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78 记忆片段支离破碎,梦醒时佳人笑意浓!

悍妇,本王饿了! 578 记忆片段支离破碎,梦醒时佳人笑意浓!

    洛芷珩叫穆云诃阁下,意思不过是让穆王爷用穆云诃的身份做文章罢了。毒害占卜神官,那个人的胆量太大了,所图谋的也不会小了,他们也必须用穆云诃的身份来让对方忌惮。

    穆王爷匆忙离去。其他人小心的看着洛芷珩,生怕洛芷珩会有什么不妥。

    但洛芷珩只是淡然一笑道:“看什么,还不各司其职?虽然现在没有解药,但是火云夫人也要想办法给穆云诃退烧。我来照顾穆云诃就好。”

    火云夫人想要劝一劝,但洛芷珩已经回到房间。奶娘也是没办法。

    将温凉的帕子放在穆云诃的额头上,看着他另一半角色的容颜红彤彤的,这一半却是腐烂的黑乎乎的,洛芷珩眼底有痛,口中却轻快的笑道:“你看看你,明明那么美丽的男子,现在竟然成了丑八怪,活该呀,谁让你对我不好的。”

    “我帮你擦擦手,你可不要忽然醒了说我非礼你啊。这次回来我发现你变得很不讲理,而且比以前还要骄傲,忘记了我真的就能让你改变这么多吗?你自己都没有发现吧,你现在极爱穿红色的,你知道吗,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喜欢红的,你是不是虽然忘记了我,但依然记住了我最爱的颜色?”

    温凉的触感,在穆云诃的手臂上蔓延,微微发疼的腐烂伤口,也因为那温凉而舒服许多。迷迷糊糊中,耳边有女子调皮又轻快的话音,有抱怨还有自鸣得意,听的人心里的燥火似乎也被洗去,凉爽无比。

    穆云诃想睁开眼睛看看究竟是谁,竟然能这么温柔的陪伴他。可是眼皮沉重,他觉得这女人应该用手指将他的眼皮子扯开的。想到此处,嘴角勾起一抹笑。

    洛芷珩见他竟然在睡梦中还笑了,心里也高兴,趴在他耳边道:“你笑什么呢?可是梦中也梦见我了呀?还算你有点良心,你那么排斥我骂我,你知不知道我也会伤心难过的啊?要不是看在你过去表现良好,对你还有那么点期盼,我早就不要你了。醒来的时候记得将你梦中梦见的告诉我啊。其实我以前也经常是在梦中梦见你的,梦见我们的过去,梦见你没有我,梦见你的身边有那个冒牌货,梦见你不再爱我了……”

    穆云诃只觉得耳边絮絮叨叨的声音实在好听,他甚至听不够,希望她能在靠近一点。模糊中听见她说的是什么,穆云诃的心也跟着忽高忽地起来。

    她说她也会伤心难过,他就懊恼的自责,过去说话确实太过分了。

    她说她会不要他了,他就紧张的想要张口说话,可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急得满头大汗。

    而随着洛芷珩的话,穆云诃似乎在迷糊中真的看见了一些画面,好像那个时候他守在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身边,每天面无表情的自己好像行尸走肉,后来又有一个女人出现了,他就开始变得有血有肉,只是那个女人怎么要离开自己了呢?

    画面旋转起来,变换的好快好快,穆云诃抓不住也看不清,整个心都急得疼痛了起来,恍惚中似乎想起了那女子的名字,口中就急急的虚弱的喊道:“瑞麟瑞麟……”

    洛芷珩手一顿,惊讶的抬头,见穆云诃正满头大汗眉头紧蹙的痛苦模样,又听他口口声声叫的都是她的另一个名字,惊喜交加的扑过去:“云诃!你想起我了吗?你在叫我!你记起来是不是?云诃!”

    “别离开我,瑞麟别离开我,我不让你哭,不让你死,不想你死,原谅我啊瑞麟瑞麟……”

    也不知道这平凡的几句话是哪个字眼触动了洛芷珩,竟然让她瞬间泪如雨下。趴在他的怀里呜呜的哭:“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云诃,穆云诃你能不能听见我的话,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哪怕是我最痛苦的那三年,我也依然爱你,我只想回到你身边来,不论你什么样,就算你不记得我了,我也只想看着你,穆云诃你怎么那么狠,你怎么能一次次的丢下我!”

    穆云诃的脑子里过去的画面一幕幕的回放,她仿佛一个踏入了异界的行者,从冷眼旁观的看着,到心惊胆颤的参与其中,那画面里的男人是他,却又不是他。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画面只是片段,破碎的他甚至连重合的希望都没有。一片片的就从他的眼前飘过,画面里,有金色的面具,有绝望的哭泣,而他呢?他在哪里?他怎么能让她哭?

    “阿珩……”从穆云诃干裂的嘴中,破碎的两个字也如同那些画面一样凌乱而碎裂,他满面痛苦,却从梦魇中无法自拔。

    洛芷珩猛地抬头,眼泪噼里啪啦的坠落,第一次理智全无,第一次冷静破碎,第一次撕碎了她伪装的淡然,用力的摇晃穆云诃,嘶喊,哀求:“我在这!阿珩在这!云诃你醒一醒,你想起我了是不是?我就在你身边,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

    只是穆云诃依然无法从梦魇中醒来。

    哭过了,哭累了,洛芷珩却觉得身体里的怨气和怒气还有惊恐似乎也随着眼泪消失了。她变得更加坦然和从容。安静的陪着穆云诃,亲历亲为的照顾他,会亲亲他的嘴唇,还会在他耳边呢喃他们的过去。她坚信穆云诃是能听见的。

    又过了两天,穆云诃在高烧或低烧中一直昏睡,不会有性命危险,但醒不过来就足以让人担忧了。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找解药的,调查幕后黑手的,时刻准备抓住那暗害穆云诃之人的。而穆王府里的那些女人们又开始出幺蛾子了。洛芷珩现在最能放松心情的一件事情就是每天可以通过收拾那群女人来让自己快乐一点,让自己觉得自己还是活着的人!

    穆云诃生病到重病的第十二天,穆云诃昏睡了五天之后,清晨,穆云诃终于清醒。

    彼时洛芷珩正在外面准备将那群要爬墙逃走的女人一个个的胖揍一顿。

    “你在做什么?”阴阳怪气的声音因为嗓音嘶哑而显得很性感。

    洛芷珩一愣,回头一看便惊喜的尖叫一声,快乐的小鸟一般,扔了棒子冲向了穆云诃。

    穆云诃却面色一变,连连后退,却一路踉跄趔趄,他还没退几步,就被洛芷珩给抓住了手臂扑进了胸膛。穆云诃闷哼一声,只觉得怀里柔软的不可思议,眨眨眼嘴角就有止不住的弧度在扩散和蔓延,但转瞬间便下沉。用力的推洛芷珩低喝道:“赶紧放开我,我在生病!”

    洛芷珩笑容可掬,娇憨可爱的蹭着穆云诃的胸膛,扬起头目光亮晶晶的看着他:“云诃你真好,这么心疼我。不过我不害怕,你生病我也不在乎,我是你的福星,我在你身边,你就一定能好的。”

    穆云诃也不知道是还在发烧,还是怎么的,只觉得脸一下子就热了起来,只觉得她眼底的光比星光还要灿烂币日月还要耀眼,竟然让他不敢直视,又心生旖旎。嘴巴别扭的冷笑道:“你能别自作多情吗?谁心疼你?我只不过是担心你这个祸害在我身边,害得我病情加重!”

    洛芷珩爱娇的嘟嘴,扭着小身子,一副不依的样子,拿着那个金色的面具似乎都变的灵活,娇嫩的手指指着他的胸膛戳呀戳:“才不是这样,我知道你最是口是心非了,你说不喜欢那便是喜欢,你说我是祸害,心理面一定是喜欢极了我的,对不对?”

    她这副爱娇小女孩的模样,真是自恋又有点自负,眼光太高,又将自己看得太高了,好像她说什么都是对的,那理直气壮的样子看得穆云诃气闷,可诡异的是嘴角怎么在上翘?

    “滚远点!”没力气的那人很伤自尊,推不开她,她又那么软,推起来简直让人爱不释手。又生怕她被传染上,虽然自己上当中招了并不生气和怨恨,但穆云诃不想让洛芷珩也跟着倒霉。她那么娇嫩娇小的,万一被传染了怎么办?

    洛芷珩蹭着他笑道:“不要怕,我会陪着你的,你别怕哦。火云说了,你这病不会传染的,嘿嘿,你看我照顾你这么多天不也好好的吗?”

    穆云诃呲牙裂嘴的想咬人,怎么就有这么不怕死又黏糊的女人呢?她是太爱他了,还是脑袋缺弦?嘴巴里阴阳怪气的骂人,可是心里又柔软的一塌糊涂。

    很奇怪他怎么一觉醒来就和洛芷珩这么毫无原因的亲近了呢?却又觉得这样真好。虽然还是没有想起来过去,但是那些画面他都已经记住,就好象流连过了洛芷珩和过去的自己的半辈子,虽然是支离破碎的,却足够让他回味无穷和珍藏。

    洛芷珩却想,她曾经能陪伴穆云诃走过那么绝望的死亡之旅,现在就也能陪伴他走过这条病毒之路。用欢乐轻快的心情去面对挫折,总会让人更容易面对一些的。

    二更到,加更估计会在一点十分左右更新,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