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71 主动出击,棋高一着!
    穆云诃与洛芷珩似乎是陷入了一场针锋相对的较量之中。穆云诃在洛芷珩的生活中变得成了幽灵,几乎是无处不在,各种刺激,专门找来大美人给他当气人的工具。洛芷珩也变得好像鬼魅一般,在穆云诃刚刚找到了美人还没来得及带进府里的时候,就给穆云诃沉重的一击。

    “你们可记住我说的话了?”穆云诃的看着眼前三个对他露出花痴表情的女子,表情戏虐带笑,you惑道:“只要你们能将洛芷珩气到,我就给你们侧室夫人的地位。”

    那几个女人从花痴一下子就变成了贪婪,这三个女子是各有千秋,但共同的都是漂亮。而能够成为穆云诃的女人,而且还是侧室,那简直就是无上的尊荣了,他们当然求之不得。于是纷纷表示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几个女人花枝招展的围着穆云诃转悠,穆云诃也很享受那几个女人的爱慕一般,脸上始终挂着笑意,但是却笑不达眼底,十分之自始至终都和那三个女子保持着距离,并不让那三个女子真正的触碰到他。

    就不信这次这几个女人还不能气到洛芷珩,真不知道洛芷珩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竟然无坚不摧吗?一面口口声声的说着爱他,可是却又一面和他作对,哪里有一点点爱意的模样呢?

    父亲疼爱他,所以处处顺着他,什么都按照他喜欢的来,万事不会让他心里不舒服。

    哥哥疼爱他,所以呵护照顾他,嘘寒问暖无微不至的简直将他当儿子一般的疼爱。他惹祸了大哥一定第一个冲上去帮他。

    这群女人说爱他,所以对他投怀送抱言听计从。

    这些才是爱不是吗?可为什么唯独洛芷珩的爱那么的各色和不同寻常呢?处处和他作对,让他不痛快,这叫爱?他大爷的!混弄鬼呢!

    想到之前在洛芷珩那里受到的待遇和羞辱,他痛恨的几乎红了眼睛,一定要给那女人一点教训才行,看她还敢在打着爱的名义却来惹怒他。

    穆云诃带着新招揽的美人急匆匆的往府里面赶,却半路就被人截住了。还没掀开帘子,就听见洛芷珩那嚣张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里面的女人痛快点自己滚蛋,不要让我动手,不然到时候把你们的人脑袋打成猪脑袋那可不要怪我不怜香惜玉。”

    穆云诃一听这话就气得眉头倒立起来,怒的掀起了车帘,看见洛芷珩站子日光下竟然是有一阵的恍惚,虽然看不见她面具下的脸,但就那通身的气派和娇柔便足以让人迷恋了。穆云诃现在是有一颗爱美之心的,因为大魔王的那一抹欲/念是色念,所以他对于美人谁没什么抵抗力的,说白了就是个没节操的男人,爱美色。但他又不是有了色心就会付出行动的人,对于美色他还是很挑剔的。纵然是美人在美,他也不会越雷池一步,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总之,那些女人一触碰到他,他就会觉得恶心。

    可看着洛芷珩恍惚的他却又忽然不爽。从来都是别人看着他恍惚痴迷的,他何曾因为女子而如此失态了?心里不自然便怒道:“大胆妖女,竟然敢出俩抛头露面!”

    话一出口,穆云诃便愣住了,他怎么是指责洛芷珩出来,而不是指责洛芷珩和自己作对呢?但一看街边的男人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流连在洛芷珩的身上,穆云诃就有种炸毛的感觉。他是绝对不会承认洛芷珩的身材超级好的!

    “还不快滚回去!”穆云诃大怒道,开始焦躁,那旁边那死胖子,你那双贼溜溜的狗眼往哪里看呢?洛芷珩那妖女的屁股也是你能看的?没来由的勃然大怒,穆云诃的脸竟然都青了,没理由的猛地指着一旁的一个男人怒道:“来人啊,将那个死胖子给我打,狠狠的打!”

    侍卫立刻呼啸而去,那倒霉的胖子还来不及收回色迷迷的眼睛,就被人按倒在地,噼里啪啦一顿拳打脚踢。打得死胖子奄奄一息。泪流满面。

    洛芷珩挑眉,瞧着穆云诃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嘴角勾起,心里得意洋洋的。就算你不记得我了又怎么样呢?还不是会因为我而吃醋发怒?别以为你能骗过我,你那满身的醋意可是骗不了人的。

    洛芷珩心里有了个底,对穆云诃就更加的无法无天了。穆云诃不是会不愿意别的男人看自己吗?那她骗就要让穆云诃生气,也让穆云诃体会一下每当他怀抱五颜六色的女人的时候,她的那种难过心伤和醋意。

    也不管穆云诃能不能看见,她面具下的眸子媚态横生的眉眼翻飞,身子柔软的仿若无骨一般往前走了两步,娇滴滴的道:“我偏不会去!你要是敢将这几个女人弄回去,我就立刻找几个男人来。”

    “你找男人干嘛?”穆云诃傻乎乎的问道,心却因为洛芷珩嘴角那末好看死了的坏笑悬起来。

    洛芷珩理所当然的道:“当然是找来陪我了啊。你找女人来消遣,难道我就不能找男人来乐呵一下吗?你可以让我不痛快,但我洛芷珩可不是那能委屈自己的女人,谁让我不痛快,我就让他也不痛快。”

    “你敢!”穆云诃勃然大怒,挺拔的身子猛地站起来,指着洛芷珩的鼻子怒吼道:“洛芷珩你疯了吧!这样大言不惭不知羞耻的话你竟然也说的出口!”

    “大言不惭吗?不知羞耻吗?你错了吧,你忘记了我是来自银月国的吗?银月国的女人可向来都是三妻四妾美男环绕的,我就你一个可真的是独一无二了。而现在就你这一个还整天的给我摆脸子,让我不痛快。既然你不承认我,还不要我,那我又何必整天里没事找气生呢?就凭我这张脸这个身段,我找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呢?”洛芷珩嚣张跋扈的道,话语里竟然是不再将穆云诃当回事的状态。

    穆云诃毕竟心性单纯,一直以来都是随心所欲的,再加上越是接触洛芷珩,心理面对洛芷珩就越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算强烈,但总是缠绕着他的情绪,时时刻刻的让他不能从洛芷珩的影响中出来。

    此刻洛芷珩这样的态度说这样不在乎的话,穆云诃反而有些惊慌起来。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洛芷珩,竟然有那么一刹那是要哭不哭的表情,这表情那个放在男人身上绝对能让人恶心死。可放在穆云诃的脸上,却让人觉得那么的委屈可怜和让人恨不得为博他一笑,拱手江山也在所不惜!

    当真是蓝颜祸水!

    他就像一个一直在按照自己的思想和兴趣玩游戏的孩子,一直以为可以这么无法无天的放肆下去,可是一直纵容他的女人忽然有一天翻脸了,说不会再继续惯着他了,让他滚蛋了,不要他了,他反而还接受不了。心里很难受,钝钝的疼。

    穆云诃也是没想到洛芷珩会突然翻脸,他从这个游戏开始了就没想过要结束,不是不想,而是从没有想过。忽然洛芷珩翻脸,穆云诃就慌了神。可是他又不相信洛芷珩真的敢做那样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那在他看来是疯狂的。

    哪有一个女人找三四个男人来当三妻四妾的?这不天方夜谭吗?即便是有那也是要被浸猪笼的。

    “你不会那么做的,我不相信你敢!”穆云诃似乎是为了说服自己相信自己的话,说的极大声。眼眶却是红着的。

    洛芷珩压下心中的心疼和柔软,冷冷的笑道:“我有何不敢?为了你穆云诃我是死过好几次的人了,我为你出生入死不是因为感激或者恩怨,只因为我们之间的感情。可倘若我们之间那最纯粹的感情不在了,你穆云诃不要我了,我又何必要死守着过去不放呢?我洛芷珩从来不需要别人施舍我什么,既然过去了他,那就放得下。”

    “今天我就把话给你撂在这了,你到底哪个无聊的游戏我不会在参与了,我玩够了,玩腻了,我的耐心彻底告罄了。从今天开始,你爱玩就找别人去吧。我不会轻易说不要你,但我也不会永远的为你留着和敞开这扇爱的大门。我就在这里,你倘若将那几个女人带进了穆王府,那么我走。!”

    穆云诃彻底傻眼了,在洛芷珩说出她走那句话的时候,穆云诃的心理上没来由的一阵紧缩抽痛。他表情甚至阴森和扭曲,那是一种掌握不住自己想要的东西而恼羞成怒的表情。他也冷笑:“玩不玩不是你说了算的!你也不是傻子,你该知道我找来这些女人就是为了赶走你,既然你要走,那我真是求之不得呢,我的目的既然能达到,我又怎么会受你威胁呢?洛芷珩,你这个威胁简直太没有力量了。”

    输人不输阵。穆云诃秉承这样的信条,目光清冷神色不羁的居高临下,似乎真的不在乎洛芷珩怎么样呢。但他背在身后的手却在不由自主的轻颤,任他怎么努力控制都无法控制住不让这手颤抖。

    洛芷珩眯起眸子,淡淡的道:“穆云诃我没有和你开玩笑,就算你不记得我了,但你总有会想起来的一天,你今天如果真的为了这些女人而不要我,那么我也不能怪你,毕竟这也不全是你的错。但你记住了,有些事情错过就是错过了,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

    “要她们来继续你那无聊的游戏,那么你现在就带着他们从我面前过去吧。那样你就会如愿以偿,从今以后穆王府里绝不会再有洛芷珩的身影。要我,那你就下来到我身边来,我们不计前嫌,你想不起来的我陪你去想。天涯海角艰难险阻,我会一如既往的与你同行,绝不离弃!”

    这是最后通牒,洛芷珩将话说的又很又决绝,并且意思余地也无。要或不要,留或不留,都只在穆云诃的一念之间。

    穆云诃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觉得一股火气就从心理面冲上来了,牙齿在那一瞬间开始隐隐作痛。额头上有冷汗涔涔,有些眩晕和惊慌。他眯着眼睛也看不清洛芷珩的样子,是太阳太大了吗?不然怎么会眼前一片模糊呢?

    不是该一口就拒绝洛芷珩,然后狠狠的羞辱洛芷珩在踹开她,抱着美人回家去大肆庆祝终于甩掉了洛芷珩这个讨厌的女人吗?可是为什么此刻的他却这么的犹豫和不愿意开口呢?

    他不愿意选择洛芷珩是因为面子,那他不愿意否决洛芷珩又是为什么?

    怎么就闹成这样呢?明明应该和以往一样他们吵吵闹闹的就过去了,明天继续的,怎么就变得这一发不可收拾呢?真的是他玩过火了吗?

    洛芷珩似乎很不耐烦,站了一会就开始东张西望,那模样在穆云诃看来竟然是在找男人的样子!穆云诃红了眼睛死死的咬着唇瓣就是不开口,可眼睛却死死的狠狠的盯着洛芷珩,似乎洛芷珩要真的随便从大街上拉一个男人过来,他就会立刻扑上去咬一口似的。

    “你到底考虑好了没有?”洛芷珩不耐烦的催促道。

    穆云诃猛然回神,就觉得这一定又是洛芷珩的阴谋诡计,就故意激怒他,让他慌张,或者还是她的全套,她的威胁。找男人吗?有能耐她就去找吧,他就不信她真的敢!但他的面子要是失去了,那就真的没有了。

    穆云诃还是太单纯了,现在的他哪里能玩得过足智多谋腹黑的洛芷珩?他想法简单,就是先带着这群女人过去,表面上是和洛芷珩对抗,他不丢面子还很厉害,还能表现的不在乎洛芷珩。暗地里穆云诃想,洛芷珩要真的不回来了他还有父亲哥哥啊,要是想继续让洛芷珩回来陪他玩,他有的是办法让洛芷珩乖乖回来。

    自以为想通了的穆云诃傲气的扬眉一笑道:“你没资格和我讲条件!我不稀罕的人就是跪下求我,我也绝不会怜悯一下的,你洛芷珩刚好就在其中。”

    洛芷珩挑眉,对穆云诃那外强中干的话感到可笑。拜托你在说这么痕这么酷的话之前可不可以请你先将脸上的冷汗擦干,在将那紧张的都快要绷紧在一起的肌肉松开?穆云诃,现在的你真不适合说谎话呢。

    穆云诃见洛芷珩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就开始忐忑起来。刚刚想好的主意一下子就变乱了,可话已出口他又不能立刻收回来自打脸面,只能硬着头皮道:“我们走!”

    车夫听话的赶车,马车缓缓的从洛芷珩的身边擦肩而过,穆云诃就站在马车上,没有回头也没有一句挽留,好像真的很决绝似的。

    洛芷珩嘴角带笑,也不回头。她掸掸衣服,扬声道:“奶娘,你去叫上七碗带着我们的东西去一碗饭客栈找我,我在那等你们。”

    洛芷珩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马车上还在死撑的穆云诃瞬间白了一张脸,没忍住猛地回头,果然看见洛芷珩大步流星的往与他相反的方向离去。那一刻,没有真的说不清楚他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感觉了。又痛又心酸,暴躁的红着眼睛死死的看着洛芷珩的背影。看着她离他越来越远,他的心就越控制不住的疼。

    脑子里似乎又有一幅画面快速的一闪而逝,可这一次他却分明的抓住了画面中的那张脸,不再是一双眼睛了,他看清了那张脸。可是那张脸却带着金色的面具,只有一双殷红的眸子闪闪发亮,一张红润的双唇似笑非笑。

    “我真的以前见过你?”不知道是震惊还是叹息,穆云诃的声音极低,他震惊在刚刚脑海里的那张脸,他确定刚刚那好像一瞬间想起来的一幅画面绝不是现在的。

    洛芷珩越走越远,穆云诃就觉得他们之间好像真的会有千山万水的障碍,再也不能轻易的踏过去了。心里抽痛,可他感情世界上一片白纸,他不懂怎么会这样,只觉得心口的位置好疼。

    奶娘速度很快的就超越了他的马车,穆云诃这才真的惊慌起来。立马大吼道:“赶快回去,拦住奶娘,不准让她拿东西!把奶娘给我抓起来!”

    洛芷珩,你这个讨厌的女人,你让我心理面这么疼,你就像一走了之?才不让你如愿!

    穆云诃狠狠的笑,只有他能拒绝别人,绝不让别人拒绝他。他将他的心疼和难过归咎于不顺心,归咎于洛芷珩让他不痛快了。他要抓住洛芷珩的奶娘,他看得出来洛芷珩很在乎那个七碗和奶娘,他要折磨这两个人,让洛芷珩主动回来求他!

    可是按照奶娘的功夫,穆云诃的人怎么可能拦住并且拿下奶娘呢?但就很奇怪,奶娘竟然被那几个侍卫三两下就制服了,还一脸不服气的瞪着穆云诃怒道:“你抓住我做什么?快点放开我,不然我们小姐是不会放过你的。”

    穆云诃冷声道:“她怎么不放过我?她还能杀了我?就为了你一个奴婢?”

    “我们小姐一定会来救我的,一定会来的!”奶娘似乎很相信洛芷珩,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

    穆云诃阴霾的脸色慕然转晴,紧绷的嘴角也隐隐上翘。竟然转眼间又是一副阳光俏公子的模样,懒洋洋的道:“哦,那就让她来吧,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真的那么有情有义。”

    只要她来,到时候他就能扳回一局。

    回去之后穆云诃等了一下午外加一夜,洛芷珩竟然都没有来,穆云诃不淡定了,脸色难看的问一旁的小喜子:“那洛芷珩怎么还没来?你不是说她很重情重义,很在乎她那个奶娘和七碗吗?怎么还不来?”

    小喜子心里好笑,嘴上却说一副惊慌的道:“该不会是小王妃真的伤心了,就连回来都不愿意回来一下了吧?要不然按照小王妃的性格,她一定会回来找奶娘和七碗的啊。”

    穆云诃脸上就更阴沉了,在地上来来回回的走,脑子里乱糟糟的都是今儿白天他和洛芷珩说的话,每一句都仔细地想,然后问自己,会所这一句话惹她生气了吗?不应该啊。否决了就又自问下一句,以至于穆云诃将自己的话都排除干净了,他没好气的道:“不会是我的话让她伤心的,我没有让她伤心!”

    他这自欺欺人的样子,看得小喜子心里笑得快要内伤了。

    哎哟喂,小王妃这一招可真是绝了。只可惜她看不见主子爷此刻这张脸上的精彩纷呈。明明是担心和着急,焦躁不安的想着小王妃,明明是知道自己说的话惹人生气了,却又偏偏不承认,这别扭性子怎么比几年前更变本加厉了?只怕也只有小王妃那样的才能收服治服主子爷了。

    不过绝对不能让主子爷看出来他们和小王妃串通一气收拾主子爷,不然一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爷问你话呢,你想什么呢?赶快说!”穆云诃一巴掌拍在小喜子的脑袋上,急吼吼的道。

    小喜子捂着后脑勺一脸憋屈,忽然惊呼一声,磕磕巴巴的道:“按照奴/才对小王妃的了解,小王妃一定不会不管奶娘七碗的,但是都这个时候她还不来,难不成是真的伤心一个人离开了吗?”

    “怎么会!她那么重情重义怎么可能自己走!”穆云诃立刻反驳,这话也不知道是给别人说的,还是在安慰自己。说完他又强调的问道:“以洛芷珩的性格她绝对不会这么不够意思的是不是?”

    “嗯嗯,是这样没错。但是万一小王妃不是离开了,而是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呢?”小喜子又故作忧虑的说道。

    穆云诃脸上的表情瞬间就精彩了,来回走动的更加频繁,脸色也越来越阴霾紧绷。半晌他忽然道:“立刻往外面传消息,就说我亲自动手刑罚奶娘和七碗,就说我为了报复洛芷珩让洛芷珩不痛快,将他们两个打得皮开肉绽奄奄一息。”

    “啊!”小喜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磕磕绊绊的道:“主子爷不可啊,您不能打他们啊,小王妃会真的生气的。”

    穆云诃没好气的白了小喜子一眼:“爷有那个时间去打人吗?不是让你往外面传消息吗?还不赶快去。记住了,这消息无比要传到洛芷珩的耳朵里。”

    小喜子眼珠一转,就‘明白了’穆云诃的意思了,大赞穆云诃高明厉害之类的,然后就屁颠屁颠的领命里去。一出了房间,小喜子就笑起来,和守在外面的小勇子对视一眼,俩人都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小王妃果然是料事如神啊,就连小王妃此刻的反应和计策都算计出来了。小王妃离开之前就告诉他们穆云诃一定会用这种方法将她给引回来。现在竟然全都照着小王妃的话来了。

    洛芷珩用的这招其实并不高明,但是谁让穆云诃现在只有色心,但情商低下呢。她就算准了穆云诃会这样做,而她故意放出大招,就是为了吓唬穆云诃一下,也彻底结束穆云诃这无聊的游戏,还能刺激穆云诃让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心里是有她的。

    这么做百利而无一害,洛芷珩自然做的很欢乐了。她此刻也确实是在客栈里面等着穆云诃的消息来,然后她就会‘怒气冲冲’的回去‘兴师问罪’,顺便将奶娘等人救出来。当然,之后她也会落在穆云诃的‘陷阱’里面,被穆云诃困在王府里出不来。

    她为了穆云诃可谓是步步算计,招招精妙。穆云诃也确实是玩不过她。

    眼看着天快亮了,这个时候大街上已经有了人影走动。而洛芷珩安心的睡觉,却在睡意正浓的时候忽然睁开眼睛,眼中是不可置信还有惊疑不定,最后是浓浓的欢喜。她猛地起来换了衣服就快步走了出去。

    她刚走不过半个时辰,客栈里就热闹起来了,人们起来了,就赶快议论纷纷穆王府神官阁下做的事情,感叹着吵闹着,势必要将穆云诃昨晚对人施展酷刑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还都聚集在洛芷珩居住的客栈里说。这样下去洛芷珩就是个聋子也会知道的。

    穆云诃在家里面三不五时的就问一问这消息传到哪了,高兴的知道已经在洛芷珩住着的客栈里传开了,便得意一笑,想和他斗?他等着洛芷珩气急败坏的冲上门来指着他的鼻子叫嚣。等那时候他就能讽刺她,不是说绝不会再出现在穆王府中吗?怎么还来?说话不算话那就不要说!

    穆云诃想着洛芷珩一会被自己气得哑口无言脸儿都变了的样子,就觉得一肚子的火气和一晚上的不安就都随风而去了。他悠然自得的坐下品茶,等着鱼儿上钩。

    可是这一等穆云诃就等了足足两个时辰!

    越等穆云诃脸色就越差,小喜子小勇子更是摸不着头脑。不是说好了听见消息就来吗?小王妃干啥去了啊?

    一更到,今天还有加更哈,宝贝们在五点左右上来就能看到加更了哈,群么么。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