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73 留在我身边,我们试试看!
    洛芷珩抬头便看见穆云诃一张俊脸风雨欲来,恶狠狠的瞪着她,随后便冲下来,城门大开,他已经一阵旋风一般的冲了出来,当他在洛芷珩面前的霎那,洛芷珩便一阵恍惚,恍惚中好像看见了她的云诃,曾经会为她着急,难过,心慌意乱的男人!

    那眉那眼无不是染着风霜与疲倦,浓浓的黑眼圈和眼底的红血丝,无不诉说着这个男人的夜不能寐。

    洛芷珩便想,虽然事情因为洛耳朵的出现而不能如期进行,但似乎也有意外之喜呢,最起码能让穆云诃感觉到他对她也并不是意思感觉也没有的,哪怕他已经不记得她了。

    抿唇一笑,洛芷珩脸上的疲惫和狼狈似乎显得更加的明显,也让她显得越发的脆弱:“你担心我啊?还是你生气我回来?你放心我只是回来带走我的奶娘和七碗的,至于其他的,我一定不会在你眼前多出现一下的。”

    穆云诃见到洛芷珩那一身狼狈和满脸疲倦,便没来由的心里沉闷起来,听她无所谓似的说话,穆云诃更是心里一路下沉,下意识的就阴沉了眼睛脸色,口吻很冲的道:“你究竟上哪了?我找你找了两天!”

    他虽然口吻恶略,但却充满了委屈的语气,似乎洛芷珩做了什么让他很难过的事情。

    洛芷珩心肠软下来,却又觉得穆云诃太欠教训了,她不能不惩罚,便忍着心疼道:“你找我做什么?难道是要亲自将我赶走吗?那就不劳你了,我会自己离开的,但你没有权利阻止我带走我的人,现在请你让开。”

    穆云诃见洛芷珩冷言冷语的,一点不如之前那样对他纵容疼惜了,心里就不舒服起来,惶惶不安着,声音也越发的高扬起来,那是外强中干的语气:“你想带走他们,可是现在他们却不能和你走。他们得罪了我,我已经将他们全都打死了,你带不走他们的人,只能带走他们的尸体了。”

    洛芷珩猛地回头,不可置信的样子,哆嗦着嘴唇身体也摇摇欲坠:“穆云诃,你知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见洛芷珩这样难过,穆云诃心里又是得意又是着急,他其实现在挺害怕自己真的气到洛芷珩,但一想到这两天来自己的担惊受怕和着急,他就又满腹怨气,狠下心肠道:“我自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是你自己不要他们的,你明明能救他们的,可你却一个人离开了,现在回来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他们死了,是你害死了他们!”

    “穆云诃!”洛芷珩忽然厉喝一声,勃然大怒的样子,猛地上前一步怒道:“你就算不知道奶娘和七碗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但你也应该问问你的父亲和哥哥。你竟然敢杀了他们?你竟然杀了他们!”

    洛芷珩看样子是气急了,怒吼着重复了两遍,便什么也说不下去的样子,摇摇欲坠的身体更显得风雨飘零,重重地咳嗽一声,身子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穆云诃见状吓得惊呼一声,可身体却比大脑要反映的快,也更加的真实,猛地就冲过去一把将洛芷珩接住。口中急急的喊道:“阿珩!”

    他完全是下意识的喊出了这个名字,喊完了他自己还没有反应,而一旁的小喜子等人却都是惊喜交加。

    穆云诃抱着洛芷珩往回跑,脸色青白交加,冷汗布满额头,俊颜上一片颓败和惶恐的样子。

    然下一刻,一双柔软的小手便半路杀出来,将洛芷珩从穆云诃的怀中给截了出来,穆云诃一愣,旋即面上涌起戾气,还未开口,便觉得面前人影一闪,洛芷珩便不见了。

    穆云诃大惊失色,声音都不稳的尖锐起来:“拦住他!拦住那个东西!将洛芷珩给我抢回来!”

    有人在他手中抢了洛芷珩,穆云诃心中惊怒交加,追赶上去。没想到追到最后竟然到了元帅府,也就是洛家。穆云诃脚步迟疑,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一想到那每次见面就要给他脸色,还狠狠教训他的洛格大元帅,穆云诃就一阵别扭和不舒服。

    他很讨厌洛格!每一次都是一种长辈的姿态教训他,甚至呵斥他。就连他的父亲都不曾那般教训过他呢。洛格凭什么?就凭洛芷珩吗?可他终究是不承认洛芷珩的身份的啊。

    元帅府的大门就这么开着,穆云诃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决定进去。他是在压制不住看见洛芷珩的想法,最好还能让他将洛芷珩带回去,这样他就不用面对洛格了,欺负洛芷珩也方便。

    让穆云诃惊喜的是他找到了洛芷珩,而且洛家并没有人在,洛格也不在家。穆云诃看见了那个从他怀里抢走人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一个精致漂亮的小丫头,他怒道:“你是什么人?你究竟对洛芷珩做了什么?”

    洛耳朵惊讶万分,围着穆云诃转了好几圈,最后不可思议的道:“阁下不认得我了吗?我是洛小狸啊。小狸小狸,耳朵耳朵耳朵。”她一面说一面白嫩小手攥成空拳胡噜着自己的耳朵,满眼迷惑。

    “我并不认得你……”一顿,穆云诃骤然想到这人可能也是以前他认识的,便道:“你认识我?你没有伤害洛芷珩吧?”

    “我怎么会伤害主人?阁下啊您没事吧?”洛耳朵一脸的惊讶,可是她忽然想起来害得她在地下沉睡了四年之久的罪魁祸首,口吻一下子就恶劣阴森起来,爪子尖锐的竖起:“阁下贵人多忘事,竟然忘记了我了吗?你该不会也忘记了我被你埋藏在地底下的事情了吧?”

    “废话少说,我要带走洛芷珩。你让开!”穆云诃不愿意和她多做纠缠,大步流星的就要闯进洛芷珩的房间。洛耳朵并不阻拦,确切的说她还是很害怕穆云诃的。

    穆云诃见洛芷珩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目光一下子就又阴霾狠戾起来,冲着洛耳朵怒道:“你究竟把她怎么了?”

    洛耳朵被穆云诃的戾气惊到,连忙摆着手道:“不是我呀,是这几日主人实在太累了,这才会晕过去呢,休息一下就好了。”

    “你最好没骗我,不然我一定让你死的很难看。”穆云诃冷哼一声,小心翼翼的抱起了洛芷珩便离开了洛家。

    等洛芷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此刻刚好是夕阳西下,灿烂红艳的夕阳余辉撒满大地,冲进房间,洛芷珩睁开眼便看见满眼的橘红,眼睛里有一刹那的茫然。

    “主人醒了?”洛耳朵欢快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小脸竟然是灰土土的,正蹲在门口守着一个瓦罐,看见洛芷珩醒来便冲了进来。一脸要哭不哭的。

    “耳朵?”洛芷珩一开口才发现她的嗓子非常嘶哑:“我怎么了?”

    洛耳朵嘟嘴抱怨道:“没什么,就是昏过去了。穆云诃紧张的整天的让我看着你,还说你要是有一丝一毫的不妥他就拔光我的狐狸毛。他还让我看着药罐子,就在你的门口守着。主人,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人类呢?”

    洛芷珩想起现在穆云诃的刁钻和傲气,不由得好笑道:“你可以不用听他的啊。去拿点水来给我喝。”

    洛耳朵听话照做,二人说了一会话,洛芷珩便问道:“穆云诃呢?”

    “不知道,昨天抱着你回来就一个人站在你床前唠唠叨叨的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走的时候有点失魂落魄的,您说他是不是害怕了呀?嘿嘿嘿,就应该让他着急一下,谁让他昨天那么凶巴巴呢。”洛耳朵幸灾乐祸的道。

    一把阴森森的声音忽然响起:“你是想受罚了是吧?”

    洛耳朵小手一僵,猛地回头便看见穆云诃正站在门外,洛耳朵惊慌失措,一头撞向了窗户,很没骨气的从窗户逃跑。

    洛芷珩看得目瞪口呆,什么时候穆云诃也成了鬼见愁了啊?她有想抚额的冲动。故作没看见穆云诃一般,将脸转向了床里面。

    穆云诃走过来,站在窗前不言不语,气氛沉默又缠绵,就好像风信子开好了,微风一吹便有清雅的香淡淡的袭来,若有似无却又叫人牵肠挂肚。

    等了一会,穆云诃低低的声音传来:“大夫说你是气急攻心在加上疲劳过度才会晕倒的。爷子来敢作敢当,我并没有杀了你的奶娘和七碗,所以你不用在生气了。”

    洛芷珩猛地看向了穆云诃,一脸的惊喜交加。

    这让穆云诃倍感信心和有力量,似乎一夜的颓废心慌都在她明媚的眼眸中化解了。他连忙又道:“但是我也不能让他们跟着你离开,因为我也不会让你离开。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我的谁,但你还没有证明就要走,我会当作你是临阵脱逃,或者根本就是个骗子。”

    “就算你追根究底发现我没有临阵脱逃,也不是骗子,只不过是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你会怎么做呢?还要继续留着我吗?就是现在你将我留下,又有何意义呢?”洛芷珩一脸兴趣缺缺的道,仿佛穆云诃是什么决定她都无所谓了。

    穆云诃心思单纯,最受不了洛芷珩这样的态度,好像真的什么也不在乎了。他着急的上前几步,道:“不论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毕竟也是让我付出了那么多心力的人,虽然你很讨厌,也很让爷不痛快。但爷不得不承认,最近你确实是让爷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爷是不会为难自己的,既然你给了我这种感觉,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试着接受你看看吧。”

    洛芷珩一脸惊愕和茫然的表情,似乎不知道穆云诃究竟在说什么天方夜谭。

    “你想说?”洛芷珩问道。

    穆云诃有些恼羞成怒的道:“我的意思就是你留下来,让我再继续感觉一下,看看还能不能想起来过去的事情了,其实你说的那些我一件也记不得,但最近我的脑海里总有一些东西会出现,我需要证明一下罢了。”

    “你这是要用我来当棋子呢?还是当你的奴隶?你高兴了我就要留下来,不高兴了就让我滚!穆云诃你将我当什么?你养的一只家犬吗?能容许你招之则来挥之即去?”洛芷珩勃然怒道。

    穆云诃有些着急,眼神黯淡,口中却骄傲的道:“你不是一直口口声声的说你爱我吗?可你究竟爱我什么呢?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爱上一个人呢,我与你之前不论有过什么,但现在你在我的眼中就是一个有点眼熟的陌生人罢了。我不想和你废话,你既然觉得我对你不公平,那么我就给你一场公平。”

    “你不是说你很爱我吗?那你就证明给我看吧。我的府里面还有几个姬妾,我很想看看究竟你们谁爱我更多一点,究竟什么才是爱呢。你洛芷珩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洛芷珩冷漠的道:“你这是要败下鸿门宴来炖你的女人们啊?好啊,既然你自己都舍得,那我有什么不舍的的呢?不过我警告你穆云诃,你若是输了,那以后就不能再有任何一个女人,除我之外。”

    生怕别人反悔似的,穆云诃连忙就道:“好,一言为定!但你要是输了,那你就要留在我身边,听后我的发落。”

    他虽不知道为何想将洛芷珩留在身边,但他想顺从自己的心,试试看究竟能否感受到洛芷珩口中那种荡气回肠缠绵悱恻的爱情!

    洛芷珩扬唇一笑,高深莫测的道:“那好啊,今儿开始我就要让你看清楚你的女人们究竟都是什么样的,究竟他们都爱你什么,让你知道究竟什么才是爱。”

    云诃,你忘记了怎么去爱,忘记了你的爱,不要紧,我帮你找回来,一定能找回来!

    次日一早,洛芷珩神清气爽的起床,便听见门外乱哄哄的不知道什么声音,七碗便在外面道:“小姐,来了很多女人,他们都自称是小王爷的女人,吵闹着要见您你呢。”

    洛芷珩冷笑一声:“这么快就来了!穆云诃既然你出招了,我就会让你粉身碎骨,乖乖回来我身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