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75 传染病窥探人心真情!(上)
    孙云筠这些话说的极其诚恳,就连穆云诃都不由得对孙云筠刮目相看,更信了一分。

    他接过那药,笑道:“那便谢谢你了,这药我先收着,若用得到我会用的。我要回去了,你要不要和我去见见洛芷珩?她从回来还没有见过你们这些老朋友呢。”

    这是一种试探,孙云筠明白,但她却丝毫不惧,道:“还是不要了,等你和洛芷珩和好如初的时候,我会到场祝福你们的。那时候你们和好我也算是出了一份力,见到她也就不会觉得丢脸了。”

    穆云诃笑笑并不勉强,潇洒离去。

    孙云筠看着他离去,表情瞬息万变,覆在桌面上的玉手轻轻一扫,穆云诃用过的茶杯立刻化为灰烬。

    ——

    “怎么样?”书房里,穆云诃摩挲着那只铁盒,淡淡的问。

    小喜子连忙的道:“奴/才去见过了确实是孙云筠姑娘不假。她确实和小王妃是好朋友,曾经小王妃为了让您能活下去,参加了第一才人大赛,就是那个时候遇见了孙姑娘,他们成了好朋友,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孙姑娘竟然和家族脱离关系了。”

    穆云诃一挑眉,抓着那铁盒的手募地一紧:“那一年前我可曾救过她啊?”

    小喜子摇头:“奴/才不知啊,一年前奴/才还重伤卧床呢。”

    穆云诃点头道:“这盒东西太医那边怎么说?”

    小喜子道:“应该是一种毒药,但是不会要人性命,但如果碰到了肌肤会让人身体溃烂,少的话几天就好,多一点半个月就会自动痊愈,要是太严重的话就不好说了。”

    穆云诃才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别人,他将孙云筠调查了个底朝天,又将这盒子药物交给了太医院仔细研究,分析利弊,又揣摩了孙云筠的心理动机,觉得当真是没有问题的,这才考虑要不要用这个药物。

    其实他不应该犹豫的,正如同他所想的那样,他想要知道究竟这些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女子是不是真的爱他,而这种实验方法就最有效且立竿见影。但一想到孙云筠在说道洛芷珩的时候那种表情,穆云诃就感觉很不自在,甚至是不愉快的。

    但现在的穆云诃又有些小孩子心性,对什么都好奇,骨子里还是一张白纸,除了懂得情爱之外什么也不懂了,他挖出来一块涂抹在自己的手臂上,过了一会那手臂上的肌肤就溃烂了,在他细致且匀称的肌肤上看上去格外的狰狞和恐怖。

    穆云诃没有丝毫的痛觉和不适应,便又在其他地方涂抹了几块。分别是两只手臂手背和脖颈上。如此,不过一会功夫,穆云诃的身上就溃烂了好几处。

    小喜子不再房间里也不知道,等小喜子被穆云诃召进来的时候,便瞪大了眼睛,紧张的道:“主子爷!您怎么了?你的脖子……”

    穆云诃故意做出一副很疲倦的样子道:“哦,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感觉很累啊,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小喜子脸色都变了,看着穆云诃那漂亮的脖颈上的一块褐色腐烂,吓得冲过去一把抓住穆云诃就道:“快点主子,咱们赶快离开这个屋子。”

    小喜子立刻就想到了是不是这个房间不对劲,要不然怎么会刚刚还好好的,突然之间就溃烂了那么大一块呢?可他猛地看见桌子上那只盒子,脑子里就想到了这里面药物的作用,小喜子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主子爷!您您您……您用了……”

    穆云诃点头笑道:“用了点,感觉还不错。小喜子,我待你不错吧?”

    小喜子惨白着脸点头。

    却忽然听闻穆云诃冷着声音道:“我对你不错你还和洛芷珩那女人和起火来欺骗我!”

    小喜子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惊慌的道:“主子爷啊,奴/才不是故意的啊,奴/才只想让主子爷和主子娘娘和好如初啊。奴/才有幸亲眼见证过您二位的鹣鲽情深和一路走来,那真的是不容易啊,您们本就该在一起呢,什么也不能让您们分开。若您真的惹得主子娘娘伤心欲绝,以后您想起来今日的所作所为,该有多后悔难过啊。奴/才虽斗胆,却不能让主子爷难过。”

    一天之中,有两个人对他说他和洛芷珩的曾经,穆云诃不由的心中发沉。沉声道:“你是好意,但你算计了主子却不是假的。之前我不知道,但后来我想明白了,洛芷珩那么有恃无恐,你一定在其中出力不少,从她回来,你就没少对她献媚。”

    小喜子冤枉死了,匍匐在地心理面泪流满面,他又不是个男人,怎么献媚?

    “不过念在你是一番好意的份上,又跟随我多年,我可以饶了你上次的欺骗。不过……”小喜子还来不及欣喜,就立刻又耷拉下脑袋去,只听穆云诃又阴森森的道:“现在你要帮助我一起欺骗洛芷珩一次,接下来我会患有重病,你要做出不知道的样子,不准透露给洛芷珩一点信息。我要知道洛芷珩是不是真的有你们说的那么爱我。我也要知道其他女人对我的真心究竟是不是真的。”

    “小王妃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小喜子振奋的说到,见穆云诃瞪眼,连忙又道:“奴/才知道了,奴才一定不会让主子失望的。”

    “恩,那么接下来你就当成熟被传染的人吧,你也来涂抹几块,一会就将你隔离开,省得你露馅。”穆云诃笑米米的道。

    小喜子欲哭无泪,看不到好戏了,但也只能听命。

    穆云诃是走着进书房的,却是被抬出了书房,这个消息不过片刻就被传遍了穆王府。所有人都惊到了,穆王爷穆云锦抛下手中的一切赶回王府,而王府的女人们也在眺望,一个个心理面忐忑不安,不知道穆云诃究竟怎么样了,万一穆云诃要是死了,那他们不是要守活寡了?

    洛芷珩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有那么一瞬间的惊慌的,但旋即她就冷静下来,穆云诃说过他要出招了,该不会这又是他的招数吧?挑眉一笑,不着急,先等等看。

    时间飞快的过去,穆王爷在穆云诃房间里大发雷霆,太医院的太医有三分之二被请到了这里,一时之间,穆王府中气氛压抑人人自危。

    等了一个多时辰,还是没有穆云诃的消息,洛芷珩就坐不住了,她让奶娘去找小喜子。奶娘匆忙回来,脸色都变了:“主人不好了,奴婢没有见到小喜子,小喜子被隔离了。”

    “隔离?怎么回事?”洛芷珩猛地站起来,惊讶不已。

    奶娘声音紧绷:“是隔离!现在小王爷的书房已经被隔离了,所有在今天接触过小王爷的人都被隔离了,任何人不能随意走动,太医们将消毒的药物已经发下来,王爷让各个院子的人仔细的消毒,每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

    “那穆云诃呢?他怎么了?”洛芷珩的声音骤然拔高尖锐。

    奶娘脸色更白了一分:“是从小王爷身上出现的。说是什么急症,小喜子已经被隔离了,小王爷那里太医们忙乎的不可开交。奴婢没有看见小王爷,穆王爷也不准任何人靠近小王爷的院子。”

    洛芷珩脚步踉跄了几下,脑子里飞快的分析,这究竟是不是穆云诃的招数?如果是穆王爷怎么可能也参与进来?穆王爷现在应该是站在她这边的。如果不是,那就是穆云诃生病了?可怎么就那么巧在这个时候生病?

    洛芷珩该有的警惕和冷静还有,但因为在乎穆云诃,她还是不可能不管不顾。

    “我去看看穆云诃。”她提起裙子往外走,却被奶娘一把拉住:“小主人不可啊!您想想啊是什么急症竟然需要隔离?小喜子和小王爷几乎是形影不离的,他都被隔离了,那急症该是传染病啊!小主人要三思啊。”

    奶娘在乎洛芷珩自然是穆云诃比不上的,她怕洛芷珩也被传染上。

    洛芷珩闻言面色白了几分,却目光清明镇定,笑道:“奶娘该明白的,我从来不会惧怕任何,穆云诃命不久矣的时候,我要面临的是寡妇或者克星的命运和罪名,那时候我都坚持过来了,还有什么坚持不了的呢?放心吧。”

    她坚持,奶娘便没有办法,只能跟上去。

    洛芷珩到达穆云诃院子的时候,穆云锦正在院子里和穆王爷争执。

    “父王让我留下吧,我来照顾云诃,就算是为我母亲偿还亏欠云诃的。”穆云锦抓着穆王爷就往外推。

    穆王爷一个转身站定,沉声道:“不可。你对诃儿很好,你母亲作的孽与你无关。你还年轻,流血丧命那都该放在战场上,不可在这。为父已经老了,经历得多了,也不怕任何了。况且我与诃儿的父子情太脆弱了,你弟弟的幼年里我不曾参与过,已经是一生的遗憾,如今苍天给我一个机会,每一个在你弟弟身边的日子都是上天对为父的恩赐,你不必和为父争,我相信你弟弟一定福大命大造化大,此次必然是能逢凶化吉的,即便不然……为父一大把年纪了也无怨无悔了。你不能让为父有失去两个儿子的危险!”

    二更到,加更会在大概八点十分左右上来,宝们在等一会就能看到加更了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