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80 命运的如果!
    两个人打打闹闹中穆云诃的病也在半个月后第一次加重。

    这次病情来势汹汹,不是之前那些小打小闹的发烧溃烂,而是疼痛起来。那种疼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穆云诃也同样无法承受,他第一次发病是在他和洛芷珩争辩穆云诃最爱什么颜色的时候。

    按照穆云诃对自己的解析,他最喜欢的是红色,正红大红火红,朝阳夕阳一般的红。而洛芷珩却说穆云诃最爱的颜色应该是白色,二人现在因为一点小事也能闹起来,互不相让。

    穆云诃很委屈又愤怒的道:“我现在是病人!病人你懂么?你竟然也不知道让着我一点!”

    洛芷珩可不会谦让穆云诃,她不会让穆云诃觉得自己是在迁就和可怜他,那样只会让穆云诃对自己的病情更加没信心,也会让他产生消极的想法。这样打打闹闹每天很充实,而且还有过去他们相处的感觉。

    “你总会好的不是吗?我干嘛要谦让你?一点小病罢了,你一个大男人的竟然还好意思吵吵嚷嚷的让人让着你吗?好意思啊你!”洛芷珩讽刺的说道。

    穆云诃再一次有了想要拿起枕头狠狠砸洛芷珩的冲动,但一想到前几天洛芷珩被自己砸跑了,小半天都没有回来的事情,他就只能按奈住脾气,冷笑着刚要开口,但身体却忽然感觉一阵疼痛电流一般的划过手臂。

    穆云诃一愣,那疼痛并不明显,却很突然和尖锐,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足以让穆云诃警惕了。

    见他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臂,脸色有些苍白,洛芷珩哼道:“干什么?装可怜博取同情吗?”

    穆云诃下意识的想要开口反击,却忽然发现自己不能开口了,确切的说是他竟然不能发出声音了!穆云诃震惊,长张开嘴巴用力的想要发出声音,但是尝试了几次依然没有效果。他终于面色一寸一寸的苍白起来,目光满满的都是惊骇的看向洛芷珩。

    洛芷珩也终于发现了不对劲,连忙走到他面前,抓着他的手臂还未开口,便看见穆云诃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整个人痉/挛一般的倒了下去。洛芷珩惊骇欲绝:“云诃你怎么了?!”

    她仓促的身手抱住他,但因为太突然了,她也跟着他倒了下去。倒在地上的穆云诃痛苦的脸色苍白,一瞬间汗流浃背,溃烂的手比在痉/挛,浑身抽搐不已。

    “来人,快点让火云夫人过来!”洛芷珩大吼,声音都是歇斯底里的。

    火云夫人检查之后,连忙开药,一顿忙乎下来才有时间开口:“情况很不好,毒素已经蔓延,我之前一直在尽力的压制毒素,但是没想到这东西后反作用竟然这么大,之前毒圣留下来的药丸已经不管用了,阁下的状况已经恶化,想要控制这种恶化,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解药。”

    “解药?上哪里去找解药!那背后之人一直没有露面。”洛芷珩气急败坏的吼,浑身发抖。

    “我们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一次可以说是云诃自己给自己惹来的麻烦。什么人给的药都能随便乱用吗!”穆云锦同样是气急败坏的怒道。

    他们已经调查到了那药的来源,是出自孙云筠。这个女人简直太让人意外了,因为孙云筠和穆云诃之间根本没有利益冲突不是吗?更何况孙云筠一个女人,为什么要害穆云诃?穆王爷老谋深算,总觉得这件事情并不简单,所以并不敢轻易的下定论,就怕万一这件事情的背后还隐藏着什么阴谋或者幕后黑手,他们暂时不动孙云筠,只不过是不想打草惊蛇。

    其实他们本质上是不相信孙云筠会害人,总觉得应该是有人趁机利用孙云筠在暗害穆云诃。毕竟那药小喜子也涂抹了,确实是没几天就好利索了,怎么偏偏就穆云诃不仅没好反而还更严重了呢?

    “如果实在不行,就找孙云筠吧。我去和她说,我去问她究竟知不知道这药里面的事情,我问她究竟为什么要给穆云诃药!”洛芷珩对穆王爷说道。

    只要穆王爷允许,现在她是不会等待的。只是穆王爷却是蹙眉道:“我还是认为应该不是这孙云筠,她并没有动机来害云诃的,如果现在我们贸然行动了,抓住孙云筠是不在话下的,可一旦惊动了那幕后之人怎么办?这种幕后之人藏在阴暗之处,是最难对付的,且防不胜防,若是他不出现,我们在找不到解药,那云诃怎么办?”

    “那就这样坐以待毙吗?看着云诃受苦?父亲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您能忍心看着云诃受苦吗?您看看云诃刚刚的样子,他浑身都在抽搐,看上去极其痛苦,而且云诃已经说不出来话了,我们能等,云诃也能等吗?”穆云锦脸色扭曲的道。

    屋子里瞬间沉默了,都被穆云锦说的事实给问的哑口无言了。

    “如果穆云诃发病,更严重下去的话,他还能坚持多久?最坏的后果是什么?”洛芷珩在沉默中开口,已经恢复冷静的模样。

    火云夫人心里也不舒服,叹息道:“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整个身体就会彻底的溃烂,就连骨头都被腐蚀。如果一个月内不能找到解药的话,真的就会天乏术了,我能做到的最大的努力就是帮助穆云诃在维持一个月的生命。但这一个月里,穆云诃将会承受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和折磨,如果他坚持不下来的话,那么这一个月里每一天都可能会成为穆云诃的最后一天。”

    要是以前的穆云诃,一定能坚持下来,但现在的穆云诃,谁也没有信心这个穆云诃能够坚持下去。

    洛芷珩心里颤了一下,微微下沉,将目光看向了一旁沉默许久的穆云诃的师傅,那老头子却一副快要睡着了的样子,洛芷珩大怒,冷声道:“老头子倒是吃得好睡的香!穆云诃都已经生死难保了,你还有心思睡觉?”

    老头子被洛芷珩的煞气‘惊醒’,摸摸嘴角不存在的口水懒洋洋的道:“别紧张啊,个人有个人的命呢,强求不来的。不如就顺其自然吧。”

    “你没有办法就将事情交给了老天吗?你不是占卜天宫的人吗?你不是穆云诃的师傅吗?你就是这种态度对待穆云诃的!他的生死既然和你无关,那你当初为什么还要收穆云诃做徒弟!”洛芷珩真的怒了,为老头子对穆云诃的满不在乎。

    老头子也有些恼火的道:“都说了这是他的命,也是你的命,命运早就已经被神安排好了,是人可以轻易改变和逃脱的吗?我是神官不假,但我不是神。小娃娃不要一开口就一股子怨气,你最好是顺其自然,不然以后有你的苦头吃。该来的总要来,你躲不掉,穆云诃一样躲不掉。”

    眼珠一转,老头子又神秘兮兮的道:“还有,当初收穆云诃做徒弟,那是算准了他这辈子的命运里有一个不属于他的人出现,从此会打破他所有的命运格局,将他从死亡中解救出来,穆云诃早就是一个该死之人,按照穆云诃的命格,他绝对不可能活得过二十岁!但现在他已经二十四岁了,那个本不属于这里的人出现了,所有的命运本不该有,但是却有了,就不可能一直一帆风顺!必定是坎坷艰难的。洛芷珩,你该知道那个人是谁。”

    洛芷珩的脸色因为老头子的话而一寸寸的苍白起来,纵然戴着面具,但依然可以看见她的下巴几乎透明。

    是她吗?是因为她的出现所以才会让穆云诃这么的多灾多难吗?是因为她本不属于这里,所以她和穆云诃相爱就是天理不容的,就要多灾多难吗?

    洛芷珩惊恐不已,却又不想确定真的是因为她这个不属于这里的人的到来,才会让一切发生改变。可是只要想到如果她不来,就不会遇见穆云诃,就不会和穆云诃相爱,就不会有希望和勇气的走下去,甚至如果她不来,穆云诃就真的会活不到二十岁,会被洛凝霜那个女人算计伤害,洛芷珩只要想到这些,就会觉得一颗心被放在火上烧烤一般的疼痛难忍,无法忍受!

    如果那些如果都成立,那么她就不会有今天这番心情。而这些如果,绝不会有!

    “就算你这么说又能怎么样?天理不容吗?可是我来了,既然来了就不会那么轻易的因为你说什么命格而放弃或者离开。我相信命运,因为命运让我和穆云诃相知相爱,但我也相信自己,我相信事在人为!只要我和穆云诃一块努力,就算是艰难险阻,我们也一定能走下去,走过去!前方的道路纵然不平坦,但只要有一点能让我们静静相拥的时刻,我也会为了那一瞬间而努力坚持。”洛芷珩目光坚定,每一句话都那么铿锵有力坚定决绝。

    老头子嘿嘿一笑道:“就知道你这么说,看在你是上天选定的人,老头子虽然不能给穆云诃解毒,但却可以告诉你两件事。第一,就是你很快就能找到解救穆云诃的方法。”

    早已被他们的话弄得云里雾里的众人忽然精神一震,洛芷珩却警惕的道:“那第二件事是什么?”

    老头子怪笑一声:“第二件就是正因为当年我算到了穆云诃的命运会被改变,会和洛格做翁婿,所以我才同时收了你爹和穆云诃做徒弟,我想看看师兄弟又做翁婿的场面究竟有多好玩。”

    众人目瞪口呆,洛芷珩甚至有骂娘的冲动,这老BT!

    就为了看见穆云诃和洛格将来有一天的尴尬场面,就为了满足他的恶趣味,所以在二十几年前就安排下了这荒唐的事情,老头子你还敢不敢更无耻和龌龊一点了?

    老头子还在得意洋洋的笑,洛芷珩却已经拂袖离去。既然老头子说了会有解救穆云诃的办法,那么她就先等一下。而穆王爷等人也已经立刻下去做部署了。

    穆云诃一直昏睡到了第二天下午,洛芷珩就一直守着他,甚至不敢闭上眼睛。脑子里一直在想老头子那些话,如果这些都是命运的话,那是什么打破了穆云诃原本的命运呢?难道是因为上辈子穆云诃遭遇到的不公吗?所以老天重新给了他一个机会?那么她就等于是老天对于穆云诃的恩赐吗?

    虽然有可能是被弥补的礼物,但洛芷珩却一点也怨恨不起来,能够遇见穆云诃,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

    “瑞麟?”嘶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让洛芷珩回神。惊喜的发现穆云诃竟然醒了还能开口说话了,她喜形于色:“云诃你醒了啊,好点了吗?”

    穆云诃觉得喉咙冒烟很不舒服,可是眼睛里却透着欢喜,那毫不掩饰的欢喜看得洛芷珩也是开心不已。互相注视了好一会,穆云诃哼道:“傻子似的看什么呢?还不给爷倒杯水来。”

    洛芷珩咧嘴笑,麻利的伺候他喝水,一杯水刚下肚,她还来不及夸奖他表现不错,穆云诃便将水都吐了出来,浑身抽搐。洛芷珩手忙脚乱的打翻了茶杯,死死的抱着穆云诃,看着他扭曲了容颜,痛苦的嘶吼,她的心也跟着狠狠的抽疼。

    “瑞麟放开我吧,疼,疼死我了!你放开我出去,出去!”穆云诃嘶吼着,她的怀抱温暖,让他贪恋,他却不想让洛芷珩看见他这丑陋的一面。

    “我不!我就要和你在一起,你痛我也陪着你!”洛芷珩固执的抱紧他,穆云诃挣扎不开,整个人都透露着一股巨大的绝望和崩溃。

    这一次穆云诃的疼痛和抽搐持续了长达半个时辰之久,那种痛苦让穆云诃恨不得就痛死过去,或者一头撞死也不想承受这痛,但洛芷珩就在身边,他挣扎不开,又有种对她的舍不得,死死的坚持着,眼睛通红的瞪着,整个人都陷入了疯狂的极限。

    画纱今天回来晚了,昨天和今天都很累了,今天先少更一点,就一更吧。请宝贝们见谅哈,爱你们,群么么。求推荐票,求月票,晚安啦宝们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