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74 孙云筠献计!
    “你就是洛芷珩吧?我是阁下最深爱的女人,今日阁下就将我带进王府了,以后这个王府里面有我的一席之地,虽然你和阁下有过很多过往,但一个男人的心不在你那里了,那么你就什么也不剩了,曾经的海誓山盟也终将成为过往云烟。所以我奉劝你最好别招惹我,我可是阁下的新欢。自古以来新欢旧爱就是死地,男人都是从来只闻新欢笑,不见旧人哭的。”那新欢挺着傲人的胸脯,骄傲的道,有讥讽有轻视有警告和打击。

    洛芷珩淡淡的目光掠过那女人傲人的胸脯,不着痕迹的冷笑起来:“什么时候穆云诃也成了视觉动物了?竟然找来了个奶牛?”

    那新欢一愣,反应过来红地一下红透了脸,一张脸扭曲着也不知道是怒还是骄傲,指着洛芷珩的鼻子怒道:“洛芷珩你给我听着,我不管你以前有多么的嚣张跋扈,或者手有多长,能将你的手伸到阁下其他女人身上,但你休想如对待那些女人那样对待我,我可是阁下亲口许诺会明媒正娶的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异性王王虎的嫡孙女!我身份尊贵,你这等身份的女子怎可与我比肩?识相的就赶快自动让位,以免我们脸面都不好看。”

    洛芷珩冷笑一声道:“好尊贵的身份呢,可你在尊贵能比得上皇族吗?你的意思是穆云诃跟你在一起还是他高攀了呗?你是屈尊降贵的下嫁?”

    那新欢脸色涨红,有一瞬的僵硬和不知所措,旋即又理直气壮起来:“你管我们怎么样呢,那是我们的事情,与你这个外人无关。洛芷珩看在你曾经对穆云诃还算不错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自动让出穆云诃妻子的位置,我可以允许你给穆云诃做妾!”

    好大的口气,好大的恩赐!

    竟然胆敢让她洛芷珩自降身份不做妻子去做妾!

    洛芷珩眯起眸子,眼角敏锐的抓住了在院门外一闪而逝的一角,忽而勾起了嘴角,漫不经心的道:“让我自贬身份穆云诃都没有这个资格,你又是凭什么呢?你知不知道这样和我说话的人,下场只有一个。”

    也许是洛芷珩的目光太渗人了,新欢不由自主的道:“什么下场?”

    “那就是被打成猪头!”洛芷珩忽然露出了阴森森的笑容,招呼一声:“洛耳朵,给我将这个女人打成猪脑袋,然后送去给穆云诃当下酒菜。”

    猪头肉呢,可不就是上等的下酒菜吗?穆云诃,你可一定要喜欢这道美食哦。

    洛耳朵是个好打手,她最大的有点就是与洛芷珩心意相通,且来无影去无踪,鬼魅的出现在新欢身后,出其不意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将那新欢打得吱哇乱叫,惊恐怒骂,最后变成了哀哀的求饶。

    穆云诃就在门外,看着这一幕当真是咬碎了一口银牙,暗骂一声没用的女人,却又觉得非常畅快。看着洛芷珩不仅没有被人欺负,反而还将别人给欺负了,他怎么就觉得那么理所当然呢?

    反应过来自己的想法,穆云诃脸色难看。他不是找人来对付洛芷珩的吗?他要知道什么是真爱,也要知道这些女人究竟谁更爱自己,还要做的自己对洛芷珩是没有特殊感觉的。可是现在竟然什么都没有试探出来。

    憋了一肚子气,穆云诃连接下来其他女人的演戏都没兴趣看下去了,照洛芷珩这样的性格,只怕其他女人也讨不到好处。

    果然就如穆云诃料想的那样,其他女人一个个的都败下阵来。

    日子一日复一日的过去,转眼间这种小打小闹已经进行了三四天,可是在穆云诃看来却是丝毫没有作用的,完全不能达到自己理想中的效果。心中烦躁,他坐在酒楼里独自饮酒,苦思冥想中忽然闻到一阵陌生的香味,扑面而来。

    他一惊,连忙抬头看去,竟然惊讶的发现他的对面不知何时竟然坐着一个女子,确切的说是一个结合了冰冷和邪气的女子!

    那女子很美很妖很艳,是穆云诃见过的女子中最最拔尖甚至是惊为天人的存在。穆云诃此刻是有色心的,见到这种绝世美人下意识的就露出一个风流倜傥的笑容,语气温润的说着类似调情的话:“姑娘好香啊。”

    第一次见面,那女子竟然也没有露出羞怯的表情,反而是笑着开口:“阁下是说真的吗?我有您的王妃香吗?”

    穆云诃一愣,那颗爱美之心在不经意下收缩了一下,微微发冷。就算是自己有一颗不受控制的爱美之心,但他也绝不会拿自己的安危健康开玩笑。漫不经心的笑道:“姑娘竟然认识我呢,可是早就爱慕与我,早早的就将我的事情打探的一清二楚了呢?”

    那女子妖艳一笑,风情万种的靠近穆云诃,落座在穆云诃的身边,语气撩人而温热的道:“阁下鼎鼎大名小女子如雷贯耳,怎会不知呢?小女子不仅知道阁下的事情,还知道阁下的烦恼呢。阁下可否愿意听小女子一言呢?”

    柔若无骨的手是男子断魂的刽子手,轻柔的油走在穆云诃的手臂脊背,那种若有似无的触碰和暧昧,让任何男人都会心猿意马,却绝对不包括穆云诃!

    穆云诃有色心和爱美之心,但他却不喜欢其他女子触碰自己!尤其是这种尤物一般的妖姬。

    不着痕迹的将女子的手拂开,他的大手捏住女子的柔荑看似把玩着,口中暧昧调笑道:“难不成美人谁个修炼成人的精怪?竟然能有窥透人心的能耐?本王到要听闻一二了呢。不过姑娘可否先告知姑娘的芳名呢?此等人间绝色,本王可真的不想错过呢。”

    女子娇娆一笑,眼底媚色流转,朱唇轻启:“小女子……孙云筠。”

    穆云诃嘴角笑意不变,心里却快速的将这个名字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遍,可是他仅有一年记忆的脑子里实在没有这个女子的任何信息,不动声色的笑道:“果然是人如其名。”

    “我在美也不及小王妃千分之一二啊。小女子一年前曾有幸见过小王妃一面,当真是惊为天人呢,小王妃的容颜和美貌堪称是天下之最,在不会有女子能比她更加美丽,她的美丽简直让女人都嫉妒不起来,只想要顶礼膜拜她,瞻仰她,爱慕她。”孙云筠一脸憧憬和痴迷的道。

    她那表情不似作假,却因为太真实了反而让人觉得诡异。那表情,绝对不是一个女子对一个女子该有的表情!

    穆云诃忽然就心生厌恶和抗拒,似乎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和玷污了一般,只觉得恶心难当。甚至不想在和这女子虚与委蛇下去。坐正了身体,穆云诃笑容就浅淡了几分:“姑娘好胸襟,竟然丝毫不嫉妒比你还美丽的女子呢,本王确实佩服。”

    如今的穆云诃潇洒随意,猖狂霸道,很不将自己的身份看在眼中,所以从不提及和自称自己的身份,本官本王在这一年之中从他口中出来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每一次出现都代表穆云诃极其不耐烦和要发怒。可这一会功夫本王二字就从穆云诃口中出现了三次。

    实在可以想象,这孙云筠是有多让穆云诃不喜欢了。

    “不是小女子不嫉妒,实在是小王妃那样惊才潋滟的女子,小女子嫉妒不起来呢。”孙云筠却自顾自的笑着,似乎还不能从洛芷珩的容颜中自拔出来。

    穆云诃就觉得恶心死了,一口闷气卡在喉咙里,对孙云筠更加的厌烦。他都还不知道洛芷珩究竟长什么样子呢,这女人却知道!回去就要扒开洛芷珩的面具,看看洛芷珩究竟是不是美丽到人神共愤的地步了。

    孙云筠终于从洛芷珩的容颜中回过神来,眼底闪过一丝邪气,笑道:“看完,说那些做什么呢,阁下一定比我更清楚小王妃的好呢。我今儿来说想要帮助阁下分忧解难的。阁下最近可是在和小王妃闹别扭?想要收服小王妃啊?”

    穆云诃心中一惊,旋即放松下来。他做的事情并没有刻意隐瞒,现在已经闹得大街小巷人尽皆知了,这女人知道了也不以为怪。便道:“确有此事,孙姑娘可是有好的方法?”

    孙云筠娇俏一笑道:“好不敢当,但这方法却应该能帮助阁下看清人心呢。我这里有一种药,涂抹在身上便会让身体腐烂,看上去仿若是毒疮一般的可怕。阁下只要将这种药涂抹在身上,肌肤就会腐烂,当然阁下不用担心,这绝对不是毒药,只是一种会让人的身体出现溃烂的药物罢了,就算没有药物,半个月就会自动痊愈了。”

    穆云诃蹙眉道:“你给我这种药做什么?”他的心里是怀疑的,无缘无故的找上来帮忙,还给他一种药,谁知道那药是什么玩意?万一是毒药呢,他到时候不就要死翘翘了?

    孙云筠似乎看出了穆云诃的想法,便笑道:“我知道我这么突然的到来,还突然的给阁下药,本就疑点重重不可信,阁下怀疑我也是正常的。不过我可以亲自试药让阁下看见。”

    说着便真的将一个铁盒子拿出来,将那里面黑乎乎的药膏涂抹在自己白嫩的手臂上,不过片刻手臂便开始发红,然后溃烂,看上去很可怕,并且溃烂的地方还有一种臭味。

    穆云诃面色不变,看上去是波澜不惊的。但心理面却掀起了一丝惊讶。

    那女子就那样不在乎的喝茶,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也不管那溃烂的地方,对穆云诃笑道:“阁下不知道,当初我能有幸活下来,都是因为阁下和小王妃当初的舍命相救,我这心里实在是感激不尽的,一年前的事情太可怕了,现在想来都让人胆战心惊的。我本来就想着默默的生活,安安静静才是真。也知道这种想法很自私,不能报答阁下和小王妃,但你们的身份是在高贵,我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们。”

    “但现在听说了你们的事情,我就想要帮一点忙。能让你们两个人和好如初只怕是我们穆王朝所有人的心愿呢。当然,不包括那些爱慕阁下的女孩子。”孙云筠娇俏一笑,又道:“还有,阁下不记得我了,但阁下的父亲兄长和其他人都是记得我的,我是镇国公家的嫡出小姐,与小王妃还是闺中密友呢。我是不会害小王妃的。阁下若还是信不过小女子,便可以回去问问您的家人,将我带去让他们看也行。”

    穆云诃心思一动,其实已经信了两分她的话。

    “好了。”孙云筠忽然喜悦的说道,将自己的手臂抬起给穆云诃看,那溃烂的地方竟然自己愈合了!就在这么一会的功夫里!

    穆云诃此刻才是真正的惊讶了。不由得道:“这等药物堪称绝佳了。你竟然舍得拿出来给我用?”

    “那是自然。阁下是我的救命恩人,小王妃是我的好朋友。要不是我因为脱离家族觉得身份配不上和小王妃做朋友,不好意思在出现在你们面前,我是绝对不会先来见你的,我很想念洛芷珩。”孙云筠这话半真半假,但真真假假却不是穆云诃能分辨的清楚的。

    她又道:“我希望你们好,我也希望你能记起来洛芷珩。我希望你想起来洛芷珩曾经为你做过的一切。你们是天生一对,不应该被分开的。我希望你能看清楚其他女人的恶略和虚伪。只有洛芷珩才是那个能够和你同甘共苦的女人,只有洛芷珩不会嫌弃你,不会放弃你,不论你什么样子,只有洛芷珩才是最爱你的那个人!”

    “你只要将药涂抹在身上,然后告诉那些女人你患了重病,还是传染病,你让那些女人给你侍疾,你就能看清楚那些女人的本质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你最应该珍惜的人究竟是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