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已经蓄满了雾气和怒意,恨不能生吞活剥了洛芷珩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