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86 落心院诀别!(大结局二)
    洛芷珩睫毛轻颤,募地睁开双眼,与穆云诃的眸子对视,眼底轻盈一片的都是几欲腾飞的雾气。  “可以吗?”穆云诃嗓音沙哑,因为紧张而轻颤,从不知什么是害怕的他,在洛芷珩的身上一再的感觉到害怕,此刻,他更怕被洛芷珩拒绝。因为他知道,如若洛芷珩不让他看她的容颜,他也一定不会勉强她。  洛芷珩就那么静静的凝视着他,半晌,弯唇浅笑,睫毛轻眨。  穆云诃心领神会,眼底溢满了喜悦和兴奋,抓着面具的大手也微微颤抖,那薄如蝉翼的面具恍然间仿佛重如千斤,他小心翼翼的将面具摘下,一点一点落下。洛芷珩的一缕发丝垂落,划过他的手背,轻盈的痒一路蜿蜒到心里。  光洁的额头,远山黛眉一扫凤尾,明眸善眯,细腻的眸光殷红纯粹,那双眼一出现穆云诃便忍不住的倒抽冷气一声,更加的屏住呼吸,随着大手下落,当洛芷珩的容颜终于完全出现在他的眼中,穆云诃也不禁看得呆住。  洛芷珩的容颜比我可是好看千百倍,你看见她必然喜欢。  这句话慕然就出现在了穆云诃的脑海之中。这是那天孙云筠对他说的话,那时候穆云诃还不相信,但此刻真的看见了看清了洛芷珩的容貌,穆云诃也不得不承认,孙云筠并没有说谎,这普天之下,只怕在没有比洛芷珩还要好看的女人了。  她应该是完美的。美丽的让人窒息和痴迷。  但穆云诃看着洛芷珩的目光虽然充满惊艳和震惊,但却并无亵渎和贪婪,虽然痴迷却又没有任何令人厌恶的神色。  洛芷珩一直紧张的心终于安静下来。红唇翘起一抹笑,不娇不俏的动作却因为她那张脸而充满了魅惑和妩媚,让她更是美丽的不可方物。  “笑什么?”眨眨眼,穆云诃问的轻盈,嘴角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勾起来。  “我刚刚很担心你会因为我的美色而喜欢上我,或者是想要留下我,那样的话,我还不如一头撞死。”洛芷珩轻快的说道。  穆云诃面色一变,握着她的手募地一紧,声音冷厉下来:“胡说什么!你本就是我的,又何谈什么美色?纵然我现在想不起来你,但我会努力想起来的,之前你闹腾我也就不说什么了,闹过就好了,现在和我回家。”  他的理所当然和理直气壮,是洛芷珩最开心的时刻。不论如何,穆云诃还是曾经的穆云诃,他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外貌而改变什么,只是她却不能就那样轻易的和他回去。  “我还没有玩够,这里实在太美了,可不可以就留下来陪着我,我们今天就在这住一晚好不好?”洛芷珩嘟嘴撒娇,软软的声音本就让人抵挡不住其中的魅力,更遑论还有她那张绝世容颜?  穆云诃心都跟着酥了,总觉得这样亲密的洛芷珩让他很熟悉,但又很陌生。破碎记忆中的女人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因为此刻的洛芷珩,他又觉得是理所当然,是合情合理的。很奇怪的感觉。  只是他微微蹙眉,留下来住一晚?  洛芷珩见他蹙眉便佯怒道:“让你留下来陪我一晚都不可以?”  “不是不可以,我只是担心我的身体。留下来一晚我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住。”穆云诃并不遮掩真/相,他的身体就是虚弱的,能否坚持住真不一定,就是现在他都已经是在强撑住了。又道:“我回去好好休息才能陪你更久。”  这句话他是不经大脑的就脱口而出,说出来的刹那他就愣住了,而后耳尖便募地变红。1gsT1。  洛芷珩却笑弯了眉眼,摇晃着他的手臂道:“不要,就陪我今天一天就好了,以后,再说以后的吧。”  不知道过了今天,我们还有没有以后了?我只想珍惜现在。穆云诃,我想珍惜现在的你。  穆云诃不忍她失望,虽然身体不适,但却依然点头同意。  他们就那样席地而坐,时过境迁,当往事不堪回首,洛芷珩就选择了绝口不提。他们的过去有太多,有美好也有绝望,但他们都走过来了,如今穆云诃忘记了一切,她想,也许这是天意。18700627  天意知道他们会有这一劫,天意知道她会遇见一个疯子,而穆云诃会有这一次难关,他们能否真的长相厮守还是个未知数,如今,她真的不求穆云诃能记起来她了,只求穆云诃能在她回不来的日子里,忘记她。  经此一去,她的未来也是渺茫,他们之间,还这么再续曾经甜蜜之时许下的山盟海誓?  她只求,这个院子,这个房子,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能有她留下的踪影和痕迹,都能有她和穆云诃一起的片刻画面。哪怕她记不住了,哪怕她……死了,但最起码,这段记忆她曾经那么深刻过。  靠坐在枝繁叶茂的树下,他们彼此依偎,物是人非之后,他们身边留下的只有两个残缺的曾经相爱刻骨的陌生恋人,还有那把随着洛芷珩出生入死,保护穆云诃一次次化险为夷的战神战刀,以及那把有情人中的天下之尊龙凤琴。  一琴一刀一双人,看似孤独寂寥凄厉,翩翩飞舞旋转坠落的花瓣点缀在他们的身体周围,当地面被纷嫩的花瓣再一次铺满,当那琉璃瓦上层层叠叠的飞落下花瓣,当他们在安静的温馨中相守睡去,时间便如同静止在了这一刻。  画中有她,有他,有他们的家。简单美好。  当夕阳完全落下,月上中天,穆云诃疲倦的睁开眼,看着怀里的娇俏女子,正伏在他的腿上酣睡正香,银白色的月光将她的脸庞照的朦胧而柔和,她睡的仿若不谙世事的孩子,宁静柔和的让人心里软软的。  穆云诃伸手轻抚她的容颜,那么的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他的心在凉如水的夜里也渐渐冰凉,穆云诃终于察觉,他似乎是忘记了真的非常重要的东西,越是想要想起来,就越是想不起来,就越是惊慌失措。仿佛他忘记的东西想不起来,会给他带来什么可怕的灾难。  她是上天的宠儿,无论白天黑夜,她都是光芒万丈的精灵,美丽的让人移不开眼。穆云诃就那么看着她,身体都因为血液循环不顺而麻木,但他却一点也不想动,不想惊醒睡的香甜的洛芷珩,心里只想着这一刻就能成为永恒,让这一刻永远留住。哪怕他记不起来也好,只要洛芷珩不嫌弃他,愿意留在他身边,就这样一辈子,他也可以为她放弃一切。  想到他们的永远,穆云诃嘴角含笑,紧紧抓着洛芷珩的手,终于抵不住困顿来袭,闭上沉重的眼皮,却是嘴角带笑的。  穆云诃熟睡了没多久,洛芷珩就睁开了眼睛,坐起来看着他的容颜,而后依偎进他的怀里,眼底缱绻着无数的眷恋和不舍,清浅呢喃:“你忘记了我两次,每一次都让我那么痛彻心扉却又无可奈何,我怪不得你,因为每一次都不怪你。我总相信能让你再一次爱上我,我总有觉得我们是天生一对,我们只能因为有彼此,生命才会完整。”  “是我太自负了吗?云诃,从最初到最后,我们都不曾负过彼此,我们自始至终也只有彼此,我们不够相爱吗?不是,我们很相爱,相爱到可以为彼此而舍弃所拥有的一切。难道是上天看不过我们太过于相爱吗?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磨难和灾难?”  “如果这是老天给我们的课题和考验,那我会努力的去完成和迎战,我绝不退缩。只是这次,我真的害怕是凶多吉少。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请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如果我能带回来解药,这辈子我再也不会放开你。如果,如果我不幸断送了自己,也请你要好好爱惜自己,既然想不起来,那便彻底忘记我吧。能来到这,和你相爱一场,我的人生虽然不是轰轰烈烈,却也是精彩纷呈了。”  “穆云诃,每一次都是你为我而放弃所有,不要性命,不顾一切。我总不能理解你为何能轻而易举的就放开我而选择独自拼命。此刻,当我也面临这种选择,我终于明白你当初的感觉,那就是为了我爱的人,我真的可以义无反顾,真的可以疯狂前行。”  “云诃,遇见你,真的是我这辈子最最幸运的事情,也是我这一生最不后悔的事情。”  “穆云诃,我爱你,真的,真的很爱你!”  “穆云诃,若我还能活着,再来爱你可好?”  “穆云诃,若我不幸死去,你便当我从未出现吧……”  黎明在破晓前浮现,当第一缕日光从地平线下跳跃升起,照耀大地,洛芷珩从穆云诃的怀里站起来。他睡的不知不觉,但疲倦尤为明显,他的脸色已经是灰色,他的腐烂已经继续蔓延,他很痛苦,即便是在梦里,他也是眉头紧锁,他的薄唇紧紧抿起,大手在胸前胡乱的抓了几下,一下抓住洛芷珩的裙摆,手便紧紧的抓着洛芷珩的裙摆不放,似乎抓住了什么能让他心安的救命良药,紧缩的眉头却一直不曾松开。  洛芷珩蹲下来,满眼心疼的抚摸他的容颜,小心翼翼的生怕惊醒了他,而他却因为毒发不可能清醒过来。  “云诃,我一定会救你!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她温柔的语气,却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话落,她起身,将裙摆从穆云诃的手中一点一点的抽出来,猩红的眼底都是破碎的不舍和决绝的狠戾。  她没有权利在犹豫和彷徨,她没有资格再继续不舍和挣扎。现在,她只要他的云诃能活下来,能不在痛苦。  当裙摆从穆云诃的手中彻底消失,穆云诃眉宇间的痛苦也似乎随之加重。洛芷珩死死的咬住唇瓣,不敢再看他一眼,决然的转身。芷诃几身芷。  穆云诃痛苦的闷哼出声,惊恐模糊的疾呼:“阿珩,阿珩!”  洛芷珩离开的脚步骤然顿住,如同被施了魔法一般的僵硬在原地,一颗心也骤然绷紧,眼底浮现的狂喜和不可思议那么突兀而疯狂的互相撞击着。她猛然转身,看见的却是穆云诃紧闭双眸,满面痛苦的挣扎,仿佛陷入了什么可怕的梦魇之中无法自拔,他需要一个救命的人,将他从这可怕的梦魇之中给拉出来。  洛芷珩知道,她就是那个人。  可是她却没有勇气在走回到穆云诃的身边。她怕,自己一旦回去了,穆云诃醒了,她就再也走不了了。  是将穆云诃从梦魇中救出来,还是将穆云诃彻底的救活,洛芷珩别无选择的选择了后者!  他痛苦的呐喊和呼唤,让洛芷珩几乎撕心裂肺,她脸色寸寸雪白,倒退着离开,眼前的画面那么刺眼和破碎,依然有梦幻的房屋院落,樱花簇簇,有流传千古的名琴,有辉煌神圣的战刀,有美丽如画的男子,却再也没有了她,她这个来自于另一个地方时代的孤魂!  裙摆飞扬,扬出决绝的弧度,洛芷珩骤然转身大步走向院门,拒绝背后那破凄厉破碎的画面,眼泪在那一刻成串落下,却在她终于踏出院门的瞬间,被她狠狠擦干!  她的战场,不允许她在有眼泪。她所有的眼泪,就都留下来陪伴那个让她眷恋不舍的男人吧。  微风吹过,当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这座房子之中,这幅画卷刹那黯然失色。画中的穆云诃,擦过树干,向着地面重重地倒了下去,顺着紧闭的双眸划下一行清泪,连绵不绝的清风也吹不干他眼角滚落的泪。  而此刻,穆云诃面目扭曲的近乎狰狞,只是他的双眼一直也无法睁开。  落心院房顶上忽然落下一名红衣女子,轻盈的飘落在院子中,目光轻蔑而嘲讽的看着穆云诃,冷酷且快意的道:“任你再如何猖狂,还不是要失去她?我说过,只有……我可以拥有她!”  一更到,今天还有二更,二更估计会在六点十分左右上来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继续努力去,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