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66 父爱手足情!害羞又毒舌!
    “爹!”穆云诃声音里竟然是充满了依赖和欢快的,那眼中孺慕的笑意让洛芷珩一阵恍惚。只见穆云诃自然的走到穆王爷的身边,搀扶着穆王爷的手腕,低声道:“爹不知道,这女人简直粗鲁的令人发指,她看上去虽然纤细,但是竟然能双拳两脚就将那些美人打得落花流水,这样的女人你们怎么还帮着她?”

    他鄙夷的看着洛芷珩冷哼道:“我若早知道这女子这般的不堪和可恶,就算你们说出个大天来我那时候也不会配合你们做那些无聊的事情的,不救这样的女人简直是造福天下!”

    洛芷珩就那么看着正在用言辞伤害她的男人,她一心一意爱着想着念着的男人,此刻每一句话都那么理所当然和绝情,也许他并不是绝情,只是他的思想中是理所当然的,就连对她的伤害都变成理所当然。

    可洛芷珩也明白,这并不是她曾经的穆云诃,她的云诃不见了,这一次与一年前她从蛮荒回来不一样,那个时候穆云诃是灵魂不完整,但却对她有感觉有反应的,是不舍得伤害她的。而眼前这个却能毫不顾忌的中伤她,害她伤心。

    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她的云诃,真的彻底的忘记了她。在这一年里,她疯狂的思念他,而他却已经彻底的忘记了她。不应该恨的,可是心里还是不甘心的。究竟凭什么每一次忘记的那个人总是穆云诃?也许忘记的永远都比记得的痛快肆意,因为记得的那个人总也不能从记忆里面解脱出来。

    穆云诃见洛芷珩神色上有痛苦,竟然还得意的挑眉,目光里是毫不掩饰的不屑。

    穆王爷沉声道:“诃儿别乱说话!那是你妻子,是我穆王府的女主人!”

    “爹!”穆云诃又惊又怒,不可置信的看着穆王爷,真难想象这半年里他找了无数美人,但是爹都不允许这些女人和他成亲,他一直以为是因为这些女人出身不够,但他找来了出身高的,可是老爹还是不允许,甚至不止一次因为他找美女而教训他。这在穆云诃仅存的记忆中简直是唯有的几次老爹对他发火,他老爹可是很疼爱他的。

    哪里想到一贯高傲冷漠的父亲大人,竟然轻易的开口就承认了那个让他非常讨厌的女人儿媳妇的身份!

    穆云诃忽然将愤怒的目光转向洛芷珩,那眼睛里的厌恶更加浓烈。他这半年活得太过于顺心和无忧无虑了,被所有人骄纵宠爱着,无法无天肆意妄为,老子给撑腰,哥哥的保护,老头子的精心照顾,皇帝的看重,女人们的趋之若鹜,现在的穆云诃就是个含着金汤匙的纨绔!哪里受过委屈和不顺心?所以他将此刻一切的不顺心都归咎到了洛芷珩的身上。

    “你赶快滚蛋!别在让我看见你,不要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别以为我爹承认你的身份你就可以在我面前嚣张,我是不会让你进我家门的!”穆云诃火大的吼道。

    “云诃!”穆云锦一把拉住穆云诃,小心的看着一声不出的洛芷珩,生怕洛芷珩一个愤怒做出什么事儿来。

    洛芷珩真的有种想哭的感觉了,但是看着那样活力四射的穆云诃,看着他从一个没有了亲人和从未得到过父爱兄弟之情的孤家寡人,到今天竟然在父亲和兄长的呵护中这么的肆无忌惮,洛芷珩却还是由衷的高兴的。

    有些感情一旦伤害了就真的在也无法回到过去了。过去的穆云诃和穆王爷之间是一个永远也打不开的死结,他们的经历和恩仇注定他们到死也不会在走入对方,尤其是穆云诃,他的心里永远也不会在接受穆云诃了,这是他们父子之间最大的痛苦。

    而与穆云锦之间也是因为李侧妃而恩怨不断,兄弟之间就算是想要再一次靠近彼此,也是难如登天。

    可如今这天翻地覆的改变实在让人觉得惊喜和开心。穆云诃忘记过了过去的一切,虽然也忘记了洛芷珩,但他同样也忘记了那些不愉快和痛苦的,忘记情爱还可以在找回来,但是记住痛苦就在找不回来了。

    现在多好,穆王爷这样无微不至的疼爱穆云诃,洛芷珩看得出来,穆王爷对穆云诃是真的疼爱,那看着穆云诃的目光里是浓浓的慈爱和在乎,这对父子,竟然是通过这样的方法来化解了多年的恩怨,穆王爷这个内敛的男人,竟然在此刻无法无天的疼爱着穆云诃,这种补偿和付出,是穆王爷这个征战四方的男人也许唯一能做到的极致了。

    而穆云锦更加是将一个好兄长做到了极致,看他和穆云诃之间的互动,看穆云诃对穆云锦的亲近便不难知道,穆云锦做了多少努力才能得到这个嘴巴有点叼的穆云诃的认同。

    穆云诃找回了父爱和兄弟之情,就从这一点看来,洛芷珩还是很高兴的,而她也不怕穆云诃现在的刁钻和厌恶,就连父亲手足之间那么难以愈合的伤痕都能变得如此融洽和睦,她相信凭着他们之间的感情,总有一天她能让穆云诃醒过来,记起她!

    洛芷珩自信满满,能看见还活着的穆云诃,真好!在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了,不是吗?

    她并不生气,甚至是笑得张扬,看着穆云诃越发生气的脸,她就笑得越发的快意,毫不掩藏是在和穆云诃对着干,还道:“这里可是我的家,我一朝嫁入穆家,做了穆家妇,那便是这辈子都是穆家的儿媳妇。想让我滚蛋,你说了可不算呢。”

    穆云诃被洛芷珩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气得差点飙脏话。这女人明显是在和他打擂台啊!混蛋!

    “爹,我不让她进我家门。绝不!”穆云诃对穆王爷道,非常坚定!

    穆王爷眉头紧蹙,想要训斥穆云诃,可是一看到穆云诃此刻脸上那无忧无虑的干净样子,什么狠话也说不出口了,安抚似的拍了拍穆云诃的肩膀道:“不可任性。你平日里要做什么爹都不拦着,只要你好好的爹就高兴了。但今天这件事由不得你。洛芷珩是我们穆家的儿媳妇,是你妻子,这一点,就算你现在激励反感也是不能改变的!”

    “是啊云诃,你快点带你媳妇回家去,你的院子旁边就是小王妃的正院。不过你们两个感情那么好,估计也是用不到的,以后你要是想和你媳妇在一个院子,那就旁边你的院子打通当作以后给你们儿子住就好。”穆云锦打趣道。

    洛芷珩笑着,脸蛋却红了起来。看着穆云诃那吃瘪又惊悚的样子,挑眉,火上浇油的道:“只怕一个院子是不够住的,我们以后不仅有儿子,还会有女儿呢。”

    穆云诃瞬间炸毛,再也忍不住的指着洛芷珩怒道:“你你你!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你竟然敢当着我们的面说这样的话,你还要不要脸了呀?”

    洛芷珩摸摸脸,似笑非笑:“我不要脸吗?只要这个美誉要拱手让人了呢,与你那群美人相提并论,我实在不算什么的。最起码我不会大街上追着一个男人尖叫着投怀送抱呢。”

    穆云诃哈哈大笑,阴森森的道:“总之我不管,你要是敢进来我家大门,我就拿着棍棒将你打出去!”

    “试试看啊。”洛芷珩眉眼轻佻,偏要顶风上,手里的战刀一个旋转就落进了自己的腰间,抬脚一步靠近穆云诃。

    穆云诃下意识的退后一步,皱眉咆哮:“你要干什么?还有那战刀是我的,还给我!”

    洛芷珩笑道:“怎么是你的呢?这可是我的东西呢,你不知道吗?不信的话你问问父亲和大哥呀,看他们怎么说?”

    穆云诃连忙看向父亲大哥,只见二人都是点头,大哥就不用说了,父亲那张严肃的脸上此刻竟然也是笑着的,穆云诃惊悚的发现,自从洛芷珩出现父亲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他的老子大人都在笑!

    “我只不过是看着好玩罢了,现在看来那东西也是真是难看的紧呢,我不喜欢了,你爱要就拿去好了,不过你别再过来了!”穆云诃嘴硬的喊道。他爹他哥不会骗他,虽然很心痛那么好的战刀从此就要变成洛芷珩的了,但一把刀换来洛芷珩赶快滚蛋,值!

    “本就是我的东西,还不用你来施舍呢。”洛芷珩傲慢的道。战刀自然就是她的战神战刀,现在不过是物归原主。但见穆云诃那么在乎她的东西,洛芷珩还是很开心的。

    洛芷珩慢慢悠悠的往前走一步,穆云诃就张牙舞爪的向后退一步,嘴巴虽然恶毒,但其实没什么杀伤力。可洛芷珩走的每一步却都带着不容置疑的威慑力,她目光明亮坚决,仿佛要将穆云诃占为己有一般。

    这种充满了狼一般侵略性的目光,是穆云诃从未遇见过的,今日一见,心惊不已,还有点,心跳不稳不知所措。

    “你你别过来了!你究竟要干什么?”穆云诃已经退无可退,再往后就要进入大门里面了,难不成还能让洛芷珩逼近他家?那他这张在女人中呼风唤雨的脸要往哪里放!

    洛芷珩却一路骄傲,步步紧逼,笑得势在必得,看着穆云诃窘迫又愤怒的模样,还真是和多年之前的穆云诃好像呢,那个时候的穆云诃也常常口是心非,也常常别扭不已。

    果然是好怀念曾经的他,曾经的他们啊。

    也许以后就算穆云诃真的想不起来他们的过去了,但就这样逗弄着穆云诃过一辈子,打打闹闹的也很好呢,也是另一种情趣呢?

    穆云诃张牙舞爪的后退,完全没注意到再后一步就是门槛,见洛芷珩猛地一步靠上前来,他也吓得猛地后退一步,身体一下子失去平衡重重地向后倒去。

    洛芷珩却不惊不慌的一大步跨上前,她输早就算计好了会有此一幕,一把抓住了穆云诃的手,一个用力就将穆云诃抓起来一个旋转便将穆云诃抵在了朱红色的大门上,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俩的甚至彼此挨着,紧密的似乎要挤成肉饼。

    穆云诃闷哼一声,表情有点扭曲,恨声道:“你要雅压死我啊!快起来。”

    洛芷珩去一脸娇弱的贴在穆云诃怀里,身高的差距,她要仰着头看他,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娇羞和笑意,口中却说着不着调的调戏的话:“你这算是对我投怀送抱吗?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让我抱你吗?”

    这话太大胆,光天化日之下他俩还那么暧昧的叠在一起,穆王爷一张老脸都有点僵硬,穆云锦却笑米米的看着,一点不觉得这有什么突兀。这半年来他这个弟弟天天调戏别人,今儿遭报应了吧?被人调戏的滋味不好过吧!

    穆云诃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单纯的样子好像小绵羊被大灰狼狠狠的欺负了,绯红的唇瓣不经意的嘟起一抹略显稚气的弧度,嫩嫩的这个词就钻进了洛芷珩的脑子里,她笑弯了眼睛。

    “你无耻!谁对你投怀送抱!明明是你逼迫我,害得我差一点摔倒!”穆云诃说话都不在中气十足理直气壮,耳尖泛起红彤彤的颜色,那小眼神飘啊飘的,明明是恼怒的,但又因为害羞而有些慌。

    洛芷珩简直要爱死了穆云诃这个样子了,不论穆云诃究竟为什么会忘记一切,但她却觉得这样的穆云诃比什么都懂得穆云诃要可爱太多!

    “哦,那既然不是你对我投怀送抱,那你就当作是我在对你投怀送抱好了呀。没关系我不介意主动投入你的怀抱的。”洛芷珩娇俏的道,双手顺势勾住了他的脖子,掂起脚尖额头也只能够到穆云诃的下巴,噌噌,继续蹭。

    蹭的穆云诃心头起火,满眼焦躁,咆哮道:“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赶快放开我!”

    洛芷珩差点没笑喷出来,怎么感觉穆云诃有点被人非礼的惊恐和委屈感呢?明明他是男人好吗?

    娇媚的对穆云诃抛媚眼,手也不老实的摸上穆云诃的脸蛋,好光滑弹嫩啊,这张脸着皮肤给个男人果然是老天格外偏爱啊。

    “你放心吧,虽然你不记得我了,也不知道我的性格,但是因为是你,我会对你负责的。如果你觉得我现在是非礼了你的话,你不要怕,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还有啊,你拿出来在外面和那群女人调情的手段来对待我,我其实也是不介意的。”拍拍穆云诃的脸,洛芷珩似笑非笑的道。

    穆云诃只觉得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怎么这女人眼睛里有种好像刀子一样的光在直射他的脸?不由自主的穆云诃磕磕巴巴,心虚的低头:“我没那个闲心对一个这么讨厌的女人调/情。你赶快从我身上滚下去。”

    洛芷珩收起眼底失落,竟然听话的从穆云诃身上起来,而此刻她已经一脚踏进了穆家大门。脸上再度扬起笑,她骄傲又猖狂的道:“不好意思,是你带着我踏进穆家大门的,是你邀请我进来的哦,你在说什么要赶走我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她说着,就在穆云诃瞪圆的双眼中将另一只脚也迈进来。彼时,穆云诃气得火冒三丈,指着洛芷珩运气,脑子一片空白,她这半年来活得太顺畅了,以至于遇见这样刁钻的女子,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付,眼睁睁的看着洛芷珩骄傲的仰着下巴,从他面前悠然走进穆家,他也只能在她背后干瞪眼罢了。

    噗哧!

    穆云锦实在忍不住的笑了出来,门卫早就憋得痛苦不堪了,此刻也跟着大笑出来,可是接到了穆云诃的眼神警告,他们还要继续憋着,很羡慕穆云锦能继续大笑。

    “哥!”穆云诃眉毛都快要烧着了,指着洛芷珩的背影就道:“你看看这个女人,她的眼中还有没有我们家人啊?她就是个妖女吧?”

    穆云锦笑着和穆云诃勾肩搭背,道:“她就是个妖女,那也是我们穆家的人,你就从了她吧。哈哈哈!”

    这个弟弟这半年来活得太痛快了,他和父亲都倾尽全力的想要给穆云诃最好的,最多的关爱,以至于穆云诃越发的无法无天。如今能看见穆云诃吃瘪,当真也是一大享受啊。

    “大哥!”穆云诃怒吼。

    “好了诃儿,你不要和珩儿闹腾了,她是你妻子,这是无法也不能改变的事实。以后一定要收敛你的性子,不要再和那群女人不清不楚的了,别让珩儿伤心。”穆王爷发话了,对于洛芷珩不计前嫌的姿态,穆王爷是满意且感激的,他自然也要投桃报李,规劝儿子。

    穆云诃忽然觉得洛芷珩一出现,他的人生都黑暗了,他被所有人抛弃了吗?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向着洛芷珩啊?穆云诃很不痛快,第一次在穆王爷面前拂袖离去。

    “爹,您看云诃这样不会出什么事吧?洛芷珩这次回来见到云诃这样,只怕事情不会就这么平静下去的。”穆云锦担忧的道。

    穆王爷也是一脸的担忧,但想到洛芷珩刚刚三言两语大有一股四两拨千斤之姿态了,而且接受能力也是很强的,只怕也不会轻易被打击到的。便道:“且走且看吧,洛芷珩心性坚韧,历经艰险和生死,不是那么脆弱的人。至于诃儿,你没事多劝着点他,让他不要总说那些伤人心的话,只是不知道诃儿这样究竟要到什么时候?”

    父子二人的叹息洛芷珩是不知道的,她直奔后院,找人问了老头子的房间,就冲过去了。

    她不是不好奇和着急的,穆云诃现在这样究竟是怎么造成的?她虽然没有见过那传说中的老头子,但是既然这个老头子救了穆云诃和自己的性命,那他们应该也不陌生的。

    洛芷珩刚冲进院子,便看见一直白鹤站内在院子中央,翅膀收敛,高昂着头,似乎在打量着这个忽然来的人,不过洛芷珩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白鹤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挑衅?

    洛芷珩往前走几步,白鹤立刻叫了起来,似乎在警告洛芷珩站住不要靠近。

    洛芷珩停下来,不紧不慢的道:“洛芷珩求见老先生,不知道老先生可否相见?”

    洛芷珩是知道这个老人家是父亲的师傅,但也是穆云诃的师傅的。可是她却不知道要怎么称呼这老头了。古代是很注重辈份的,哪怕只是三岁小儿,但他要是辈份大,就算是六十岁的老汉也要尊称一声叔叔的。她要是随着父亲叫,那这老头就是她的师公,要是随着丈夫叫,就也算是她的师傅。这中间差一辈,那就是爹和爷爷的差距,实在不好叫。

    “小娃娃倒是心急啊,可是见到云诃了?”苍老的声音略有点戏虐的忽然响起,可是绝不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

    洛芷珩一愣,随着声音向左看去,瞬间有种五雷轰顶嘴角抽搐的感觉。

    只见角落里一颗小树后面露着半截身子,显然是有个人蹲在那。看不见人,洛芷珩也不能说什么,但那人却忽然转过头来,还是很缓慢的回头,红润的脸,白花花的头发,头顶上一根稻草,一双眼睛被褶子堆积的快要看不到,很可怕的是这老头竟然还对她露出来一个友善的笑意。

    好无齿!!

    洛芷珩有点风中凌乱,这才是无齿吧,穆云诃还总说她无耻。

    “老先生就是……云诃的师傅?”洛芷珩恭敬的道。

    老头子竟然窜起来,眨眼间就到了洛芷珩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洛芷珩还前后乱转,嘴里念念有词,脸色变幻了一下,摇头感叹,却有些幸灾乐祸的道:“还真是多灾多难啊,不过还好,也就在有一次就万事大吉了。”

    “您再说什么?”洛芷珩费解。

    “没事,你回来的可真快。我徒弟果然很有吸引力,是不是想知道穆云诃怎么会变成这么二?”老头幸灾乐祸的笑,见洛芷珩小嘴猛地嘴角下沉,嬉笑道:“你生气了呀?竟然连别人说穆云诃一下也不行吗?还真是爱他啊。好吧,看在你这么情深的份上,老头子告诉你好了,我当年抢下了穆云诃所有的三魂七魄和六情七欲,这才从重造了穆云诃。可是……”

    一更到,画纱今天下午要出门,先更一章,今天还有一更,晚上回来写哈,争取早点回来,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