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穆云锦自然也想到了,连忙闪开了洛芷珩身边,怒喝道:“快点将这个院子隔离,送小王妃离开院子!洛芷珩你回去赶快将这衣服脱下来烧掉,快!”

    “对,珩儿赶快离开这。请记住本站的网址:。舒睍莼璩你们,统统留下来照顾云诃。”穆王爷也发话,指着那群已经战战兢兢的女人说道。

    见识过了穆云诃那传染病的厉害,一时之间那群女人只觉得绝望和恐惧,纷纷哭嚎起来,竟然没有人愿意留下来照顾穆云诃!

    穆云诃在门后,一颗心渐渐冷却,却并不觉得疼痛或者失望。他有的只不过是淡淡的觉悟和对洛芷珩的好奇。事实证明,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在他发生状况的时候,义无反顾的冲上来与他并肩作战,可父亲哥哥还有小喜子等人却告诉他,洛芷珩可以。

    在曾经无数的岁月里,洛芷珩那样坚定不移的陪伴守护自己。他相信亲人的话,可之前却不相信洛芷珩这个人,他的记忆里一个从不曾出现的女人,忽然出来对他指手画脚,这让穆云诃自大放肆的性格生活都受到了影响和约束,穆云诃非常不喜欢那种被人管制的感觉。

    但现在,由不得他不相信他失去了那些曾经!

    穆云诃的心对洛芷珩这个人有些结症在,却在此刻微微松动,耳朵里是那群女人凄厉的哭声,眼前却是洛芷珩刚刚那毫不顾忌的靠近。

    “在这么可怕的传染病面前,她真的不怕吗?是什么让她这么勇敢呢?是爱情吗?”穆云诃已经无暇顾及其他女人,混乱的的脑海中竟然全是洛芷珩。

    洛芷珩被强行的送了出去,火云夫人到来之后,穆王爷竟然让火云夫人立刻先为洛芷珩诊治,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穆王爷的改变不可谓不大,而这种改变却让人知道,这个曾经看似荒唐的男人,并不是真的荒唐,他有足够的胸襟可以让他有勇气放下一切成见和过去,改变自己和接受别人。

    洛芷珩会感叹,有的时候一个人的胸襟真的是决定这个人成败的关键!难怪穆王爷那样荒唐却还能在军中有那么高的威望。

    整个穆王府都因为穆云诃的疾病和传染的厉害而陷入了高度恐慌中。

    穆云诃冷眼瞧着那些女人,每天早中晚都会来不同的女人照顾他,他们每一个人在这之前都是一副么有他不行的嘴脸,深爱他仰慕他的样子,恨不得整天黏在他身边,但现在,这些女人争先恐后的逃离他身边,生怕和他多在一起呆一会,又恐怕其他女子不能也来他身边不公平。他们竟然通过轮番的方式来轮早中晚谁来伺候穆云诃!

    这简直太讽刺了不是吗?只不过是一个试探罢了,还没有怎么样呢,这群女人就原形毕露了,还真的是让人很伤自尊呢。一个个都说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的女人,现在就连面对他都是那么的戒备惊恐和厌恶。

    每一次看见他们眼中的戒备厌恶,穆云诃就会想到洛芷珩那天的目光,没有嫌弃,没有惊恐,没有抗拒,有的只是穆云诃自己都无法欺骗自己的心疼和在乎。每一次看见这些女人的丑陋嘴脸,他就越是会想起洛芷珩的温柔勇敢。

    洛芷珩的影子竟然就这么每天每时每刻的深入在了他的思想中,深重在了他的心里。

    穆云诃并不像尽快的结束这种荒唐的试探,他的私心里想要看看洛芷珩究竟能为他忍耐到几时,也想看看这群女人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崩溃。而现在的穆云诃绝对不是个好人,他骨子里还有大魔王留下来的阴狠乖戾,凡是得罪他的人,绝对好过不了。

    “你很怕我?”穆云诃歪在软塌上,脸上竟然也有一块腐烂的地方了,破坏了他的美感,再加上他故意做出来的阴霾的目光表情,看上去竟然是可怕狰狞的。

    他的对面正趴着一个少女,只是本来漂亮的女子此刻却头发蓬乱,满面如白霜,目光惊恐的不敢看着穆云诃,仿若看一眼都会被穆云诃给传染似的,低低的声音里有惊慌还有厌恶:“小女子不敢。”

    “小女子?”穆云诃玩味的咀嚼着这三个字,嘿笑一声道:“你之前不是自称是本王的妾吗?怎么几天功夫就变成小女子了?你这是要和本王脱离关系?”

    那女子闻言抬起头来,惊恐而道:“阁下明察,小女子并不曾成为阁下的女人啊,小女子还是清白之身呢,阁下有一颗慈悲怜悯的心,还请阁吓体谅小女子,放小女子离去吧,阁下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没齿难忘。”

    这是在告诉穆云诃,他们并不是真的有关系,你既然都快要死了,那就积德行善发发慈悲放过她这个无关紧要的局外人吧。

    啧,还真是绝情至极啊!他还没怎么样呢,这边就要和他撇清关系了?他,偏不!

    “你过来。”穆云诃笑米米的道,但脸上的腐烂实在太碍眼,以至于那女子看得胆战心惊。

    “阁下饶命!”那女子惊恐求饶,宁死也不想多靠近穆云诃一下。

    穆云诃霍然起身,修长的双腿,几步跨到了那女子面前,竟然是一把捏住了女子的下巴,脸几乎就要贴到那女子的脸上,见那女子满面绝望之色,穆云诃竟顽劣一笑,有些恶意的大手在那女子脸蛋上来回摩挲,阴狠的道:“你敢嫌弃本王?不是你当初不知廉耻的黏在本王身边的时候了?不是你当初不顾一切也要做本王女人的时候?不是你口口声声自称是本王爱妾的时候了?从来都是本王不要别人,还没有被女人不要过,你很有胆量,但也要为你的勇敢而付出代价!”

    这代价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那女子浑身僵硬,只觉得脸上那只手简直就是催命的刽子手,她尖叫一声,就那么晕了过去。

    穆云诃满眼掩藏不住的厌恶和戾气:“来人,将这个践人拉出去,就和那群贱女人关在一起!”

    穆云诃已经被火云夫人检查过了,得到的结论和其他人不同,那群太医其实也知道这不是什么绝症,但这玩意来势汹汹,穆云诃又身份贵重,他们还不敢破坏穆云诃的好事,只能往严重了说,配合穆云诃罢了。

    而火云夫人检查过却是面色一变,给穆云诃留下了即可药丸,嘱咐他务必要每天服用两粒,然后就匆忙走了。随后毒圣就来了,检查过之后也是一脸凝重的离开了。这两个医术界的权威大佬都这样了,穆王爷的心是一路下沉。

    穆云诃知道这玩意瞒不过火云夫人和毒圣,但却没想到他们是那种表情。穆云诃心里咯噔一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知道自己可能是上当了,所以从那日之后他是真的不见洛芷珩的,哪怕是想要试探洛芷珩或者欺负她,也只是隔着门窗。火云夫人留下的药物他也是按时服用。

    穆云诃现在的性格很洒脱,并不会过分计较什么,既然他已经做了,哪怕是上当他也不怨恨谁,只怪自己好奇心太重,经验不足罢了。这一辈子他对生死并无什么概念,所以也不在乎生死。只是一想到洛芷珩那个女人,穆云诃对女人失望透顶的心才会有一丝温暖。但他绝不会承认他被洛芷珩每天坚持不懈的看望和温柔感动了。

    穆云诃生病的第七天,这天穆云诃一早上就开始发低烧,并且一直迷迷糊糊的睡觉,口干舌燥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洛芷珩来的时候,穆云诃一点动静也没有。因为这几天穆云诃都严令禁止洛芷珩入内,所以她这七天来甚至都没有见到穆云诃,心里想念的狠了,她就站在门外和穆云诃拌嘴,故意逗留多一会,但今儿个穆云诃却怎么也没有动静,她就着急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让开我进去看看。”洛芷珩要进去,但门口两个人却固执的把守。

    “不可。小王妃请见谅,阁下昨晚如水的时候还特意吩咐了,一定不能让您进去的,阁下也是担心会传染给您的,请您不要为难小人们了。”

    洛芷珩柳眉倒立:“传染什么!父亲和大哥不也没事了吗?他们不也离开了这个院子了吗?我听着穆云诃每天都很精神的呢,绝不会有是的,他现在不说话没动静才是危险的。你们让开,如果穆云诃到时候怪罪,一切都由我来承担。”

    “可是……”侍卫纠结的迟疑。

    “让开!”洛芷珩一声厉喝,竟然是亮出了战刀,那二人没办法只能退后一步。

    洛芷珩第一步踏进这房间的时候,记忆便如潮涌一般的冲破了时间的禁锢,排山倒海而来。她想起了多年前的某一天,她也是这样走进了穆云诃的房间,从此走进了穆云诃的生命。那也是一个黑暗沉闷的让人窒息和绝望的房间,如同此刻一般,她渐渐走近,看见的便是如同无灵木偶一般躺在床上的穆云诃。

    太过于相似的画面和情景,让洛芷珩心脏怦怦乱跳起来。脚步甚至有些凌乱的走进。

    穆云诃面色通红,脸上脖颈上的腐烂已经连成一片,看上去异常恐怖。他的呼吸粗重,喉咙里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用力的鼻翼颤动,嘴唇干裂。迷迷糊糊似睡非睡。

    洛芷珩心疼的好像被针扎一般,轻柔的抓住穆云诃的手,滚烫的温度几乎一

    路烫到了她的心里,生疼。

    “云诃,很难受是不是?不怕,很快就会好了。”她的声音镇定的超乎她的想象,冷静的喊道:“快去将火云夫人请来,穆云诃在发烧!”

    门外的人连忙回应一声离去。

    火云夫人来的很快,脸色难看的来又凝重的看着洛芷珩。洛芷珩见她要说话,便道:“是什么情况你都不用对我说,你去和穆王爷说,该做什么你就放手去做,需要什么有的就用,没有的就去求世王,你只记住一条,我不强迫你必须救活穆云诃,但我将我们两个人的性命交到你手中,你看着办。”

    火云夫人瞳孔紧缩,洛芷珩是没有强迫她,但她却告诉她穆云诃要是不在了,洛芷珩也就不在了。

    火云夫人一下子就觉得自己身上的责任很重,脚步沉重的出去和穆王爷大致说了一下:“阁下这是中毒了,是一种尸毒,这种尸毒很霸道也很厉害,我之前只不过是看出来中毒却不能确定,一直在努力的寻找解药,但都没有什么效果。我给阁下的那几颗药丸只是解毒的良药,还是毒圣研制出来的。这几天毒圣和我一起寻找了许多方子,查找了好多古书,但都对这种尸毒提及很少。”

    “毒圣已经在三天前回了他的家族领地,希望能从那里找到一些能够解毒的方法。虽然我们一直没有找到方法解毒,但却一直希望只是我们诊断错了,但现在看来,还是我们想的太理想了。阁下这样虽然不会传染,但是会在自己的身体上腐烂,如果不能尽快解毒,最后会连骨头都被腐烂一空,什么也不剩。”

    “死无全尸?!”穆王爷惊骇的切齿道。

    “是的,就是死无全尸。这种毒是来源于魔族的,但魔族自从大魔王被灭根本不可能再来世俗,我们也找过占卜天宫的老头子,他也是没有办法的样子。”火云夫人道。

    穆王爷惊怒不已:“怎么好端端的就会中毒了?一定是有什么人故意要害我的诃儿!查,一定要给我查出来!让我知道是谁伤害诃儿,我一定要他也死无全尸!”

    洛芷珩走出来,冷厉的道:“如果真的有人故意害阁下的话,那么那个人的手中也许会有解药,他处心积虑的害阁下,应该是有所图的,不然就将阁下重病中毒的消息放出去,在那么就等着鱼儿上钩就好。且看看那个幕后之人想做什么!”

    一更到,二更估计会在十二点左右更,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