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85 梦舞琴音!因为是你!(大结局一)

悍妇,本王饿了! 585 梦舞琴音!因为是你!(大结局一)

    在仅剩下的两天时间里,洛芷珩足不出户的守着穆云诃,穆云诃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好,虽然会经常和穆云诃吵闹,但依然会让洛芷珩觉得很幸福。她在焦急的等待着火云夫人研制出来解药的时候,一边又紧锣密鼓的部署着,一边又疯狂的希望穆云诃能想起她来。  但时间飞快,眨眼间最后的两天也到了。  在最后的期限来临之前的黄昏,洛芷珩对穆云诃说:“你陪我去看看你为我建立的那个府邸好不好?”  那是一处世外桃源般的地方,犹如仙境。那时候她在银月国里,从水晶球里看见了穆云诃托腮坐在那一片片樱花树下的场景,那个场景就成了她的梦,一个让她魂牵梦绕,一个让她一心向往的地方。那里有美好的风景,有她心爱的男人,有属于她的家。1gsT1。  穆云诃不知道洛芷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有多焦虑和煎熬。他同样也不知道洛芷珩这一次的话语,有可能是他们之间最后的亲密和怀念。他懒洋洋的道:“看什么呀,那又不是我真的一心一意为你建造的,整个府邸都是我爹和大哥在建造罢了,根本算不上是我专门精心为你制造的。你还要去看吗?”  穆云诃故意气人,邪魅的表情因为脸上的疤痕而显得有些狰狞。他又故意招洛芷珩着急生气,并不告诉洛芷珩,其实那座府邸他花了好大的心思去建造和完善,那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有他的身影和心意。那时候穆云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用心的去建造那个府邸,只是觉得心理面一直有这样一个念想,想要为谁而建立一座完美的府邸。至于那个人是谁,他并不知道,不过是随心所欲罢了。  洛芷珩看着穆云诃那样吊儿郎当的样子,心头苦涩蔓延,却并不恼怒。只有更浓的忧虑和难过。他至今仍然不记得她,她又能怎么样?什么办法都用过了,穆云诃依然没有丝毫想起来的迹象。老头子也总是支支吾吾的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想起来,要顺其自然。而她,真的还有时间能继续等待下去了吗?  “你就当陪我去看看好吗?”她语气诚恳甚至略有哀求之意。  穆云诃微微诧异,总觉得这两天的洛芷珩很奇怪,竟然没有和他对着干,而是这么温柔委屈的迁就他。不同于其它人的迁就,洛芷珩越是迁就他顺着他,他反而越是觉得浑身不舒服,心里不得劲,就好象有什么东西空了一块在心里一样,那么空落落的难受。  穆云诃现在是受不得委屈的人,哪怕洛芷珩温柔小意的守护,他也不满意,甚至是厌烦洛芷珩此刻那好像带着面具的伪装的面孔。冷笑道:“不好!我又不是你的奴/才,凭什么要陪着你去看?爱看自己去,我不奉陪。”  洛芷珩红着眼眶看着他,即便她的眼睛都是红色的,但穆云诃就是知道,洛芷珩要哭了。  心募地仿佛被针扎了一下似的,涩涩的酸疼,酥麻感蔓延开来。穆云诃蹙眉,生硬的别开眼去,眼底的懊恼和忐忑掩藏起来,不敢再看洛芷珩一眼,而在洛芷珩的眼中,穆云诃躲开她的目光,就是不愿意看她。  这样的穆云诃,自从洛芷珩回来之后就不陌生。他总是抗拒和排斥她,那么陌生和不喜欢的样子,仿佛她是洪水猛兽,就算忘记了,也没必要这么对她啊!  洛芷珩一直隐忍和压抑的心情,在此刻却再也无法平静的继续忍耐下去!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穆云诃,你讨厌我已经到了多看我一眼也厌恶了是不是?你忘记了我,也忘记了爱我,所以你可以残忍的伤害我是不是?”纵然是那么的愤怒和失望,但洛芷珩出口的话却那么平静,平静到了冷酷的地步。  穆云诃猛地抬头,满眼错愕的看着她,她平静的容颜下隐藏着什么穆云诃看不出来,但一颗心却因为洛芷珩眼中的痛和怒而惊慌起来。  穆云诃张张嘴,磕磕绊绊:“我没……”  洛芷珩自顾的打断他的话:“我从来不想难为别人,也不愿意勉强别人,可是在你身上我却一再的破例,不为别的,只因为你是我最爱最爱的人。可是我从来不知道你竟然厌恶我到了这个地步。我以为只要我坚持一下,我在顽强一点,我在多等待你一会,也许你就会醒过来,你就会想起我,然后我所有的等待都不会成空,我们就可以完美幸福。”  “但似乎我错了。我再多的等待和守候,好像也换不回来你了。你不是我的穆云诃了,我在自欺欺人中度日如年,你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无情将我伤害。我所有的等待在你眼中是不是都是笑话?穆云诃,我是不是你眼中的笑话?”  她问的那么悲凉和无奈,绝望蔓延,席卷她所有的感官,她眼中有强忍着不愿意落下的泪,一点一点聚集在眼眶,淹没了她纯净漂亮的瞳仁。  穆云诃心脏骤然紧缩,一圈一圈的扩散着疼痛,蔓延在心底的是浓浓的惊慌失措和无助。嘴巴蠕动,气息不稳:“我……”  他哑口无言,在洛芷珩那么伤心的质问下,他竟然只有无言以对!  穆云诃很想问她,是不是不愿意等待了?是不是放弃他了?可他怎么问呢?他现在生死未卜,他要为自己的任性而负责人,他要承担自食其果的恶性后果。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在他的思想中他并没有恐惧害怕,就算现在全身溃烂,他都没有想过害怕死亡。但洛芷珩的质问却让他惊恐害怕起来。  他这才猛然发现,他竟然是那么害怕洛芷珩真的不愿意在等待他了!  他的无言以对,让洛芷珩忽然就没有了继续面对他的勇气。她的焦躁不安,她的彷徨和愤怒,没有人能理解。如今她面前的人不在是穆云诃了,所以她只能自己面对所有问题。  洛芷珩黯然转身,脚步沉重的走出了房间。  穆云诃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脑海之中猛地竖起一阵阵尖锐的疼痛,咬紧牙关眼睛死死的瞪大,似乎有无数怨念在脑海中迸发,他以为她会回头,哪怕洛芷珩在看他一眼,由于一下,他口中含着的那句话就会脱口而出。  也许,他不过是害羞,是害怕,是需要一点点勇气。而这些只有洛芷珩才能给予和安抚。但洛芷珩自始至终也没有回头看他一眼,甚至就连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所以穆云诃那句话也就没有机会说出口。  在等我一下,我会努力想起你的……  洛芷珩漫无目的的在王府里油走,遇见了穆云锦,两个人相视伫立,穆云锦刚毅的脸庞有淡淡的担忧。洛芷珩苍白一笑道:“他究竟什么时候能想起我?不会真的等到我们都会不了头的时候吧?”  穆云锦面色紧绷起来:“不会的。只有你能让他想起来曾经。虽然记起来之后我和父亲有可能会失去一个我们最爱的人,但是相比于我们的情感,我们更希望云诃能幸福。而你,才是他幸福的全部来源。”  “可是你知道,我没有时间在等下去了,明天就是最后期限呢。火云夫人到现在还没有研究出来解药,你觉得我还能逃过这可悲的命运的灾难吗?”洛芷珩冷笑,她将明天那场荒唐可笑的婚礼当成灾难。  时间紧迫,他们只怕是真的没有时间了。穆云锦无言以对,冷硬沉默。  洛芷珩寂寥的道:“带我去看看那个梦行吗?”  穆云锦一愣,像是想到了什么,缓缓点头。  ——  洛芷珩站在这座梦幻的府邸中央,还不能从刚刚进来和一路走来的震惊惊艳中回过神来。  府邸面积极大,每一间房子都是琉璃瓦墙壁也都有金色的光,地面也是琉璃铺就,花草树木无不精致,布局讲究,假山园林错落有致,雕梁画栋精美绝伦。  而洛芷珩一路走来,这个府邸里面没有那些妻妾住的偏殿厢房,除了客房,只有两个院落是主人的院落。  一个无名,一个叫落心楼。  两座院落挨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无形中的亲密那么明显,仿佛丈夫混合在妻子之中,保护着妻子,那么相依偎没距离。而落心楼……  洛芷珩咀嚼着那几个字,眼泪便一下子涌落下来。穆云诃,你的心可是遗落在这个院落里?这个院落,可是要住进你最心爱的女子?你的心在这里,而这里,曾经必定是她洛芷珩居住,但今后,会是谁居住?  “不知道云诃怎么会提这样的字,那个时候问他,他只说是随心所欲,想到了就那样写了。我只怕他那时候心里还是有你的影子的,不过是想不起来罢了。”穆云锦在一旁轻声说道。  洛芷珩并不言语,推开院门,浓郁的画像扑面而来。入眼的便是满目粉的白的花瓣飞舞飘落,地面几乎看不出来,都被花瓣铺满。花树之中有一座竹楼,但竹楼外面却包裹着一层类似琉璃样子的外墙,小院子精巧,水声潺潺,花香弥漫。简直美轮美奂。  “比我在水晶球里看见的还要美丽呢。他很用心。”洛芷珩笑的肆意,眼泪却止不住的坠落。  “都是为他最心爱的女人准备的,怎会不用心?你要别多想,这是属于你的,哪怕云诃现在想不起来,但终有一天你们会幸福的。”穆云锦道。  洛芷珩久久无言,就那么站在院子外,不走进一步,她怕自己进入这个如梦似幻的美丽场景中,就再也舍不得出来了。她怕自己会有占有这些的想法。她还不知道明天会如何,她不敢让自己分心。  太阳一点点的西陲落下,美丽的夕阳残红的仿若鲜血,将原本淡雅清新的院落镀上了一层血色,竟然也美丽的惊心动魄。洛芷珩仿佛定格在了一幅画卷里,看的如痴如醉无法自拔。  “不是要来看看吗,怎么不进去?”背后忽然传来的嘶哑的嗓音让洛芷珩脊背一僵,她从画卷中惊醒,却并不转身。身后的人等了一会,便不耐烦的道:“你到底怎么回事?快进去啊。”  洛芷珩却是转身,看也不看身后之人一眼,抬脚就走。  穆云诃慌乱的伸手抓她,可还未碰到,就又猛地收回手,仓惶的动作显得他更加的紧张和惊慌,凌乱的走了两步挡在她面前怒吼道:“你要去哪!你折腾什么啊?不是说让我陪你来看吗?怎么我来了你却要走?”  见洛芷珩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穆云诃心里的慌乱更浓了,别扭的放低声音也不敢大吼大叫了:“我陪你进去吧,我这不是来了吗?进去看看,那里面有好多的好东西,你一定喜欢的。”  洛芷珩抬头,淡淡的道:“喜欢又能怎么样?终究不是我的,还不如不看。”  穆云诃被她冷淡的语气吓坏了,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骤然褪色的近乎透明,狭长的眼睛竟然瞪的圆溜溜的,有些委屈又气急败坏的怒吼:“谁说不是你的了?我从来没那样说过,你自己胡思乱想什么!你要是不怕我传染给你,我牵你进去!”  虽然这样说,可穆云诃还是很小心的不敢真的触碰到洛芷珩的手,小心翼翼的攥紧洛芷珩的衣袖,不放心似的又抓住她的腰带,还嘀嘀咕咕的道:“这样应该就不会有事了,回家要赶快把衣服换掉烧了啊。”  洛芷珩猛地抓住他溃烂的手,穆云诃吓得瞳孔紧缩,用力的想甩开她,咆哮着:“你疯了啊,快点放开我,会传染给你的!”  洛芷珩难得的任性,抱住穆云诃道:“我不怕!要是我和你一起死了,一定会比现在要幸福!穆云诃你明明很在乎我的,可为什么就是记不起来我?”  穆云诃身体僵硬,却又没有力气推开洛芷珩,急得眼睛都红了:“快点放开我,听话啊。”  “你怎么那么害怕我死呢?云诃你告诉我你还爱我,虽然你不记得我了,但你还是对我有感觉的是不是啊?云诃?”洛芷珩迷恋的抱着他,真的想就这样抱着他不管不顾,什么事情也没有的直到永远。  穆云诃苍白的脸色浮现一抹红晕,胡乱的恩了一声,故作镇定的道:“我们进去吧,你不是想看看吗?”  “不用了,我怕进去了就舍不得出来了。”洛芷珩胡乱的摇头。  穆云诃失笑:“那就不出来啊,你就住在这呗,什么时候住够了上面时候走。”  洛芷珩眼底有笑也有泪:“我也想呢,只是应该不可能了,我都不知道明天我还能不能活着呢。”18700627  穆云诃嘴角的笑意僵硬,猛地捏紧了她的肩膀道:“你什么意思?”  洛芷珩抬头笑道:“要是有一天我离开你了,你会不会很难过?”  “你胡说什么呢?你真的没耐心等我了是不是?洛芷珩我就知道你是个没耐心的人,才多长时间你就不愿意等我了,你可恶!”穆云诃大叫,受不了洛芷珩要临阵脱逃的样子,就算他要死了,可他也无法忍受洛芷珩离开他的可能。  洛芷珩窝进他的怀里,低声呢喃道:“不是那样。哪怕你厌恶我了,我也不会离开你,但是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穆云诃会努力好好活着,也请你坚持住,你难受的时候,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你就想想我,只要我们都坚持住,也许就还有希望。”  “你究竟再说什么?你是不是隐瞒着我什么?”穆云诃一脸严肃的样子逗笑了洛芷珩。  她忽然改变主意,拉着穆云诃的手,紧紧的。拽着他往院子里走:“忽然想要看看这里面的样子,也许真的是美好的让我不舍的离开了呢,就算坚持不住的时候,想一想这个家,也许我就能坚持下去了。”  穆云诃蹙眉,却不多话,陪着她进去。  洛芷珩置身在花海之中,穆云诃在身旁,为了这美好的未来和生活,即使明天真的是一场恶战,她想,她也是能坚持下去的。  穆云锦说穆云诃的幸福和希望是她,而此刻她才知道,她的勇气也是来源于穆云诃。  “我给你舞一段刀怎么样?”洛芷珩笑着仰头询问道。  对于她从那么阴暗的情绪中忽然变得轻快明媚,穆云诃深感不解,但却又觉得满心欢喜她能开心起来,也忍不住的笑意浓郁起来,揶揄道:“你这小身板能拿得起刀吗?”  “你看不起我?”洛芷珩鼓起腮帮子,大笑着从腰间抽出了战刀。  穆云诃满眼错愕:“你竟然使诈!”  这把战刀从体积上来讲简直不能算刀!那么轻盈呢。  仅户然药仅。洛芷珩眨眼笑道:“这叫兵不厌诈好吗?你站远一点,当心伤到你。”  “慢着,这房间里有一把琴,我来弹奏你在舞刀。”穆云诃也来了兴致,见洛芷珩有兴趣又开心起来,他就有说不出的满足,只想让她更高兴。  当穆云诃从房间里将那把琴拿出来,洛芷珩惊讶的道:“龙凤琴?”  “你知道?”穆云诃诧异挑眉。  洛芷珩笑容里多了几分怀念:“这把琴还是我为你赢回来的。当初参加第一才人大赛,遇见了琴圣,他将这把琴赠送给我,我就送给你了。”  穆云诃面色微红,他竟然忘记了之前他将这把琴安置在这里的时候,大哥说的话了,大哥说这把琴是爱他的女人这个送给他的,他视如珍宝。没想到这把琴竟然是洛芷珩送的。  定情信物什么的,真让人心跳加速。  穆云诃席地而坐,身体虚弱的他需要依靠在树上才能坐好,琴摆放在他双腿上,溃烂的双手并不美好,但修长的手指抚上琴弦弹奏出来的乐曲却那么动听。  洛芷珩妩媚一笑,战刀出鞘,翩然身姿步伐凌乱仿若舞步飘逸妩媚,又仿若功夫轻盈刚烈。纤细的刀身在风中舞出猎猎风生,空气中唰唰唰响彻,樱花般被割裂成更加细碎的碎片,凄美的在她的身体周围舞动,琴音中她宛若游龙翩若惊鸿,唯美的仿佛一幅琴瑟和明的稀世宝卷!  穆云诃白衣加身,衣袖翻飞如流水般荡漾,发丝在臂膀的起伏间跌荡,如画眉目并不看琴弦,只一瞬不瞬的看着那仿若翩然起舞,又仿佛战神临世的洛芷珩,恍惚间似乎跌入了一世记忆的画卷,过去未来,今生前世,再也分不清。  他看不见洛芷珩的容颜,但她红衣翻卷中衣袂飘飘,猛然转身之际,蛮腰扭动的弧度都让他怦然心动。她手中的刀仿若有了魂魄,与她一起共创辉煌战绩,有杀气凛然的霸气和峥嵘,亦有山河烽火中儿女情长的缠绵悱恻。  她只在凌乱发丝中窥看而来的一眼,便叫穆云诃心脏骤然停顿,继而疯狂跳动起来。他的指尖因为刚刚那一瞬间的心跳失衡而骤然停顿,再响起,便是气吞山河的雄壮与恢宏!  洛芷珩在穆云诃的琴声中起起伏伏,随着他的情绪激烈而激烈,温柔而温柔。二人相辅相成,刀与琴仿佛是最亲密的战友,又是最无间的爱人,共同谱写一曲恢宏装置荡气回肠的爱情战斗曲!  当曲音在最高亢之际,洛芷珩脚下生风,手法凌厉舞动,刀光剑影中,她手中的战刀忽然飞了出去,直逼穆云诃的头颅!但穆云诃却连眼睛也不眨一下,仿若看不见那把能要了他性命的刀一般,琴音甚至没有丝毫停顿。  不知是他太投入了忽略了那把刀的存在,还是他太过于信任洛芷珩?  锋利的战刀从穆云诃的耳边划过,甚至没有切下他一根头发丝,便精准的扎进了穆云诃身侧的地面之中。嗡地一声响起,穆云诃依然平静的弹奏,目光都没有发生过变化。而战刀在他身侧来回弹动,直到恢复平静,就那么立着扎在地中。  一阵旋转,翻飞的破碎花瓣几乎将洛芷珩包裹住,她在花香之中来到穆云诃面前。  花瓣瞬间爆裂开来,纷纷扬扬的飞舞开来,在他们头顶落下,将他们的视线切割成无数片,但他们的目光却依然能那么紧凑的粘合着彼此。琴音,嘎然而止!  “怎么不躲开?不怕我伤到你?”洛芷珩缓缓俯下/身子,眼睛湿漉漉的笑问道。  穆云诃眨眨眼,理所当然的回答:“因为是你,所以不怕。”  哪怕这一刀是架在我脖子上的,但只要是你出刀,我便不怕。因我知道,你总不会伤我。  穆云诃心中所想便是如此,却又忽然间醒悟过来。而后便是满心懊恼和悔恨,还有浓浓的心疼。他相信她,知道她不会伤害自己,所以他才会那么肆无忌惮的对洛芷珩任性妄为吗?是他的错吧,他一定伤了她的心,不然之前她不会那么冷漠的质问,也不会在门前说那些话了。  她该不会真的要离开他吧?  穆云诃眉头紧蹙,抬手想触摸她,却又僵硬的停在半空。他丑陋的手提醒着他,他也许会活不久,他也许会拖累洛芷珩。第一次憎恨自己的任性和冲动,第一次怕死!  温软的小手包裹住他的手,直到放在她冰凉的面具和耳朵上,耳畔是洛芷珩甜糯的声音,缠缠绵绵的让人忧伤让人喜欢:“别怕伤害我,我知道你的身不由己,云诃只要是为了你,什么我都愿意去做。”  “为什么?不怕我传染给你吗?可能会死的。”穆云诃似乎很费解的问。  洛芷珩勾唇浅笑,额头骤然与他触碰,四目相对,他们能清晰的从彼此眼中看见彼此,她道:“不怕,因为是你。”  穆云诃只觉得心里身体都暖暖的,就连那股刚刚升腾起来的疼痛感都消失了。他小心的摸摸她的耳朵,软嫩的让他心里软软的,忽然,穆云诃瞪大了眼睛。唇上一抹柔软的触感猛然袭上。  洛芷珩猛地琴上他干裂的唇瓣,涂抹了蜜汁一般的唇瓣上甘甜,她探出香she,一点一点描绘他的唇,润泽他的干裂,猫儿一般的轻啄着,you惑着。  穆云诃浑身控制不住的轻颤,身体被一种燥热取代,这是他最近和洛芷珩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会有的感觉,很奇特,他不太喜欢,但今天却格外的贪恋这感觉。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入怀中,见她并不反抗,穆云诃才大胆一点的含住她软软的唇瓣。  亲吻中无形的亲密着的彼此,不知厌倦的重复着那甜蜜的动作,品尝着让人心都甜了的亲吻。  穆云诃迷糊的睁开眼,见洛芷珩闭着的眸子睫毛卷翘轻颤,瞬间便有了一窥她容颜的强烈想法,大手也随之落在了她的面具上。  一更到,今天开始完结章节了哈,今天家里竟然又来客人了,汗哒哒,乱糟糟的,画纱尽量写,今天写不完完结的,明天也能差不多的。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今天还有更新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