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孙云筠似笑非笑的看着正厅里傲然而立的洛芷珩,那目光带着侵略和势在必得的得意与狂傲。似乎还有嘲弄,嘲弄洛芷珩此刻的屈服,嘲弄洛芷珩依然要回到她的面前,卑躬屈膝委曲求全!

    狂佞一笑,孙云筠甚至有些不像她之前的样子,模样里有说不出的阴邪和冷酷:“我现在是该叫你相公,还是小王妃呢?”

    当洛芷珩找上门来那一刻,孙云筠就知道她的成了。她成功的逼迫的洛芷珩不得不屈服了。在这之前,她虽然也是信心满满,但依然是不能坚定的相信就一定能胁迫的了洛芷珩,毕竟洛芷珩的性格和能力,由不得她不谨慎。

    而此刻看见洛芷珩就站在她眼前,她是难以言越兴奋和激动。梦寐以求多年的人,终于要成为她的人了,她凭什么不能激动!

    这句问话,是讽刺,也是再次确认。这对洛芷珩来说,更是一种羞辱。没有人可以羞辱她到这种几乎让她没有人/权的地步!她束手束脚,被逼迫的步步后退,孙云筠此刻每一个微笑和表情,都让洛芷珩厌恶和更加憎恨。

    “爱叫什么那是你的事,我来只是来拿穆云诃的解药,你答应给我的。”洛芷珩冷冷的道。

    孙云筠挑眉笑道:“我是答应过可以给你部分解药,但前提是你洛芷珩要迎娶我,你娶了我,解药自然立刻就可以给你。否则,你可以离开。”

    洛芷珩攥紧了手心,她真的恨不得立刻就捏死这个恶心的女人,但她现在只能忍耐。不要着急,不能着急,孙云筠一定会死,一定会的!

    “好,我答应迎娶你。把解药给我。”忍下那口恶气,忍住那恶心的几乎要翻滚的呕吐感,洛芷珩表情僵硬的给予了最后答案。

    妥协,是她此刻唯一的选择。而为了穆云诃,她也别无选择。

    孙云筠达成心愿,大笑道:“好,既然你痛快,那我也不会小气。这是一次的解药,什么时候你真正的和我成婚了,什么时候我才会将所有的解药都给穆云诃。你放心,我那么爱你,不会让你恨我的。我要和你生活一辈子的,怎么能忍心和你闹得不愉快呢?这个解药你用过之后穆云诃的性命暂时无忧。”

    洛芷珩面色不变,但眼底眸光已经变了。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能拿到解药。不过有总比没有好。

    “你最好不要骗我,这个最好是穆云诃的解药,如果不是,我不介意和你一起去死!”洛芷珩冷冷的说完,就去拿解药。

    但孙云筠的手却忽然收回去,她冷笑道:“洛公子,你不要将我当成是情圣。我虽然爱你,想要得到你,但是我不会惯着你的。你也不要妄想拿着解药回去,让毒圣和火云夫人研制解药,没用的。这是我的独门秘方,就算给你们一百年你们也是绝对研究不出来的。为了得到你,我不介意让穆云诃这个劲敌活着。但你,也不能一直的践踏我对你的底线。”

    洛芷珩神色更冷,厉声道:“这也正是我要对你说的话。你不要一再的踩踏我的底线。不然到时候无法收场,你可不要后悔。”

    “解药拿回去,既然你已经答应了要和我成亲,那么婚事的事情就不用你费心了,一切都有我来张罗就好了。你只要安安稳稳的等着迎娶我就好了。”

    孙云筠的话让洛芷珩狠狠一愣:“你还要大张旗鼓的做这件事情?”

    孙云筠似乎很诧异的道:“怎么不行?我可是第一次成亲呢,之前我为了你承受了多少的羞辱折磨和苦难呢?你不会不知道的吧?他们都说我有问题,说我是没人要的,今天我要成亲了,自然要闹的人尽皆知,让那些看不起我,看我笑话的人都知道,我不仅有人要,还嫁的比所有人都好。我们的结合,一定会是震惊天下的大喜事。”

    是会震惊天下,不过是震傻了天下人吧!两个女人成婚,竟然还要弄得人尽皆知,只能说孙云筠已经疯了,彻底BT了!

    洛芷珩多一秒钟都不想看见孙云筠,拿了解药转身就走。孙云筠却道:“三天之后我就要你抬着八抬花轿来迎娶我,如果到时候你不来,那我不介意亲自嫁到你家里去。”

    “孙云筠你还有没有点廉耻心?”洛芷珩大怒道。

    “廉耻心多少钱一斤?我只怕需要多买几斤了。不过你如果敢反悔,你大可以试一试,这个药最多只能让穆云诃坚持两天五个时辰,过了菏泽个时间,穆云诃的毒性发作的只会比之前一次更严重和可怕。你要是敢悔婚,那就是在拿穆云诃的性命开玩笑。决定权在你,怎么选择你自己看着办啊。”孙云筠冷言冷语,冷嘲热讽的态度着实让人暴跳如雷。

    洛芷珩被动的承受这一切,殷红的眼底里凝聚着风暴。但她在暴怒之后却又出奇的平静了下来。

    她能屈能伸,哪怕现在受到再多的委屈也不怕,她不会真的就这么坐以待毙,等着孙云筠的刁难和恶心的羞辱,让她难受的,她也会加倍的还回来。

    “你的话说完了吧?那就让我告诉你,我洛芷珩说过的话就一定算数。你连我的性格都不了解,又凭什么说爱我?”洛芷珩冷笑道,忽然讥讽的道:“你真的不怕天下人耻笑两个女人成婚吗?还是你真的不知道我是一个女人?孙云筠,你知道你自己有多恶心吗?你简直让我想吐。”

    洛芷珩说完头也不回的傲然离去。

    背后孙云筠扭曲着一张脸,咬牙切齿的咆哮道:“我这样是因为谁?你凭什么拒绝我?凭什么不要我?洛芷珩,这些都是你欠我的,是你应该付出的!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洛芷珩是个男人,你即将迎娶我!”

    洛芷珩将孙云筠的咆哮完全当放屁,快马加鞭的回去,将药交给了火云夫人。三个时辰后,火云夫人从房间里出来,一脸欣喜的道:“这应该是解药没错了,快给个下服下!”

    众人紧张的神经和紧缩的眉头终于因为这句话而松开,满屋子的喜悦一下子溢满。这简直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听见的最好的消息了。

    但洛芷珩却谨慎的问道:“这个药孙云筠说只能保证穆云诃好好的活三天还不到,也就是说这解药并不是全部的,火云夫人你难道已经研究出来解药了吗?”

    火云夫人面色大变,骇然道:“怎么会这样?我并没有看出来这解药有什么不同。难道这解药花开不能拯救阁下?我看着以为是全部的解药。”

    “这解药当真这样特殊吗?就连你都没有看出来,难怪孙云筠会那么胸有成竹了。”洛芷珩面色难看,抬头看着穆云诃房间的方向,眼底有浓浓的恼怒和担忧:“你能在三天之内研制出来解药吗?哪怕是破解了这解药的成分也好。”

    火云夫人惭愧的低下头道:“三天太仓促了,但我一定会尽力的。我想我应该能研究出来的,如果毒圣在的话,也许用不上三天就能研究出来。”

    洛芷珩也知道这确实是强人所难了,对毒药最了解的毒圣偏偏不在,真是揪心。而在此刻,穆云诃忽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这是穆云诃最近每一次痛苦到极限,真的无法忍受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

    众人都是面色大变。

    洛芷珩心脏抽痛,她看着那些解药,终于明白孙云筠的那份自信了。只怕孙云筠是看准了她舍不得让穆云诃遭罪,才会那么笃定他们研制不出来解药吧?毕竟只要穆云诃发作,她就会舍不得穆云诃痛,这个时候只有解药能解救穆云诃。解药一旦被吃了,她再想要解药就只能继续和孙云筠妥协。

    好一招连环计,当真是又阴又毒。

    叹息一声,拿过了解药。洛芷珩满嘴苦涩,她是看不的穆云诃吃苦受罪的,如果能让穆云诃好,她就是妥协了委屈了,也值得了。

    穆云诃用过解药果然是安静下来,只不过一天时间,那本来正在快速蔓延的溃烂,竟然奇迹般的止住了,虽然并没有愈合,但最起码不再发展了。这让人们看见了希望。

    可就在人们满怀希望的时候,一条消息,让穆王府再一次炸开了锅。

    仿佛一夜之间,就有无数的流言蜚语响起,纷纷将矛头指向了洛芷珩。

    洛芷珩是男人,洛芷珩和孙云筠真心相爱,洛芷珩为了孙云筠不顾一切也要和穆云诃脱离关系,洛芷珩终于确定要迎娶孙云筠,并且从此再不分离。

    穆云诃为此而伤心欲绝,竟然一病不起。而最离谱的消息却是洛芷珩将穆云诃逼迫的起不来床,洛芷珩会在两天后迎娶孙云筠……

    种种流言四起,将整个上京城的百姓们都给炸开花了。惊悚的如洛芷珩是个男人,就足以让所有男人和女人大惊失色惊疑不定了。

    洛芷珩没想到,孙云筠的动作竟然这样快,只怕她今后的处境会更加艰难。距离他们约定的日子,还有两天。希望她的计划到时候能顺利进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