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81 孙云筠的疯狂!
    尸毒这种毒一旦发作起来其可怕程度不亚于活生生的用刀子剜肉。穆云诃坚持到红了眼睛,嗓音嘶哑颓然倒下。

    什么办法都想了,但是没办法都没用,穆云诃的毒素已经朝着最可怕的方向发展。洛芷珩守在他身边不敢合眼,他昏迷他消瘦他全身腐烂,她瞪着眼睛看着他的身体在一点一点的发生变化,哪怕她一点也不能帮忙做什么,但只要这样守着他,哪怕是他们最后的局面是死,她也不再害怕。

    可洛芷珩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当她爱穆云诃已经爱到了骨子里,她就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穆云诃受苦受难,她甚至恨不能这些恶痛苦都放在她的身上,让她来代替穆云诃才好。她开始着急,开始迫切的想要得到解药。

    而这个拥有解药的幕后之人,也终于在穆云诃最严重的时候出现了。

    一封信彻底的打破了穆王府连续半个月来的恐慌和沉闷。

    洛芷珩攥着那封信,手背和脖子上青筋暴跳,她就连冷笑都冷笑不起来,咬牙切齿的模样看上去有些狰狞恐怖。

    穆王爷等人都已经知道信件的内容,也都是一阵着急。穆王爷率先开口道:“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陷阱,要去吗?”

    “去,怎么能不去?对方这就是算准了我一定会去,一定不会放弃穆云诃,这才会在穆云诃最严重的时候送来这救命信件呢。这个人的心里在想什么不用说也明白了,他就是要在我们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出现,让我们无路可走!将穆云诃折磨成这个样子,不会一会此人我还真是不甘心。”洛芷珩冷笑连连,咬牙切齿的道。

    众人沉默,洛芷珩的愤怒他们都能理解。

    这是一封匿名信,但信件上所写内容很详细,就连穆云诃生病的状况和细节都列举分明,信中最后说这种解药只有这个人拥有,想要解药,就让洛芷珩一个人去一家茶楼会面。

    这个人非常嚣张,约见的地点就是皇城内的茶楼,虽然说明了只要洛芷珩一个人去,但他们一定会安排人跟着保护和视图捉拿那幕后之人,想必这个人不会不知道。但他还能这样堂而皇之的送信来,是不是就表明这个人也有准备,或者根本就不惧怕穆王朝的人?

    他们也确实是被大魔王给弄怕了,之前大魔王带来的灾难让他们至今记忆犹新不能忘记,那些后遗症也是不能搁浅,他们是真的害怕在出现一个大魔王了。

    “不能去,救穆云诃我没意见,但是让珩儿自己去见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我不同意。”洛格此刻也来了,很清楚的表明了立场。女儿是他的,他不会让女儿去冒险。

    大家的意见其实也分歧不大,全都希望穆云诃得救,但又不希望洛芷珩冒险。

    “不然这样,易容吧。找一个身量和珩儿差不多的人,易容成珩儿的样子,去见那个人也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至于别人的死活,他们已经考虑补上了。穆王爷看向了洛格,期望这个主意能得到洛格的赞同。

    洛格点头道:“这样很好。”

    洛芷珩道:“不用,我要亲自去。就算有危险又能怎么样?这个人这么煞费苦心又等了这么久,一定是早就算计好了,他既然能做到这一步,能力就不可谓不大,你们又怎么知道他就不会知道那天去的是个假的?万一他发现了,发怒了,不和我们做交易了怎么办?就眼睁睁的看着云诃溃烂死去吗?”

    这也是个问题,众人僵持不下,但洛芷珩一再坚持,就连洛格也没有办法在过多的劝说。

    第二天下午,洛芷珩按照信上所说的时间来到这家茶楼,茶楼竟然是很普通的,而且人也不多,稀稀拉拉的客人品茶聊天。洛芷珩低调的进来却还是引人侧目。

    即便知道外面此刻已经包围了许多人,世王等人也都来了就守在外面,他们并不能轻举妄动,这件事情粗出透露着诡异,他们必须保证洛芷珩的安全。而洛芷珩站在雅间门前,看似镇定,但实则心理面是愤怒和充满杀机的。

    敲响了门,里面传来的竟然不是他们以为的男人的声音,而是女子柔和的声音:“进来吧。”

    洛芷珩愣住,连忙收起了眼中的异色,谨慎的推门进入,房间很雅致,一张圆桌摆放在窗前,背对着她在窗前站着一名女子,洛芷珩不动声色的思量,该不会是有错了吧?

    正当她疑惑之际,那前面的人已经慢慢转过身来,精致的脸上带着熟捻与思念的笑意:“好久不见了,洛公子。”

    “孙云筠?!”洛芷珩震惊的惊呼出来。没办法不震惊,因为孙云筠此刻的神韵和风情都是那么闪亮,盛气凌人的气势在她身上油走,整个人都显得锋芒毕露,在不似当年那个外表冷酷实则善良的孙云筠了。

    “见到高我很惊讶吗?”孙云筠俏皮的眨眼,神色中有所收敛和腼腆,莲步轻易走到洛芷珩面前,似乎在思量什么,也不过刹那间,便抓住了洛芷珩的手,看似大方实则暧昧的道:“洛公子这副表情,会让我觉得你见到鬼了,而不是见到老朋友呢。看见我你不开心吗?”

    怎么可能开心?在这种关系到穆云诃性命的地方看见你,她能开心才是真的见鬼了!

    “你怎么会在这?或者说,你和给我送信的人是什么关系?”洛芷珩并不拂开孙云筠的手,但声音却并不热络。

    孙云筠眨眼,转眼间一副委屈的样子道:“你就这么不喜欢看见我吗?枉我为了见到你做了这么多,难道这么多年来你的心里真的就一点我都没有吗?你可知道我为你都付出了什么?洛芷珩,你还能不能对外更残忍一点?”

    洛芷珩很无语,心里憋闷的很。这孙云筠的话怎么好像她是个负心汉啊?

    此刻孙云筠抓着她的手就有点像烫手山芋了,洛芷珩不着痕迹的将手从她手中抽离出来,淡笑道:“多年不见你倒是比以前热情多了。你说你为了见我而做了许多,这是何意呢?”

    孙云筠也不在意洛芷珩排斥她的动作,她只想着他们还有天长地久,她便开怀不已。脸上划过一抹古怪的暗沉,歪头笑道:“那封信便是我写给你的。”

    洛芷珩脸色大变,一把抓住了孙云筠的手臂惊呼道:“真的是你写的?你可知道你都写了些什么?你究竟和那幕后之人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帮着别人来害没有好?我以为我们之间应该是好朋友的,你就是这样对待你好朋友的丈夫的?是不是那人威胁你这样做?”

    孙云筠的脸色因为洛芷珩的话而变得非常精彩,她也频频冷笑道:“好朋友?我们之间还能是好朋友吗?洛芷珩啊,从第一才人大赛上你招惹了我开始,就注定我们之间只能是两种关系,一种就是夫妻关系,一种就是死敌!你说,我们怎么可能成为好朋友呢?”

    “你在说什么?”洛芷珩震惊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简直觉得天方夜谭一般的荒唐。

    孙云筠情绪激动的道:“你听不见吗?我再说,从你对我说你是男人那一刻开始,从你那天说喜欢我,会来我家提开始,从你说早晚有一天你会离开穆云诃,到时候变回男儿身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甚至是无可争辩越陷越深的喜欢,疯狂的喜欢你。”

    她猛地抓住洛芷珩的双臂,情绪开始失控,声音破碎:“你知道我等你等的有多辛苦吗?我喜欢你有错吗?为什么你一直在逃避我?我知道你有苦衷,知道你的难处,我都可以理解和等待,但你最不应该的就是和穆云诃那么相亲相爱!你知道我在知道你昏迷不醒甚至有可能一辈子都那样沉睡的时候的绝望吗?我是想着就这样守着你,一辈子不嫁的。而我也去世那样做了!因为我等待和守护的人生洛芷珩!”

    “可是后来你却死了。你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却不见我,帮你知道我的伤心吗?即便是到了那个时候我依然不恨你。但你最后竟然死了!你知道我去你的灵堂见你的时候自杀过吗?你知道我的绝望吗?我对你的爱那么的无望,我却一直在等待,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孙云筠脸上忽然露出疯狂的神色,自嘲而讥讽的道:“可是这一切都不是我最可悲的地方。我最可悲的是我竟然一直被蒙在鼓里,被欺骗!”

    “你们都好可恨!你和穆云诃知道一切真/相。但你们却隐瞒着,不告诉给任何人,那昏迷不醒的人压根就不是你,那死了的人也不是你。我就像个傻子似的苦苦等了你那么多年,又差一点为你殉情。可我所做的一切竟然都成了笑话!”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